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文化

从关羽、张飞、诸葛亮的忠义说开去

时间:2017-9-24 19:05:50   作者:张见素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众所周知,《三国演义》主观上是想突出关羽、张飞、诸葛亮的忠义,桃园结义、三英战吕布、单刀赴会、过五关斩六将、义释曹操、六出祁山、病逝五丈原……这些妇孺皆知的情节,可以说渲染是足够的。然而一方面因为作者本人思想的局限,另一方面也由于后世统治者对这些正面意义的需要,过分拔高了...

 

从关羽、张飞、诸葛亮的忠义说开去

  
  众所周知,《三国演义》主观上是想突出关羽、张飞、诸葛亮的忠义,桃园结义、三英战吕布、单刀赴会、过五关斩六将、义释曹操、六出祁山、病逝五丈原……这些妇孺皆知的情节,可以说渲染是足够的。然而一方面因为作者本人思想的局限,另一方面也由于后世统治者对这些正面意义的需要,过分拔高了他们的形象,因而造成了读者对这些人物形象、塑造方法的质疑。其实,忠义是毫无疑问的,如果说他们引起了我们对这一问题的深入思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忠义的内涵是有层次的,对一个人是否忠义的判断,要看站在哪个梯度。
  一
  《左传·僖公九年》记载:晋献公问荀息什么叫忠贞,荀息回答说:“国家的利益,知道了没有不做的,这是忠;送走过去的,奉事活着的,两方面都互不猜疑,这是贞。”
  《国语·晋语》记载:曲沃武公讨伐翼城,杀了晋哀侯,劝阻晋哀侯的大夫栾共子说:“假如你不为哀侯效忠而死,我将带你去进见天子,让他任命你当上卿,掌管晋国的政务。”栾共子拒绝说:“我听说过:‘人在世间生活靠的是父亲、师长和国君,要始终如一地事奉他们。’父亲给我生命,师长给我教诲,国君给我食禄。没有父亲就不会来到世间,没有国君的食禄就不会长大,没有师长的教诲就不会知道家族的历史,所以必须一心一意事奉他们。只要是他们的事,就应出死力去办。用死报答他们的养育,用力报答他们的惠赐,这是做人的道理。
  这是说,忠是一个人内心对国家或他人的感情和态度,其本质是知恩图报。既是知恩图报,前提是施予的恩。刘、关、张结义,是一见如故,这凝聚力的核心是汉室,所以关、张的忠义体现在对结义的执着上,却折射着对家国的态度;而诸葛亮是三顾茅庐才出山的,知遇本身就是一份深厚的恩惠。
  罗贯中《隋唐两朝志传》中写宇文化及杀隋炀帝:
  众扶帝见化及,化及叱曰:“此等昏君,留之无益!作急下手。”于是引帝还至寝殿,虔通、行达皆持刀侍立于侧。帝叹曰:“我有何罪,得至于此?”贼党马文举曰:“陛下违弃宗庙,巡游不息,外勤征讨,内极奢淫。使壮丁尽死矢刃之下,幼弱填于沟壑之内。四民丧业,盗贼蜂起。专任佞谀,饰非拒谏,何谓无罪?”帝曰:“我实负百姓,至于汝等,荣禄兼极,何谓如是?今日之事,谁为首邪?”德勘曰:“普天下之人同怀怨恨,皆欲啖汝之肉,何止一人!”化及又使封德彝来数帝罪,帝曰:“卿乃士人,何亦如此?”德彝羞惶而退。
  隋炀帝杀兄弑父,奸淫父妃,霸占兄嫂,大兴土木,专任奸佞,纵心为乐,罪该万死。但是他说了句大实话:“我实负百姓,至于汝等,荣禄兼极,何谓如是?”。这至少说明,忠是相互的,不是下对上的一厢情愿,而义是忠随影相随的附属。历史上昏庸无道的帝王很多,但一般臣子非但不乱行废替,而且勇于为他舍身忘死,这表面上看起来不可思议,其实是极符合情理的。
