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
山水之间

霞山古村 在水一方

时间:2018-8-10 6:56:35   作者:秀坤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十里长街灯光通明,百停木筏不见水道”,这是明成化年间大学士商辂回乡省亲时对霞山的由衷赞叹。  “中国历史文化名村”霞山古村由霞山和霞田二村相连而成,位于皖浙赣交界处的浙西开化县城北。四周的名山大川,让人忽视了这...

 

霞山古村__在水一方

 

 

  
  “十里长街灯光通明,百停木筏不见水道”,这是明成化年间大学士商辂回乡省亲时对霞山的由衷赞叹。
  “中国历史文化名村”霞山古村由霞山和霞田二村相连而成,位于皖浙赣交界处的浙西开化县城北。四周的名山大川,让人忽视了这座千年古村落,迄今未得到开发,却也幸运地远离了商业气息,一直保持着明、清及民国初年的浙西山区风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传统村落。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还有一批有文化意义的老房子,温婉娴静、抱朴守拙地偏安一隅,等你。
  溪上两座板凳桥
  放眼望,是如黛青山;俯首处,有溪流潺潺。头顶上,一朵朵白莲花似的洁净云彩,在水洗过一般的蓝天上悄然游移,游到溪上留一个影微微颔首……
  斯时,我站在板凳桥上,真的以为到了诗文里的世外桃源。午后的阳光在马金溪上投下金币似的点点光斑,溪水汩汩轻流,有童年时见过的几头黑皮老水牛在岸边吃草,有妇人踩了溪中卵石正浣洗衣衫,手里的棒槌一举起,一落下,便有橐橐的捣衣声随清风传来,夹杂了姑娘媳妇们的说笑逗趣,还有村庄里的鸡鸣犬吠,深山里飞起的鹁鸪轻啼。间或一声“哞——”连那老水牛也惬意地唤上一声,更添一份令人心醉的恬静与诗情。
  板凳桥很是朴拙,真好似放大版的长木凳。桥面不过由二人宽的木板搭成,桥桩呈八字形,对称地架于溪上,看似细瘦,其实稳健,你来,我往,你挑一副水桶,我背了满肩柴火,并不妨碍相对而行。客客气气地打个招呼,各自往前。虽是极自然的村居生活,但因为有远山,碧水,有这长长的木桥,有温馨的家园和清醇的空气,有平和与朴素的心情,在如我一般的闲客眼里,可不就是简单而幸福的日子?
  溪上的板凳桥其实是两座,供村民进出劳作。站在这桥,看那桥,就是在看风景了。我愿意就在这板凳桥上看斜阳,赏月光,瞧瞧古村与远山,看过客走来又走去,看溪水哼着小曲轻轻流淌。
  泥墙石墙砖头墙
  霞山古村虽属徽派建筑,并非家家是花窗挂落美人靠,飞檐翘脊马头墙,也有泥巴墙,也有石砌墙。便是马头墙,大多亦已粉灰剥落,有了雨痕,爬了薜荔,一派沧桑模样。却不修不补,由它雨打风吹,在时光的洪流中自然老去。也好,看多了那些人造的景物与修葺得金碧辉煌的古建,倒失了原先的古雅与意韵,我们就爱它的天然气度,有了包浆的陈旧模样,这才是真实的历史,光阴流逝的痕迹,有着记忆里的亲切气息。
  在石板小巷深处,我竟看到了几座泥巴墙,完全就是孩提时的原版,顶上覆了一行行鱼鳞瓦,没有雕花窗,没有冬瓜梁,一见便是平民百姓家的居所,我童年时也住过这样的房屋。如今隔了久远的时光,我在这头,看门前的乡亲坐在红春联下面,随意聊天,做家务,两个顽童穿梭在大人身边嬉笑打闹,一只花猫在几盆花草间打瞌睡。一霎时我好像又看到了那逝去的无拘无束的过往——天然纯朴的乡间生活啊。
  还有石头房子,那砌墙的石料就是溪中的卵石,堆叠得齐整有序,堆出了好看的花纹。墙上爬了丝瓜藤扁豆架,感觉生硬的石头也有了温情。门前晾晒着鱼干、箬叶或稻谷,几只鸡随意觅食,一派山村的淳朴悠然。我看到一位老妈妈正将刚腌好的咸菜,搭在门前竹架上,她不作声,踮着脚,一棵菜一棵菜都晾得认真,我在一边看,黯然中已有泪水盈满眼眶,只因为远去的母亲也曾这般认真地晾晒过咸菜……
  大户人家的住处当然是一式的粉墙黛瓦、厅堂楼阁,高高的风火墙,还有砖雕石雕,更讲究的便是繁复精美、玲珑剔透的木雕,在牛腿上,在雀替上,在花窗隔扇椽梁上。郑氏永锡堂内明间月梁上雕刻的人物故事和凤穿牡丹,讲述的皆是三国或八仙的故事,神态衣褶都精细到位,栩栩如生,檐柱上有牛腿,曲梁两端用雀替,雕镂了山水风景,甚是讲究。

