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国两会大型专题
罗文化

清徐方言是罗贯中的清徐名片

时间:2020-1-17 6:35:11   作者:罗朝宇   来源:醋都网   阅读:249   评论:0
内容摘要:清徐方言是罗贯中的清徐名片——谈《水浒》第一回中的两个典型清徐方言    拙文《三国语言故事在水浒中》阐释了《三国》《水浒》均为罗贯中所著,意为让不知道《水浒》的著者也是罗贯中的读者,产生罗贯中著《水浒》的概念,《从水浒中的“栈”字想到我们...

清徐方言是罗贯中的清徐名片
——谈《水浒》第一回中的两个典型清徐方言


清徐方言是罗贯中的清徐名片


  
  拙文《三国语言故事在水浒中》阐释了《三国》《水浒》均为罗贯中所著,意为让不知道《水浒》的著者也是罗贯中的读者,产生罗贯中著《水浒》的概念,《从水浒中的“栈”字想到我们清徐的“栈羊肉”》一文,是想拉近《水浒》与我们清徐的距离,知道罗贯中在《水浒》中用了一个清徐声音的“栈”字,《水浒中与醋有关的清徐惯用语——罗贯中清徐醋的宣传者》一文算是用鲜明的清徐特色,对罗贯中著《水浒》的一个支撑,本文进一步从《水浒》中的清徐方言来支撑罗贯中著《水浒》的观点,但限于篇幅,我们只能先谈第一回中的两个典型清徐方言即“降降地”和“托地”,其他章回的清徐方言以后再论,从第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磨”中就有两个典型的清徐方言:“降降地”和“托地”,这充分说明《水浒》即为罗贯中所著。
  对“降降地”和“托地”具体分析如下:
  一、“降降地”
  话说洪太尉来到江西信州龙虎山。
  “斋罢,太尉再问真人道:‘既然天师在山顶庵中,何不着人请将下来相见,开宣丹诏?’,真人禀道:‘太尉,这代祖师虽在山顶,其实道行非常,清高自在,倦惹凡尘。能驾雾兴云,踪迹不定,未尝下山。贫道等如常亦难得见,怎生教人请得下来!’,太尉道:‘似此如何见得!目今京师瘟疫盛行,今上天子特遣下官为使,赍捧御书丹诏,亲奉龙香,来请天师,要做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以禳天灾,救济万民。似此怎生奈何?’,真人禀道:‘朝廷天子要救万民,只除是太尉办一点至诚心,斋戒沐浴,更换布衣,休带从人,自背诏书,焚烧御香,步行上山礼拜,叩请天师,方许得见。如若心不至诚,空走一遭,亦难得见。’,太尉听说便道:‘俺从京师食素到此,如何心不至诚!既然恁地,依着你说,明日绝早上山。’。当晚各自权息。
  次日五更时分,众道士起来,备下香汤斋供,请太尉起来,香汤沐浴,换了一身新鲜布衣,脚下穿上麻鞋草履,吃了素斋,取过丹诏,用黄罗包袱背在脊梁上,手里提着银手炉,降降地烧着御香。许多道众人等,送到后山,指与路径。真人又禀道:’太尉要救万民,休生退悔之心,只顾至诚上去。’。太尉别了众人,口诵天尊宝号,纵步上山来。”
  1、“降降地”在清徐话中的含义
  我大段引用原文,就是要强调“降降地”一词出现的背景,及作者使用该词的恰如其分,“降降地”在清徐方言中就读“jiangjiangdi”,意为“某事很难办,经过努力才终于完成”或“某事对某人来说很难办,他经过努力总算完成了”。以上情况下,清徐人总会自述或旁述“不管甚吧,好不容易,总算‘降降地’办了(或曰‘完成了’、‘做完了’),有的也会说成“不管甚吧,好不容易,(他)‘降降地’总算办了(或曰‘完成了’、‘做完了’)。
  这就是“降降地”清徐方言的本义!
  2、点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具体到我们要讨论的对象——“降降地烧着御香”这件事,展开分析如下。
  “烧着”即“点着”,“御香”即“皇帝赐给的香或曰皇帝的用香”,实际上也就是质量好一点的香。但凡有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把香点着,看似简单,实非易事,今天我们用打火机、火柴往着点香,有的把打火机烧坏了,也点不着,有的划下一堆火柴,也点不着,若是在室外、野外,难度就更大了,遇到有风的时候(天气),防风性能不好的打火机打也打不着,火柴也是一划就灭,要想把香点着,得费好半天周折。如无此生活经验的人,不妨拿一把香点来试试看,看是否是一件容易的事。
  清徐人把类如这个点着香的好不容易的过程就叫做“降降地”。
  3、洪太尉的心理分析
  我们再看洪太尉,肩负皇帝重任,而又见不到要请的天师,万分焦急无奈,又被真人提出了一堆苛刻要求,其中“休带从人,自背诏书,焚烧御香,步行上山”这条对他确实有点太难,平日里前呼后拥,一切均有从人代劳,出门不是骑马就是上轿,到哪里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哪里受过这等洋(苦)罪!面对此等苛刻要求,洪太尉权衡利弊,只能入乡随俗,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不然,不能“叩请天师”,“以禳天灾”。所以他不得不放下了官架子,而且还急于表白:“既然恁地,依着你说,明日绝早上山。”。看看此时的洪太尉哪里还有一点来时的盛气凌人,有的只是“说甚应承甚,吃甚供献甚”。
