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文化

浅议《三国演义》的艺术特色

时间:2005-6-22 9:53:40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4735   评论:0
内容摘要:
议《三国演义》的艺术特色
 
郭维忠      焦 琛
 

罗贯中长篇历史小说《三国演义》深受古今中外欢迎。缘由固在其内容广博精深,于人多有教益,然而罗氏笔底生花,在创作艺术方面别具特色,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看似讲史,实为劝世。这是小说《三国演义》的一大特色。艺术为人生,还是为艺术而艺术?历来是文学艺术界争论探讨的重大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相互对立的观点,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而此消彼长。作家罗贯中创作《三国演义》的出发点,不是为人休闲逗乐,而是为了扭转每况愈下的世风,为了国家的统一和社会的安定。对于沉沦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平民百姓寄予无限的同情,而对于残暴的统治者则给予无情的揭露与鞭挞。他通过自己的小说,对为学、为战、为人处世等人生重大问题,有着精辟独到的见解。他希望重用经邦治国的人才以安天下,主张为人处世以仁为本,以义为重,等等美好的思想观点蕴含散发在一系列生动有趣的情节故事之中,给人以巨大的启迪与教益。

让我们先看看小说所反映的对于为学的正确主张吧。第三十七回写“刘玄德三顾草庐”中,已经从司马徽的介绍中概略说到诸葛亮的为学:“此四人(指诸葛亮密友崔州平、石广元、孟公威、徐元直)务于精纯,而孔明独观其大略。”到了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群儒”里,通过与东吴群儒的答辩,详尽地表达了自己的主张:

座上一人忽曰:“孔明所言,皆强词夺理,均非正论,不必再言。且请问孔明治何经典?”孔明视之,乃严峻也。孔明曰:“寻章摘句,世之腐儒也,何能兴邦立事?且古耕莘伊尹,钓渭子牙,张良、陈平之流,邓禹、耿之辈,皆有匡扶宇宙之才,未审其生平治何经典:──岂亦效书生,区区于笔砚之间,数黑论黄,舞文弄墨而已乎?”严峻低头丧气而不能对。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372页)

读书须领会其精神,紧密联系实际,运用书中所提示的道理,去分析和解决问题。而不是脱离实际,惟书惟典。

至于为战,更写得十分精彩。作家罗贯中相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对于那些任意发动战争,动辄杀戮无辜的残暴统治者给予无情的揭露和抨击。如:第四十三回至第五十回所写赤壁之战,反映了军事科学的许多基本原理,读来使人信服,使人十分满足。战争的结果,谁胜谁负并不完全取决于战前所拥有兵员的多寡,装备的优劣。事物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在一定条件下,优势和劣势会相互转化。而且其因素是多方面的,如人心向背、主帅指导思想、战略战术的运用,以及用人、外交等等。面对曹军气势汹汹,东吴军事集团经过认真细致的分析研究之后,定下了坚决抵抗的决心和联刘抗曹的重大策略路线。面对强敌,孙刘集团从思想的、物资的等等方面作了充分的动员和准备,可以说做到了集思广益、精心策划。而曹操集团则骄傲轻敌、麻痹大意。形势的发展,越来越明显地说明诸葛亮、鲁肃、周瑜等人所作的分析与判断完全正确:

孔明曰:“曹操之众,远来疲惫;近追豫州,轻骑一日夜行三百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且北方之人,不习水战。荆州士民附曹者,迫于势耳,非本心也。今将军诚能与豫州协力同心,破曹军必矣。……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376页)

孙刘集团所采取的火攻策略是克敌制胜的重大决策。第四十六回“献密计黄盖受刑”中写道:

周瑜夜坐帐中,忽见黄盖潜入中军来见周瑜。瑜问曰:“公覆夜至,必有良谋见教;”盖曰:“彼众我寡,不宜久持,何不用火攻之?”瑜曰:“谁教公献此计?”盖曰:“某出自己意,非他人之所教也。”瑜曰:“吾正欲如此,故留蔡中,蔡和诈降之人,以通消息;……”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401页)

周瑜、黄盖、诸葛亮想到一起了。接下来第四十九回“七星坛诸葛祭风中”有一段十分精彩有趣的对话描写:

