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风景名胜

泰山的夜和日出

时间:2017-10-22 18:48:17   作者:玄子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在泰山的红门,不经意间抬头,满目繁星。浓如墨的天幕中,密集的点点的星子并不耀目,却让人就突然地想起童年时抬头看到的似神秘而又辽远的奇境。  凌晨三点的泰山  在立秋日后夜爬泰山,这样的行走于我是新奇的体验。  凌晨三点在漆黑的夜色中行入山门,原以为就此踏入寂静空山,却见前...

 

泰山的夜和日出

 

  
  在泰山的红门,不经意间抬头,满目繁星。浓如墨的天幕中,密集的点点的星子并不耀目,却让人就突然地想起童年时抬头看到的似神秘而又辽远的奇境。
  凌晨三点的泰山
  在立秋日后夜爬泰山,这样的行走于我是新奇的体验。
  凌晨三点在漆黑的夜色中行入山门,原以为就此踏入寂静空山,却见前方不远处,有简易的店铺在昏黄的路灯下探出如手臂的店招。待走近,见两个中年男人在摆得散漫的旅游产品和登山用具的包围中,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看见我们走近,他们也不急于兜售,倒是颇有兴致地询问我们的来处。闲闲的问询之后,店家又重回他们的语境,仿佛我们并未来过。我先生向他们打探经石峪所在,得到极简的回答。
  我们又循着远处昏黄的灯光前行。然后我就想起那早早便存于记忆中的同样色泽的灯光。那是一九八零年代初的高原,也是夏夜,我穿着一条浅蓝色有着白色娃娃领的连衣裙,站在昏黄的路灯下。即使是三伏天,在这座城里也只有极个别的日子,能在正午时分勉强达到30℃。到了傍晚,人们都换了长袖衣裳。风轻掠而过,手臂沁凉。
  那突然的一点回忆短得很,搅动一丝心绪,便又重回眼下的寻觅。耳边几声疏落的虫鸣,又有蝉吱吱地叫。我们缓慢地行走,在静谧的夜里,感觉竟颇为不同——树木的气息,水的气息,风与星的气息都冲破闭塞的神经迎面而来,其中有淡然的芬芳,也有山岚水韵。

 

