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教育文化

“长征”没有终点

时间:2016-10-26 6:40:20   作者:叶雷   来源:醋都网   浏览:28   评论:0
内容摘要:    提到中国长征,很难不想到美国记者斯诺的《西行漫记》。但实际上,斯诺并不满意自己的这本书,斯诺希望有人能写出一部关于长征这一惊心动魄远征的“全部史诗”,并坚信“总有一天”。至今,全世界也没有人敢自称写出了“全部史诗”。但是,有一本书,那就是一代名记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前所未...

 

  
  提到中国长征,很难不想到美国记者斯诺的《西行漫记》。但实际上,斯诺并不满意自己的这本书,斯诺希望有人能写出一部关于长征这一惊心动魄远征的“全部史诗”,并坚信“总有一天”。至今,全世界也没有人敢自称写出了“全部史诗”。但是,有一本书,那就是一代名记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却获得了“全部史诗”的评价。
  索尔兹伯里,新闻学博士,曾获得过普利策新闻奖,担任过纽约时报副总编辑和全美作家协会主席,也曾在二战时和斯诺一起在苏联进行战地采访。索尔兹伯里写中国长征,要说没受到老友斯诺的影响,那肯定是假话;自幼向往东方那个神秘国度,这倒不用怀疑。为何《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获得了那么高的评价?索尔兹伯里说那是因为“自己首先被感动了”。
  76岁的老人,心脏装了起搏器,为何还要坚持重走长征路再写?索尔兹伯里首先感动的是自己的坚持。上个世纪20年代,还在读大学的索尔兹伯里就想到中国看看,所以选择了当记者,希望有机会;但直到新中国成立,也未能如愿。直到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他才受邀实现访华夙愿。
  尽管后面每次来华,索尔兹伯里都会提出沿着长征路采访的要求,但直到1983年8月17日,共用了55年的时间才完成了一份等待。然而,对索尔兹伯里来说,“长征”才刚刚开始,先是耐心地说服家人,然后是收集阅读相关资料,然后是爬山锻炼身体……
  爱因斯坦曾说:“执著总会得到报酬的”。这也是索尔兹伯里以自身经历体悟到的长征精神的第一层含义。1984年4月从江西踏上长征的道路,一路上爬雪山,过草地,穿激流,登险峰……实地观察,找人采访,查阅史料,整理素材,他拒绝当地政府提供的轿车等便利,以实际践行“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历时74天,到达陕西吴起。途中,他还心脏病发作,只能静等医生的“判决”。
  开始写作之后,又曾回中国进一步搜集资料。或者,根据线索去寻访还健在的人物,比如,为了解当时传教士的情况,当他得知曾在长征时被肖克部队逮捕过的瑞士籍牧师鲁多尔还健在,就专门去曼彻斯特拜访,不仅了解到一些有关长征的情况,还帮这位86岁的牧师与肖克恢复了联系。回忆自己的冒险“长征”,索尔兹伯里说和长征一样,“你若一点也不愿冒险的话,那么,你就什么也得不到”。
  《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全书31章,以长征途中的风物人情巧妙地切入到长征的历史背景,紧抓期间的重大历史事件,记述史实的同时也原貌呈现不同观点,更重要的是以文学性的描述,将故事与人物结合,不仅写了红一方面军和红二、四方面军长征中的曲折艰险,也详细描述了留在江西苏区坚持斗争的红军游击队的生活,全面系统而又具体生动地叙述了长征的全部过程。
  索尔兹伯里把作家的文笔与记者的手法无缝对接,把人与事置于典型环境中去写,在故事的细节中,将复杂斗争中不同人之间的复杂心理和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刻画得淋漓尽致,朴素,生动,却又特别引人入胜。比如,陈毅“一看就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毛主席“兵不厌诈”、“冷眼向洋看世界”;邓小平习惯于“绵里藏针”,是个“永远打不倒的小个子”……
  1985年10月,《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在纽约出版,书出版后,顿时引起轰动,被译为数十国文字,中国也引进出版了,并给予了高度评价。遗憾的是,尽管之后在中国还被再版过几次,但由于种种原因,国内读者仍不能读到原汁原味、完整的版本。可喜的是,在2016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未做任何删减的新的足译本呈现在读者面前。
  《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的开篇说得很好:“每一场革命都有自身的传奇”。为什么美国人对长征这么有兴趣?索尔兹伯里的回答更令我们记忆深刻:“凡是人类所表现出来的英雄主义及人类为战胜困难所做出的牺牲,美国人都感兴趣。”无论是对一个国家和民族,还是对一个人来说,“长征”都是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如何才能有自己的传奇?和长征一样,和索尔兹伯里一样,就在你我的脚下。

 

 


相关评论
教育文化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