孔明曰:“连日不晤君颜,何期贵体不安?”瑜曰:“‘人有旦夕祸福’岂能自保?”孔明笑曰:“‘天有不测风云’人又岂能料乎?”瑜闻失色,乃作呻吟之声。孔明曰:“都督心中似觉烦积否?”瑜曰:“然。”孔明曰:“必须用凉药以解之。”瑜曰:“已服凉药,全然无效。”孔明曰:“须先理其气;气若顺,则呼吸之间,自然痊可。”瑜料孔明必知其意,乃以言挑之曰:“欲得顺气,当服何药?”孔明笑曰:“亮有一方,便教都督气顺。”瑜曰:“愿先生赐教。”孔明索纸笔,屏退左右,密书十六字曰:“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写毕,递与周瑜曰:“此都督病源也。”瑜见了大惊,暗思:“孔明真神人也!早已知我心事!……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417418页)

孙刘两个军事集团虽已联合,但有矛盾,因此兜了圈子。周瑜、诸葛亮在重大战略问题上完全想到一起了。联盟的不断加强,带来了赤壁之战的胜利。

此外,《三国演义》所写人物与故事涉及到军事知识的地方是很多的。而且把它完全形象化了。如:

“知彼知己,百战百胜”

———第三十五回李)典曰:“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百胜。’某非怯战,但恐不能必胜耳。”
 
“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第九十五回(孔明)掷书于地而顿足曰:“孟达必死于司马懿之手矣!”马谡问道:“丞相何谓也?”孔明曰:“‘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岂容料在一月之期……”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第五十回 诸葛亮智算华容:操曰:“岂不闻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假途灭虢”之计。

———第五十六回 孔明三气周公瑾:孔明曰:“此乃假途灭虢之计也,虚名收川,实取荆州。……”

饵敌之计

                   ———第二十六回 袁本初败兵折将中有操乃使夏候领兵守住官渡隘口,……因谓吕虔曰:“昔日吾以粮草在前者,乃饵敌之计也。…… 

除此之外如“置之死地而后生”、“凭高视下,势如破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小不忍,则乱大谋”,以及分兵以为犄角之势,狭处须防火攻,等等,等等。《三国演义》一部书,展卷即见。不仅如此,还十分重视对于军事知识的结合实际,灵活应用。马谡自幼熟读兵书,却遭受街亭惨败而致身亡,就充分说明这个道理。在此同时,小说还生动形象地描写了苦肉计、美人计、饵敌之计等等计策在军事斗争中的应用。使我们想到关于罗贯中曾参加元末张士诚起义的传说和清人所著《稗史汇编》中关于罗贯中系“有志图王者”的记叙,觉得这些传说有着极大的可能性。作者如果没有丰富的军事知识和深厚的战争经历,是写不出如此作品的。《三国演义》有如此专长,无怪兵家常常把它作为军事教科书而倍加珍视。

《三国演义》的艺术特色还在于其人物描写中夸张渲染手法的成功运用。

作家罗贯中善于运用夸张渲染手法塑造人物。其特出之处在于,虽大事夸张渲染,却又都在情理之中。如曹操与陈宫投宿在友人吕伯奢家,因一事犯疑,竟妄杀吕全家,《三国志裴注》中仅有“伯奢不在,其子与宾客共劫太祖,取马及物,太祖手刃击杀数人。”“太祖闻其食器声,以为图己,遂夜杀之。既而凄怆曰:‘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等等记叙,而到了《三国演义》里,竟写成了杀其全家,还说:“宁教我负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负我!”这样的事,虽使小说中的曹操大异于史书中的曹操,却因其所写行为言语是封建统治者们常有的事,是其反人民本质的表现,因而也就使读者觉得仿佛真有其事了。再后所写曹操竟在大宴长江中面对众官不知羞耻地胡说什么“如得江南,当娶二乔,置之台上,以娱暮年”,读者也觉得真有其事似的。因为反动阶级是会这样的。再如对于东吴将领周瑜的描写,出于反衬主要人物诸葛亮的需要,在描写其年轻有为的同时,竟被写成了一个极为嫉贤妒能的人物,大大改变了史书所记周瑜的性格。但是由于统治者中不乏其人,读者也就不作异议了。

