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风景名胜

寻秋额济纳

时间:2016-11-20 19:22:50   作者:砾华   来源:醋都网   浏览:15   评论:0
内容摘要:    曾几何时,一部《英雄》让藏在“深闺”的额济纳天下闻名,衣袂飘逸的剑者狭路相逢,在漫天飞舞的黄叶间对决,恍然置身神话般的仙界,让人心驰神往。  金色胡杨,醉写一天秋  额济纳是胡杨的故乡,这里有世界仅存的3处胡杨林之一——额济纳胡杨林。每年9月底至10月中旬,是额济纳胡杨林...

 

 

  
  曾几何时,一部《英雄》让藏在“深闺”的额济纳天下闻名,衣袂飘逸的剑者狭路相逢,在漫天飞舞的黄叶间对决,恍然置身神话般的仙界,让人心驰神往。

 

寻秋额济纳

 


  金色胡杨,醉写一天秋
  额济纳是胡杨的故乡,这里有世界仅存的3处胡杨林之一——额济纳胡杨林。每年9月底至10月中旬,是额济纳胡杨林最美的时节,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骤然而降的寒露将胡杨叶子全部染黄。
  那天,我们一早就赶来,等景区开放之后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进入“一道桥”景区。顷刻之间,一片炫目的金黄铺天盖地而来,如潮如汐,耀眼夺目,在毫无防备之中穿透了我的灵魂。金色阳光,透过黄叶洒落下来,染黄了眼前的一切,秋天的色彩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此时我已无法分得清这一切是虚幻、是梦境、是现实、是自然,还是我眼中的真实。
  出发前做了些“功课”,了解到“二道桥”景区是唯一有水相伴的胡杨林,可以拍倒影。当大部分游客还滞留在“一道桥”,我们先已进入“二道桥”。盈盈秋水,蓝天黄叶倒影在水中,亦真亦幻。河之两岸,成片的胡杨林,曲折绵延,婆娑起舞,在秋风里翻滚着鲜亮的色彩。
  其实,所谓“一道桥”、“二道桥”之说,是指在黑水河和白水河汇聚成的额济纳河边,每隔两三千米,分布一个景区,号称“一道桥”,一共八道。前前后后“八道桥”的桥边,胡杨环抱,景色各异,行走其间,像穿行于一条流光溢彩的金色海洋。
  胡杨是生长在沙漠的唯一乔木树种,十分珍贵,可以和有“植物活化石”之称的银杏树相提并论。它耐寒、耐旱、耐盐碱、抗风沙,有很强的生命力,素有“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之美誉。“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王维的《使至塞上》描写的正是这片遥远的土地,古“居延”就是额济纳旗。大漠、古城、胡杨是额济纳永恒不变的魅力所在。其实,额济纳胡杨林的美丽,很大程度上也受益于当地地域偏僻,才让这一仅存的人间仙境得以完好保存。
  灿烂的阳光,金色的树叶,湛蓝的天空,怎么构图都是一副美丽画面。强烈的反差,鲜明的影调,亮丽的色彩,令任何语言文字苍白无力。曾有人说过:“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他去看额济纳的秋天……任何人都会被扑进眼里的金黄色震撼得呆在原地……”的确,面对戈壁滩上桀骜的生命之树,每一个人都会折服于它的顽强。寒冷的风从巴丹吉林沙漠的旷野吹来,胡杨静谧地维护着自己的尊严,在萧瑟秋光中不卑不亢,诠释一曲动人的生命史诗。
  “怪树林”,究竟有多怪
  额济纳胡杨大都是百岁老树。它们顽强地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着,即使不幸死去,胡杨树干也会变成木化石。在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西南28公里处,有一大片枯死的胡杨林,这就是传说中的“怪树林”。