  卫懿公好鹤,王宫里的鹤封有品位,享有俸禄,乘豪华的车子。狄人进攻卫国,卫国的百姓说:“国君给予官位俸禄是鹤,赐予富贵的是宫中的侍从,还是让宫中的侍从和鹤去迎战吧。”狄人打败卫国,杀了卫懿公,吃光了他的肉,只把他的肝扔在一旁。卫国有个大臣叫弘演,其时正出使他国,回来向懿公的肝复命。复命完毕,他一边呼叫着上天一边痛哭,说:“我愿给君作躯壳。”于是剖腹自杀,先把自己的内脏取出来,再把懿公的肝放入腹中,而后死去。
  同样,楚怀王昏庸无道,有屈原为他忧心;东汉末年,宦官专权,陷害贤良,还有丁管、伍孚、王允等人不惜殒命;袁绍一个听谗惑乱,是非不分的人,尚有沮授、审配这些足智多谋的人为他效死;南宋、明末那样风雨飘摇的政权,也有岳飞、文天祥、于谦、袁崇焕这些能征善战的人为它献身……历史就摆在那里,志士们前仆后继,实在不是执迷不悟、冥顽不灵,而是因为“食君之禄,命终于君”的信仰。
  司马光说:“臣之事君,有死无二,此人道之大伦也。”凡是这样说的人,都是片面的,他只强调了一个角度,而历史必定还存在着没有呈现出来的不为人所知的另一个方面。倒是儒家所希望的“君视臣为手足,臣视君如腹心”,虽然更多的人把它当作君臣关系最高的理想,但现实中肯定还是存在的。
  《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关羽下邳失守。面对张辽的游说、曹操的利诱,关羽明白而坚定地表示:“吾受刘皇叔厚恩,誓以共死,不肯背之。”张辽说:“倘玄德已弃世,公何所归乎?”关羽斩铁截铁地回答:“愿从于地下!”得知刘备在袁绍处后,关羽写信给刘备说:“窃闻义不负心,忠不顾死。羽自幼读书,粗知礼义,观羊角哀、左伯桃之事,未尝不三叹而流涕也。前守下邳,内无积粟,外无援兵;欲即效死,奈有二嫂之重,未敢断首捐躯,致负所托;故尔暂且羁身,冀图后会。近至汝南,方知兄信;即当面辞曹公,奉二嫂归。羽但怀异心,神人共戮。披肝沥胆,笔楮难穷。瞻拜有期,伏惟照鉴。”张飞也掷地有声:“忠臣宁死而不辱。大丈夫岂有事二主之理!”这是“视君如腹心”。然而这前提是刘备也做到了“视臣为手足”:第一,刘、关、张三人一直是相互忠诚的平等关系,而非手下与主公或臣子与国君的上下级关系。刘备最初任定州中山府安喜县尉的时候,明确写道:“到任之后,与关、张食则同桌,寝则同床。”第二,关羽遇害后,刘备数次“哭绝于地”“泪湿衣襟,斑斑成血”,并不顾大局发兵报仇。第三,张飞被害后也是“放声大哭,昏绝于地”,并说:“二弟俱亡,朕安忍独生!”
  曹操、孙权与各自的重臣的关系,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比较温馨的君臣关系,由于艺术作品的需要被充分地表现出来,又由于《三国演义》的普遍性而为人所熟知。相对于历史而言,虽然这不过冰山一角,而且有艺术的成分在里头,但君给臣恩情,臣则“士为知己者死”,这实为人之常情。