诸葛亮则是《三国演义》所着力描写的人物。对于诸葛亮,小说所写就更为夸张渲染了。本来,在史书《三国志诸葛亮传》中,仅有出山辅佐刘备,奉命出使东吴,说权联刘抗曹,以及助刘备取西川,受遗命辅佐后主,几番出兵伐魏,等等记叙。不过四千字。而且陈寿对其不足之处还有所评述。“然亮才,于治戍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然而到了《三国演义》里,却被描写成一个足智多谋的文武全才人物,甚至有些神乎其神了。

“应聘出山”一事,在史书《三国志》里仅“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十二个字。《三国演义》里竟写了差不多三回书,足足七千字。烘云托月,人未出场而先名声大振。先是名士司马徽称之为奇才:“伏龙、凤雏,两人得一,可安天下。”接着是为刘备出谋划策打了两个胜仗,取了樊城的徐庶说:“以某比之,譬如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此人尝自比管仲乐毅。以吾观之,管、乐殆不及此人。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这本已给人非同一般的感觉。更有司马徽再次举荐说:(诸葛亮)“不当比此二人(指前徐庶所说管、乐),”“可比兴周八百年之姜子牙,旺汉四百年之张子房也。”这番话竟使在场的关羽等人“众皆愕然”了。初访不遇,刘备等人在返回途中回望诸葛亮隐居之处景色,也给人一种此地所居之人不同一般的感觉:

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猿鹤相亲,松篁交翠。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320页)
再访时值隆冬,该不会怎么景色秀雅吧,然而照样是:

   朔风凛凛,瑞雪霏霏,山如玉簇,林似银装。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321页)

这里的风雪也同别处的不一样。贤者所居之地山川风雪也特别秀美雅致了。不仅自然界与众不同,这里的人也与众不同:路人的歌唱,诸葛亮的亲属的吟咏,都是那样地高雅:

   风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乐躬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323页)

刘、关、张三人第三次往访终于同诸葛亮相会了。刘备谦恭的态度与恳切的言语终于感动了诸葛亮。诸葛亮的一篇“隆中对”是从史书《三国志》中照录过来的。小说则接着加了一段挂出“西川五十四州之图”的情节,终于使刘备感动得“顿开茅塞”,“如拨云雾而睹青天”!诸葛亮从此出山了。如此种种,虽多铺陈,却使人觉得这是一代奇才的大人物出现之前的必然,甚至仿佛真有这些事似的,不由得信以为真。

草船借箭故事,更把诸葛亮写得神机妙算,胆识过人,果然是个奇才!出山不久就赶上赤壁之战。对于来势凶猛的曹操数十万大军,诸葛亮毫不畏惧,主动要求去联络东吴:“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到东吴后,史书所记仅是“权大悦,即遣周瑜、程普、鲁肃等水军三万,随亮诣先主,并力拒曹公。曹公败于赤壁,引军归邺。”(《三国志诸葛亮传》)而在小说《三国演义》里,作家罗贯中竟扩充渲染成第四十三至第五十共计八回书,在舌战群儒、智激周瑜、草船借箭、祭东风、智算华容等故事中,诸葛亮大显身手。以致人们读后觉得,这次战役中孙刘联军的主帅不是周瑜,而是诸葛亮了。在这次惊心动魄的大战中诸葛亮大智大勇的表现,莫过于草船借箭了。且看第四十六回所写孔明与周瑜的一段对话:

(周瑜)请孔明议事.孔明欣然而至。瑜问孔明曰:“即日将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兵器为先?孔明曰:“大江之上,以弓箭为先”。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箭,以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孔明曰:“都督见委,自当效劳。敢问十万枝箭,何时要用?”瑜曰:“十日之内,可完办否?”孔明曰:“曹军即日将至,若候十日,必误大事。”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办?孔明曰:“只消三日,便可拜纳十万枝箭。”瑜曰:“军中无戏言。”孔明曰:“怎敢戏都督!愿纳军令状:三日不办,甘当重罚。”瑜大喜,唤军政司当面取了文书,置酒相待曰:“待军事毕后,自有酬劳。”孔明曰:“今日不及,来日造起。至第三日,可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饮了数杯,辞去。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395——396页)

