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文化

从《三国演义》看罗贯中的贡献

时间:2017-9-8 6:46:29   作者:张见素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安徒生这个名字,家喻户晓。自从他30岁开始写童话,他就开始陪着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从小到大,一代又一代,从过去到未来。据说到了丹麦,你不知道他们的国王,这没关系;但是如果你不知道安徒生,恐怕你要挨打了。这是安徒生一个人对于这个世界的贡献,当然也是小小的丹麦奉献给世界的用...

 

从《三国演义》看罗贯中的贡献

  
  安徒生这个名字,家喻户晓。自从他30岁开始写童话,他就开始陪着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从小到大,一代又一代,从过去到未来。据说到了丹麦,你不知道他们的国王,这没关系;但是如果你不知道安徒生,恐怕你要挨打了。这是安徒生一个人对于这个世界的贡献,当然也是小小的丹麦奉献给世界的用之不竭的财富。
  安徒生的定位,是一个童话作家。童话而已,我想许多成人,在听着《卖火柴的小女孩》《丑小鸭》《皇帝的新装》长大以后,早就把它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跟那些幼儿时期用过的小衣服、小鞋子、小帽子一样。然而如果你认识了这个社会,且这个社会回报了你一定的智识之后,回头再去看安徒生的童话,你会发现,他用最浅易的形式,表达了最深沉的人性:孩子的纯真无邪,草民的崇高,富人的残暴,统治者愚昧昏庸的丑态,朝臣阿谀奉迎的恶行……人性中无法克服的弱点,自私、虚荣、骄傲、贪婪、邪恶、嫉妒以及人性的复杂,都被他轻描淡写地娓娓地讲给了孩子们了。也就是说,世界上大多数的儿童,在他还未晓人事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接受非常深刻的关于真善美和假恶丑的启蒙了。这里的美和丑、善和恶纯粹、分明,不与历史纠缠,不受时空限制。所以安徒生是世界文豪。

 

