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葡文化

清徐葡萄甜盈盈

时间:2005-9-28 9:30:49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3488   评论:0
内容摘要:

清徐葡萄甜盈盈
——清徐县第七届葡萄文化节、第四届醋文化节见闻 
张震文  王胜瑞  陈光新  苏玲玲  高军  许增明

      听说清徐,是在流传多年的歌谣中:“平遥的牛肉,太谷的饼,清徐的葡萄甜盈盈……”清徐的名字从此便留在了儿时的记忆中。
      9月13日,是清徐为期一个月的第七届葡萄文化节、第四届醋文化节的第一天。应清徐报社的盛邀,我们一行六人踏上了去往清徐的旅程。灿烂的阳光一如我们愉快的心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清徐,想象着清徐的样子和清徐葡萄的味道。平坦宽阔的太旧路让130多公里的路程变得愈加轻松而愉快。清徐报社的丁总编生怕我们找不到路口,几次打电话来,热情地给我们介绍路况,后来每隔几分钟便打来电话询问行驶到了哪里。虽然离清徐还有20多公里,我们却已经感到了清徐人扑面的热情。
      到了,到了,到了,看到路边的指示牌,眼尖的小苏立即尖叫起来,我们都打起精神开始打量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朋友”。清徐报社的丁总编、刘副社长一行早已笑容满面地迎了过来。还没走近,爽朗的笑声和欢迎的话语已经到了耳边。每个人都用亲切的清徐话与我们打着招呼。简短的寒喧之后,我们终于进入了期盼中的清徐城。眼前30多米宽的主道路如白练般伸向远方,尤如洁白的哈达静静地迎候着远方的客人。摇下车窗,湿润的空气立刻钻进了每个毛孔,吹去了初秋的闷热。路边的果农,脸上荡漾着丰收的喜悦,正在将一筐筐刚刚摘下的葡萄一字摆开,希望能卖个好价钱。那装葡萄、称葡萄、搬葡萄的动作轻快而温柔,生怕将这些红的、绿的或紫色的“孩子”掉了下来。葡萄一筐挨着一筐,一串接着一串,绵延有500多米。有的摊前人声鼎沸,果农正热火朝天地与客户进行着交易;有的摊前,果农正在将新下的品种摆了出来,交易成功的则大声宣传着,交易没成的也不懊恼,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继续耐心等待。有那忍不住拿起葡萄就吃的,果农也不埋怨,还会热情地告诉你:“吃吧,吃吧,都是自家产的。没事的”。
      正当我们恋恋不舍之时,一声“到了”打断了我们的思绪。丁总编说:“吃完饭休息一下,下午带大家去葡峰山庄,那里的万亩葡萄园比这壮观多了!”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吃罢午饭,两位报社的总编亲驾两辆小车,载着两路欢快的人,一前一后,出县城,沿着平整的柏油路,向西,向西,直朝那葡萄的乐园欢奔。
      十多分钟后,汽车向右一拐,一个跨街招牌跃入眼帘——“葡峰山庄”。
      “哦,还是山庄呢。想必是市场化运作吧。”正想着,但见山势逐渐高起来,两旁的景色更加绿和美起来:层层的小块梯田里,一架一架的葡萄藤下,是千串万串粉里透红、黑里透紫的葡萄。“我们这是来了新疆吐鲁番了呀!”惊喜,惊叹,我们索性摇下车窗,让那清新的山风尽情吹来,让久居闹市的双眼把这醉人的美景尽情观赏。
      不知不觉,车行至一平敞宽阔的水泥场上。下车。环视四周,停车场上早已停了十几辆各式汽车。一辆货车停在我们身边,敞开的车厢上,已经齐整整码了近半车的葡萄。车下,四、五个人,装葡萄的,称葡萄的,忙得不亦乐乎。
      “葡萄节嘛,葡萄订单可多了。”清徐报社副社长老张笑嘻嘻地说。“有整车整车订购的,也有零卖的,这不,你看——”跟着清徐报社张、刘两位副社长,没走几步,来到一个凉亭前。凉亭旁边,七、八个摊位上,一串串葡萄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俨然是主角。其它一些如葫芦及矿泉水、方便面之类的小食品,也有不少。一些游人正在那里挑选购买。