这段对话,人们初读时感觉诸葛亮似乎对于周瑜的加害没有觉察,自投罗网似的,因而替诸葛亮耽心,不由捏着一把汗,于是急欲弄清结果。读完这回书才知道是诸葛亮原来深谙天文气象,已知近日天将大雾,当周瑜提出监造十万枝箭时,立刻想到利用大雾弥江,通过草船借箭的办法解决问题。结果事情就办成了。这事千载难逢,却是人世间可能有的。人们所信以为真的事,却是作家罗贯中虚构出来的。史书《三国志》里有过类似的事,不是诸葛亮,是孙权所为,而且发生在赤壁之战以后。《三国志吴主传》所写,建安十八年,曹操攻濡须,孙权曹操相拒月余。这一段记载之后,裴松之注引《魏略》中一段话“权乘大船来观军,公使弓驽乱发,箭著其船,船偏重将覆,权因回船,复以一面受箭,箭均船平,乃还。”而且孙权当时也不是为了借箭,是为了解决“船偏重将覆”而急中生智想出来的办法。这里作家罗贯中把它移用到诸葛亮身上而且大加铺陈渲染,达到了塑造诸葛亮这一形象的目的。

人们读过第五十五回的周瑜赔了夫人又折兵”,第六十四回的孔明定计提张任”,第九十五回的武侯弹琴退仲达等故事后,终于对诸葛亮完全熟悉了,完全相信他是一位忠心辅国的大智大勇的文武全才,相信原当初司马徽、徐庶的话不谬。甚而至于对史书《三国志》中的有关记载也不放心上了.这里,我们不得不叹服作家罗贯中创作艺术的巨大成功.这里,使我们对鲁迅先生的话加深了理解.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是完全中肯的。作家罗贯中笔下的诸葛亮是“近妖”:所写那些故事虽然很神,却都在情理之中。近妖而不妖,是对罗贯中小说创作艺术的肯定与赞扬。

再其次,白话夹杂文言的语言运用,是小说《三国演义》有别于《水浒传》、《红楼梦》等同时代小说的又一重要艺术特色。

白话夹杂文言的形式,一是白话段落与文言段落相间。如第五十四回“吴国太佛寺看新郎”中,前面是文言写的吕范与刘备的对话:“玄德问曰:‘子衡来,必有所谕?’范曰:‘范近闻皇叔失偶,有一门好亲,故不避嫌特来作媒,未知尊意若何?’……接下来便是白话写的吴国太与孙权的对话:“国太曰:‘你直如此将我看承得如无物!我姐姐临危之时,分咐你甚么话来?’孙权失惊曰:‘母亲有话明说,何苦如此?’国太曰:‘男大须婚,女大须嫁,古今常理。我为你母亲,事当禀命于我,你招刘玄德为婿,如何瞒我?女儿须是我的!’权吃了一惊,问曰:‘那里得这话来?’国太曰:‘若要不知,除非莫为。满城百姓,那一个不知?你倒瞒我!’”再如第十四回写张飞醉酒误事,被吕布趁夜袭夺了徐州,到盱眙见到刘备与关羽时,关羽埋怨说:“你当初要守城时说甚来?兄长分咐你甚来?”还有一回张飞与吕布辩理:“是我夺了你好马,你今待怎么?”“我夺你马你便恼,你夺我哥哥的徐州便不说了?”等等,都是极通俗的口语。

再是白话叙事中,间有用文言写的书信与诗文。如第十一回中刘备给曹操的信、第三十六回中程昱假托徐母,给徐庶的信,等等。至于诗文,如诸葛亮的《隆中对》、《出师表》、曹操的《对酒当歌》、杜牧的《赤壁》、刘禹锡的《西塞山怀古》,等等,则更是写史白话小说所必须的。