从《三国演义》看罗贯中的贡献


  《三国演义》《水浒传》《隋唐两朝志传》等作品虽然根植于历史,但它表现的形式和最终传达的思想,都类如安徒生的童话。不说在政治、军事等方面所产生的影响,虽然罗贯中封建色彩浓厚,受正统影响严重,价值观有点混乱,但他在人文方面的贡献,可与安徒生媲美。
  罗贯中在文学上的突出贡献,是开创了长篇章回体小说。这种体裁,我们今天看来不以为奇,但在罗贯中之前是没有的。走现成的路,当然好;难的是从无到有。长篇创作已经不易,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形式,需要的就不仅是文学方面的天赋,还要有勇气,敢于挑战自己,并敢于挑战传统。他的如椽巨笔和奇思妙想,将明清小说推送到巅峰地位,前无古人,至今尚无来者。
  具体到作品,首先是宏观把控结构的能力非常突出。汉末到西晋统一,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一个时期,从朝到野,多种矛盾纠集,人事复杂,头绪繁多,一般人看一次两次都不容易弄得分明。但罗贯中把它们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每条线的走向顺顺当当,多条线交织,没有打结的时候,没有断线的时候,不容易发现破绽或漏洞。这一点,宏观把握作品的结构就能感受得到。
  其次,作品的语言,“文不甚深,言不甚俗”,这种半文言半白话的特点,在当时或许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从今天看,对赢得后世广泛的读者,却意义非凡。而语言的运用上,在小说体裁中已经非常精致:叙事张弛有致;场景言简意赅;人物刻画,三言两语,人就个性鲜明地站在读者面前。
  操欲立后嗣,踌躇不定,乃问贾诩曰:“孤欲立后嗣,当立谁?”贾诩不答,操问其故,诩曰:“正有所思,故不能即答耳。”操曰:“何所思?”诩对曰:“思袁本初、刘景升父子也。”操大笑,遂立长子曹丕为王世子。(《三国演义》第六十八回)
  宁字兴霸,巴郡临江人也;颇通书史,有气力,好游侠;尝招合亡命,纵横于江湖之中;腰悬铜铃,人听铃声,尽皆避之。又尝以西川锦作帆幔,时人皆称为锦帆贼。(《三国演义》第三十八回)
  却说甘宁正在船中养病,听知蜀兵大至,火急上马,正遇一彪蛮兵,人皆被发跣足,皆使弓弩长枪,搪牌刀斧;为首乃是番王沙摩柯,生得面如噀血,碧眼突出,使一个铁蒺藜骨朵,腰带两张弓,威风抖擞。甘宁见其势大,不敢交锋,拨马而走;被沙摩柯一箭射中头颅。宁带箭而走,到于富池口,坐于大树之下而死。树上群鸦数百,围绕其尸。(《三国演义》第八十三回)
  贾诩之精明,甘宁少时之可爱、死时之悲怆,如在眼前。
  作品中的诗文,虽然多称“后人有诗曰”,实际上绝大部分为罗贯中本人所作。如果与唐宋作品相比,当然很粗糙,但作为小说家语,就算得非常凝练了。其中的诗,除去回末的过渡,有不同的作用,主要有:对人、事进行评价;描绘场景;对情节进行概括。
  对人事的评价,简明扼要,一针见血。刘、关、张救了董卓,董卓得知他们不曾任职,态度变得异常傲慢。诗曰:
  人情势利古犹今,谁识英雄是白身?(《三国演义》第一回)
  评辕门射戟:
  温侯神射世间稀,曾向辕门独解危。落日果然欺后羿,号猿直欲胜由基。虎筋弦响弓开处,雕羽翅飞箭到时。豹子尾摇穿画戟,雄兵十万脱征衣。(《三国演义》第十六回)
  评赤壁之战:
  弱势只因多算胜,兵强却为寡谋亡。(《三国演义》第三十回)
  均是一语揭示本质。
  三国人物,数以千计,各有性格,各有千秋。在叙述铺排之外,作品往往在恰当的地方,用律绝或古风的形式给予总评。如写郭嘉:
  天生郭奉孝,豪杰冠群英:腹内藏经史,胸中隐甲兵;运谋如范蠡,决策似陈平。可惜身先丧,中原梁栋倾。(《三国演义》第三十三回)
  写周瑜:
  赤壁遗雄烈,青年有俊声。弦歌知雅意,杯酒谢良朋,曾谒三千斛,常驱十万兵。巴丘终命处,凭吊欲伤情。”(《三国演义》第五十七回)
  写杨修:
  聪明杨德祖,世代继簪缨。笔下龙蛇走,胸中锦绣成。开谈惊四座,捷对冠群英。身死因才误,非关欲退兵。(《三国演义》第七十二回)
  《邺中歌》中写曹操:
  功首罪魁非两人,遗臭流芳本一身;文章有神霸有气,岂能苟尔化为群?(《三国演义》第七十八回)
  写孙权:
  紫髯碧眼号英雄,能使臣僚肯尽忠。二十四年兴大业,龙盘虎踞在江东。(《三国演义》第一百八回)
  寥寥数语,既有生平,又有性格,还有遭遇,都极富有表现力。其中有的人物评价还颇有诗意。如洛城守将张任誓死不降,诗曰:
  烈士岂甘从二主,张君忠勇死犹生。高明正似天边月,夜夜流光照雒城。(《三国演义》第六十四回)
  当然最有诗意的还是场景描写:
  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三国演义》第三十七回)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火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三国演义》第三十七回)
  一天风雪访贤良,不遇空回意感伤。冻合溪桥山石滑,寒侵鞍马路途长。当头片片梨花落,扑面纷纷柳絮狂。回首停鞭遥望处,烂银堆满卧龙冈。”(《三国演义》第三十七回)
  是环境,同时还有人物在。景,是富于哲理之景;人,是潇洒出尘之人。
  还有的诗,透露了作者本人强烈的感情倾向。
  曹操一家为张闿所杀后,诗曰:
  曹操奸雄世所夸,曾将吕氏杀全家。如今阖户逢人杀,天理循环报不差。”(《三国演义》第十回)
  曹操攻打小沛,张飞献计带兵去劫寨。不想路上狂风吹折了曹军牙旗。荀彧、毛玠都说主有人劫寨。诗曰:
  吁嗟帝胄势孤穷,全仗分兵劫寨功。争奈牙旗折有兆,老天何故纵奸雄?(《三国演义》第二十四回)
  汉献帝禅位时:
  两汉经营事颇难,一朝失却旧江山。黄初欲学唐虞事,司马将来作样看。(《三国演义》第八十回)
  司马师处死张皇后后,诗曰:
  当年伏后出宫门,跌足哀号别至尊。司马今朝依此例,天教还报在儿孙。(《三国演义》第一百九回)
  废曹芳后,诗曰:
  昔日曹瞒相汉时,欺他寡妇与孤儿。谁知四十余年后,寡妇孤儿亦被欺。(《三国演义》第一百九回)
  其痛恨曹操的心理非常显著。
  最后这首古风是总结全作的:
  高祖提剑入咸阳,炎炎红日升扶桑;光武龙兴成大统,金乌飞上天中央;哀哉献帝绍海宇,红轮西坠咸池傍!何进无谋中贵乱,凉州董卓居朝堂;王允定计诛逆党,李傕郭汜兴刀枪;四方盗贼如蚁聚,六合奸雄皆鹰扬;孙坚孙策起江左,袁绍袁术兴河梁;刘焉父子据巴蜀,刘表军旅屯荆襄;张燕张鲁霸南郑,马腾韩遂守西凉;陶谦张绣公孙瓒,各逞雄才占一方。曹操专权居相府,牢笼英俊用文武;威挟天子令诸侯,总领貌貅镇中土。楼桑玄德本皇孙,义结关张愿扶主;东西奔走恨无家,将寡兵微作羁旅;南阳三顾情何深,卧龙一见分寰宇;先取荆州后取川,霸业图王在天府;呜呼三载逝升遐,白帝托孤堪痛楚!孔明六出祁山前,愿以只手将天补;何期历数到此终,长星半夜落山坞!姜维独凭气力高,九伐中原空劬劳;钟会邓艾分兵进,汉室江山尽属曹。丕睿芳髦才及奂,司马又将天下交;受禅台前云雾起,石头城下无波涛;陈留归命与安乐,王侯公爵从根苗。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三国演义》第一百二十回)