  对真人提出的一堆苛刻要求,我们也可作别样的解读:洪太尉听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欲想发作又不便发作,强压怒火,“俺从京师食素到此,如何心不至诚!既然恁地,依着你说,明日绝早上山。”,这是洪太尉对真人傲慢且带有捉弄态度的回击,潜台词是“我还怕这(你)不成?”。一句“明日绝早上山”,盖过了真人“只除是太尉办一点至诚心”的要求,凸显了朝廷命官的霸气和洪太尉养成的个性特征。
  4、洪太尉点香只能是“降降地”
  但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有了前面的分析,我们便可想到,平时养尊处优的洪太尉,现在浑身上下换了一身行头,脊梁上还背了个黄罗包袱,在全身不自在的情况下,一手提着银手炉,一手拿着御香要点着,谈何容易。这里我们想象不出银手炉是一个什么样的形状,也不知它是一个纯保存火种的取火器还是一个兼具照明的综合装置,要是兼具照明的话,它的体积就要大一些,我认为很可能有照明的功能,因为洪太尉是五更天起来的,是绝早上山!如若是这样,体积大了就会给操作带来一些不便,而且这样的一个银手炉,一定把防风机关也做得好,此时的洪太尉若把风口开得大一点,御香便于伸进去就着火,但这也有被风吹灭的危险,若把风口开得小一点,倒是安全,但香不便伸进去,不易点着;若这个银手炉上方有取火的口子,那么把御香从上面探下去,火苗小了够不着,火苗大了,又熏手,拨弄好这个火苗就是个问题。我们真不知洪太尉的两只手是如何配合的,一只手是否能操作得了银手炉,但我们想见洪太尉一定是手忙脚乱的,是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的。
  不过,最终,洪太尉把御香点着了。
  书中称为:降降地烧着御香。
  可见,罗贯中就是把洪太尉好不容易把香点着了的艰难过程描述为“降降地”!
  “降降地”一词就是典型的清徐方言。
  只有清徐人、清徐附近地区的人才能够娴熟地恰如其分地运用清徐方言,也只有清徐人、清徐附近地区的人才能够理解清徐方言。
  “降降地”一词就是烙在罗贯中身上的清徐之印!
  5、有关出版社对“降降地”一词的曲解
  (1)、华夏出版社与长春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出的中国文学名著丛书《水浒全传》对“降降地”一词的解释是“慢慢地”。
  长春出版社出的四大名著无障碍阅读大学本《水浒传》对“降降地”一词的夹批是“徐徐地”。
  显见,这两种解释是同义词,均是不恰当的,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点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洪太尉这样的人来讲,平时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一切均有人伺候着,动手能力一定不会很好,如果他发迹之前曾有过点香的经历的话,那么随着他的逐步升迁,对此事也就渐行渐远了,手也就越来越生疏了;若之前他没有点香的经历,那这件事对他来讲确实就有点难了,总之,把御香烧着,对他来讲不是一件易事。
  “慢慢地”和“徐徐地”用在此处,让人感到有不急不慌的意思,实际上但凡你亲自点香,你越点不着,心里就越着急,手脚也就越慌乱,试想,以洪太尉的动手(点香)功底,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洪太尉能气定神闲吗?动作能优雅有加吗?
  依据前述洪太尉心理的别样分析,“慢慢地”和“徐徐地”用在此处,让人感到有不急不忙的意思,那么洪太尉此时能不急不忙吗?为了证明他的至诚之心,他拿出“俺从京师食素到此”的事例作证,说出后又觉得与真人要求的至诚心是小巫见大巫,旋即夸下海口:“既然恁地,依着你说,明日绝早上山。”,这是洪太尉被激将后的一种血性表态,在这种心态下,洪太尉怎么可能“慢慢地”和“徐徐地”点香呢?他恨不得很快烧着御香,“纵步上山!”,以此来证明他的至诚之心!
  所以,洪太尉往着烧御香的过程不会是“慢慢地”和“徐徐地”,而只能是“降降地”!
  一个“降降地”既准确的刻画了洪太尉烧着御香的艰难,更把清徐人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这一词汇传播于全世界!
  (2)、金盾出版社
  金盾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典文学普及读本《水浒》,将“降降地”解释为“恭恭敬敬”。
  我想这种解释说的是对御香的态度,而不是点御香的过程,这种解释与作者的本义相差甚远。
  6、人民文学出版社对“降降地”一词的态度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第二版的《水浒》,将其他词语做了解释,但没对“降降地”释义,可见该出版社表现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学风。
  7、“降降地”一词是罗贯中籍贯的一个重要佐证