  智伯被韩、赵、魏三家攻灭后,他的家臣豫让立誓要刺杀赵襄子。他剃掉胡须眉毛,自己动手毁坏了面容,全身涂上油漆,又吞炭成了哑巴。他的朋友问他:“您的做法何其糊涂,您曾经追随范氏、中行氏,诸侯把他们都灭掉了,您不为其报仇;轮到智氏,您却一定要为他报仇,这是什么缘故呢?”豫让说:“我告诉您这个缘故。范氏、中行氏,我寒而不给我衣,我饥而不给我食物,给我与上千人一样的待遇,是把我当作普通人了。当普通人对待我的人,我也当普通人为他做事。到了智氏这里就不一样了,出门让我坐车,进门给我足够的供养,大庭广众,必然对我施以礼节,这是把我当作国士来对待呀。以国士待我的人,我也按国士的要求来侍奉他。”
  人们知道豫让之忠,也应该知道他这样做的原由。他的思想,可以用来解释许多看似不能理解的行为,如要离刺杀庆忌,专诸刺杀王僚,聂政刺杀韩傀,张良行刺秦始皇等等。
  二
  忠义虽然表现为对别人的态度,实际上也是自己内心的需要。这种需要外化为对与之相关的人或事的忠诚,并不是刻意求取,只不过是做好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换句话说,就是勇于担当。这样的人,有权势一定不会自私自利,居官一定不会贪赃枉法,统帅军队出征打仗有大局意识。只要有利于君主、有利于国家的事,哪怕赴汤蹈火,一定在所不辞。所以过去明君提拔人才,最为看重的还是人品。而有这样的人在身边,上位的人无论自身还是家国,都会受益无穷。
  楚庄王在云梦泽打猎,射中了一只随兕,申公子培抢在王之前把随兕夺走了。楚庄王说:“怎么这样地犯上不敬啊!”命令官吏杀掉子培。左右大夫极力劝谏,子培才没有被杀掉。不到三个月,子培生病死了。后来楚国起兵,与晋国交战,大胜晋军,回国之后奖赏有功将士。申公子培的兄弟也要求奖赏子培。庄王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回答说:“我的兄长在大王您的身旁冒着犯上不敬的恶名,遭获死罪,但他本心是要效忠君王,让您享有千岁之寿啊!我的兄长曾读古书,古书记载:‘杀死随兕的人不出三个月必死。’因此我的兄长见到您射杀随兕,十分惊恐,因而抢在您之前把它夺走,遭其祸殃而死。”庄王让人打开平府查阅古籍,书上果然有这样的记载。
  楚国与吴国作战,楚国军队人少,吴国军队人多。楚国将军子囊说:“我国与吴国作战,必定失败。让君主的军队失败,让君主的名声受辱,使国家的土地受损失,忠臣不忍心这样做。”他没有向楚王禀告就跑回来了。到了郊外,派人向楚王禀告说:“我请求被处死。”楚王说:“将军你跑回来,是认为这样做有利啊。现在确实有利,你为什么要死呢?”子囊说:“跑回来的如果不加惩处,那么后世当君主将领的人,都会借口作战不利而效法我逃跑,这样,楚国就会被天下的诸侯挫败。”于是自杀而死。
  人活着所追求的,无非名利。子培所面临的,什么好都没有,有冤、有死而已。如果不是众人力谏,楚庄王也还有气度,他死了连个好名声也没有——犯上不敬啊!他生病死了以后,要不是正好赶上楚王大兴赏赐,他兄弟出来为他辩解,死也就死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忠诚。反过来,即使他知道杀死随兕的人不出三个月必死,他不代王受过,也没人知道啊!
  子囊的表现更加非凡。志行高洁的人,把名节看得比性命还重要,承担败逃的责任比取得胜利更需要勇气,但为了国家大局和国君的声誉,他不惜身与名俱毁。
  他们本都没有这样做的必要,这样做了,完全是内心的声音。这种担当,跟一般人的沽名钓誉有本质的区别。

