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文化

罗贯中与对联文化

时间:2012-9-1 20:12:34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醋都网   浏览:1153   评论:0
内容摘要:文: 王茂华         罗贯中,名本,字贯中,号湖海散人。        1931年,郑振锋、赵万里、马廉三人在宁波天一阁偶得《录鬼簿...

文: 王茂华

 

罗贯中与对联文化

        罗贯中,名本,字贯中,号湖海散人。
        1931年,郑振锋、赵万里、马廉三人在宁波天一阁偶得《录鬼簿》二卷及元末明初贾仲明的《录鬼簿续编》,其中《续编》中罗贯中小传明确记载:“罗贯中,太原人,号湖海散人……”这一记载是今天所能见到的最早、最可靠的古代文献记载。鲁迅先生对于这一记载给予高度评价,他在其《小说旧闻钞》再版序言中写道:“自续录鬼簿出,则罗贯中之迷,为昔所聚讼者,遂亦冰解……”。罗贯中为山西太原人,从此成为学术界公认的定论。
        罗贯中是山西太原人,太原何地呢?山西省社科院孟繁仁与郭维忠经过多年的走访、挖掘、考证,从《罗世家谱》中找到了答案,即罗贯中不仅是太原人,而且是太原清徐人。这一依据令学术界耳目一新,引起较大反响,同时,也得到了海内外专家、学者的认同。
        2011年秋天,第二十一届全国《三国演义》学术研讨会在贯中故里——清徐县召开。会议期间不仅印发了《罗贯中与山西》、《第二十一届全国〈三国演义〉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而且出版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刘世德会长主编的《罗贯中全集》(以下简称《全集》。《全集》收录了罗贯中现存的杂剧《赵太祖龙虎风云会》、小说《三国演义》、与施耐庵合撰的《水浒传》以及《隋唐两朝志传》、《残唐五代史演义》、《三遂平妖传》等。纵观《全集》,言罗贯中是元末明初的伟大作家、著名的小说家、戏曲家、文坛巨擎、中国长篇章回体小说的开山鼻祖一点也不为过。而且罗贯中先生对楹联文化很有研究,也很有造诣,完全可以说他也是一个伟大的楹联学家。

 

形式多:比比联联彰显巨擎神笔

 

