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风景名胜

登临雁门忆长吉

时间:2016-9-11 19:53:16   作者:吴国娟   来源:醋都网   浏览:39   评论:0
内容摘要:    作为一女子,本是不喜欢什么塞上雄关的,但你那首浓艳斑驳而又悲壮惨烈的七律过于萦系于心,所以,还是前往。  到了,“雁门关”三个字在这雄浑群山的环绕下,在这猎猎旌旗的迎风招展中颇显苍凉凝重的边关特色。先是沿着青石铺就的茶马古道上行,再是踏上青条砖所砌的城墙。伫立,凝望,遐思...

 

登临雁门忆长吉

  
  作为一女子,本是不喜欢什么塞上雄关的,但你那首浓艳斑驳而又悲壮惨烈的七律过于萦系于心,所以,还是前往。
  到了,“雁门关”三个字在这雄浑群山的环绕下,在这猎猎旌旗的迎风招展中颇显苍凉凝重的边关特色。先是沿着青石铺就的茶马古道上行,再是踏上青条砖所砌的城墙。伫立,凝望,遐思,任北风肆意地凌乱着我的发丝,此时此刻,我并不关心这“中华第一关”的山峦叠障,地势险要,我,只在乎你,此行,只为你而来!
  据说,你是杜甫的远房亲戚,杜老先生大概想不到40年后,你会从他手中接过熊熊火炬,继续照耀唐诗的辉煌之路。
  据说,你出生时身体很差,又瘦又小。你的父亲李晋肃很爱你,希望你能健康幸福,因此,特意为你取名“李贺”,字“长吉”。
  据说,你的家乡在神秘寂静的河南昌谷,你常常骑着父亲送的小毛驴独自走出很远。你会爬上充满神话色彩的女几山看兰香女神升天的古庙,你还常到残破的人迹罕至只有龙和凤凰出没的福昌宫。而就在这神奇的地方,你郑重宣布:“我的主攻方向是——魔幻。”彼时彼刻,你的目光穿越云层,直达苍穹。
  据说,当年你是年少轻狂地瞄准文坛上最大的腕——韩愈院长准备“互推”的。当然,你懂得惯例:开卷第一首尤其重要,必须放代表作!你想了很久,终于作出了决定:“第一首,放《雁门太守行》吧。”那天,韩愈院长已是极困,但他还是拾起了你这一河南年轻人的投稿。才读了前四行,韩院长就激动地跳了起来,他读到的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一般说来,写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不宜使用表现秾艳色彩的词语,但你这首诗偏不按常理出牌,几乎句句都有鲜明的色彩,其中如金色、胭脂色和紫红色,非但鲜明,而且秾艳,它们和黑色、秋色、玉白色等等交织在一起,构成色彩斑斓的画面。这首诗,用秾艳斑驳的色彩描绘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可算是奇诡的了;而这种色彩斑斓的奇异画面却准确地表现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边塞风光和瞬息变幻的战争风云,又显得很妥帖。惟其奇诡,愈觉新颖;惟其妥贴,倍感真切;奇诡而又妥贴,从而构成浑融蕴藉富有情思的意境。这诗,必须赞!这人,值得推!他紧紧握住你这个18岁年轻人的手,只说了短短几个字:“推!咱们互推!”就在大腕韩院长的推荐下你这无名小卒人气大增,迅速涨粉。
  我无法考证以上据说是否属实,但我希望它们是真的!

 

登临雁门忆长吉


  据说,你本该抓住名声大振的好机会报考进士,然而父亲死了,你必须回老家服丧守制三年。
  据说,等待一千多个日夜之后再出江湖第一轮河南府试你轻松拿到“乡贡秀才”资格,可你并没有注意到,在背后,许多竞争者们正羡慕嫉妒恨地要把你搞掉。“李贺的爸爸名叫‘晋肃’,和‘进士’谐音,李贺跑来考进士,就是对父亲的极大侮辱,是严重的不孝!”这一告状虽听着荒唐,但它还是把你的前途判了死刑。尽管韩院长写出了那篇犀利的《讳辩》,发出了那著名的一问:“当爹的名叫‘晋肃’儿子就不能考进士;假如当爹的名叫‘仁’,儿子就不能做人了吗?”可是,结果没能拐弯,事实注定悲咽:20岁的你终生失去了当进士的资格,你只有悲伤地回到家乡写下这样的绝唱:“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
  据说,而后你又去参军,但大唐江河日下,叛乱越平越多,你所在的部队孤立无援,人员星散,你,只有再回家乡。
  以上据说我同样无法考证真伪,但我希望它们不是真的!
  据说,你的死充满传奇色彩,稍晚的大诗人李商隐记下了这样一件事——
  27岁的李贺病重时,忽然有一个穿红衣服的人骑着赤龙手拿着写满太古篆文的信来找他,说:“天帝造了一座白玉楼,要你去写文章点赞。你和我走吧!那里生活很好,一点也不苦。”李贺想到母亲,哭泣不止,但一切已晚。有目击者看到烟云升起,还听见了车轮和音乐的声音。
  这个据说,我很信!
  就这样伫立,就这样良久伫立在这雄关上,就这样在这烈烈北风中将你一点点追忆……该回了,天空突然变得波谲云诡,团团黑云直压过来,颇有摧城之势!这,是你吗?
  车行进在返回的路上,摁下车窗再回首望向那“黑云压城城欲摧”,脑中闪出另一位大诗人为你写下的诗句——
  今晚的月,大概不会为我们
  这千古一聚而亮了
  我要趁黑为你写一首晦涩的诗
  不懂就让他们去不懂
  不懂
  为何我们读后相视大笑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