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罗文化

《水浒》中与醋有关的清徐惯用语

时间:2020-1-7 19:14:54   作者:罗朝宇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水浒》中与醋有关的清徐惯用语——罗贯中清徐醋的宣传者    拙文《三国语言故事在水浒中》阐释了《三国》《水浒》均为罗贯中著,从本文开始以篇目形式讲一讲罗贯中通过《水浒》表达的他的清徐乡愁,今首讲《水浒》中他笔下与醋有关的清徐惯用语。&em...

《水浒》中与醋有关的清徐惯用语
——罗贯中清徐醋的宣传者


《水浒》中与醋有关的清徐惯用语


  
  拙文《三国语言故事在水浒中》阐释了《三国》《水浒》均为罗贯中著,从本文开始以篇目形式讲一讲罗贯中通过《水浒》表达的他的清徐乡愁,今首讲《水浒》中他笔下与醋有关的清徐惯用语。
  一、醋钵儿大小拳头
  ①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的故事可谓脍炙人口,老少皆知,那么鲁智深的拳头是什么拳头呢?
  是“醋钵儿大小”拳头!
  《水浒》第三回“史大朗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写到:郑屠右手拿刀,左手边来要揪鲁达。被这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赶将入去,望小腹上只一脚,腾地踢倒了在当街上。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这郑屠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滚出来。郑屠挣不起来,那把尖刀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打得好!”,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财帛铺的:红的、黑的、绛的,都滚将出来。两边看的人惧怕鲁提辖,谁敢向前来劝?郑屠当不过讨饶。鲁达喝道:“咄!你是个破落户,若是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何叫俺讨饶,洒家却不饶你!”又只一拳,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
  鲁达看时,只见郑屠挺在地下,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动掸不得。鲁提辖假意道:“你这厮诈死,洒家再打”,只见面皮渐渐的变了,鲁达寻思道:“俺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须吃官司,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拔步便走,回头指着郑屠尸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一头骂,一头大踏步去了。街坊邻舍并郑屠的火家,谁敢向前拦他。
  鲁提辖回到下处,急急卷了些衣服盘缠,细软银两,但是旧衣粗重都弃了。提了一条齐眉短棒,奔出南门,一道烟走了……
  鲁提辖形象跃然纸上,他之所以三拳打死镇关西,就在于他有醋钵儿大小的拳头。
  ②武松打虎的故事妇孺知晓,但罗贯中在《水浒》第二十三回“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冈武松打虎”中讲,武松打虎是“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并没有提武松的拳头是“醋钵儿大小拳头”,这或许是着重强调打虎需要指出的是拳头的硬度,可在接下来的第二十九回“施恩重霸孟州道武松醉打蒋门神”中他就马上写到了武松的拳头也是“醋钵儿大小”:
  蒋门神大怒,抢将来。被武松一飞脚踢起,踢中蒋门神小腹上。双手按了,便蹲下去。武松一踅,踅将过来,那只右脚早踢起,直飞在蒋门神额角上,踢着正中,望后便倒。武松追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这醋钵儿大小拳头,望蒋门神脸上便打。
  罗贯中给予鲁达、武松两位英雄“醋钵儿大小拳头”,用清徐惯用语表达,尽显了他们的英雄本色。
  山西生产醋已有3000余年历史,山西被人戏谑为山老醯、老醯儿,而山西人都知道清徐是醋的发源地,改革开放后,随着市场的扩大,全中国都知道清徐是醋都,清徐食醋、醋文化真可谓源远流长,改革开放前,家家户户灶台上都放着一个醋钵(钵“bo”,清徐方言读“ba”)儿,醋钵儿的大小比一般人的拳头大多了,在清徐要说一个人的拳头大或特殊大,就说“兀家滑,胳厾(嘟)醋钵儿来地”(‘兀’清徐话读‘wai’,‘兀家滑’,在清徐方言中是个惊叹词,也含有实指的意义,即‘那个’;‘拳头’,清徐话读‘胳厾gedu’;‘来地’,清徐话为‘大小’),把拳头大小和醋钵儿相比,可见,醋钵儿有多大多小清徐人是很清楚的,以至成了心目中的一个度量标准。不过,醋钵儿现在已经被玻璃瓶、塑料制容器取代了,难得一见。
