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国两会大型专题
罗文化

《 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方言

时间:2019-8-9 6:01:38   作者:焦树志   来源:醋都网   阅读:310   评论:0
内容摘要:《 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方言——兼论罗贯中祖籍    茫茫九洲,浩瀚神州,南腔北调,越语吴音。方言区域,大小错综。头绪纷繁,端倪难寻。罗氏宗祖?辨其乡音。条分缕析,迷蒙解明。  罗贯中祖籍,究竟属何地?历来众说纷纭,莫衷...

《 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方言
——兼论罗贯中祖籍


《_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方言


  
  茫茫九洲,浩瀚神州,南腔北调,越语吴音。方言区域,大小错综。头绪纷繁,端倪难寻。罗氏宗祖?辨其乡音。条分缕析,迷蒙解明。
  罗贯中祖籍,究竟属何地?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钱塘说、庐陵说、东平说、太原说。形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罗贯中的不少作品具有反封建统治者的思想倾向,为避免遭受统治者迫害,罗贯中生前不得不隐匿自己的身世;二是罗贯中生活在封建等级制度森严的社会,评书艺人,穷儒优伶均被视为下等之流,即使出生豪门而被驱除祖籍,使后人难以考究亦未可知。
  直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明朝人无名氏编撰的《录鬼簿续编》被发现后,罗氏籍贯始初步明晰,过去曾经认为罗贯中是“钱塘人”的鲁迅先生,在《小说旧闻钞·再版序言》中,对这一记载的发现,给予高度的评价,他说:此数十年中,研究小说者日多。新知灼见,洞烛幽隐……自《续录鬼簿》出,则罗贯中之谜,为昔所聚讼者,亦遂冰解,此岂前人凭心逞臆之所能至哉!(《鲁迅论中国古典文学》厦门大学中文系编,福建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243页)。《续录鬼簿》载:“罗贯中,太原人。与余为忘年交。遭时多故,天各一方。至正甲辰复会。别后又60年,竟不知其所终。”(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三国志通俗演义》前言7页)据此,罗贯中祖籍太原已为学术界公认。此说,与钱塘说、庐陵说、东平说并不矛盾。钱塘、庐陵、东平乃是罗贯中在不同阶段活动的不同地区而已。罗贯中是太原人,那么是太原什么地方的人呢?太原如此广大,罗氏分布聚居地也不在少数,如何探寻罗贯中祖籍,乃是古典文学研究者的一大重要课题。
  1988年,山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孟繁仁先生确定这一研究课题,在大量阅读收集有关文献资料的同时,走向社会,调查有关罗氏族谱的资料。1988年春,与清徐县县志办原副主任郭维忠先生,收集到大北村罗氏族谱中,明末清初有罗锦次子外出,不录其它。二人共同考证,合作《太原罗氏家谱与罗贯中》刊载于1988年第三期《文学遗产》。以精确的论证,证明罗贯中为太原市清徐县清源镇罗家第六代罗锦次子,令人确信不疑。
  本文拟就《三国志通俗演义》卷一至卷十二的方言俚语,与当今仍沿用的清源方言俚语关系,考证罗贯中祖籍,也不失为一项得力佐证。因为古代无推广普通话一说,文人在笔端书写方言俚语时乃是必然,正如唐贺知章诗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当今出国留学,留洋学子回到家乡,与父母家人交谈也必是乡音。故此,以罗本著作寻找乡音,断其祖籍不无道理,今考究如下:
  一动词。例句如下。
  拽:45页15行,大力拽折了鹊画弓;119页21行,令人拽起吊桥;529页19行,拽起风帆;532页13行、19行,拽满弓,拽满雕弓。“拽”这个动作,其他地区多用拉、扯表述,清源土话多说“拽”。
  诈呼:113页1-2行,此乃李乐诈呼也;418页3行,诈呼一百万。现代汉语字典有诈唬一词,无诈呼,诈唬解为蒙哄吓唬,与诈呼意义相近,但不尽相同。清源话小孩儿们相斗曰:干诈呼,多数是不动手,只动口。
  杀:例句,60页17行,立可饿杀。杀,现代汉语词典释为使人或者有生命的动物失去生命,杀是致死的手段。而此处杀的意思就是死。清源人当今仍沿用此说法,如说饿杀鬼,不说饿死鬼。
  可:例句283页7行,待主公疮可而议之。312页4行,袁绍感吐血症候,今经渐可。495页3行,箭头上有毒,急切不能全可。
