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文化

《三国演义》与三国戏曲及三国文化

时间:2005-6-22 9:15:00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3207   评论:0
内容摘要:
三国演义》与三国戏曲及三国文化
 
郭维中     赵威龙
 
    《三国演义》是我国古典历史章回小说的开山之作,罗贯中在《三国志》和《三国志平话》,以及元杂剧三国戏曲的基础上编纂而成。《三国演义》的问世,反过来又促进了三国戏曲的繁荣。《三国演义》小说本身的戏剧性、通俗性和三国戏曲形象生动的高台教化,形成了愈演愈烈的三国文化热潮。本文试想粗浅地谈谈三国戏曲对《三国演义》的泛化和三国文化的影响。
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戏曲艺术宝库
     以毛本《三国演义》为例,全书一百二十回,几乎回回都可成戏。据不完全统计,京剧三国戏多达一百五十七本(出),我们山西四大梆子演出的三国戏也有一百四十七本(出)之多。其中中路梆子就有九十余本(出)。此外,铙鼓杂剧、耍孩儿、眉户等小种剧也不乏三国戏。
    1、 从情节、人物乃至语言、动作,《三国演义》已具备戏曲雏型。如《赐环》、《小宴》、《凤仪亭》等。《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中:董吕父子于酒席宴前,当着众臣杀死司空张温,“司徒王允回府,坐卧不宁,深夜策杖步入后园仰天垂泪。忽闻有人在牡丹亭畔长吁短叹。允潜步窥之,乃府中歌伎貂蝉也。其女自幼选入府中,教以歌舞,年方二八,色伎俱佳,允以亲女待之。是夜允听良久,喝曰:‘贱人将有私情耶?’貂蝉惊跪答曰:‘贱妾安敢有私!’允曰:‘汝无所私,何夜深于此长叹?’蝉曰:‘容妾伸肺腑之言。’允曰:‘汝勿隐匿,当实告我。’蝉曰:‘妾蒙大人恩养,训习歌舞,优礼相待,妾虽粉身碎骨,莫报万一。近见大人两眉愁锁,必有国家大事,又不敢问。今晚见大人行坐不安,因此长叹。不想为大人窥见,倘有用妾之处,万死不辞!’允以杖击地曰:‘谁想汉天下,却在汝手中耶!随我到画阁中来。……允纳貂蝉于坐,叩头便拜。貂蝉惊伏于地曰:‘大人何故如此?’允曰:‘汝可怜汉天下生灵!’言讫泪如泉涌。蝉曰:‘适间贱妾曾言,但有使令,万死不辞。’允跪而言曰:‘百姓有倒悬之危,君臣有累卵之急,非汝不能救也。贼臣董卓将欲篡位;朝中文武无计可施。董卓有一义儿,姓吕名布,骁勇异常。我观二人皆好色之徒,今欲用连环计:先将汝许嫁吕布,后献于董卓;汝于中取便,谍间他父子反颜,令布杀卓,以绝大恶。重扶社稷,再立江山,皆汝之力也。不知汝意如何?’蝉曰:‘妾许大人万死不辞,望即献妾与彼。妾自有道理。’允曰:‘事若泄漏,我灭门矣!’蝉曰:‘大人勿忧,妾若不报大义,死于万刃之下!允拜谢。”
     《三国志》只说“吕布因董卓刚暴,以戟掷己而阴怨卓。又因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壮健,厚接纳之。”因而王允以同乡关系,说服吕布,同诛董卓。一个无名无姓的侍婢,经过罗贯中的虚构,便成了王允的义女貂禅,巧使美人计,当为水到渠成。在晋剧《赐环》中又将貂蝉改为“人头会”上被杀之司空张温的侍女,后王允收为义女。这样,对于一个柔弱女子为自己的老爷报仇,以身殒国,似乎更加切近情理。