 

从关羽、张飞、诸葛亮的忠义说开去


  子培,关羽、张飞、诸葛亮能做到;子囊,他们三个谁也做不到——因为他们都是只知进、不知退的勇士。
  吕布趁曹操为父报仇出兵攻打徐州的机会攻破兖州和濮阳,曹操收复两地,吕布大败投奔刘备。刘备想收留他,因关、张二人的敌意,安排吕布去了小沛。曹操担心刘备、吕布同心侵犯,荀彧献“二虎竞食”之计,命刘备杀吕布。关、张从不考虑这些阴谋,一味放纵个人喜恶,意气用事。反是刘备知道是计,回头来做他二人的工作。曹操一计不成再生“驱虎吞狼”之计,令刘备讨伐袁术。张飞自告奋勇留守徐州,却因贪酒使性,鞭打曹豹,给了吕布攻取徐州的口实,致使刘备失去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立足之地。
  刘备早期起步阶段,虽然有关、张二人冲锋陷阵,在剿灭农民军的过程中颇有功劳,但在统筹谋划方面,只能靠他的一己之力,而且还经常得承担张飞闯祸的后果。后来有了诸葛亮,虽然足智多谋,但年轻气盛,高调行事、锋芒毕露,舌战群儒,三气周瑜,捉弄鲁肃,乃至后来的六出祁山……不能蓄势而发,难以韬光养晦。这一方面,他与关、张差不了多少。
  三
  《晏子春秋》记载:
  景公问于晏子曰:“忠臣之事君也,何若?”晏子对曰:“有难不死,出亡不送。”公不说,曰:“君裂地而封之,疏爵而贵之,君有难不死,出亡不送,可谓忠乎?”对曰:“言而见用,终身无难,臣奚死焉?谋而见从,终身不出,臣奚送焉?若言不用,有难而死之,是妄死也;谋而不从,出亡而送之,是诈伪也。故忠臣也者,能纳善於君,不能与君陷於难。”
  至忠之言不顺耳,逆人心,就是贤明的君主,也不能保证从谏如流。所以“言而见用”“纳善于君”这是比较难的。
  商纣王横征暴敛,荒淫无道。比干曰:“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纣问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义所以自恃。”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有诸乎?”遂杀比干剖视其心。
  鬻拳坚决劝阻楚文王烹杀蔡侯,楚文王不听从。鬻拳拿起武器对准楚文王,楚文王害怕而被迫听从。鬻拳说:“我用武器威胁国君,没有比这再大的罪过了。”于是用板斧砍去自己的两脚,并忍痛大呼:“人臣有无礼于君者,视此!”
  庄公十九年春,楚文王发兵抵御巴军,打了败仗。回国,鬻拳责怪文王失利,拒不开城。楚文王只好向东进攻黄国,打败了黄国的军队。楚文王回国途中得病死去。鬻拳把他安葬后,自己也自杀身亡。
  人性乐生恶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非是迫不得已,不敢毁伤。为什么还有比干、鬻拳之流呢?人臣敢于直谏,是一种自我毁灭行为;人君厌恶听取忠言,不但毁灭自我,还毁灭众人,毁灭宗庙社稷。毁灭的后果不一样,所以有担当的人臣还是会选择发声。
  但看《三国演义》,整部作品里,凡蜀汉的戏,多是浅薄的哥们义气。陶谦让徐州给刘备,刘备一则根基不深,二则周围群雄虎视眈眈,不肯接受。关、张却不管这些。云长曰:“既承陶公相让,兄且权领州事。”张飞曰:“又不是我强要他的州郡;他好意相让,何必苦苦推辞!”(《三国演义》第十一回)
  董承、王子服、马腾等人约刘备谋取曹操,刘备防曹操谋害,就下处后园种菜,亲自浇灌,以为韬晦之计。关、张二人曰:“兄不留心天下大事,而学小人之事,何也?”玄德曰:“此非二弟所知也。”二人乃不复言。(《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
  他们倒是心无芥蒂,一心为兄长好,却看不到时机未到贸然行事的后果。在刘备身边,他们要么没有意见,凡事争先恐后、一往无前;要么怂恿、撺掇,急于求成。确切地说,关、张根本不具备政治家的素质,更像刘备手下的两个打手,构不成政治集团。
  四
  《战国策》记载:
  苏子(苏秦)谓楚王曰:“仁人之于民也,爱之以心,事之以善言。孝子之于亲也,爱之以心,事之以财。忠臣之于君也,必进贤人以辅之……人臣莫难于无妒而进贤。为主死易,垂沙之事,死者以千数。为主辱易,自令尹以下,事王者以千数。至于无妒而进贤,未见一人也。故明主之察其臣也,必知其无妒而进贤也。贤之事其主也,亦必无妒而进贤。夫进贤之难者,贤者用且使己废,贵且使己贱,故人难之。”
  苏秦认为忠臣的使命是举荐贤能的人,以身事人,为其主死是容易的,为其主受辱也是容易的,最难的是克服妒忌举贤荐能。
  齐心协力足以成谋,兵多将广足以立功。不能得到谋臣策士、英雄豪杰的辅佐,凭着匹夫之勇,是很难成就功业的。刘备与他的兄弟们创业,恰恰是这里出了问题。
  结义的刘、关、张三人之间是固若金汤的,兄弟手足之情甚至超过了妻子儿女。可是一旦得遇他人,关张性格中的不足就暴露无遗。
  吕布就不用说了,他本人背信弃义、三心二意,人所唾弃,何况关、张。遗憾的是,二人为了极力维护三人的关系而产生严重的排他性,非但他们自己不能举贤荐能,还对偶然得遇的人才充满敌意,横加干涉。
