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山水之间

桃花梦

时间:2023-8-4 17:12:15   作者:袁龙民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1   评论:0
内容摘要:  小敔也有着姑娘们共有的天性,爱美也爱干净,被子总是叠得方方正正有棱有角,上面还罩着一块头巾。前几天, 她把头巾换成一块洁白的得确良,更使人觉得舒适惬意。  那天,机关上好几个同志都在广播室里闲坐着,谈论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当时,我也在场,...

  小敔也有着姑娘们共有的天性,爱美也爱干净,被子总是叠得方方正正有棱有角,上面还罩着一块头巾。前几天, 她把头巾换成一块洁白的得确良,更使人觉得舒适惬意。
  那天,机关上好几个同志都在广播室里闲坐着,谈论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当时,我也在场,发现小敔老是看着我出神,我假装不注意,跟众人瞎侃。
  忽听小敔说:“常主任,你说被子上罩一块得确良好不好呢?”
  常主任端详一阵说:“唔,好是好,但总觉得缺点什么。”
  小敔问缺什么,常主任说:“你们姑娘家,最好是绣上些花鸟虫草,显得更有情致。”
  小敔说:“绣吧,我倒也能凑乎,只是没人能画,也是绣不成。”
  李步青笑了说:“你真笨,守着大画家,还怕给你画不了?”
  小敔睁大眼睛把众人溜了一圈说:“谁是大画家?”
  大家把目光都转向我。
  我想,这姑娘明知我会画,而且对我的才艺很欣赏,直接和我说就行,何必装模作样?难道她想掩饰什么而故弄玄虚?就推辞说:“我的这两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么白净的布,岂是胡玩的。”
  众人七言八语都鼓动我画,我仍是推推辞辞。
  小敔说: “咱们也不用难为人家,不愿画就算了吧。”
  我赶紧说:“我不是不愿画,是怕画不好。”
  小敔说:“大家都说能画好,肯定能画好,就算我求你, 行吧?”
  我说:“画就画吧,万一画不好,不要怪罪我就行。”
  小敔找了支铅笔,把布铺到调控台上,我对着布动脑筋, 小敔就站在我的对面。
  李步青阴阳怪气说了一句:“我说,用人可不能白用。”
  小敔一听,马上说:“哎,你可听清楚,我不白用你,画好了,我给你个好东西。”说着,还把眼眨了一下。
  常主任说:“你准备给他什么好东西?”
  小敔想了想说:“唔,这是我俩之间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众人立刻哈哈的哄堂大笑起来。
  小敔问我说:“他们笑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
  我说:“总有什么可笑的吧。”
  其实,可笑的是我自己,有意无意之间,画了一枝梅花, 两只相对的喜鹊。小敔很得意,问我什么地方用什么颜色的线,并记在纸上。大家都围着看,七嘴八舌乱评论,还夹着一些起哄的话,屋子里一时沸沸扬扬,十分热闹。
  这时,小春探进头来说:“吵吵吵,吵什么?去桃花峪的人回来了,徐主任正发脾气呢,你们也不安静一些。”
  大家一听,立刻安静下来,不再乱起哄。
  说起我们满山红公社,共有三十多个自然村,分为二十七个生产大队,按地段分为边山六队,山区西八队,玉龙川前六队和后七队。其中边山六队地处边山,俯对河川,人口 众多,都在一千人以上。其余的都是山区村社,大的三五百人,小的三五十人,最小的只有一户人家。桃花峪虽属后七队,却有五百来口人,除个别外来户,全都姓陶,陶子陶孙, 都是一个祖宗的子孙。只因年代久远,枝叶繁杂,血缘关系日疏,利害冲突日盛,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已经结束,这里却旧病复发,群众分成了两派,一派拥护支部书记陶世仁,称对方是刘少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残渣余孽;一派拥护革委主任陶世清,称对方是“四人帮”的帮派体系。两派针锋相对势不两立,多次在村中地头形成两军对垒的场面,差点弄 出人命来。有人竟说桃花峪是店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机关干部到桃花峪蹲点,如上前线,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之虞。多次派人上去解决,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徐主任十 分生气,在会上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三十多个公社干部,连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全是吃干饭的。今年春节刚过, 公社刘副主任不服气说,边山几千人的大队都能拿下来,我 就不信拿不下这个小山村。半月前,带了一个借调干部,组成工作队,气势汹汹杀了上去。今天回来,徐主任既然发脾气,大概没什么好果子吃。
  一会儿,垂头丧气的刘副主任进了广播室,大家一问,才知道他们的结果更惨。
  原来,他们一上去,经过几天的调查,摸清了情况,就支持正确的一派,打击错误的另一派,结果,激起另一派群众的不满,多次围攻工作队,特别是昨天,围攻的群众很多, 乱哄哄的,根本搞不清谁在争吵什么,反正一个个怨气冲天怒火高烧,恶言恶语攘臂挥拳,吵闹的一塌糊涂。农村有个别人习惯不大好,喜欢连鞋蹲在椅子凳子上,那个借调干部要坐,看见椅子上不干净,就垫了一张报纸坐下。忽然有人发现那张报纸上有中央领导的照片,就说那个借调干部对党不满,非让他低头认罪并做检查不可,这可是个很敏感的政治问题,弄不好,会成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当时,口号声此起彼落震人心胆,弄得刘副主任也很紧张,那个借调干部更是脸色腊黄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多亏政治空气不像文革时期浓,虽然有揪辫子的,抓尾巴的,一直乱到今天早上,也就不了了之。最后,把工作队的被褥扔到大街上, 算是赶他们出了村。这场戏,实在怨不得徐主任发脾气。
  (未完待续)

 

桃花梦

 


山水之间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5-2022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