  《辞海》中可有10解。许可,合宜、能、堪、当、大约。表反诘,表转折、表疑问、表强调,但这十种解释,在此三例句中均不准确。清源话至今常说病可些了,此可字即为减轻、好转,此三例句中之可,以清源话字义解之
  贴切而默契。
  隔驾:例句,隔驾遮拦不住。《辞海》查无隔驾词,清源方言今说吃架不住、抗架不住,用于对抗格斗或负重物,力所不及,此与罗翁用法相似,隔驾遮拦不住,是罗翁对清源故乡方言的提炼与转用。
  妨主:例句,335页2行,名为“的卢马”也,骑则妨主;335页10行,此马名“的卢”,乘则妨主。《现代汉语词典》《辞海》均无此词条。清源方言至今仍常用此词。婆姨们骂人,常说对方是妨主鬼,对方则还之:你刚是妨主鬼了。
  宾服:例句,384页9行,但恐二弟不宾服;384页25行,众皆未知孔明韬略,不肯宾服;422页九行,海宇震动,英雄宾服。宾服是偏结构的动词性文言词组,本义为象待宾客那样佩服客人。《现代汉语》字典注明是方言词,意为佩服。清源人连老太太也当口语说:真宾服人家,表示佩服折服。
  催趱(nian):例句,306页10行,催趱百姓随行,现代汉语解释为赶快走。趱赶:紧趱了一程。清源方言,意思是情况紧急,催促他人快走快办,与罗贯中用意完全相同。
  恓惶:例句,406页5行,正恓惶嚎啕之时。清源老妇女哭灵时,张口张口第一句即恓惶可怜的娇娇呀,这是哭女子。妇女哭丈夫则是恓惶可怜的客人呀。恓惶现代汉语解释为惊慌烦恼。例句中用法与清源人方言极为相通。
  掇:清源人读(dua),汉语拼音无此拼读。掇板凳,掇碗儿。在罗氏早期作品《三遂平妖传》《隋唐演义》中多次出现这种用法,概与清源方言相同,其他地方说端碗儿,端板凳,而唯有清源人,说多掇板凳,掇碗儿。
  二,名词。
  肩膊:例句,55页5行,射中曹操肩膊。现代汉语词典有肩膀词条,无肩膊一词。此处之肩膊与肩膀同。今人多说肩膀。只有清源方言至今说肩膊。
  夜来:例句,183页19行,是吾夜来美言说之。201页六行,朕夜来说朕之苦;204页6行,我夜来在东华门外;231页3行,曹曰,缘何夜来不赴宴?335页3行,夜来所惠之马;453页2行,瑜曰,某夜来往观水寨。
  现代汉语词典对“夜来”有二解,1.昨天,2.夜间,清方言,凡说夜来均指昨天。根据上下文意,罗翁所用之夜来,都是指昨天,而不是指夜间,且该书从未见昨天一词。语意与清源方言同。
  异日:例句,261页12行,异日萍水相逢,《现代汉语词典》注曰:1.书面语,以后的日子,2.往日。此二解与罗文中用意不恰,清源方言老人们不说改日,而是用异日表达改日之意。
  三,其它词性的词。
  问,这个字是单音词,一般情况下,它是动词,在罗翁著作中作介词用,例如,58页16行,问太守乔瑁悄借粮,此句中之问,即是介词向的意思作用,清源方言说问某人借东西,其它地方人说向或跟,清源人都说问。
  佯,形容词:例句121页18行,布佯笑曰。佯,清源人说,臭椿树上的象鼻虫叫佯装装,老太太教小儿歌谣,说,佯装装,佯装装,抠刚犊子活来吧。罗氏之用法与清源方言亦同。
  兀的,语气词。例句,274页24行,兀的不是军马来也?兀的与不字连用,表示反诘语气。罗氏此句中用法,与《辞海》解释相近。清源、太原、南郊至今一直沿用。
  偷目,副词:例句,441页11-12行,偷目看孙权;441页18行,偷目先视周瑜。《现代汉语词典》中有偷眼一词,意为偷偷地看,但无偷目一词,此例句中偷目与此意同。清源人常说,偷眼眼看人。偷目则是口语偷眼眼加工转化而成的词语。
  甚,疑问代词:例句,15页12行,不打死等甚。36页5行,道出甚话来。141页18行,你当初要守城时说甚来。兄长吩咐你甚来?《现代汉语词典》指明甚与什字有同意,表虚问。清源方言中这种用法最多。如问人,你姓甚?做甚的呀嘞!吃甚来?罗翁上述三例与清源方言说法概同。综上所述,罗贯中所著《三国志通俗演义》卷一至卷十二中的方言俚语,大多与清源方言相同,此绝非偶然。因此,推断其祖籍清徐,不也是一条颇令人信服的佐证吗?
  反复拜读罗翁著作,越读越亲切。作为罗翁故里清源人的笔者,犹如与故里老人促膝谈心,如与久别父母共话乡音。
  1995年,清徐县罗贯中研究会成立,罗贯中祖籍清徐,且为六世罗锦之次子(注明外出)。此论轰动山西省古典文学界以及中国古典文学学会。且为山西省古典文学研究会会长姚奠中先生、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会会长刘世德先生认同。自此,罗贯中祖籍清徐须成定论。
  姚奠中先生题诗曰:文坛成巨擎,功在两奇书。探微穷幽隐,深渊可得珠。笔者吟“罗翁归族门”曰:生前历尽千般险,逝后享誉百代名。自甘隐身黎庶间,何畏逐出富贵门。六百岁人无祖籍,五千年官有旨宗。太息神州九万里,喜迎罗翁归族门。
  罗贯中先生终于回归祖籍,回归罗氏族中了。罗翁幸甚,清徐幸甚。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20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