      站在亭上,抬眼望去,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绿油油的群山从四面八方拥抱而来,那清新的葡萄香味,乘着缕缕山风,不约而至,让人闻香而垂涎。
      “快来啊!”张总在前面喊。
      “来啦!”绕过凉亭,拐上一条小径,顿时,就似身陷了葡萄的埋伏圈。两边栅栏里,一畦畦矮矮的葡萄树,象婀娜的少妇;一枝枝弯弯曲曲的葡萄藤,如她舒展的臂膀,缠绵旋绕,“翻”出栅栏,“旋”过小径,“舞”过游人头顶,直至对面地边石柱上才支臂窃笑。“快看,这是红的。”“来瞧,那是绿的。”“哟,还有黑紫的。”那一串串的葡萄,长的、圆的,拇指甲盖大小的、巨峰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葡萄叶,一缕一圈地映在我们身上,煞是好看。
      一路走,一路看。那一串串萄萄就如一个个可爱的孩子,有羞涩地躲在叶间的,有调皮地露出小半块脸的。而更多的,却大了胆子,“窜”到我们头梢,滑到我们臂前。于是,一仰头,葡萄会吻着你的脸,一抬胳膊,葡萄会抚着你的手,脑袋从两串葡萄间过去,肩膀却被另外两串葡萄设置的障碍轻轻地绊一下。
      “别光看啊,尝一尝!”一低头,手掌上,搁上了刘副社长摘下的一串紫葡萄。“没施农药,纯绿色食品,吃吧。”看我犹豫的样子,副社长老张边说,边丢一颗葡萄入嘴。我也学他,两手轻轻摘下,慢慢放入嘴中,“哟,真甜!”
      “嗨,这里的葡萄,占尽地利啊。”张副社长说,“葡峰山庄背山向阳、砂砾土壤、低海拔山脉、温差大,这形成了葡萄的最佳生长环境。”
      “可不是嘛!”刘副社长接过话茬,“张峪葡萄酒有名吧?咱们这里和法国张峪葡萄基地的纬度相同呢。吐鲁番的葡萄不是出名吗?可据去过吐鲁番的人说,吐鲁番的葡萄生产面积和规模,可远不及清徐呢。”刘副社长一脸的自豪。
      前面不远处,几位游人提着竹篮,边摘边吃。身后,紧随着一对年轻人,男的跳起来够一串,女的跳起来够一串,留下笑声两大串……
      咦,前面的葡园都紧闭着栅栏,只有栅栏边五颜六色的彩旗和头顶低垂的葡萄串无声迎接着游人。可眼前这片葡园,却敞开了园门。信步而入,但见遮天蔽日的绿荫下,一位大嫂席地而坐,她的身旁,还放着几瓶矿泉水。“摘葡萄吗?掏20元,给你们篮子、剪刀,自己摘去。摘满为止。矿泉水呢,一块五一瓶。”大嫂快言快语。
      这位大嫂听说我们是平定的记者,高兴地说:“好好给俺们宣传宣传,游人来了,俺们买卖才好啊。”大嫂告诉我们,她姓李,是白石沟西迎南风村的,种着三亩葡萄,收入还不错。她们村子里的人都以种植葡萄为生。没搞葡萄节以前,他们种下葡萄,还得自己用筐挑着去县城里卖。自打有了葡萄节,游人多了,买卖就变得方便了,也红火多了。村里人不仅会种葡萄,还会储存葡萄。他们在自家住房后面挖个土窑,把葡萄储存进去,能保存到次年的五月份。
      “其实不光是这一个村子,葡峰山庄里有后窑和东、西迎南风三个村子,这三个村的村民家家户户都种葡萄,大概有6000多亩吧。”走出这片葡园,沿着小径,弯弯曲曲、上上下下地前行,你扶我携地登上398级台阶,坐在望湖亭边,喘口气,清徐报社给我们当导游的两位副社长又开讲了:“葡峰山庄属马峪乡。马峪葡萄生产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汉朝。历史上当地群众中就流传有‘马峪有葡萄,相传至汉朝’的说法。唐代著名诗人王翰是并州晋阳人,他写的《凉州词》中就有‘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的名句。葡峰山庄里至今还存活一颗距今约600年的葡萄树呢。那家伙,单株产量最高达500余公斤,被称为咱山西的‘葡萄之王’”。
      “看来清徐葡萄的历史可谓悠久啊。想必,葡萄支撑着咱清徐人一大半的腰包吧。”葡萄也不吃了,我们急急地抛出了心中的问号。