  遗憾的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水浒传》中的清徐方言和她的作者罗贯中竟从清徐漂移了出去,书中的清徐方言大多数人不知道为何地语言,作者罗贯中的身世籍贯也成了历史之谜,人们找不到源头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郑振铎、马廉、赵万里在天一阁访得明抄本《录鬼簿》,其后郑振铎在《明钞本录鬼簿跋》中写道:
  “而为余辈所最惊心动魄相视莫逆于心者,乃是明蓝格钞本《录鬼簿》一书,后附无名氏《续录鬼簿》一卷,为研究元、明间文学史最重要之未发现史料。”郑振铎诸君是《续录鬼簿》卷典藏五百余年后最早打开该书的人,随着该书的掀开,人们看到罗贯中的生平被他的忘年交清楚地记录着:
  “罗贯中,太原人,号湖海散人,与人寡合,乐府隐语,极为清新,与余为望年交,遭时多故,各天一方。至正甲辰复会,别来又六十余年,竟不知其所终。”。
  鲁迅先生在1935年再版他的《小说旧闻钞》时讲到:“……自《续录鬼簿》出,则罗贯中之谜为昔所聚讼者,遂亦冰解,此岂前人凭心逞意之所能至哉!”。
  改革开放以来,刘世德、孟繁仁、郭维忠、田同旭、王增斌、王保玉、啜希忱等许多专家学者又从《三国演义》版本、太原清徐罗氏家谱、太原地名的唯一性等诸多方面对“罗贯中,太原人”进行了深入的考证研究,给本不需要佐证的罗贯中身世籍贯又从多方面进行了佐证。尽管如此,但质疑之声依在,所以,本文就是想通过《水浒传》第一回中两个典型的清徐方言,来说明罗贯中使用清徐方言是一种本能使然,来说明罗贯中运用清徐方言的自然娴熟,来说明罗贯中的乡音未改,再给本不需要佐证的罗贯中身世籍贯再多一个方面的佐证。
  “降降地”算是一个典型的佐证!
  《水浒》中“降降地”一词的出现,仅此一例。
  二、“托地”
  “那大虫望着洪太尉,左盘右旋,咆哮了一回,托地望后山坡下跳了去”。
  1、“托地”在清徐话中的含义
  “托地”,清徐话读作“duadi”,形容极快的意思。口语“托地”中间有时还加一个“昂”字,说“托昂地duaangdi”或“托昂地一下duaangdiyihang”(“下”读hang)。如,形容跑得快,就会说:“托昂地一下就不见兰duaangdiyihangjiubujianlan”(意为跑得快,一下子就看不见了)。这里稍作一下说明:清徐方言一个词中间或末尾加“昂”字,这是清徐方言的鲜明特点,因本文不涉及“昂”字,此处也就不赘言了;“兰”也是清徐方言的标志,相当于“哩”或“了”。形容跑得快,有时也会说:“托地一下就不见兰”。
  再如,不小心把炮竹引燃了,一下爆炸了,清徐话就会形容说:“托地一下就炸兰duadiyihangjiuzanglan”。
  由此可见,“托地”,实质是一个“托dua”字,“地”和“昂地”,均是“托dua”字的附着成分,与“托dua”一起组成形容词,所以,“托dua”是核心词。
  “托dua”在清徐方言中,就是极快的意思!
  “那大虫望着洪太尉,左盘右旋,咆哮了一回,托地望后山坡下跳了去”。
  “托地”这里形容大虫一眨眼倏的一下就跳走了(因为大虫是神化了的天师)。
  “托地”,也是一个典型的清徐方言!
  2、“托dua”的衍生词“走托儿”
  顺便说一下,清徐之前盛产爆竹,其中有一种爆竹,就叫“走托儿”,清徐方言叫“zouduaer”,顾名思义,就是“走得特殊快”,在闹社火时它有两种燃放形式,一是就地点燃,贴着地面倏的一下就钻入人群中,在人们脚下钻来钻去,人们避之不及,躲来躲去,引起一阵骚动,给社火活动增添一份乐趣,即便把谁的裤脚烧了个窟窿,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另一种燃放形式就是架空燃放,间隔一段距离在两头各竖一根长杆子,上端扯上一根铁丝,把“走托儿”挂上去点燃,“走托儿”冒着火花一下子就从这端窜到了那一端,在空中留下一段火线,连续燃放,煞是好看,当然这种“走托儿”装得药量要比就地点燃的那种多很多。
  说到这里,顺便再说一句,清徐人把一个人性格急或性格不稳重,在一个地方总坐站不住,一会儿在这儿,转眼间就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就称之谓“这块人就像块‘走托儿’”。“块”,清徐方言,即“个”。比如:人们要找一个人,此人刚才还在这儿,要找他时他却不在此地了,人们就会或埋怨或戏谑或嗔怪(随当时情绪)说:“这块人,跟的还在这刚,一眨眼就又不知道去了浪刚兰,真像块‘走托儿’”。“跟的”,清徐方言,即“刚才”;“这刚”,清徐方言,即“这儿”,“浪刚兰”,清徐方言,即“哪儿了”。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托地”,在清徐方言中,就是极快的意思、就是快中更快的意思。
  3、华夏出版社对“托地”的随意改动是不应该的
  华夏出版社出的中国文学名著丛书《水浒全传》中将“托地”改成“扑地”,“那大虫望着洪太尉,左盘右旋,咆哮了一回,‘扑地’望后山坡下跳了去”。
  这是与作者罗贯中使用的清徐方言的本意有差别的,这一改动是不应该的。
  在《水浒》中,“托地”与“扑地”经常前后出现,以区别程度的不同,如前述“托地”之前就用了两个“扑地”:
  “只见山凹里起一阵风,风过处,向那松树背后奔雷也似吼一声,扑地跳出个吊睛白额锦毛大虫来。洪太尉吃了一惊,叫声:‘阿呀!’扑地往后便倒。偷眼看那大虫时,但见:
  毛披一带黄金色,爪露银钩十八只。
  睛如闪电尾如鞭,口似血盆牙似戟。
  伸腰展臂势狰狞,摆尾摇头声霹雳。