 

从《三国演义》看罗贯中的贡献


  仅三百多字,就浓缩了大汉、三国近五百年的历史。
  从文的角度来看,作品文辞雄辩,无论说理还是描写,汪洋恣肆,开合自如。如卢植谏阻董卓废少帝;诸葛亮舌战群儒、骂死王朗;秦宓难张温。又如赤壁之战前的《大雾垂江赋》,描绘长江的气势和弥天大雾的壮观,既为战争的铺垫,同时寄托了作者对战争的态度及对最终结局的预言。气势宏大,押韵工整,可为赋作典范。
  从《三国演义》的语言看,罗贯中的语言造诣不是一般的好,他能娴熟驾驭各种表达方式,需要铺排的时候,细致入微;需要概括的时候,简洁凝练;叙得生动,摹得细腻,议得精当。这几个方面,他以后的在中国文学史上占一席之地的古典小说都得到了真传。
  除了作为小说它本身的成就,《三国演义》还影响了诸多领域。
  过去,《三国演义》对我国戏剧的影响非常大。据统计,依据《三国演义》故事情节编演的戏剧有128个。全书120回,84回编成戏,其中一回2个戏的16回,一回3个戏以上的9回。《三顾茅庐》《火烧新野》《诸葛拜师》《舌战群儒》《激权瑜》《斩颜良》《白马坡》《古城会》《当阳桥》《过巴州》(又名《收严颜》)《长板坡》(又名《单骑救主》《赵云保阿斗》)《甘露寺》《龙凤呈祥》《回荆州》《江东招亲》《定军山》(又名《取东川》)《葭萌关》《取成都》《彝陵战》《火烧连营寨》《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等等,都为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由小说到戏剧,拓展了内容,增加了受众,加深了印象,所以作品中的英雄,几百年来都活跃在中国的舞台上,成为妇孺皆知的人物。

