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王答河神庙轶事

时间:2016-11-18 5:50:30   作者:闫全德   来源:醋都网   浏览:13   评论:0
内容摘要:图文无关    记忆中的河神庙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我家住在王答村河神庙巷,出门向北走在村庄最北端就是王答村河神庙。那时河神庙已在原基础上进行了扩建,成为王答中心学校高年级学生上学的地方。原供奉神像的三间正殿是老师们的办公室,正殿门前有一棵柏树,笔直挺拔一直向上伸出正殿房顶脊瓦,...

 

 

王答河神庙轶事

 

图文无关

  
  记忆中的河神庙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我家住在王答村河神庙巷,出门向北走在村庄最北端就是王答村河神庙。那时河神庙已在原基础上进行了扩建,成为王答中心学校高年级学生上学的地方。原供奉神像的三间正殿是老师们的办公室,正殿门前有一棵柏树,笔直挺拔一直向上伸出正殿房顶脊瓦,有一种高耸入云的感觉,正殿两侧为东西耳房,西耳房内放着学校的教室仪器,东耳房内供奉着从正殿移来的神像。我家离学校不远,邻居大哥常带着我去学校玩耍,每逢路过东耳房时他总会用一些神话的故事哄逗我,我便会在想一赌神像尊容又有些恐惧的留恋不舍中快步走过,学校东耳房内的神像在我幼小的心中涂上了一层浓浓的神秘色彩。
  河神庙原有的东西厢房和东西厢房后面新建的两排东西房是学生们上课的教室和一些其它用房。学校的校门是将庙门拆后新建的,向南有移位的迹象,校门正对河神庙巷,从河神庙巷一走进校舍门迎面一棵大槐树映入你的眼中,槐树很老很大,多少年的树龄,人们也不清楚,树上挂着一个古老的铜铃,铜铃的声音很响亮,响声传遍王答村几乎所有的角落,每天告诉老师和同学们一天的作息时间,树下放着一个乒乓球台,课余时间老师和同学们在那里切磋球艺。每逢六一节时学校会组织学生在那里表演文艺节目,给优秀学生颁奖,我跟在大人后面去看热闹,当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出色的表现或从老师手中领到奖状时,脸上掩饰不住露出得意的神情,其他家长也会投去羡慕的眼光。在我童年的心灵中学校(河神庙)是一个多么神圣的地方。我多么想早一点走进学校(河神庙)去上学。
  建河神庙的故事
  老人们说王答河神庙很灵,自从建起河神庙,王答村就再没有被潇河水淹过。每一次潇河水泛滥,周围村庄不是东村进水就是西村遭灾,村周围都打起了护村堰也不管用。王答有河神庙,不打护村堰都能化险为夷。他们又说:王答河神庙与众不同,一般的河神庙内供奉的神像大都是对人间治水有功的大禹或西门豹等,王答河神庙则不是,供奉的是对王答村治水有恩,让王答免遭生灵涂炭的一个清朝的清官神像。自从供奉起他的神像,王答村人勤地肥,五谷丰登……日子比过去好多了。
  传说在王答村没建河神庙的时候王答村和其他村一样,经常会受到潇河发洪水时的威胁,每年面对的不是干旱就是水涝,真可谓水涝干旱不均匀,十年就有九不收,在严重的自然灾害和人类的较量中,不少人选择了闯关东,走西口,到东北三省淘金,到蒙古大草原去探险,多少热血男儿客死他乡,一去不复返,演义出了一曲曲走西口的无奈,闯关东的悲壮。也就是在同大自然的抗争中,王答村的人想到了大禹想到了西门豹等……一个个治水的先人。全村集资在潇河湾买了一百多亩土地作为拦河打堰的基础,把潇河到王答村开渠占地需要的土地通过兑换,买卖的方式办理妥当后请土专家对全村土地的高底、坡度、地理位置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测绘,在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开始了王答村及周围村庄原来想都没敢想的事,拦河打堰,开渠引水,灌溉农田。
  说到拦河打堰、开渠引水,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可在过去没有政府支持,村民资金困难,没有机械、没有现代化测绘仪器的情况下:要在百米宽的潇河中打堰,并开渠把水引到7、8里远的王答村来却不是一件易事,说到浇地村民们都同意,一轮到占地就有些犹豫,更何况土地三六九等、村民良莠不齐。为了保证开渠引水工程的顺利进行,当时的方法是,一是尽可做到因地制宜,把渠道二合为一,形成渠带道减少占用耕地的现象,这一做法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村里仍在延用。二是用红旗引路,突击队用铁揪挑一无人认领死人头颅,破土开渠,铁锹将死人头颅挑到那里,渠就开到那里,告诉人们王答村开渠引水工程势在必行、锐不可挡,任何村民都不能开条件、讲价钱,阻挠开渠引水工程的进行。