      以下是《小宴》的构架。“次日便将家藏明珠数颗,令良匠嵌造金冠一顶,使人密送吕布。布大喜,亲到王宅致谢。……允延之上坐。布曰:‘吕布乃相府一将,司徒是朝廷大臣,何故错敬?’允曰:‘方今天下别无英雄,唯有将军耳。允非敬将军之职,乃敬将军之才也。’布大喜。允殷勤敬酒,口称董太师并布之德不绝。布大笑畅饮。……酒至半酣,允曰:‘唤孩儿来。’布惊问何人。允曰:‘小女貂蝉也。允蒙将军错爱,不弃至亲,故令其与将军相见。’便命貂蝉与吕布把盏。貂蝉送酒与布,两下眉来眼去。允佯醉曰:‘孩儿央及将军痛饮几杯。吾一家全仗将军耶。’布请蝉坐,蝉假意欲辞。允曰:‘将军吾之至友,孩儿便坐何妨。’于是蝉坐允侧。布视蝉目不转睛。又饮数杯,允指蝉谓布曰:‘吾欲将此女送与将军为妾,还肯纳否?’布出席谢曰:‘若得如此,布当效犬马之报!’允曰:‘早晚选一良辰,送至府中。’布欣喜无限,频以目视蝉,蝉亦以秋波送情。”
      从以上字里行间展露出吕布的骄狂肆意与见色忘形的性格,为戏曲构思提供了充分的依据;同时亦为王允利用貂蝉巧施美人计,近而挑动董、吕父子自相残杀做了周密的铺垫。
晋剧《击鼓骂曹》中祢衡的台词与《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祢正平裸衣骂贼的语气几乎完全一样。孔融向曹操推荐祢衡,未得重用,反被辱为鼓吏。祢衡羞辱难忍,于大宴之前赤身裸体,击鼓大骂曹操——
曹操:大宴之上你赤身露体,何太无礼!
祢衡:我露父母遗体,乃显我为清白君子,你是污浊小人。
曹操:何为污浊?
祢衡:你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
再看晋剧《张松献地图》中张松奚落曹操,也与《三国演义》如出一辙。
曹操:吾大兵所到之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顺吾则生,逆我则死,你可知晓?
张松:松一概知晓。昔日濮阳攻吕布之时,宛城战张琇之日;赤壁遇周郎,华容道逢关羽;割须弃袍于潼关,夺船避箭于渭水……名扬天下,何人不知!
曹操:推出斩了!
杨修:斩杀纳贡之人,恐失远人之意。
曹操:乱棒打出。
      诸如此者,举不胜举。
      2、 依据《三国演义》提示,剧作者合理虚构而演绎成戏者,更是不乏其例。如《辕门射戟》、《取北原》、《逍遥津》、《截江》、《祭江》、《空城计》、《葫芦峪》、《五丈原》等。
《三国志》中并无孙夫人传略。在《三国演义》中,有关孙尚香的记载,也仅寥寥数语:“时孙夫人在吴,闻猇亭兵败,讹传先主死于军中,遂驱车至江边,望西遥哭,投江而死。”
       史称孙尚香骄纵放任,与刘备婚姻不过一场政治交易而已。在蜀吴斗争中,她始终站在其兄孙权一边,根本不可能驱车至江边,望西而哭,更不会投江自尽。罗贯中的宗刘思想从骨子里改造了孙夫人的形象。戏曲则抓风捉影,大肆渲染,致使其成为贤惠温柔、忠贞不二、以身殒情的典型。
陈寿在《三国志》中记述的《空城计》本属传闻,裴松之即予否定。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以专回详述,旨在突现诸葛亮用兵如神。通过戏曲的立体烘托,令诸葛亮的智者形象更加活灵活现,深入人心。同时,神化得智而近妖的孔明也得以回归人的本来面目,从失误的一面更完满了诸葛亮的形象。
刘备临终白帝托孤,孔明六出祁山,实乃明知不可而为之。终被魏都督司马懿所困,进退维谷。迫不得已取巾帼并妇人缟素之服送于曹营,以辱司马,激其出战。司马识破其计,反怒为笑,且请天子明诏以示将士坚守勿战,以疲敌师。孔明计穷终于命丧五丈原。
       如此简洁的记载,却被戏曲热心人编导出一场绘声绘色的喜剧——
司马昭:   (唱)低下头进宝帐忙拿礼见,
问一声汉武侯身体安然。
孔  明:   (唱)休言说你父子谋略广大,
                 我把那老司马当就娃娃。
把女衣和凤冠儿父穿上,
司马昭:         如若不穿?