 

从《三国演义》看罗贯中的贡献


  罗贯中在史学上的贡献是对三国、隋唐、宋代历史的普及。
  他多著历史故事,小说多以乱世为题材,除《水浒传》《三国演义》外,还有《隋唐两朝志传》《残唐五代史演义》等取材于历史的著作。这些作品,源自话本,完成后却克服了话本艺术的弊端,当时为说话艺人提供了一个好的、方便的说话底本。说话艺术式微后,这些作品作为中国小说发展史的首页,成为影响更加久远的艺术形式。对于大众而言,读史书的少,读小说的多。借助于罗贯中的小说,三国、隋唐、宋末这几个历史时期,为大家普遍熟知。
  比较而言,三国历史的史料少,但因为有《三国演义》,三国时代和三国人物,对华人社会产生了普遍而深远的影响,不仅在学术上,甚至渗透到日常生活中。比如人聪明,人称“赛诸葛”;做事两厢情愿,人称“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做事不利受损,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做事失败,叫“败走麦城”……从中到外,还没有哪一部著作具有如此具大的魅力。
  作为民间文化中最有影响、最具优秀传统的一部作品,《三国演义》最早被译成满语,努尔哈赤作战多有借鉴。它还在东南亚广泛传播,明清时代就传播到朝鲜、日本。现在,日本有专门的《三国志》研究会。这无疑都是受到了小说的影响。
  在游戏发达的今天,三国题材又成为最好的游戏资源。无论是三国杀、三国志还是真三国无双,都极为风靡。从接街机时代开始,三国系列游戏就进入国民的生活,休闲、动作、策略、经营、冒险、益智、棋牌……数不胜数。三国故事成为游戏的开发源,游戏又促进了人们对三国的了解,即使不读书,许多人通过游戏,对三国历史都相当熟悉。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比三国时期更为人所熟知,这都是罗贯中的贡献。
  如果罗贯中的贡献局限于文学和历史方面,那么他还难以与安徒生相提并论。古往今来,最终定位一个人的成就的是他在人类社会思想领域的作为和建树。在罗贯中的所有作品中,《三国演义》聚整世纪风云于笔端,收一百年历史于眼底,涉及成百上千的帝王、将相、谋臣、将帅,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数以百计的大小故事。这些感性材料中包含着许多人生哲理,为人们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历史的真相,战争的罪恶,人性的美丑,人情世故、进退得失……这些全都体现着他对人类、对社会的关照,最能代表他的哲学思想。
  在历史的坐标系里,人非常渺小,即便得意,也没有几时。哪怕你身处尊位,也不敢自视甚高;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唯我独尊,是件相当可怕的事。董太后、何进、何皇后这些人,爬得够高;然而世易时移,他们依旧不免横死的结果。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没有永恒,永恒的只有“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的道理。
  人在江湖,进退得失,往往相伴相随。袁绍昨日大胜公孙瓒,今日便败亡于官渡;曹操今日剿灭袁氏,明日便兵败赤壁;刘备北取西川,南失荆州;才定汉中,便遭彝陵惨败……天要取之,必先予之。倒是刘备仿佛看得开,他说:“得何足喜,失何足忧?”然而他依旧是言的巨人、行的矮子,依旧摆不脱一个“我执”。刘备不是一个人,而是任何一个人。
  利益永远是一块试金石,没有几个人经得起它的考验。人之相交,可以共苦,难以同甘;没有外忧,必生内患:这也是一条亘古未变的历史规律。打江山的时候,上下一心,君臣同仇;一旦稍安,就会兄弟阋墙或者祸起萧墙。袁谭、袁尚如此;刘琦、刘琮如此;曹氏兄弟也差一点未能免俗。曹操阵营内,荀彧、荀攸、崔琰之死;孙权家族中,子女儿孙之争……这都不是历史,而是现实。
  信任危机,自古而然。同一个阵营内,大家齐心协力让敌人束手无策的时候,敌人最有效的手段是反间计,虽然并不高明,但屡试不爽。李傕、郭汜如此,马超、韩遂如此;司马懿、诸葛亮、姜维,都有相同的遭遇。对于流言,人们乐得相信它有,这是人心阴暗的表现。
  小人得志,君子失意。小人智识能力不足,要想取得自身利益,就得使用手段:其一是摇唇鼓舌,极尽谄媚阿谀之能事;其二是在得宠的基础上拨弄是非,打击、陷害贤良。君子相反。因为他有才华有见识,所以不屑于讨好巴结、低眉顺眼,还常常想说实话。说实话,就要冒犯人了。所以一个人越正确,他可能越失意。这是社会难以公正的表现。

