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
教育文化

直面现实的勇气 解剖社会的精神

时间:2018-4-13 6:28:27   作者:张陵   来源:醋都网   阅读:3   评论:0
内容摘要:直面现实的勇气 解剖社会的精神 ——读田江水小说集《躁春》    田江水的农村题材小说集《躁春》,是一部反映现实,讴歌时代的现实主义力作。作品以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在社会的矛盾冲突中,积极反映现实,把握时代精神,塑造当代中国农民和基层干部的文学形象。  读《躁春》这部作品,有一种...

直面现实的勇气    解剖社会的精神
——读田江水小说集《躁春》

 

直面现实的勇气____解剖社会的精神

 

  
  田江水的农村题材小说集《躁春》,是一部反映现实,讴歌时代的现实主义力作。作品以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在社会的矛盾冲突中,积极反映现实,把握时代精神,塑造当代中国农民和基层干部的文学形象。
  读《躁春》这部作品,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那就是清新浓郁的乡土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我们得知,作者田江水曾经长期在农村工作,是一个每天都要和“三农”问题打交道的基层干部,对中国农村有着丰富全面的深刻认识和体验。这种长期深入生活的经历,比一般采风式的深入生活更有绝对的优势,能更逼近生活的深处隐秘之处。长期的基层工作,培养了作家与农民之间深厚的情感。这种情感溶在《躁春》这八篇小说的深层结构之中,形成了《躁春》的思想情感基调。《霜秋》尊重农民之间的利益之争哪怕细小的计较,而把板子打在干部们腐败意识和私利上面,认为要解决好农民的问题,首先是要解决干部的问题。这种思想倾向性和态度非常鲜明。《茫夏》写了政府向养猪农民李老犟让步的故事,提出这是保护农民利益,化解矛盾的基本方式。《牛角号》直接赞美了卖豆芽农民不造假,不害人的诚信道德,赞美农村人善良的心灵。在农村中,有一类人通常很讨人嫌,经常被政府当着麻烦制造者,那就是越级上访者,然而,在作家的笔下,却注入了深深的同情。《谶语》中的上访者褚夕,是作家带着深厚情感塑造的农村人物形象。
  从作者精心选择构思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中国农民对他们的处境和现状非常不满,并且努力捍卫自己的权益和利益。小说描写的许多事情,哪怕看上去农民的诉求理由不充分,甚至有些过激,但最根本的原因就在这里。作者显然是写小说的行家里手,深得小说故事之要领。他总是把矛盾冲突组织得特别绵密,营造紧张的氛围,有时让人觉得什么手段都用尽了,仍然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无计可施,从而推动矛盾向更深的方向发展,也带来了故事的曲折。这与其说是小说艺术功力,不如说是小说思想的深化。现在有不少作品以追求文化为名,把农村题材小说消解为乡土风情小说,用诗意的民俗替代严酷的现实矛盾。这其实是对问题的回避,对现实的无力,因此不能正确反映当代农村的真实,也不能真正思考“三农”问题,更无法讲好“中国故事”。相比较,我们通过《躁春》的故事,看到作家直面现实的勇气,看到文学对生活干预,也看到“中国故事”在现实的矛盾冲突中展现出自己独有的时代风貌,独有的精气神。
  写农民创造自己新生活的故事,必然要塑造好农民的形象。《躁春》中的农民形象,都是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在这些农民群象中,个性特征最鲜明、性格内涵最丰富的应该属《谶语》的主人公褚夕。他从一些可疑迹象中认定沁园小区建设中有黑幕,有腐败和利益输送,就开始坚持向有关单位告发,要求查清楚。但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调查并不顺利。最后,他死在告状上访的路上。褚夕这个上访者的形象脱颖而出,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值得注意的是,他几年里坚持上访,甚至不断越级上访,并不是为了个人私利,而是为了集体的利益,为了讨回因土地买卖暗箱操作集体损失的一千万元人民币。他向村民们拍胸脯,发誓要把钱追回,但结局却是悲剧性的。钱没有要回,上访者付出了生命代价。
  把这个形象,放到这样一个生态环境去塑造,一下子把他和现实通常看到的上访者拉开了距离,出现了新的思想格局,出现了新的意味。他的偏执和较劲有了一种良知、道德、正义和英雄般的先进文化的含量。他的性格在是在那些不解决问题,整天只会对上访者围追堵截的官员们形成对比中一点一点展开了。他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上访者,而是一个有政治觉悟,坚持执著的农民。当然,小说也写到一些有识的干部已经认识到这个上访者的价值意义。在褚夕的葬礼上,纪委书记也参加了,表明对他的精神的承认,也预示着案子调查并没有结束。褚夕这个形象,完全有资格进入中国文学当代人物画廊之中。
  《躁春》中的基层干部的形象塑造也非常成功。镇长高亮是这几篇小说中的贯穿性人物,虽然主要承担小说视角和叙事者的任务,但仍然让人看出,这个形象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个性特征。应该说,政府已经看到农村在这个时代的弱势地位,才特别重视“三农”问题。而在这种政治经济背景下工作的乡村干部,大都需要像高亮那样,要完成好上级的任务,又要保护好农民的利益。要坚持原则,又不能伤害农村。因此,这个人物有相当的典型性。
  其实,这部小说更有意思的干部形象是《躁春》中的女支部书记刘晓芳。这个办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女干部,并没有大错,但村民们还是把她选掉了,让上级措手不及。其实,她败选的原因并不简单的只是看上级脸色,损害农民利益。最根本的原因,是农民们已经非常善于运用自己政治权益,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农村政治家。所以农民们选择了一个智慧型的干部李全乐。小说看到了农民的政治觉悟,写出了农民的文化进步。刘晓芳这个形象还可以写的丰满一些,深刻一些,但启示作用还是很到位的。

 


 


相关评论
教育文化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