在《三国演义》运用最多的,是一个句子里,白话词汇与文言词汇间杂运用。如五十七回里的“瑜大怒,咬牙切齿曰:‘你道我取不得西川,吾誓取之!’”八十四回中的“(程)畿部将叫曰“‘吴兵至矣,程祭酒快走罢!’”一百二回中的(司马懿)“乃大喜曰:‘汝会用此法,难道我不会用!’”以及“孔明笑曰:‘吾正要他抢去,我只费了几匹木牛流马,却不久便得军中许多资助也’”等等。一句话里,又是“我”,又是“吾”;又是“至矣”,又是“走罢”。虽然句子里有“须臾”、“少顷”、“言讫”等文言词汇,以及“何恨之有”、“先生幸勿推却”等文言句子,但间杂在白话中,便不觉得深奥难懂了。

猛然一看,之乎者也,以为是文言。仔细读来,却发现它基本上是白话,而且是极普通的民间口语。如此大量使用民间口语,而且是太原地区,甚至现今清徐一带方言土语。如“古城会”,张飞一时不信任关羽。关羽辩解说:“我若捉你,须带军马来。”张飞把手一指:“兀的不是军马来也!”至今清徐人仍常说“我说的不对,兀的你说!曹丕受禅时,惊倒在坛上,“后病稍可,方出殿受群臣朝贺。”至今清徐人说生病稍好,仍然说“可啦!” “闻雷失箸”中,关羽、张飞不见刘备,慌忙找来。见面后,关羽说:“险些惊杀我两个!”清徐一带至今仍是这样说的。再如“吕蒙舍命赶到跟前”中的“跟前”,“郭常之子倒在地上叫唤”中的“叫唤”,“(车胄)乃上城回言:“黑夜难以辨”中的“黑夜”、“未知司马懿怎地对敌,且听下回分解”中的“怎地”,甘宁、阚泽窝盘蔡和、蔡中在水寨中”的“窝盘”,古城一带人告诉关羽,张飞占据了这座城池,“四远无人敢敌”中的“四远”。等等,等等。,以及“人无信不立”、“知子莫若父”、“割鸡焉用牛刀”等等。俗语谚语,民间语言的大量使用,极大地增强了小说的表现力,使人读来倍感亲切,而且便于粗通文字的人阅读。这与那些一味追求词藻华丽的文章相比,不仅毫无逊色,而且熠熠生辉。

基本上是白话,中间夹杂文言,这种语言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功运用,反映了元末明初书面语言与口头语言的进一步融合,也显示出作家罗贯中民间文人这一优点。继承了唐、宋古文的明快豁达,也使古代汉语中那些有生命的东西得以广泛传播和流传后世。这也是小说《三国演义》备受欢迎,得以广泛流传,并且影响深远的一个重要原因。这种介于古代汉语与现代汉语之间的语言文字不仅增强了汉语的表现力,而且为现代人学习古代汉语架起了一座必要的桥梁.不是吗?我们现代人在口语和书写中常常夹杂一些文言词语如“际遇”垂询、“有请”、“非×××莫属”、“岂非咄咄怪事”等等,我们不也觉得十分妥贴吗?就这一点来说,作家罗贯中在促进语言文字的发展上,也是功不可没的。

宋、辽、金、元时代,我国北方多务。民族之间的频繁交往,促进了汉语的变化与发展。这一时期,官方语言与民间语言的逐渐接近,书面语言与口头语言的渐趋一致,反映在罗贯中等人的作品中,便出现了小说《三国演义》语言的上述特点和优点。《三国演义》及其稍前稍后的王实甫的《西厢记》、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等作品的刻版发行,开辟了文学创作的新途径,促进了文学艺术的繁荣与发展。

为人生,为劝世的创作动机与叙事写人大事夸张渲染的写法,以及白话与文言相间,民间口语的成功使用,使得长篇小说《三国演义》在文坛上大放异彩,成为我国古代小说创作的一个高峰,被作为“四大名著”之首,数百年来倍受推崇。在改革开放的当今时代,更加受到人们的普遍重视。小说虽存在一些不足与问题,批判地继承与借鉴将对文坛,以至经济、军事等各界人士大有裨益。“三国热”在海内外经久不衰,其原因我们是深深理解的。

 

                                                               00二年五月七日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