•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醋文化

水塔(宝源老醋坊)的传说与由来(二)

时间:2022-2-8 21:18:37   作者:杨雨雷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2   评论:0
内容摘要:  说到此,有必要提到一个在宝源醋坊发展史上起到重大作用的人物。  孟端,系清源长头人,孟氏家谱中记载始祖亚圣孟子之苗裔。孟氏先祖自前数世,至山东邹县迁居关中,后来迁于晋之平阳洪洞,至元世祖统一之后,由亚圣五十一代裔孟端,均赋均了,奉敕迁居...


水塔(宝源老醋坊)的传说与由来(二)


  说到此,有必要提到一个在宝源醋坊发展史上起到重大作用的人物。
  孟端,系清源长头人,孟氏家谱中记载始祖亚圣孟子之苗裔。孟氏先祖自前数世,至山东邹县迁居关中,后来迁于晋之平阳洪洞,至元世祖统一之后,由亚圣五十一代裔孟端,均赋均了,奉敕迁居于此里,属米阳都十里(今长头村)。
  孟端追随明太祖朱元璋南征北战,厮杀沙场,为明王朝立下汗马之功,得太祖晋升为应天府尹。即掌管京城政令之职,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市长。
  孟端是宝元只一个亲姨妈的长子,清徐长头村人,他年长宝元只七八岁,粗壮孔武,思维冷静敏捷,处事干净利落,是万里挑一的将才。这个表兄从小肯来杨房营姨妈家玩,很喜欢宝元只小表弟,兄弟俩感情很好。
  孟端家境贫寒,十八九岁那年跟一伙流兵走后,据说是什么起义军,一走几年没有消息,宝元只的姨妈为此伤心没少流泪,还害了个一见风就落泪的眼病。
  这一天,杨房营突然开进一支头上都蒙着红头布的队伍,盔明甲亮,人欢马嘶,村里年长的人说是为赶走元兵达子的朱元璋率领的红巾军,是义军。于是举村欢迎。
  中午时分,有一名将官带着二十来名亲兵走进泰顺号,指名找宝元只,醋坊伙计们吓得不得了。宝元只出来一看,将官正是几年没有消息的表兄孟端,兄弟俩拥抱在一起,高兴的落下泪来。宝元只拉着表兄,进入伙计们休息住宿的厢房,兄弟俩这一谈就谈到黄昏……
  天快黑时,门帘一挑,东家满面春风地进来,后面跟着来鼠鼠,一阵寒暄问好,东家请孟端一干大兵吃饭,孟端起初不肯,来鼠鼠也来劝说,也就依了。东家的过分热情宝元只有些搞不懂,他虽然聪明,然年纪尚小,阅历还少……
  酒席十分丰盛,连一起来的二十多名红巾军亲兵,共摆了四桌,东家亲自待客,来鼠鼠父子陪席,大家杯来盏去,气氛和谐热闹。尤其二十来名大兵,连日行军打仗,难得闻到酒味肉香,这一顿饭才吃多半顿,就有三四分醉意,舌头打卷,豪气云天起来。
  孟端却是见惯场面之人,他饭饱七分,酒喝了老多,却没半分醉意,眸子分外亮。他站起身冲东家一抱拳,用当兵的特有的口吻道:“承蒙东家多年来对姨夫一家照顾,多谢今日酒席相待,请东家有用着在下之事,但讲无妨,在下一介武夫,能帮上则帮,帮不上也只好日后回报”!
  面对心直口快的当兵客,鬼精明的东家倒显得有些无措,他支吾着看着来鼠鼠,来鼠鼠干咳一声,道明原委。
  那个年代兵事时常,流寇无数,有一股草匪流落到杨房营西村口汾河边上,盯梢泰顺号十来天了,派来头目跟东家谈判索要纹银两千两免灾,东家全家正愁此事。
  “哦”孟端坐下来,“草匪有多少人”?他问到。
  “这个……还不太清楚,据他们捎信人讲,有二三百人”,东家道。
  “马四”!孟端历喝一声,把在坐的都吓了一跳。大家放下筷子,一名亲兵叫声“有”忙不迭离桌近前。孟端吩咐他去上头请一晚假,明天一早报道,同时请上头派十名长枪手,十名弓箭手前来。军人办事就是这样干净利落,这顿饭就这样结束。
  事后宝元只问起此事,二十来名亲兵加上二十名大兵,怎么的打跑二三百名草匪?
  孟端笑道:“草匪流亡四处,人数不可能聚太多,再则如有二三百匪徒,直接就杀抢过来了,没功夫谈判的”。这就是阅历经验,判断的能力和处事的胆识。
  宝元只又上了一课,他沉思着……
  汾河边剿匪一事孟端是这样处理的,杀匪首头目十三人,砍翻了剁成几块扔汾河喂鱼,剩余匪徒们吓散了事。事情就这样,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土匪遇到兵也同样说不清,军人那种锋芒,那种霸气,锐不可当,军队任何时候都是力量的象征。
  “不可以不杀吗?”宝元只问表兄,“让他们回家干活”。
  “那杨房营就有灾了,泰顺号就别开了”。孟端轻松笑道。
  的确,当断不断,必留后患,这句话在这里挺适用。那个非常时代,将官办事自有非常手段,我们应该理解。
  东家高兴的不得了,精打细算是商家特点,出手大方是商家手段,他拿出纹银三百两赏大兵,同时赠送在场红巾军每人一个醋葫芦,里面装药醋约六七斤。这种药醋是老陈醋泡制中草药精制而成。冬天御寒,夏日降暑,饿了喝一口压饥,渴了喝一口生津。而且杀菌解毒,当兵在野外吃了不熟的食物,喝一口帮助消化,生的食物醮着醋吃,可以杀灭细菌,真是好东西,孟端全部接受,早饭免了,跟姨夫表弟告别,带队入军,三百纹银上交充军资,醋葫芦都个人挂了。