       《罗贯中全集》中,对联俯首可得,特别是《三国演义》、《水浒传》中更比比皆是。数量之多尚且不论,就质量而言,有些确实可以称其为精品之作。《全集》中对联出现的种类颇多,有三字联、四字联、五字联、七字联……最多有34字,还有叠语联、重字联等。
回目联
      《三国演义》120回,《水浒传》100回,《三遂平妖传》20回,每回节目基本以对联形式出现,具有高度概括性,起到了提纲挈领的作用,使读者有先知之感。比方《三国演义》第64回“孔明定计捉张任 ;杨阜借兵破马超”,第89回“武乡侯四番用计;南蛮王五次遭擒”,第103回“上方谷司马受困;五丈原诸葛禳星”,第107回“魏主政归司马氏;姜维兵败牛头山”,第118回“哭祖庙一王死孝;入西川二士争功”,又比方《水浒传》第1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第4回“赵元外重修文殊院;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第9回“柴进门抬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第68回“宋公明夜打兽头市;卢俊义活捉史文恭”,第100回“宋公明神聚蓼儿洼;徽宗帝梦游梁山泊”等等。
回尾联
       《三国演义》、《水浒传》、《三遂平妖传》三部章回小说中每回的末尾多是以对联作结,用简练的言词,既总结了上回,又引出了下回,给人以完整的感觉,并引发了非读下回不可的兴趣。比方《三国演义》第17回结尾联是“强中自有强中手;用诈还逢识诈人”,第27回“六将阻关徒受死;一军拦路复争锋”,第100回“棋逢敌手难相胜;将遇良才不敢骄”。又比方《水浒传》中第19回“替天行道人将至;仗义疏财汉便来”,第99回“凛凛清风生庙宇;堂堂遗像在凌烟”,第110回“大军飞渡乌龙阵;战舰平吞白雁滩”。再比方《三遂平妖传》第1回尾“福无双至从来有,祸不单行自古闻”,第12回“身如五鼓衔山月;命似三更油尽灯”等等。
回中联
       回中联是指章回小说正文中的对联。或对话,或叙事,都点缀以联。
       一是文中联。如《三国演义》第77回“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不忘赤帝;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这是一副三个分句组成的长联,而且是叠语对,上联用了四个“赤”,下联用了四个“青”。短短三十四个字,将关云长从外表到内心,从座骑到兵器,从驰骋彊场到夜读史书的戎马一生表现得淋漓尽致。关公大义参天、精忠报国、坐怀不乱的可歌可泣的风范呈现在读者面前。再如《三国演义》第56回“准备窝弓以擒猛虎;安排香饵以钓鳖鱼”。这是比喻修辞的八字联。是周瑜定下了虚名取川、实取荆州“假途灭虢”之计时,孔明回答刘备问计时口占的一副对联。孔明用计“擒猛虎”、“钓鳖鱼”,致周瑜在“既生瑜,何生亮”的叫声中惨死。充分表现了诸葛亮作为智慧化身的艺术形象。还有《残唐五代史演义传》第20回,“地上插旗惟伏兔;营中打鼓是悬羊”等都起到了承前启后、画龙点睛的作用。
       二是诗中联。诗中联主要指《全集》中七律或五律中的对联。如《水浒传》第23回,即武松打虎一回开篇七律中写道:“武松雄猛千夫惧;柴进风流四海扬”,武松打死老虎后又有诗中联赞曰:“臂腕落时坠飞炮;爪牙爬处成泥坑”。两副对联将武松胆大力大、雄猛无比的性格活灵活现于读者面前。联明写老虎劲大爪利,将地挖成泥坑,实衬武松力气过人,上下比形对意联,切到好处。《三国演义》第9回史官赞扬王允的五律中,有“心怀国家恨,眉锁庙堂忧”、“英气连霄汉;忠诚贯斗牛”两联,歌颂了王允忠诚报国的品德。《隋唐志传通俗演义》第3回,“草木百年无雨露;车书万卷改山川”对得也是相当工整,相当合律。
       三是词中联。罗贯中先生的作品中,律诗、绝句、古风不少,然而有不少地方以词的形式出现,在这类词中对联也很多。比方《三遂平妖传》第1回词中有“冰轮碾破三千界;玉魄横吞万里秋”。第2回词中有“丙丁扫尽千千里;烈火能烧万万家”。该联不仅使用夸张的修辞方法,而且“千千”与“万万”重复,为叠语联。重字出现,令语意层层加深,所表达的主题也随之灵动。本回中还有“野外鹅毛乱舞;檐前铅粉齐堆”。《残唐五代史演义》第5回“黑漫漫征云笼凤阁;昏惨惨杀气绕龙楼”,第20回“战鼓冬冬,好似春雷震地;旌旗闪闪,犹如晓雾漫空”。《水浒传》第25回潘金莲毒死武大郎后词中有“油煎肺腑;火燎肝肠”,“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等等,都是词中出现的对联。

 

罗贯中与对联文化

 