  进入景区时是下午四五点钟左右。据说观赏怪树林的最佳时间就是傍晚,日落沙漠尽头时,怪树林的景色最为壮观。此时,景区里人头攒动,多数是团体游客,一拨一拨进进出出。作为跟团旅行的游客,能够赶上最佳观赏时间很不容易,我们不由暗自庆幸。
  老天似乎也在刻意烘托悲壮的气氛,进入景区不久,太阳便开始摇摇欲坠,似乎马上就要消失在地平线。荒漠、蓝天、枯树、夕阳……面对此情此景,无限苍凉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来此之前,尽管对“怪树林”有过种种想象,不过,真正身临其境时还是惊呆了:一万多棵干枯的死树,东倒西歪,神态各异……或立,或仰,或卧,或躺……有的如断头折臂,有的如腰断腿劈……犹如进入刚刚对决完毕的惨烈古战场,一种震撼从足底直达发根。
  “怪树林”距离黑水城十几公里。黑水河干涸之后,河边郁郁葱葱的胡杨林因为缺水也全部干死。
  尽管“怪树林”中还有一些活着的胡杨,但没有了黑水河的滋养,就算活着也是苟延残喘。干死的胡杨,因为枝干中很少水分,所以并没有腐烂,而是或立或卧,基本保持着枯死前的姿态。
  关于“怪树林”,有一个悲壮的传说:西夏王朝时,有一名将叫哈拉巴特尔,被派遣驻守障塞城池“黑城子”。为保卫这个边疆要塞,他与敌人殊死决战,且将全城财宝和自己的亲生儿女推入井中(至今黑城子仍然保存着这眼枯井),封土填埋,然后率全城军民与敌军拼死搏斗。由于寡不敌众,将士全部战死在胡杨林中。当地老乡们说,这片怪树林,便是将军不死的灵魂所化。
  沿着木头栈道继续前行,随着移步换景,光线不断变幻,“怪树林”的树影也渐渐斑驳陆离。
  茫茫大漠中,这些虬结的枝杈,优美的肌理,雕塑出一棵棵曾经蓬勃葱郁的生命。置身怪树林的人们不知想过没有:这片被干旱和沙漠绞杀的胡杨,正是昔日绿洲的见证。
  落日姗姗来迟,却也匆匆而去。
  最后的“疯狂”是在晚霞满天的瞬间,我一边疯狂地摁动快门,一边致礼站着的和倒下的胡杨树。
  它们岿然不倒的群体形象以及别具一格的个性风采,将永久地留在我的心底。
  居延瓜,无处不在的甜蜜
  额济纳特产一种蜜瓜,形似橄榄球,外皮斑驳,黄中略略泛绿,与哈密瓜类似。外地游客难分彼此,见之即呼“哈密瓜”,憨厚的摊贩也不争辩,此时肯定会有见多识广者挺身而出“以正视听”:“居延瓜”,不是“哈密瓜”!
  行走额济纳,随处可见售卖居延瓜的摊位,一个硕大的蜜瓜,5元钱就能买到。在胡杨林、怪树林景区,摊贩将居延瓜削皮、切块、装盒,售价3元、5元、10元不等,由量的多少决定。居延瓜味道鲜甜,肉质鲜嫩,咬一口脆生生的,水分特别多,既解渴又解饿。
  虽然没有哈密瓜的知名度,居延瓜的“甜”却毫不逊色。一同去游额济纳的朋友,说起居延瓜至今感慨:“那真是一包蜜糖啊!”居延瓜的滋味,完全拜地理环境所赐:大漠边关额济纳旗,干旱少雨、光热充足、昼夜温差大。因为接受日照时间长,吸收太阳光能量足,光合作用时间久,每一只居延瓜心里都酝酿成蜜一般的成分。又由于远离都市,居延瓜整个生长过程中不受任何污染,病虫少、无残留,因此,这里出产的蜜瓜,不仅滋味甜,还个大、形美、色鲜。当地人介绍说,越是那种青皮带黄条,纹路清楚,摸上去有粗糙感的越好吃;而那种黄皮带青,纹路不大清楚,摸上去感觉光滑的,味道会差一些。
  秋天,是额济纳最美的时节。“生”之胡杨,以明媚灿烂的金黄,醉写一天秋色;“死”之怪树,以风神不倒的传奇,为一天秋色更添壮美。而那俯拾皆是的居延蜜瓜,则是“秋色”之外的一点“秋味”,斑驳瓜皮下光滑的瓜肉,软绿衬着橙黄,赏心悦目,甘美芬芳……品尝过居延蜜瓜之后,你一定会感觉到:寻秋额济纳,“色”与“味”的收获一样丰厚。
  

 

 


上一篇:磁器口印象
下一篇:大渡桥横铁索寒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