 

从《三国演义》看罗贯中的贡献


  治乱无常,兴亡有运,君子当知其不可为而不为。诸葛亮六出祁山,姜维九伐中原,蜀汉连年烽火,士卒疲惫,国力匮乏,人心厌战。他们不顾客观实际,自恃才高,逞强争胜,固执己见,逆天而行,以个人意志阻挡历史潮流。终不过强弩之末,铩羽喋血。
  富贵者易为善,贫贱者难为功。生在破屋烂席上的人和一落地周围就是王公贵族的人无法相比。魏延孤苦伶仃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邓艾为别人家放牛养活他母亲的时候,司马师、司马昭之类的孩子在干什么呢?他们根本没法兼容。魏延、邓艾忘我奋斗,为的是改变;诸葛亮、司马昭任用他们,纯粹是利用。所以前者在战场浴血奋战,后者在帷幄想着怎么除掉他们。在这个市侩的名利场上,他们卑微的出身是永远洗刷不掉的耻辱,而且他们越能干,这个耻辱带给他们的伤害就越深切。诸葛亮早就看魏延不顺眼;邓艾还带着自己的儿子,父子二人出生入死,设奇谋,蹈死地,入成都,降刘禅,建立不世奇功。他们只道出生卑微,不为耻辱;能屈能伸,方为丈夫。却不知道身后无主,纵然功成名就,又能何为?后人叹魏延:
  赤面疑为汉寿侯,才兼文武擅绸缪。
  两追先帝怜民苦,独战襄城释主愁。
  救死有功成反骨,奋身分道荐奇谋。
  忠勤不识人心恶,长叹阴风断白头。
  作品中叹邓艾:
  自幼能筹画,多谋善用兵。
  凝眸知地理,仰面识天文。
  马到山根断,兵来石径分。
  功成身被害,魂绕汉江云。(《三国演义》第一百十九回)
  “火中取栗”,在旁观者看来,是很让人伤感的一个故事,对于当事者来说,是他一生的悲剧。
  罗贯中在此,提供了鲜活的血的教训,这里所及,只是其中的一星半点。在说不尽的三国故事里,他也提供了有价值的成功经验。
  那些成大事者,必得有成大事的素质:文治武功;忍辱负重;冷静、胜不骄;坚韧、败不馁;担当;反省;低调谦逊;周旋协调;自信;胸襟、气度、眼光;果断等等。
  曹操、刘备、孙权、司马懿的成功,都是很好的范本。
  最近几年,人们以《三国演义》为宝库,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宝藏:经营学、人才学、韬略学、成功学……充满耐人寻味的启发。三国故事中的确蕴含着无穷的智能,可广泛应用于各行各业,并渗透在为人处世的方方面面。
  过去有很多国文老师主张学生熟读《三国演义》,来打好作文的基础。就是今天,这依旧不失为一个学写作文的好办法。反过来,如果你发现无论任何时候,无论什么话题,都可以拿三国来作文章,那么你就真正读懂了《三国演义》。
  文学的社会作用往往超越作者当时的创作意图。罗贯中实在是一个全能的艺术大师,或许他本人也没有想到,他的贡献不只是历史的,而是永恒的;不只是文学的,而是人生的。
  

 

 


上一篇:罗贯中文化在清徐的传承和应用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