孔  明:   (唱)若不穿传将令把儿来杀!
司马昭:   (唱)可恨孔明太刁赖,
                 污言秽语刺我胸怀。
                 把女衣和凤冠命父穿戴,
                 到明日我父子同拜土台。
……
司马懿:   (唱)把一个老司马扮就裙钗。
                 大司马出营来一摇三摆,
                 学一个妇人走步步徘徊。
                 私下演官下用我再学拜,
                 东摇摇西摆摆意态娇乖。
                 戴一顶美翠冠乌云外坠,
                 胭脂粉香气浓涂满双腮。
                 樱桃口不大点儿胡须遮盖,
                 小金莲赛舟船踏在尘埃。
                 司马昭与父王把马来带,
                 咱父子今日里同拜土台。
                 ……
司马懿:台上你是汉大丞相?
孔  明:好个无耻老贼,你不领兵与山人交战,贪生怕死,竭力避战,身穿女衣,头戴凤冠,站立土台之下,全然不怕众人耻笑你无羞无耻。
司马懿:这还羞耻个什么!
孔  明:你若朝着西蜀,将我主大拜廾四拜,口称我奴家大司马拜揖,山人即刻收兵回川。
司马懿:司马昭我儿为父接马。
司马昭:接马为何?
司马懿:父与人家拜呀。
司马昭:父王不可,岂不怕后人耻笑!
司马懿:儿呀,自古常言柔能克刚。孔明他今日羞不死为父,为父倒要气死他个牛鼻子孔明。
          (唱)学一个无耻人面皮要厚,
                管叫他诸葛亮老命难留。
                我朝着西蜀忙叩首,
                回头来再拜汉武侯。
          汉大丞相,我奴家大司马与你拜、拜、拜!
孔   明:天哪!山人定下此计,本想把这老贼羞死,不料他不顾羞耻,身穿女衣、头戴凤冠、站立土台之下,一拜再拜。看来山人计谋不成,反落人笑。真叫人气——唉有了。我不免对着他营兵丁与我营将士将他辱骂一场。
          (唱)像你这无耻人世上稀少,
                你死后鬼门关怎见曹操。
                忙吩咐蜀营将士拍掌笑,
                尔与那小女子不差分毫。
司马懿:  (唱)你能骂来我能受,
                定叫你孔明断咽喉。
               周瑜量小丧你手,
               我要叫你一命休。
               土台下我走个风摆柳,
               回头再拜汉武侯。
孔  明:  (唱)老贼放下泼妇脸,
               计谋不成亦枉然。
               ……
               约下今日来开战,
               他身穿女衣戴凤冠。
               老贼做事不要脸,
               羞死尔的众祖先。
               正讲话气得我咽喉断,
               一口黑血上下翻。
      一场精心编造的喜剧,突现出司马懿的豁达与孔明的无奈。从另一侧面丰富完善了剧中人物,在嘻笑怒骂中给观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二、丰富多彩、通俗生动的社会教材
