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罗文化

鲁智深从五台山到开封大相国寺路途中的北京就是清徐(一)

时间:2020-2-14 7:00:47   作者:罗朝宇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上文我们解读了《水浒》第五回“小霸王醉入销金帐花和尚大闹桃花村”中青州即清徐的问题,本篇我们论述《水浒》第六回“九纹龙剪径赤松林鲁智深火烧瓦罐寺”中北京就是清徐的命题。  第六回“九纹龙剪径赤松林鲁智深火烧瓦罐寺”中是这样出现了北京地名...


鲁智深从五台山到开封大相国寺路途中的北京就是清徐(一)


  上文我们解读了《水浒》第五回“小霸王醉入销金帐花和尚大闹桃花村”中青州即清徐的问题,本篇我们论述《水浒》第六回“九纹龙剪径赤松林鲁智深火烧瓦罐寺”中北京就是清徐的命题。
  第六回“九纹龙剪径赤松林鲁智深火烧瓦罐寺”中是这样出现了北京地名的:
  那汉在林子里听的,大笑道:“我晦气,他倒来惹我!”就从林子里拿着朴刀,背翻身跳出来,喝一声:“秃驴!你自当死,不是我来寻你。”智深道:“教你认的洒家!”轮起禅杖抢那汉。那汉捻着朴刀,来斗和尚。恰待向前,肚里寻思道:“这和尚声音好熟。”便道:“兀那和尚,你的声音好熟。你姓甚?”智深道:“俺且和你斗三百合,却说姓名。”那汉大怒,仗手中朴刀,来迎禅杖。两个斗了十数合,那汉暗暗的喝彩道:“好个莽和尚!”又斗了四五回合,那汉叫道:“少歇,我有话说。”两个都跳出圈子外来。那汉便问道:“你端的姓甚名谁?声音好熟。”智深说姓名毕,那汉撇了朴刀,翻身便剪佛,说道:“认得史进么?”智深笑道:“原来是史大郎。”两个再剪佛了,同到林子里坐定。智深问道:“史大郎,自渭州别后,拟一向在何处?”史进答道:“自那日酒楼前与哥哥分手,次日听得哥哥打死了郑屠,逃走去了。有缉捕的访知史进和哥哥赍发那唱的金老,因此小弟也便离了渭州,寻师父王进。直到延州,又寻不着。回北京住了几时,盘缠使尽,以此来在这里寻些盘缠,不想得遇。哥哥缘何做了和尚?”智深把前面过的话,从头说了一遍。
  在解读前,我们稍微欣赏一下这段引文,罗贯中写的多精彩啊:史进是“背翻身跳出来”,一个“背”字刻画了史进根本没把鲁智深放在眼里;鲁智深是“教你认的洒家!”,根本不屑与史进搭话,把鲁智深目中无人的性格深刻地宣泄出来了;通过这两句描写,史进与鲁智深的英雄形象已跃然纸上。
  一、史上称太原为北京
  唐龙兴于晋阳,故唐封晋阳为“北都”,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改北都为“北京”。后唐也称晋阳为北京。
  950年,北汉在晋阳建立政权,称晋阳仍为北京。①
  二、史上清徐隶晋阳②
  在清徐白石沟旅游胜地龙林山,有一座唐代古刹梵宇寺。龙林山松柏林海,流水潺潺,群山怀抱着梵宇寺,梵宇寺有一块立于“时大汉天会七年岁次丙寅八月”的碑,题为“北京龙林山梵宇寺记”。③
  碑文有“此梵宇寺者,考其首建,罔测岁时,重兴自囗囗唐玄宗二十三年”,由此可见梵宇寺之古老。
  碑阴署立石年代今看较为清晰:峕天会柒禩八月廿五日。
  由此碑可知,清徐作为太原历来的辖地,“北京”之称也就罩其头顶,“北京”二字也就立于清徐大地。罗贯中在这里用北京来指代清徐是名至实归,只不过不站在清徐大地上确实对此还难以理解。

鲁智深从五台山到开封大相国寺路途中的北京就是清徐(一)


  三、清徐罗氏与北京龙林山
  清徐罗氏家族祖茔碑和家谱记载,罗氏先祖就隐居于白马一都(辖当时白石沟内各村)寺沟村(今属涧沟村),而寺沟村背后之山就是龙林山。
  在梵宇寺残存的塔林中,有一座造型精美别致的墓塔,该塔架构美妙,青石塔身又购自远处他方(清徐当地不产青石),足见墓塔主人声名显赫、受人尊敬,亦见修造墓塔之众虔诚之心和经济实力。我们于近年拓印了其碑文。碑文就刻在八棱柱塔身上,经辨认,该碑文名为《资公和尚灵塔记》,文中高度评价了高僧资公的一生。碑刻于元贞元年(1295年)七月:峕元贞元年七月。
  碑文后是助缘维那众村人等名单,其中,在乡老名下有罗聚;在纠首名下有罗全、罗玉、罗秀、罗囗(此字已失)。
  ①②见道光六年《太原县志》、一九九八年《清徐县志》。
  ③大汉是北汉政权的自称,天会时宋还未征服北汉,其时清徐仍是北汉所辖。见《清徐碑碣选集》,北岳文艺出版社。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