  清徐话讲“兀家滑,胳厾(嘟)醋钵儿来地”,是个比喻语,其言下之意就是说“那个人很厉害,拳头(还)那么大,谁还敢惹!”。罗贯中说鲁智深、武松有醋钵儿大小的拳头,就是用清徐惯用语化歌颂英雄,在歌颂英雄的同时,也把自己的清徐生活存照了。
  二、头醋不酽彻底薄
  “头醋不酽彻底薄”是罗贯中把清徐醋行业史上“头淋子醋不酸浓后淋子醋就更不酸浓”的惯用语提炼而成的书面用语,其含义和比喻义容我道来:
  《水浒》第五十一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误失小衙内”中,“李小二道:‘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到勾栏里来看。只见门首挂着许多金字帐额,旗杆吊着等身靠背。入到里面,便去青龙头上第一位坐了。看戏台上却做笑乐院本。那李小二人丛里撇了雷横,自出外面赶碗头脑去了。……”
  白秀英唱完后,“白秀英拿起盘子指着道:‘财门上起,利地上住,吉地上过,旺地上行。手到面前,休教空过。’……白秀英托着盘子,先到雷横面前,雷横便去身边袋里摸时,不想并无一文。雷横道:‘今日忘了,不曾带得些出来,明日一发赏你’,白秀英笑道:‘头醋不酽彻底薄’,官人坐当其位,可出个标首。雷横通红了面皮道:‘我一时不曾带得出来,非是我舍不得’,白秀英道:‘官人既是来听唱,如何不记得带钱出来?’”
  酽,(汁液)味厚。酽醋,浓醋。头醋不酽彻底薄,意为淋出的头淋子醋就不酸浓,后头的二淋子醋、三淋子醋怎么就能酸浓呢?这是讲醋的生产技艺不好导致的结果,罗贯中把清徐醋的生产工艺检验标准所用的惯用语,引用到此处,是说明白秀英是想让雷横起个好头,出个大赏钱,以便后面的人能跟着也出个高一点赏钱。
  2017年我写的拙文《读水浒知罗贯中的清徐乡愁》对“头醋不酽彻底薄”的语境引用的不多,当时只是出于激动和感情,认为此语是证明罗贯中清徐人的又一证据,文章编入拙著《我对族史和贯中公的一点粗浅研究》后即觉得对“头醋不酽彻底薄”的语境引用的不全,现在回过头来又做了点补充,但也不完整,要把上下文全引用出来,有点长,我觉得补充引用到现在这个状况,对“头醋不酽彻底薄”的清徐醋生产工艺惯用语的比喻意义就有了更好的理解。
  近日与朋友到罗建纯紫林醋厂“三晋醋苑”展览馆参观,看到在“贯中堂”有“罗贯中与醋”之内容,朋友看到其中有“头醋不酽彻底薄”一句时,就问道:“这句话其他名醋是否能用?”言下之意就是说其他品种的醋的生产工艺也是这样的,如果能用,就可能说罗贯中的籍贯是其他地方的,我当时肯定是给出了否定的答复,但事后心里也有了点虚,怎么就能彻彻底底硬硬气气地排除心中的这点虚和别人的怀疑呢?
  我通过紫林醋厂引荐,咨询了我省酿造行业著名专家,专家讲,“头醋不酽彻底薄”出自山西,出自醋的发源地清徐,这一点不用怀疑,因为其他醋的生产史与山西与清徐差远了,而且其他醋的工艺应该说也是从山西从清徐学过去的,史载我国制酸始于周代,酸最早称“醯”,一句“山老醯”或“老醯儿”道出了我们制醋史的久远,尽管有点戏谑,却是对我们是制醋鼻祖的公认。
  况且我们一直传说的并古志一直记载的尧帝从涿鹿迁徙到我们清徐的尧城,然后才从尧城又迁徙到平阳即今临汾,尧帝在我们清徐尧城有两大发明:一是根据我们当时当地的一种植物蓂荚草的生长规律,造了历法;一是从此种植物中发现并榨出了酸,所以,我们华夏民族舌尖上的酸味是从我们清徐县走来的。
  再况且,几大名醋的产地无一争罗贯中籍贯的。
  拿专家的话讲,“头醋不酽彻底薄”出自清徐,这一点我们应该是有自信的!
  顺便谈两点:一是元代根据我们一直的传说,尧城村建的尧庙,早几年就被国家文物局授予国家级文保单位,尧城早于尧都应该是不争的事实。二是清徐古称梗阳,梗阳史载比晋阳早近四十年,只是晋阳城建成后,军事战略位置比梗阳重要了,所以把我们梗阳隐在身后了,我经常想,建晋阳城总应该有个工程指挥部,这个指挥部应该就在梗阳城吧,因为我们与晋阳只有一步之遥,我们清徐旧城建有的赵简子祠、里克祠应该是当时历史的纪念吧。
  最后再讲一句,“头醋不酽彻底薄”的“酽”,意为液汁味厚,我们清徐话读“念nian”,我们经常对喝多了酒的人,采取的办法就是给他沏一壶酽(nian)茶(浓茶),让他喝下去醒酒,这个“酽”字,也应该是如同我在《从水浒中的“栈”字想到我们清徐的“栈羊肉”》一文中“栈”字的原生态是我们清徐的声音吧!
  本文讲到了“赶了一碗头脑”,“头脑”即太原的冬令早吃,这是罗贯中清徐乡愁中的太原元素,关于《水浒》中的太原元素,放到最后再讲,下讲赶紧讲一下《水浒》第一回中就出现的清徐方言“降降地”和“托地”吧,第一回就出现典型的清徐方言,且看我怎么分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