寓教于乐,戏曲的高台教化作用是众所公认的。两汉加新莽,长达四百二十六年,演出的剧目不过五十二个。而三国仅60年的历史,加上汉献帝在位,也不足百年。演出的戏曲竟达一百五十七个之多。不仅剧目众多,而且生旦净丑行当齐全,唱念做打无所不有。可谓七彩纷呈,戏象万千,令人叹为观止。
      1、 搭班必唱的三国戏。《回荆州》也名《龙凤呈祥》。周瑜极欲讨还荆州,以招亲之由计赚刘备过江。诸葛亮洞察其意,将计就计,派赵云保驾东吴,重礼疏通乔玄国老,亲至吴国太面前褒赞刘备吉人福相、宗正人仁。同时授意女儿大乔教唆孙尚香与母争辩撒娇。终使孙刘联姻,令周瑜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该戏人物多、行当全,文武昆乱不挡,既红火热闹,又如意吉祥。过去,每到年终剧团就要重新组班,演员优化组合后的搭班戏必唱《回荆州》。这一不成文的规定,实际上是对演员和戏班阵容的全面检阅。
      2、 名角爱演三国戏。久远以来,历代戏曲名家对三国戏情有独钟,各具造诣,口碑不寡。
〈1〉萝头红一生嗜演三国戏,直到晚年,仍常演不辍。有次演出《空城计》,上城楼时因腿脚不灵摔了下来,全场哗然。但老人遇难不惊,从容应对,即兴唱道:“人老年高血气衰,上不了城楼跌下来。二次再把城楼上,师傅们与咱打起来。”观众禁不住齐声喝彩,并传为佳话。
〈2〉说书红高文翰,倒嗓之后 ,继承秃儿红、老十二红等人的衣钵,专研三国戏史,独辟蹊径,像说书一样吐字清,明白交代,刻画人物,因祸得福,蜚声三晋,故名说书红。同时精心培育戏剧人才,如程玉英、刘俊英、方月英、李素英、武巧英、田秀英以及花艳君、乔玉仙和女儿高爱卿等演员,还有鼓师申天福、琴师刘柱等,皆为晋剧界名流。
〈3〉京人朱世昌,来山西专演三国戏,四功五法俱佳,尤以唱做见长。他演的《大报仇》、《战北原》、《取成都》、《空城计》等须生戏,十分讲究。当时的名角班主一千红非常欣赏,曾多次亲自登门拜访,并以四个元宝的高薪聘请,终因苏兴财主恩深谊厚而未就。
〈4〉盖天红王步云,长于清徐王答村,天生一副清脆高亢童声歌喉,表演真切,梆板工稳,声情并茂,神彩动人。其看家戏《大报仇》、《取成都》、《五丈原》等,名盖晋、京、津、张,故名。他的唱腔别具新味,饰《哭灵堂》中刘备,一段唱词长达258句,一气呵成,观众全无重腻拖沓之嫌,而多悲痛欲泣之感。当年上海百代公司特邀前往灌制唱片。不仅名盖一时,后来者诸如丁果仙、马秋仙等也受益匪浅。
〈5〉晋剧坤角须生泰斗丁果仙是山西梆子第一个女须生。她在说书红、十三红、盖天红、十四红等前辈名流的基础上,博采众长,独树一帜,自成丁派。其特点唱腔因情而异,表演细腻逼真,切近人物,出神入化,不露丝毫柔弱妇女的迹象。不仅倾倒三晋和京津观众,且赢得京剧大师梅兰芳、马连良、翁偶虹等的一致赞赏。上海百代公司为之灌制的唱片《空城计》、《捉放曹》等精湛唱段,流传至今;“正在城楼观山景……”已成为三晋戏迷的口头禅。她口传身授培植的高徒刘宝俊、巩继仙、马玉楼、刘汉银、武忠、闫惠贞等演员,颇孚众望,且代代相传。
〈6〉十七生董光明,十二岁学艺,十七岁成名,后因苦练武功时一眼致瞎,故人称瞎十七。他功底扎实,靴子功、毯子功、翎子功、椅子功无所不精。做派大方,身段考究。他演的《黄鹤楼》、《凤仪亭》、《射戟》、《长坂坡》等中的生角人物,性格鲜明,绝无千人一面之厌。尤其以饰周瑜著称,故有活周瑜的赠赏。弟子孙福娥,深得真传,人称周瑜生,名闻遐迩。