      清徐报社张、刘两位社长相视一笑:“那却不是。清徐的经济支柱,是铸铁、焦化。别看葡萄名气大,实际上,它在清徐经济中的比例,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什么?”我们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张副社长尝一颗葡萄,继续说道:“清徐葡萄早在唐代就是皇室贡品,郭兰英一首‘清徐葡萄甜盈盈’更使清徐葡萄声名远扬。葡萄成为清徐对外的一张‘名片’”。
      “名片?”小高似乎没有听清,又重复一遍。
      “对,名片。”刘副社长含笑点点头。“打出葡萄名片,建生态沟,搭旅游台,铺致富路,这是我们清徐决策层早在1998年就做出的重大决定。那一年,县里划出马峪乡白石沟里这三个村为葡峰山庄,开始市场化运作。县乡政府投资,对山庄内硬件设施进行修建改造。山庄对外宣传吸引游人,赚取门票收入,葡农负责规模种植并提供采摘工具,采摘所得归农户所有。”
      正说着,我们走到一个小山梁上。“秋千!”张总高兴地喊。“小苏,你敢荡吗?”清徐报社老刘问。“不敢,她肯定不敢。”同行的三个“坏小子”挤眉弄眼。“荡就荡,谁怕!”坐上秋千,腿一蹬,小许在后一推,飞,飞,飞起来了。蓝天、白云、葡萄、笑声,工作的劳累没有了,生活的烦恼消散了。飘飘然,飘飘然,直赛活神仙啊,咧嘴欢笑间,“喀嚓”一声,坏了,那咧嘴的笑被光新收入了镜头。
      荡了秋千,沿原来的土路下了山坡,重又置身在枝蔓牵扯的葡萄棚架下。静静地赏这天然雕饰的美景,大家又动了飘渺的念头:“如果,能在葡萄架下搭一个帐篷,夜晚听星星私语,闲来听秋风飒飒,那有多好!”
      说话间来到葡萄园外一开阔地带。清徐报社张副社长一指,说:“那儿,前几届的葡萄节就在那儿搭着帐篷,野营的人还真不少呢。可惜你们这次待的时间太短了。”
      “是啊。葡峰山庄内设孔明长廓、周瑜苹果园、曹操灌木林、貂禅红杏林、望湖亭、龙池、罗贯中祖坟、白石河小流域治理成果展等10个景点。葡萄节期间,葡峰山庄农家小院有农家传统生产农具和生活用具,你可以在农家院里拉家常,在古井台上尝甘苦,还可以亲自动手,磨玉米、摊煎饼、推碾;可以欣赏有关葡萄的诗、书画、摄影展,可以品尝到各色的清徐地方风味小吃。”清徐报社的刘副社长异常流利地一口气说了很多。末了,他道:“你们还是多住两天吧。”
      唉,真想,可惜……我们平定方一行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笑,“不行。”
      梯田层层绿,葡萄重重翠。葡萄吃够了,葡园也七绕八绕转出来了。
      看我们过来,一位大嫂走到跟前:“捎点葡萄吧。正宗的清徐葡萄,刚摘的哟。”“多少钱一斤?”“一块五。”哈,和平定街头的葡萄差不多贵啊,我吐吐舌头。“现在是葡萄节,正是旅游旺季啊,这里的葡萄当然要价高啦。”我恍然大悟,便走到那个卖葫芦的大爷面前:“怎么卖?”“按个。”“买的人多吗?”“当然。葡萄节嘛,游人多啊。我一上午就卖了十七个葫芦呢。你买几个回去吧。摆家里,或者送人,多好。”大爷口才也挺棒。
     “你们买不买?”还没回答,我一扭头,看见同伴早都奔葡萄展厅了。快去追!
      展厅休息室。椭圆形桌面上,又是那一盘盘各色各异的葡萄。在山上,葡萄早吃够了,还是看看录像带吧。热情的山庄负责人老武给我们打开电视——如画的风光,配上如诗的解说词,美丽迷人的葡峰山庄小巧玲珑地展现在眼前。
      “……清徐县的旅游开发,以农户加公司的模式,连续七年,举办了七届葡萄节。据不完全统计,葡峰山庄共接待中外游客50万人次,山庄直接经济收入200万元。旅游业的开发,带动了运输、餐饮业的发展,旅游间接收入500多万元。葡峰山庄已经成为带动清徐西部山区经济发展的龙头,成为太原市乃至山西省生态农业的典范……”
      步出葡萄展厅,站在高处,极目远眺,那满山遍野的葡萄树,把整个山庄装扮成了绿的海洋。对面山坡上“清徐葡萄甜盈盈”七个银白色大字,犹如镶嵌在葡海中的七颗明珠,光彩夺目,十分耀眼。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