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风景名胜

大渡桥横铁索寒

时间:2016-11-20 19:23:55   作者:晋华   来源:醋都网   浏览:18   评论:0
内容摘要:    说起大渡河,首先想到的便是毛主席在《七律·长征》一诗中写下的“大渡桥横铁索寒”这一千古名句和飞架大渡河之上的铁索桥。  安顺场边孤舟勇  从石棉县城出发,走的是省道S211线,一路沿大渡河上行。右边是秀丽的高山,左边是蜿蜒的大渡河。虽然一路盘山,但路况极好。不时看到两山间...

 

  
  说起大渡河,首先想到的便是毛主席在《七律·长征》一诗中写下的“大渡桥横铁索寒”这一千古名句和飞架大渡河之上的铁索桥。

 

大渡桥横铁索寒


  安顺场边孤舟勇
  从石棉县城出发,走的是省道S211线,一路沿大渡河上行。右边是秀丽的高山,左边是蜿蜒的大渡河。虽然一路盘山,但路况极好。不时看到两山间的空地上挨挨挤挤的农舍。
  安顺场古镇山环水绕,竹林茅舍,一片田园风光。一条数百米长的老街,全是穿斗式檐廊或片石砌木结构。檐廊在一直线上,整齐划一,高低一致,是典型的晚清、民初川西民居街巷。狭窄幽长的过道两边,彝族老婆婆们倚着门栏聊天,几只猫儿安祥地卧在青瓦房顶,偶尔在睡梦中撑几个懒腰。整个小镇被翠绿的群山和湍急的流水包围,安静而悠闲。
  这座小镇在短短的72年之间,见证了两场在中国历史上出名的战役。清代同治二年5月(1863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军抵达安顺场(当时名叫“紫打地”),准备北渡大渡河。由于受清军围堵,又遇洪水暴涨,石达开全军覆没。
  “五月安顺不渡河”,当地自古有这样的老话,时间到了1935年,同样也是在5月,毛泽东率领3万红军抵达安顺场。在当地船工的帮助下,红军17名勇士,用仅有的一只小木船,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强渡水深浪急的大渡河,打通了前进通道,成功地摆脱了国民党的围剿。
  几乎是同样的行军线路,在同一个渡口,历史在这里上演了截然相反的一幕,这正是“强渡大渡河”最大的历史魅力所在。安顺场也因此被后人称为“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
  “安顺场边孤舟勇呀,踩波踏浪歼敌兵呀,嘿啰、嘿啰!……”一位在河边闲坐的老乡悠然地哼唱着歌谣,我闻声和老乡攀谈,原来,这位老乡的爷爷当年还曾帮助过红军,那时爷爷27岁,带领红军翻越拖乌山,从马鞍山垭口进逼安顺场。因为路熟,让红军抄近路,赢得了占领安顺场的战机。一路上,红军对他照顾有加,给好饭好菜吃,还给酒喝,他一直感念不忘。
  漫步安顺场大渡河边,当年红军强渡大渡河指挥战斗时的碉楼和红军机枪、火炮阵地等旧貌依然,一座用白色花岗石塑造的红军战士石雕头像传神逼真,炯炯有神的双眼注视着当年浴血奋战过的大河,似时刻热切地关注着脚下的热土。这条发源于青海,全长1100多公里的大渡河,自北向南入石棉县境内,在安顺场折东而行。
  磨西茶马古道远
  出了安顺场继续沿大渡河往泸定方向行进,磨西,位于蜀山之王贡嘎山东麓。贡嘎山以东沿大渡河南北走向有一条山脉,北面一直到泸定。磨西,就处在贡嘎山与这条山脉之间。进山后,路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块块碎石,一边是深达500米的悬崖峭壁,一边是随时有可能落下飞石的山体,风景虽好,却不敢多看。随着海拔的升高,远处的山体渐渐淹没在了云海之中。
  终于到达磨西镇,也许正因它坐落在山势险要之地,镇上的大多数建筑还都保持着清末民初的原貌。茶马古道留下的青石板路也依然存在。
  古街深处,一座天主教堂以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安然伫立,给小镇增添了别样的韵味。楼前有块白色花岗岩石碑,上面刻有“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毛泽东同志住地旧址”等字样。神甫楼是一幢两层青砖土瓦房,走进楼内,毛泽东同志曾住过的房间、召开磨西会议的房间都按原貌复原了当时的情景。里边陈列着红军曾经用过的一些物品。1935年5月27日,毛泽东率领队伍从安顺场出发,5月29日傍晚抵达磨西,由于雨大天又黑,通往泸定的山路全是悬崖峭壁,毛主席和红军队伍夜宿磨西,并召开会议决定从泸定桥通过并继续北上,史称“磨西会议”。
  磨西老街弯弯曲曲,两旁的店面基本上是两层的木结构房子,沿街店铺门面都是可拆卸的木门板。
  磨西自古就是交通要道,在泸定桥未建成之前,一直是川西“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古镇安然宁静,清新得好似贡嘎雪山上飞泻一般的冰川,令人流连忘返。
  飞夺天险泸定桥
  出了磨西镇往泸定方向的路依然是沿大渡河上行。沿着蜿蜒的山路前行,一路上最多只能挂二挡,路虽然难走,风光却不错。泸定县城处在三面大山的谷底,县城不大,商业颇为繁荣。城中尚存有部分木壁青瓦的老房子。走在泸定的大街上,看到红军路这样的街名,立时便勾起人们对那个年代的记忆。
  泸定桥位于泸定县城西的大渡河上。古朴大方的桥头堡和桥头额匾上“泸定桥”三个大字首先映入眼帘,桥台全用条石砌就,形如碉堡,下设落井,用生铁铸成的地龙桩与卧龙桩锚固铁链。桥亭为典型的明清建筑,飞檐翘角。亭脊游龙走兽栩栩如生。泸定桥一直是军事要塞,曾被誉为“东环泸水三千里,西出盐关第一桥”。
  泸定桥基本是当年面貌,全长103.67米,桥身十三根碗口粗的铁链令人惊叹。左右两边各2根,是桥栏,底下并排9根,铺上木板,就是桥面。
  迈步上桥,桥面轻微晃动,耳边呼呼的风声和咆哮的水声交织在一起。大渡河浩荡奔腾、白浪滚滚。遥想当年,红军突击队的22名勇士手持冲锋枪,背插大刀,腰插手榴弹,脚踩铁索,在枪林弹雨中,冒死冲向河对岸,消灭了桥头敌人,飞夺泸定桥。红军千军万马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从泸定桥渡过天险大渡河,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英雄的篇章。
  站在大渡河边,远眺泸定桥,怎能忘记那个炮火纷飞、鲜血与英雄身影交织的夜晚——建筑是凝固的诗篇,泸定桥,就是凝固在大渡河上的英雄史诗。
  

 

 


上一篇:寻秋额济纳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