〈7〉三儿生孟珍卿,坐科于清徐县东罗村小梨园,饰《黄鹤楼》中周瑜,当听到“刘备过江,只带赵云一人”时,口叼双翎,撩袍端带,睥睨冷笑。之后从牙缝中挤出:“笼中鸟,网中鱼,谅尔插翅难逃”。变异的相貌与语音,令人不寒而栗。晋京演出,博得梅兰芳的好评,誉为晋剧小生泰斗。其高徒小三儿郑雅楼继承绝技,不负真传。
〈8〉截江生许茂泉,师承三儿生,嗓音稍逊,擅长做念。他演《截江》中的赵云,当从孙尚香怀中夺过太子阿斗时,重重的一脚,踏船欲沉,让观众惊心不已。而大段的念白做派,边念边做,足以展现常胜将军的盖世无双,忠贞不二。
此外,以演《截江》著称的还有虎儿生、刘小狗,以及晋南的筱月来等,戏路相异,各有千秋,把一个颇为单调的戏演得有声有色,百看不厌。
〈9〉七斤生演的《反西凉》,更是技高一筹。当马超端坐在两张卯桌搭成的高台之上,惊闻父亲马腾为董卓所杀时,一惊一愤,一痛一恨,竟然连人带椅腾空翻下。人椅无损,干净利落,观众惊讶之余由衷感佩。应邀赴京演出,戏剧界大饱眼福,赞不绝口。
〈10〉十一生郭凤英,深得晚年三儿生的器重提携,一招一式亲授《凤仪亭》、《黄鹤楼》、《截江》等戏,临终前还将自己一生酷爱的纱帽和帔等戏装赠予她,寄以厚望。她演《黄鹤楼》的周瑜,不同于别的演员一味的凶声恶色,气极败坏,而是有分寸地将其嫉妒狭隘心理体现在与刘备、赵云的唇枪舌剑之中。她演《小宴》,以翎子功与得意忘形的心情默契配合,把吕布的轻佻狂傲刻画的入木三分。她所继承而发展的这一精湛技巧,已为其媳得意门生郭彩萍,以及年青的后起之秀张智、李和平等苦练到手,成为众口皆碑的代表作,且在全国戏剧界盛称一绝。
〈11〉狮子黑乔国瑞,扮演《捉放曹》、《白逼宫》中的曹操,《凤仪亭》中的董卓,以及《回荆州》、《甘露寺》中的乔玄,人物不同,性格迥异,一个个都血肉丰满,惟妙惟肖。
〈12〉清徐剧团老艺人吃瓜黑王愣福,由京二黑学来,在《葭萌关》、《芦花荡》中扮演黄忠、张飞,特别是在演《芦花荡》中张飞,虽身貌不扬,精气神却十足。手持丈八蛇矛向台角的周瑜狠狠一刺,竟把台下观众吓得向后直退。即使数九隆冬,也是赤身光臂,汗流浃背。一个活脱脱粗中有细、雄姿憨态的猛张飞,着实让观众可喜可亲,可爱可笑。
〈13〉天贵旦名王天贵,生于清徐南里旺村,由老八斤学来的拿手戏《祭江》、一句一个苦相思,字正腔圆,顺情入理。原本骄纵恣肆的帝王娇女,却改造成了温柔贤惠、忠贞不渝的烈女节妇,哀痛欲绝之情,令观众不得不由衷共鸣。
〈14〉大小夜壶丑、大小艾成丑、福义丑等三花脸,扮演《蒋干盗书》、《张松献图》,不轻不滑,不馁不顽,语自心发,戏由情出,以口齿伶俐技艺娴熟展示人物,恰到好处。前者书呆子气十足,令人可笑而不可厌;后者分明吃里帮外,却被正名为弃暗投明,择主而事。没有深厚的学养和精到的演技是断难做到的。
〈15〉由十七生、三儿生、十三红三人同台演出的《黄鹤楼》,在口内外、府十县、汾八县东西四处,被誉为三绝。周瑜强讨荆州,刘备无言以对,赵云插话挡驾:“你要荆州,只管向俺赵云要来,休再难为我家主公!”双方跃跃欲试,剑拔弩张。周瑜气极,叼翎掀桌,浑身颤动;赵云摩拳擦掌,不甘示弱 ;刘备左右难堪,两面相劝,点头作揖 ,委曲求全,弹动头上王冠忽上忽下……不同的特技,不同的表情,托现出不同的心理,机关隐现,一触即发!观众吼声四起,如醉如狂。有次在太谷东寺院演出,应观众和当地掌事人的强烈要求,一夜竟然连演四次。