 

霞山古村__在水一方


  霞山有古民居361幢,总面积近3万平方米,就分布于三百米长的老街两侧,因村里的两大姓氏分别为三国东吴大将郑平与唐代越国公汪华的后裔,因此汪氏木雕多以儒释道为主要素材,郑氏则多雕三国人物,饶是有趣。
  汪氏宗祠乃省级文保单位,包括戏台、大厅、后堂三进,各有天井,雕梁画栋自不必说,戏台正中悬有“清溪鼎望”匾额,在厚重的梁架上更显纤丽庄重。大厅由42根木柱子建成,雕狮雄健无比,八大金刚形态各异。正中悬有“越国留芳”匾。祠堂内的牛腿雕刻均取材于灵禽瑞兽、香草异卉或戏曲人物,无不精益求精。奇的是门前“汪氏宗祠”和堂前照壁上的“槐里堂”七个大字竟是民国名人于右任手书。
  村里又有建于明代的“爱敬堂”、古钟楼及郑松如故居等重点保护文物。登上重檐参差的钟楼极目远眺,四野山水尽收眼底,或者于山涧道旁,老街店前,蓦然听得洪钟声起,深沉而浑厚,一声声萦回在脑海,真叫人闻之忘俗,心灵沉静,一抹乡愁油然而生。难怪有人说,美丽总是愁人的。
  老街上的牵挂
  我在老街上人家门前流连,又在青石小巷里游走,仿佛在寻找自己的前世,想遇上一位走失的亲人。心里说不上欣喜还是惆怅,只是悠悠的有几分担忧又有几分牵挂。村里是安静的,坐在墙角闲谈的多是老者,或者几个孩子在院中游戏,年轻人外出了,去寻找理想前程。也许有一天累了倦了,才回来,找一处老屋抚慰无依的灵魂,安放自己的一生。
  老街上的顾客不多,生意也清淡。有意思的是我发现酒坊墙面上用粗绳系了好多空瓶子,有蓝有绿有白,有四只瓶上各写一字,念出来就是“难得糊涂”,在店招飘拂、红灯笼惹眼的石板街上,很是别致。其实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恰恰是不值钱的,比方空气,阳光和水。
  选一处门脸干净的小饭馆,点了腊肉香菇煲、火腿毛豆腐,再来一盘笋尖炒木耳,一份排骨蒸糯米,慢慢地品着当地产的甜米酒,边吃边聊,边欣赏古村与生俱来的淡然宁静,心里妥妥的皆是恬适。
  坦率地说,霞山古村因缺乏妥善的保护,完整性已不复存在,真担心在新型城镇化的背景下,一些底蕴深厚的古宅会被拆除,或者改建成不伦不类的西式洋楼,那真令人遗憾——也许我多虑了。
  暮色四合时,我重又跨上板凳桥。村民扛起农具正陆续回家,马金溪中有鹅鸭悠然嬉戏,村庄里炊烟升起,一轮红日在远山顶上冉冉下坠,一片艳丽晚霞渐渐罩住了整个村庄,仿佛能听到几声牛哞鸡啼,听到母亲唤儿的声音,听到一抹乡愁自心中响起,恰便似遮不断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再回首,隔了撒满碎金的如带清溪,霞山古村,已在水一方。

 

 


上一篇:额尔古纳 心之故乡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8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