泰山的夜和日出


  没走几步,听得两个年轻人轻声絮谈着自高处下来,手电光一闪一闪。尽管背着看上去沉重的登山包,他们的脚步依然显得轻快。再往前行,开始有公鸡的啼鸣,左右观瞧,仍然是很昏蒙的景象,无法辨清方向。打开手机看,不过四点钟,这勤快的家禽已经在报晓。
  想来,山里人家的生活还是因循了自然的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这层峦叠障的山水之间,过着清幽的生活,也会如神仙一般吧。
  这边还在设想着别人的生活,那边又起了声响,初时以为是风声,待仔细觉察树叶并无动静,方才醒悟竟是水声,这略显单调的并不潺湲的水声于我是初次奇特的遇见,却因为调动了心神,格外地入心。
  寻找经石峪
  经石峪是处幽静的所在,位于泰山斗母宫东北,有岔路盘道相通。
  因是夜行,在经过斗母宫后,我们因无法辨清路径仍径直前行,不知不觉间已经错过。待得天光微明,便又折返回来。
  绕过斗母宫,经一座名为漱玉的小桥,在惊奇于高山流水亭的自然之美后,穿神聆桥即至。石阶旁的高山流水,不论文字还是清浅的水流,都可入画。并且,这简洁别致的小景最得水墨画神韵,增一分嫌俗,减一分恐陋。
  虽只是初行山中,却得一派真实自然景象。
  峪中有大片缓坡,一片颇壮观的石坪,上刻隶书《金刚经》,这便是被称为晒经石的所在,明隆庆年间万恭书刻“曝经石”。
  水声汨汨,风声掩在蝉鸣声中。初秋的清晨,披肩偶尔被风吹起一角。
  早起晨练的人们出现在山道上。他们是彼此相熟的,互相问候着,便各自围着那片镌刻了《金刚经》的巨大山体行走起来。看到其间有围了民族风披肩的中年女子,双目微闭,虔敬的模样,很像《转山》中的角色。
  晨练的人渐多,间或隐现在这轻悄的山水画卷中,真悠闲也。
  观景台上看日出
  第二日清晨四点二十分,跟随宾馆的领队前往日出的观景台——丈人峰。
  许多人租了军大衣,经一路急行军般的行走,这额外的装备成了累赘,有半数游客脱下大衣挂在臂弯上前行。添了这负累,原本就已带喘的呼吸更加粗重。
  待到了观景台,终于卸下包袱,浓重的雾并未有丝毫消散的迹象。
  领队讲,今天的日出是五点二十七分,我们的时间尚且充裕。在石阶旁,选一高出地面四五十公分的平缓土坡迈步上去,默认这就是我观日出的平台。
  从手机地图定位到所在位置,这是一处叫做丈人峰的。与日观峰一线平行的小小平台,中间又亘着玉皇顶,平台周围笼着浓重的灰白色雾气,有水滴从松树的针叶间滴落,第一声鸟叫起于五点零四分,叽叽喳喳中偶尔有一声婉转的啼叫。已经是五点十八分,雾在我们眼前,身边,丝毫没有退意。
  东边的天空渐起一线红色,又倏忽隐去。游客们添了观赏胜景的信心,长枪短炮般的相机、手机都举到眼前,就等红日初升。
  和着雾水从松针间滴落的节奏,日出的时间到了,但太阳仍未露头。东边的天空有小小的一片放了蓝,又过了两分钟,一个泛着光亮的红色圆点像点出了格的标点,突兀地现身。周遭是一片略为浅淡的光晕,这如豆的日出也只持续了不过十秒钟。想象中的彤云并无缘得见,已经有同行的游客失了兴致,拖沓着脚步下山。
  我先生估算着时间,说太阳应该已经升起来了。像是要为他的话佐证似的,雾气又成了一团红色轻笼,然后这次是个鸡蛋黄般的日头,翘脚站在右下角的橙色光晕上露了下脸,只俄顷,在一片灰蒙中,倒是有一点点的惊艳。
  雾中清冷的天烛峰
  过天街,往碧霞祠、玉皇顶,瞻鲁台,与昨天下午的印象相似,又像是更恍惚。笼在浓雾中的景致,让人生出如坠梦中的幻象。
  大观峰若隐若现,有人在唐玄宗御制的《纪泰山铭》前留影,却也是混沌一片。
  出北天门,走天烛峰下山,安排是出发前就已做好的。这条道路曾是秦始皇上泰山封禅行走之途。如今,大多游客尤其是跟团游的游客,基本都是循着红门——中天门——南天门的登山路径,下山也是原路折返。而这被称为后山的天烛峰,却荒了一般,沿途清冷,行人寥落。
  我们走了个把钟头,才遇上了一个个头不高的斯文男生,他独自一人,哼着歌儿走走停停。
  近十点钟,雾渐散去,退却得了无痕迹。淡蓝的天空中大朵白云厚重,也有轻俏的流云飘忽而过,山中一派清明。忽然想到,这样的行走也算颇富古意吧,很有“时同野鹤看桃去,或领山猿采药回”的韵味。
  山路迂回,古树蔓生。在秋光将近时,那纵横的枝桠多显出青苍之色,却不令人颓废。自然的调色板最是神奇,随意泼墨,那山水便灵动起来。更神奇的是,沿路所见石河、石海,依山势散落的石块形成的景致竟然是25亿年前地质运动遗留下来的,令人如观神迹。在风魔峪,随处可见地洞,幼小的动物们是会将此作为庇身之所吧。
  停停走走,在山间迂回,看蜂子在路边的黄色野花上躬身拾蜜,听鸟雀在山林树木间畅快地啁啾鸣啭,我想,这应该就是泰山最本真亲切的形象了。

 

 


上一篇:张壁古堡可罕庙所见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