各班各行名角,苦心琢磨,不断完善,把三国戏演活的事例举不胜举。
       3、 关公戏演出有讲究。山西是关羽的故乡,在人们心中已成神圣,尊为关圣帝君。所以在山西尤其是晋南,只能演美化关公的戏。如《挂印、挑袍》、《古城训弟》、《单刀会》、《华容道》、《水淹七军》等。在诛文丑、斩颜良、封金挂印、保定二皇嫂、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古城会饮痛训弟、华容道义释曹瞒等一系列的舞台立体画面中,把关公的忠义英勇、威严肃穆勾勒得淋漓尽致,无以复加。
在关公戏开演之前,还必须净台清场、焚香燃表祭台。关公扮相非凡:红脸、长髯、绿袍。背身上场,亮相时仍微闭双目,一旦睁开,必有人头落地之险。关公戏从化妆到做派自成体系,行当也不同一般,故名曰“红净”(或红生)。
《走麦城》在晋南被列为禁戏,就是张辽劝服关公降汉不降曹的《屯土山》也不准演出,因为乡亲们不忍目睹圣人的悲剧。五十年代初东北某京剧团曾在太原山西大剧院演出《关羽之死》,尽管剧目角色、音乐舞美、服饰道具都很考究,演员阵容齐整,技艺娴熟,剧本主题思想也颇富启迪意义,然而就是上座率不高,不得不匆匆收场。
       4、 三国戏花脸虽多戏也多。办剧团的都有个经验之谈:“要吃饭,一窝旦;要砸锅,花脸多。”好像要追求剧场效果非用旦角演粉戏不可。然而,在三国戏里从帝王将相到屑小人物,花脸占相当比重。董卓、孙策、曹操、孙权、张飞、魏延、马谡、姜维、司马懿、夏侯渊、陈武、潘璋、典韦、庞德……都是花脸,关公算半个花脸,乔玄有时也由花脸扮演。由花脸主演的戏《凤仪亭》、《捉放曹》、《鞭督邮》、《闯辕门》、《芦花荡》、《葫芦峪》等等,个个引人入胜,绝无枯燥之嫌。
《水淹七军》纯属一出光棍戏。“观书”一场,关羽在周仓的配合下,边念边舞,从冥思苦想到豁然开朗,整个舞台画面,威严而不呆滞,细腻而不繁琐,极具雕塑艺术的凝重感。武打重头戏的“水战”,关羽携周仓夜探敌营,乘襄江水涨之际,放水淹没曹营,生擒于禁、庞德。于欣赏精到演技的同时,清楚地看到了庞德忠于职守、宁死不屈的英武形象和于禁嫉贤妒能、贪生怕死的丑恶嘴脸。
《战巴州》三个花脸一台戏。演绎张飞巧使调包计,用与自己像貌相同的许大汉计赚刘璋大将严颜的故事。张飞一介武夫,却粗中有细;严颜铜肝铁胆,威武不屈;假张飞许大汉一个地道的傻大憨。仅摘数句,以供品赏——
许大汉:俺是牛犊儿干粮车后捎。
张 飞:此话怎讲?
许大汉:草包一个。
张  飞:真来的天照顾,想要啥人,就有啥人。
    (唱) 张翼德,笑微微,
营中出了假张飞。
           真张飞、假张飞,
今夜要捉拿严子威。
真假张飞杀得严颜六神无主,难以招架,张飞敦劝其归降——
张 飞: (唱) 阵前乘烈马,青巾压豹头。
吾家大哥福份厚,不久坐西蜀。
老将若肯降,不愁官封侯。
你如不归降,刀劈尔的项上头。
严 颜: (唱) 巴州严老将,威名镇四方。
宁作刀下鬼,岂肯把尔降。
张飞忆及刘备临阵嘱托:只可擒,不可杀。立即亲与松绑。又将捆绑严
颜的小校厉声呵斥下去——
张 飞:为了大哥的江山,我这个三王爷、三千岁不得不屈驾求人家。可说是严老将呀,严老将,你老儿像头牛,你三王爷我有宰牛的刀,说杀便杀——
[张飞挥刀恐吓,严颜伸颈,张飞无奈。
张  飞:说跪的时间哪,我就与你跪下了。
[张飞下跪,严颜不睬。
张  飞:好我的严老大——严大哥呀!你看小校人来人往,你让小弟这面子往哪搁呀!
