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怀念郭老

时间:2016-11-13 21:07:46   作者:珏山   来源:醋都网   浏览:367   评论:0
内容摘要:    灌梨园,载桃李,一苑风光任蝶飞,君在泉台应带笑;  编史志,著文章,满腹经纶乘鹤去,县有疑难可问谁?  此挽联高度概括和赞美了郭老郭维忠的一生。  时令立冬,噩耗传来,不免心头一颤,禁不住两眼噙泪。  与郭老相识,进而熟络,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郭老在县志办工作。由于对史...

 

怀念郭老

  
  灌梨园,载桃李,一苑风光任蝶飞,君在泉台应带笑;
  编史志,著文章,满腹经纶乘鹤去,县有疑难可问谁?
  此挽联高度概括和赞美了郭老郭维忠的一生。
  时令立冬,噩耗传来,不免心头一颤,禁不住两眼噙泪。
  与郭老相识,进而熟络,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郭老在县志办工作。由于对史地人文的共同爱好,我们一见如故。以后每当遇到不懂、难懂和棘手的问题,就经常拜访咨询他。说来颇奇,经郭老一个提点,就恍然大悟,一个手势,便明白起来,了然于胸。对资料性问题,他会提示你看什么书,在第几章第几页,哪个版本,令你心领神会,感佩他的学养深厚,博闻强记,敬佩他的分析能力,条缕清晰,服佩他的穿透能力和洞察能力。郭老离休后,我在工作或学习中遇到问题,依旧习惯性地上门求教,品茶言欢。在他家,望着常箴吾老师泚笔题写的:“砚中清源泉水,笔下梗阳春秋”,感叹着只有常老师才有此言简意丰、恰如其分的文字。每次去,都会细细欣赏这幅墨宝,默默品读。初读,是肯定、赞颂;再读,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相互倾慕,惺惺相惜;再再读,或看出人生的旷达和豪迈。
  郭老是一个孜孜不倦、小心求证的人。他思维敏捷且缜密严谨,对于假大空的东西,据理力排,一概斥之。这种作风表现在他的日常工作上,贯穿在他具体操持的县志中。他说,胡适名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治学方法,是具有针对性的。理工的,可以假设,可以大胆。至于史志的,应特别注重后一句。尤其在贯中故里的求证中,他兢兢业业,殚精竭虑,走村入户,上山下川,用数年的时间和精力,坚持不懈地考察研究,终于在我县发现了极具证明价值的《罗氏宗谱》。他的治学精神,从《太原清徐〈罗氏宗谱〉与罗贯中》可见一斑。之后,他又就罗贯中隐居地问题,发表了《“许贯中”与罗贯中》等文论。“赤子情怀,十年求证,罗本故里是清徐”,他的努力使悬疑学界数百年的罗贯中家世、生平,显现出一个明白的轮廓——清徐是罗贯中故里。
  郭老师一个勇于开拓、敢作敢为的人。1949年,他主管西关村和罗家村土改试点时,雷厉风行,成为全县土改样板。1950年,作为县文化教育科副科长、新婚三日的新郎官,紧急受命,任总指挥,总裁判长,成功地组织了解放后清源县第一次体育运动会。1952年7月,清源徐沟两县合并,郭老兼任县大众剧团指导员、副团长。他内引外联,急鼓繁弦,亲自改编《吃瓜》《夺印》等剧目,导演《争儿计》《柳树坪》等现代晋剧,使得该团异军突起,跻身晋剧界前三甲,誉满山西、内蒙古等省。“清徐晋剧名扬天下先生奠基”“公仆风范,廿年卧薪,剧团享誉潮晋蒙”,句句中肯。
  郭老是一个离而不休、奋斗不止的人。他离休后,依然闲不住。有时我们去看望他,见他一盏青灯,戴着花镜,手不释卷。人老腿先衰,晚年的郭老行动不便,成为他的一件憾事。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他顽强地克服无法想象的困难,一身扑在罗学研究上,提携后辈,勤奋著书,为罗研会把脉,促进了贯中文化的深入研究和发展。他与人合著出版《清源古城》《龙林山志》等书作。
  由于郭老年事已高,加之我这几年工作冗繁,不便常到府上打扰讨教,不曾想郭老于2016年11月4日竟溘然长逝。
  秋尽冬来,或许是文曲星或偶感风寒,不胜体力,邀米寿的郭老,为他的篇什润色;也或许是凌霄宝殿的昊天玉皇,少个知根知底的人儿陪伴,请郭老聊聊王母娘娘罐碎成湖的东罐(湖),谈谈湖中他的行宫玉皇阁,叙叙万朵荷花、千株杨柳,说说金川微澜、东湖夜月,还有那仙女的舞姿,也待郭老编排指导……因而郭老此别,不会寂寞,玉皇派出的接引使团,定然隆重热烈。只是“高处不胜寒”,况属冬天,御风驾鹤,多穿衣物,一路走好。只是,我们,天人两隔,“县有疑难可问谁?”
  著书传世,修德立品典型不朽;
  研学终身,窥奥探微硕果永存。
  郭老,我们怀念您。

 

 


上一篇:爱情天梯
下一篇:说说串门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