  刘备收寇封为义子,令拜云长、翼德为叔。云长曰:“兄长既有子,何必用螟蛉?后必生乱。”玄德曰:“吾待之如子,彼必事吾如父,何乱之有!”云长不悦。(《三国演义》第三十六回)因为两人之间的过节,关羽在麦城被围时,刘封不肯发兵援救,导致致命的失败。
  刘备得孔明之后,关、张二人不悦,认为孔明年幼,没见他有什么才学,待他太好。刘备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两弟勿复多言。”正值曹操差夏侯惇带兵杀奔新野。张飞闻知,谓云长曰:“可着孔明前去迎敌便了。”刘备问他二人如何迎敌,张飞曰:“哥哥何不使‘水’去?”(《三国演义》第三十九回)致使诸葛亮用兵,还得担心关、张二人不肯听从他的号令。
  刘备平定益州时,勇将马超来归,“羽书与诸葛亮,问超人才可谁比类。亮知羽护前,乃答之曰:‘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当与翼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羽省书大悦,以示宾客。”此事《三国志·关羽传》中亦有记载。
  刘备进位汉中王后,欲用黄忠为后将军,诸葛亮说先主曰:“忠之名望,素非关、马之伦也,而今便令同列。马、张在近,亲见其功,尚可喻指,关遥闻之,恐必不悦,得无不可乎?”先主曰:“吾自当解之。”果然,刘备派费诗到荆州后,关羽第一句话问的是:“汉中王封我何爵?”诗曰:“‘五虎大将’之首。”云长问:“哪五虎将?”诗曰:“关、张、马、赵、黄是也。”云长怒曰:“翼德吾弟也;孟起世代名家;子龙久随吾兄,即吾弟也;位与吾相并,可也。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遂不肯受印。(《三国演义》第七十三回)
  再说失荆州。刘备与诸葛亮制订了联孙抗曹的大政方针,关羽擅自专行,拒绝东吴使者的友好,破坏了联合战线。东吴向关羽“求亲”,遭到他粗暴无礼的拒绝,使得自己陷于被动局面,也促使孙权下定了攻取荆州的决心。
  毛宗岗给予诸葛亮极高的评价,认为其人“智绝”,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不是说着玩的。诸葛亮气量狭小、逞能争胜,无法容忍别人的不完美,这就注定了他的孤立、孤独和最终的失败。这样的人,算不得大智。
  关羽攻打樊城、襄阳,通知刘封、孟达发兵援助。两人没有发兵,关羽全军覆灭。刘封回到成都后,诸葛亮担心刘封刚愎勇猛,刘备死后难以驾驭,就劝刘备赐死了刘封。
  彭羕是比较有才干的一个人,因为心高气傲,诸葛亮不喜欢他,就多次秘密向刘备进言。刘备逐渐疏远彭羕,并要把他贬到远方任职。彭羕说了句“老家伙昏了头”,就被治罪处死。
  廖立也是有才能有名望的人,他因为评论了朝中的文武官员,出言比较狂妄,被废为平民,最终老死在被贬的地方。
  诸葛亮对魏延的态度,尤其不能让人信服。他认定魏延有反心,所以魏延正确的意见得不到采纳,大将的才能得不到施展,最后被逼而反。
  从这一点来看,刘备远不及曹操和孙权。曹操在兖州招贤纳士,先有荀彧、荀攸叔侄二人来投,荀彧举荐了程昱,程昱举荐了郭嘉,郭嘉举荐了刘晔,刘晔又荐满宠和吕虔,满宠、吕虔又共荐毛玠。同时于禁来投,夏侯惇又引荐了典韦。“自是曹操部下文有谋臣,武有猛将,威镇山东。”(《三国演义》第十回)孙权自孙策死后,据住江东,承父兄基业,广纳贤士,开宾馆于吴会,命顾雍、张腊延接四方宾客。连年以来,你我相荐。时有会稽阚泽,彭城严畯,沛县薛综,汝阳程秉,吴郡朱桓、陆绩,吴人张温,乌伤骆统,乌程吾粲,此数人皆至江东,孙权敬礼甚厚。又得良将数人:乃汝南吕蒙,吴郡陆逊,琅琊徐盛,东郡潘璋,庐江丁奉。文武诸人,共相辅佐,由此江东称得人之盛。(《三国演义》第三十八回)

 

从关羽、张飞、诸葛亮的忠义说开去


  这些人为曹操、孙权出谋划策、出生入死,为其主扫清障碍、保全生命、成就大业立下了卓越功勋。
  关羽、张飞、诸葛亮不能不说是忠义的人,但他们的个人感情总是凌驾于集团利益之上,这种忠义属于常人之忠义,对于打江山这样宏伟的大业,是致命的不足。追究其心理,正如苏秦所说:“进贤之难者,贤者用且使己废,贵且使己贱,故人难之。”这里包含着对人之本性巨大的挑战。所以关羽、张飞、诸葛亮三人,不能说不忠义,但境界却大不足,他们个人的狭隘造成了蜀汉后继乏人的局面。所以尽管关、张二人忠心耿耿、蹈死不顾,诸葛亮鞠躬尽瘁、呕心沥血,最终还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遗恨失吞吴”。这三个人的性格缺陷,造成了蜀汉最终的败亡。英雄如逝水,万事皆笑谈,是非却长存。历史的意义,于个人而言,就是那些曾经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人们,一直丰富着我们对许多人生课题的思索,指引我们知不足、识大体、能改过,走上一条更为宽广的人生之路。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