[众小校同跪相求,严颜终于归顺。
之后,拿着严颜令箭,走一关,降一关,二军合一,挺进西川。且看两个花脸,一对冤家,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战,却在嘻笑戏耍中言归于好,化金戈为玉帛。三个花脸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喜剧表演,扎实令人拍手称快,回味无穷。
       再如《战宛城》,也是一本势均力敌的架子武打戏。其中却插入了曹操与张绣婶娘邹氏、曹操侄儿曹安民与邹氏丫环春香一见倾心,相互引逗的粉戏。末了又结局在典韦被诈丧命、曹操遭刺死里逃生,张绣近而狠刺伤风败俗的婶娘,邹氏百般乞饶而无效,最终被杀的残忍场面。时儿男欢女悦,喜笑怒骂,时儿你死我活,触目惊心,令观众情绪起伏跌宕、不能自己,如痴如醉。
除此而外,三国戏的编演者确也谂知旦角在戏曲舞台上的举足轻重,因而对于《三国演义》小说中的女性人物悉心启用。投江殒夫的刘备夫人、痛骂曹操的徐庶老母、训教孙权与周瑜居心不良、计陷爱女的吴老国太,以及教唆孙尚香向母撒娇的大乔和与夫争辩、劝其不可强讨荆州的小乔……这些难能可贵的点缀,着实增色不少,收到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艺术效果。
        5、 名人喜看三国戏。光绪十六年五月廾七日,上任伊始的山西巡抚张之洞,早闻三晋乃戏剧之乡,尤其擅演三国戏,专程赴榆次看戏。在县令雷振华陪同下,登上文昌阁看台,只见人头趱动,景象诱人。按例先演“跳加官”和《满床笏》。之后专点由拉面红、二八黑演的《战坡口》(即《天水关》),诸葛亮收姜维。文武带打,好戏频出。台下你拥我挤,叫“好”声彼伏此起,把个张大人看得眼花缭乱,情不自禁,当场赏钱三吊。
正是鉴于上述诸多因素,才使得三国戏曲脍炙人口,百看不厌,久演不衰。戏曲的高台教化,让一个个鲜活的三国人物在人们心目中占据重要位置,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加鲜活。
三、愈演愈烈的三国文化热潮
       由于《三国演义》小说本身的戏剧性和多主题、多科学价值,加之三国戏的推波助澜,三国文化在国内外不同领域愈来愈形成热潮。
      ⒈  帝王将相视作资政宝鉴。于古乏知又无它书可鉴的大清开国皇帝奴尔哈赤及皇太极父子皆喜读《三国》,并视作“天赐其宝,习之不倦”。在他们与明王朝、农民起义军争夺江山的战争中,频频利用美人计、攻心计、反间计、韬晦计等,每每得益。满人原本不知《孙子兵法》为何物,《三国演义》教会他们兵不厌诈的妙用。难怪满清王朝大兴文字狱,而《三国演义》却不仅风行朝野,甚而作为宗亲子弟、文武百僚的必修教材。
      ⒉  农民起义者当成玉帐秘本。罗贯中乃“有志成王者”,他熟读兵书,并在张士诚麾下谋事。频繁的战争给了他实践军事谋略的机会。所以他在小说中的长篇军事描写,绘声绘色,让人如临其境。应该说不是闭门杜撰、空穴来风,而是亲身阅历的写照和生发。因而对于有相同身份和际遇的农民起义者来说,定然倍感亲切。张献忠、李自成、洪秀全等领袖在行军作战中,都把《三国演义》当成解决问题的范本。毛泽东主席在其军事论著中,对“官渡、赤壁、彝陵”三大战役等也曾做过透彻的研究。他曾向彭德怀、贺龙等将领推荐《三国演义》从中汲取营养。
      ⒊  国内国际集团之间交往的实用参考书。《三国演义》利用文学形式,描绘魏、蜀、吴三个政治集团之间时和时战、暗斗明争的历史事件。故事看去纷纭复杂,变化莫测,但实际上都遵循一个由发生到发展直到完结的规律,十分符合掌握信息——分析决策——组织实施——力争成功的领导决策模式。故对决策者具有启迪借鉴甚或直接套用的科学价值。鉴此,国内国际大小集团热衷研究三国文化就十分自然了。国外某些著名军校甚至将此书作为课外必读。