清徐方言是罗贯中的清徐名片


  山中狐兔尽潜藏,涧下獐狍皆敛迹。那大虫望着洪太尉,左盘右旋,咆哮了一回,托地望后山坡下跳了去。洪太尉倒在树根底下,諕的三十六个牙齿捉对儿厮打,那心头一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的响,浑身却如重风麻木,两腿一似斗败公鸡,口里连声叫苦。大虫去了一盏时,方才爬将起来。”。
  由此可见,如果“扑地”是“快”、“突然”的意思,那么,“托地”就是“极快”、“太突然”的意思。我们都知道,方言表达的那个意思,其惟妙惟肖之处,只有当地人知道,用普通话很难翻译出来。罗贯中运用“托地”一词,就属这种范畴,他将“托地”的内涵心领神会,在该用“托地”的地方,一定不会用别的词。
  紧接着在第二回“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村”中也有“托地”与“扑地”两个词,看看它们出现的语境,我们就能体味其含义,这里省略不赘。
  在《水浒》中有“托地”、“扑地”、“腾地”(第二回就有这个词)、“扑的”、“腾的”、“蓦地”、“霍地”、“忽的”、“扑通的”、“猛可的”等等形容快的词,“托地”与它们的程度区分,罗贯中是很清楚的,运用是恰到好处的,而标准就是他心中的那杆清徐秤!
  三、清徐方言是罗贯中的清徐名片
  我撷取水浒第一回中的“降降地”、“托地”这两个鲜明的典型的清徐方言,是想再次告诉人们“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罗贯中就是清徐水土养育的人,《水浒传》中的清徐方言就是他的清徐名片!
  本文尽管对二O一七年稿进行了压缩,原想用清徐话来简要地表述,但还是受到原文论争性性质的影响,难以跳出窠臼,所以显得啰嗦不够劲,欢迎老师们斧正。
  下篇我将解读鲁智深从五台山到开封大相国寺,路经青州,这青州即我清徐,也请烦看我如何作出解读。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20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