内容广:方方面面绽开国粹楹花

     《全集》中按对联表述的内容可归纳为以下七种:
       (一)论人评德。《三国演义》第37回州平说孔明“斡旋天地;补缀乾坤”。第9回吕布骂董卓“上欺天子;下虐圣灵”。第21回刘备称刘表“名称八俊;威镇九州”。曹操称大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第36回徐母称刘备“屈身下士;恭己待人”。第58回写西凉兵“人人勇健,个个英雄”。《水浒传》第23回写武松、柴进“武松雄猛千夫惧;柴进风流四海扬”。运用对联论人评德,使读者对书中人物一目了然。
       (二)叙事述情。《三国演义》第31回袁绍说“兵临城下;将至壕边”。第13回左右?说“枪刀映日;金鼓震天”。第28回土人说张飞“招军买马;积草屯粮”。第116回钟会说“逢山开路;遇水叠桥”。第42回曹操说“放鱼入海;纵虎归山”。《水浒传》第6回“壮士翻身,恨不得平吞了宇宙;道人纵步,只待要撼动了乾坤”。第35回宋江、花荣看到吕方、郭盛对打时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用对联叙事既简练,又有力。
       (三)言志抒怀。《三国演义》第2回王允说“重扶社稷;再立江山”。第37回崔平说“斡旋天地;补缀乾坤”。第101回诸葛亮说“扫清奸党;恢复中原”。第11回“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诗言志,联亦言志。短短几个字的对联,就反映了各种人物的抱负、志向、决心,令读者紧扣主题,全面了解。
      (四)明理清心。《三国演义》第60回刘备说“青山不老;绿水长存”。第70回郭淮说“三军易得;一将难求”。第95回司马懿说“归师勿掩;穷寇莫追”。《水浒传》第2回王进看到一大庄园感叹道:“家有余粮鸡犬饱;户多书籍子孙贤”。这些对联都充满了辩证哲理,使读者无不识道认理,清心明目。
       (五)绘声外貌。《三国演义》第1回写到刘备“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写关羽“丹凤眼;卧蚕眉”。写张飞“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第53回写魏延“面如重枣;目若朗星”。第57回写庞统“浓眉掀鼻;黑面短髯”。《水浒传》第3回写鲁提辖“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身长八尺;腰阔十围”。外貌可以反映内心世界,通过对联对人物外貌的描写,各种人物的性格、特点更加跃然纸上。
      (六)素描动作。《三国演义》第5回描述张飞“圆睁环眼;倒竖虎须”。第42回描述曹军“人如潮涌;马似山崩”。第87回写蜀军“饥餐渴饮;夜住晓行”。第91回描述蜀兵“鞭敲金镫响;人唱凯歌还”。《水浒传》第3回写村归情景“溪边渔父归村去;野外樵夫负重回”。第4回写鲁提辖酒后之态“踉踉跄跄上山来,似当风之鹤;摇摇摆摆回寺去,如出水之龟”。用对联形式描写人物动作,读来上口,易记易颂,使读者印象深刻。
       (七)写景寄情。《三国演义》第27回“当头片片梨花落;扑面纷纷柳絮狂”。第37回“朔风凛凛;瑞雪霏霏”。用比喻和直白的手法写出了雪花飘景。第1回“遥山叠翠;远水澄清”、“千峰竞秀;万壑争流”。写出了山水壮景。《水浒传》第3回“崎岖山岭;寂寞孤村”、“落日趱行闻犬吠;严霜早促听鸡鸣”。写出了偏辟山村的夜景。运用对联写景,言简意赅,渲染了气氛,突出了主题。
       罗贯中先生《全集》对联中,佳作、精品不乏其例,然而有些对联却值得商榷,平仄对立方面的问题尤多。比方《三国演义》第92回目联“赵子龙立斩五将;诸葛亮智取三城”,“斩”与“取”皆为仄声。再比方《三国演义》第90回尾联“驱巨兽六破蛮兵;烧藤甲七擒孟获”,《水浒传》第60回尾联“公孙胜芒砀山降魔;晁天王曾头市中箭”,《三遂平妖传》第9回尾联“开天辟地不曾闻;从古至今希罕见”。以上三联尾字均是上平下仄了。为什么会出现上述问题呢?笔者认为一是当时的标准也许就是如此,或者平仄均可;二是罗贯中先生重点考虑了小说,而忽略了对联的要求,或者打心就没有以对联的形式出现。此为本人猜测而已。
       罗贯中先生的传世之作《三国演义》等及其中的对联,突出表现了罗贯中先生的博大精深之才,经天纬地之气;表现了他精通军事学、心理学、智谋学、公关学、人才学、文学的全才之能;表现了他超人的智谋、广博的知识、丰富的实践、执着的追求之精神。同时,罗贯中先生主张国家统一、热爱中华民族、弘扬民族传统美德、依恋家乡故土、痛恨奸诈邪恶的伟大抱负和高尚品德也跃然纸上。
        对联,也叫对子、楹联,是中国特有的文学体裁,是国粹,是国宝。它问世于先秦,繁荣于明清,成熟与当今。中国楹联学会组织全国乃至全球华人楹联爱好者,就对联学概论、对联发展史、对联修辞学、对联格律学等诸多方面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并集中联界专家将千年来散见于各种典籍中有关联律的论述,进行梳理、规范,在此基础上出台了《联律通则》,这是一件具有建设性、历史性意义的大事。《联律通则》得到了全国楹联界的广泛认同,一致认为《联律通则》是写联、品联、评联、赏联的重要标准和依据。《联律通则》提出了六条基本规则,即:“字句对等、词性对品、结构对应、节律对拍、平仄对立、形对意联”,完全具备上述六条方为真正意义上的对联。然而,对联的发展同其他事物一样,有其过程、有其阶段,它是逐步发展、逐步完善的。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定义,不同的要求。据说,有一度时期人们将独立意义的对偶句作为对联的标准;有一度时期则认为下联尾字用仄声,上联尾字用平声也可以,等等。用今天的《联律通则》去衡量鉴别古人的对联似乎有点苛求,而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看待不同时期的对联似乎更合情合理一些。然而,罗贯中的不少对联是经得起考验的。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