  数日无话……忽一日,七八名红巾军大兵赶着一辆马车来到泰顺号,找到宝元只,说孟首领派他们来购买醋葫芦及药醋。原来是东家之前送的醋葫芦前军野战派上用场,山西红巾军士兵们嚷着要醋葫芦。孟端特派士兵回来购买。东家十分高兴,吩咐伙计们抬上几娄子药醋,数上五百个醋葫芦,大兵们如数点足银两,自去不提。
  看着乐滋滋数点银两的东家,宝元只提醒不出两三月红巾军定要再来买醋葫芦,醋坊所剩醋葫芦不多,请东家通知各地醋商醋贩,百姓可用家中葫芦换醋,换回葫芦以备所需,来年再扩种几亩葫芦,增大药醋产量。
  “对对对……对”。东家忙不迭点头。
  各地商贩们在短期内换回大小合适的醋葫芦几千个,宝元只安排懂些手艺的伙计们用猪血,蛋清调好葫芦里子,做了木头塞子,同时泡好几大缸药醋。
  果然没出许多日,红巾军又来买醋葫芦,这次数量涨到一千个……这样又来了几次,泰顺号单葫芦醋就卖出四五千个。也就近年关了,东家帐房们一合计,因多了红巾军葫芦醋收入,泰顺醋坊今年收入多了两三倍。上下高兴,腊月二十三这天,东家带大家杀猪宰羊拜谢醋姑。
  次年开春,宝元只带领醋坊伙计们在“武家维”农田上种了七八亩葫芦。他又给东家出谋,让佃户们在汾河沿岸开垦荒田数十亩,东家出高粱种,佃户们管种收,田间管理,打了粮直接送泰顺号过斗入仓。佃户们或可一次结算银两,也可以后屡月支取银两或粮食。
  那个年代那种年月,普通百姓缺屋少缸,不用说没粮食,就是打了粮食,也没地方仓储。宝元只这个办法大大方便了佃户,增加了佃户们开荒种粮的积极性。泰顺号从此也解决了粮源短缺问题,又盖了几间粮仓,还是余粮满仓。
  红巾军军中药醋需求越来越大,除了山西籍士兵挂醋葫芦外,其他北方士兵甚至南方士兵也要挂醋葫芦,醋葫芦成了红巾军中长官对立功部下最好的赐赏物品,军中更以挂有醋葫芦为荣。
  当时军中就流传“山西士兵宁缴枪杆子,不缴醋葫芦”的故事。
  话说几名山西士兵在一次战役中与主队走散了,陈友凉的士兵逮住了他们,夺了他们的武器还行,要夺他们的醋葫芦,山西士兵们红了眼,跟陈友凉敌兵拼了命,最后夺马而逃。回来红巾军士兵问起不缴醋葫芦原因。他们说缴了枪,我们还有命,缴了醋葫芦,我们可就连命也没有了,大家大笑。的确,至从有了醋葫芦,士兵们拉肚感冒很少发生,压饥止渴也是事实,无怪乎他们宁缴枪杆子,不缴醋葫芦。
  这个故事在军中很快传开,士兵们对挂个醋葫芦的欲望越来越强。
  红巾军用醋大大增加了泰顺号的销量,邻村邻县的老百姓见连军队都上泰顺号拉醋,打醋的热情倍增,民用醋销量也提高,日复一日,三年下来,泰顺号身价倍增。
  这三年中东家添置了三套马车八辆,骡马二十来匹,除军中送醋外,还走西口,出入关东,帮助其它商家运货倒货,挣跑路足价。醋坊伙计们也有近百十号,泰顺号成了方圆百里的醋行大号。
  俗话说酒红脸面,财动人心,生意好了,生产的醋不愁卖了,个别商贾的劣性就显露出来。东家让伙计们走醋时醋中兑水,药醋泡制时减少中草药斤两。宝元只从中阻止,东家拒不肯听。
  更重要的是出于商贾特有的警觉性小心眼,东家感觉跟军队打交道讨不了好,惹不起误不起,迟早有个闪失,误财事小,不小心脑袋搬了家。因此不止一次跟宝元只提起,不想给红巾军供醋了的想法。
  每个人的智慧胆识总是有差别的,让东家头疼的还有宝元只在这几年的历练中成熟起来,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在日常营生的安排上显得头头是道,这让东家捉襟见肘,自愧不如,有些时候,东家对宝元只在泰顺号的存在有些反感。
  这几年来,孟端出入泰顺醋坊数十次,以军人特有的犀利目光,他早看出其中端倪。
  这一天,宝元只接到来拉醋的红巾军捎来孟端的一封信,信中说现在的东家路以走尽,没有前程了,他举谏徐沟城济源号醋坊东家李昌源,说李昌源心宅仁厚,志向高远,孟端已从中牵引,宝元只可去投他,另谋发展之路。
  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看着每天在一起干活的伙计们,宝元只有些留恋,但为了心中的抱负,宝元只必须走。东家一听宝元只要走,也舍不得,但于人于己,东家是明白人,宝元只必须走。想起这几年宝元只在醋坊的作为,人非草木,东家有些感慨,他吩咐帐房取纹银五百两,让宝元只带上,同时告诉宝元只马上给来鼠鼠涨薪水。
  东家既然能成东家,肯定不会是一无是处的,在多少事情处理上还是识大体懂分寸的。宝元只笑着拒绝,来鼠鼠这几年挣的已相当不少,五百两赏银他分文不拿,宝元只让东家拿这些钱年底给干活好的伙计分红,给家境困难的伙计资助。这些事情上宝元只不用操心,他知道东家能办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醋皿杂谈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