      ⒋  企业管理市场营销的高级生意经。《三国演义》是罗贯中亲身经历的呕心沥血之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颇有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味道,既有高超的文学欣赏价值,又有丰富的辩证哲学思维。在商品经济激烈竟争的当今,将其引入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和市场营销,具有极其重要的启发和指导作用。
      ⒌  妇孺皆知的生活教科书。小说在群众中流行十分正常。不过,像《三国演义》这样广泛而深入者却不多。这种现象与其本身的多元化主题有关,戏曲的教化和绘画、雕塑、剪纸等民间艺术互为因果的广泛流传,也不容忽视,在此不多赘叙。这里想简略谈谈当前三晋大地三国热的发展趋势。
    《三国演义》与山西有着先天的渊源关系。太原市清徐县是罗贯中的故里。关羽是晋南解州人,郭淮是太原阳曲人(今山西太原阳曲),王允是晋中祁县人。貂禅是忻州木耳人,张辽是晋北朔州人,张杨是山西云中人(今原平西南)王昶、王沈是太原晋阳人(今太原市),裴秀是河东闻喜人(今山西闻喜)董寻是河东人(今山西夏县境内)贾逵、贾允是河东襄陵人(今山西襄汾)郝昭是太原人(今山西太原),……当前商品经济市场竟争激烈,文化搭台,经贸唱戏,以人文促旅游,推动内需,繁荣经济已成为惯用的有效举措。各地发掘文化遗产、人文资源,借鉴古人吸引今人,皆不遗余力。相比之下,解州关公和清徐贯中文化热方兴未艾,不同凡响。九十年代以来,运城成立关公文化研究会,在研讨古今文化的同时带动了经济的发展。1991年清徐县在太原市及县委、县政府的关怀下,成立罗贯中研究会,时间虽短,成果不菲。首先是孟繁仁、郭维中等合写的《太原罗氏家谱与罗贯中》,以大量而确凿的史实印证了罗本贯中为清徐人。于此基础上,由文学研究引伸到民间艺术和经济领域。三国城罗贯中纪念馆、贯中艺术剧团、《三国演义》剪纸艺术、《三国演义》为主题诗词歌咏,特别是葡萄文化和醋文化,都与《三国演义》和罗贯中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且势头越来越大。二十世纪末九十年代中,太原市实验晋剧院著名小生演员郭彩萍率队携带以《小宴》为主的晋剧中路梆子戏曲折子戏,东渡日本琦玉县友好访问演出,尽管剧本并未译成日语,但日本观众通过演员表演,心领神会,看的如醉如痴。原定演出四场,结果一再加场,共演出八场尚难满足要求,竟让观众与演员挥泪而别。
        一部纯文学的历史小说《三国演义》,能够渗透到各个领域,并产生愈来愈大的社会效果,原因是多方面的。然而,三国戏曲通俗而形象生动的宣传教化,是一个不可忽缺的重要因素。
 
注:参考资料有——
《三国志》及《三国演义》;
《山西地方戏曲汇编》;
《中国梆子戏剧目大辞典》;
《三国演义研究论文集》;
《三国演义与中国文化》;
《三国演义与罗贯中》;
陶君起著《晋剧剧目初探》;
刘巨才著《晋剧百年史话》;
杨秋实著《剧中人》。
 
 
 
                                                                                      二00二年八月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