  开渠引水工程开始后,一路上是浩浩荡荡、势如破竹,没有受到一点干扰。王答村开渠引水顿时轰动了十里八乡,引来无数人的观看。这些人群中大部分人为王答村拍手叫好,也有看热闹的,极少数的人觉得这是在瞎胡闹,成不了事,也惹恼了邻村的个别权贵。一时间王答村开渠引水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的好远、好远,一直传到了山西巡抚那里。不过如俗话说的,捎东西捎的少了,传话传的变了。原本是王答人在做一件前无古人,造福子孙的好事。可传到山西巡抚那里被人们捕风捉影,诬告成了王答村的人举旗造反,已经打死了好多人……当时的山西巡抚一听慌tj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马上禀告朝廷,派出太原周总兵(也有一种说法为张大帅)带领五千精兵前去剿匪。一场惨案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这时候王答村开渠引水工程工地正干得热火朝天,年轻人动员起来了、妇女动员起来了、老年人动员起来了,就连小孩子也帮着大人到工地送饭,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家家户户男女老少一齐上阵,有开渠的、有修桥的、有修闸的,全村人正在为开渠引水,有序地忙碌着,大家期盼着早一天完成开渠引水工程,让全村农田受到潇河水的灌溉。突然从太原方向传回消息,有人诬告王答村人举旗造反杀死人命。山西巡抚听信妖言已下令派兵前来剿灭,这消息如一声惊天辟雷,让人们一下就懵了,老人们长声叹气怨老天不长眼,妇女们骂山西巡抚是个昏官……还得说王答当时的主事人了不得,在拦河打堰开渠引水工程之初,为了防止有人对开渠引水进行破坏,掌握社会对王答开渠引水的动态,他们在村内做了周密的安保措施,在府县安排了眼线,得到太原传来消息时,尽管有点感到突然,有点比预料的糟糕,但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沉着应对。先对全村人的恐慌情况进行了安慰、稳定,让人们不要乱跑更不准吵架拌嘴等,以免造成村内混乱,官兵来时误认为村内真的发生造反、形成错杀无辜、谎报军情。让家家户户把门前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老人在家中看管好孩子,妇女们在门前纳鞋底做针线活,青壮年全部到开渠引水工地、村中加派安保人员暗中密切注意村中动静,发现情况立即报告。
  再说那太原周总兵接到山西巡抚带兵到王答村剿匪的命令后,不敢怠慢,立即到校场点齐五千兵马,向王答村方向开来,那周总兵熟读兵书,又爱民如子,一路上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沿途派出探马打探消息,发现情况马上报告,不得有误。做好了一切剿匪的准备。队伍行进到小店,眼看离王答路程已走了一半,沿途不见一个逃亡的村民,也没有探马来报军情,周总兵心中不免起了疑惑,难道王答村造反有假,情况不实,还是其中另有隐情。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让大队人马停止前进,在小店安营作寨就地待命。只带五百兵马,马不停蹄,兵不卸甲,,向王答继续前行,又行了二十多里来到离王答只有十几里之遥的北格镇时,仍看不到一点王答村造反给人们带来的恐慌,村镇上一切如常,田野里村民们忙碌着做农活,市场上商贩正和人们讨价还价,周总兵不由陷入了沉思,看来王答村举旗造反,杀死人命这事有点奇怪,他让带来的五百军兵原地休息听命,他要亲自去王答村一看究竟。
  这一天王答村人们按照村里的安排该出工的出工,该照顾孩子的照顾孩子……该干啥的干啥村内是干干净净,安静祥和,没有人大声喧哗,更没有吵闹,村民见面是彬彬有礼和声细语,妇女在门前一边做针线活一边注意过往行人的一举一动,防止有人节外生枝,给全村人惹来不应有的麻烦。这时有七八个商人打扮的外地人走进了村庄,为首的文雅中带有威武,和蔼中不失尊严,见了做针线活的妇女们就上前和她们攀谈起来,家长里短,油盐酱醋,农工学商无所不谈,王答妇女们早有思想准备,都一一作了回答,没有丝毫破绽。来人起身临走时又问:“你们村怎么只有妇女老人孩子,青壮年都去哪了?”妇女告诉他们全村的男劳力都到村外开渠引水的工地了,大家都忙的很呢!为首的又向妇女们打听了开渠引水的工地方向,才站起身来朝她们指引的方向走去……当他们刚刚走出村的时候,一个妇女突然回过神来,问其她的妇女说,这几个商人打扮的人,既没有推销任何东西,也没有问我们有什么要出手的农产品,好像对我们村开渠引水工程到是挺关心,难道他们是山西巡抚派来的……果真如此我们王答村可算遇到清官了。
  王答村开渠引水工地上车水马龙,修桥闸的地方有送砖的,有拉运石条的和灰,搬砖的。泥瓦工专心的砌砖垒石,抬石条的号子此起彼伏。嗨呦嗨呦……开渠红旗迎风飘扬,早已干枯的死人头颅,仍由突击队在前面用铁锹挑着开路,小伙子们脱光了衣服甩开膀子大干,互不相让,年长的不服年老,要和小伙子们一比高下,渠道在一米一米的向前延伸,有大渠、小渠、斗渠、还有毛渠,十里八乡围观的人还是那么多,还是那么热闹,有的围观者憋不住劲,抡过小伙的铁锹干了起来,有的在纠正小伙子开渠的方法,也有为他们的做法和干劲叫好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在围观的人群中多了那么几个商人打扮的外乡人,既不言语,也不叫好,只见那为首之人这里瞧瞧那里看看,不时对他们的表现点头致意。也不知什么时候这几个围观的外乡人消失了,走的是那么无声无影,没有惊动王答村开渠引水工地的一个人,没有喝王答村一口水。没有过多久山西巡抚派到王答剿匪的兵从北格从小店撤回了太原,王答村的人长长出了一口气,躲过了一场生死劫。
  几天后,太原方面传回消息,山西巡抚派出到王答剿匪的周总兵把王答村打红旗是为开渠引水辟邪、指引方向,铁锹挑无人认领之尸头颅,是向人们示意王答村人开渠引水的决心和意志,全村男女老少正忙前忙后兴修水利,并非举旗造成反,更没有打死人命,如实报告了山西巡抚,并禀告朝廷。由于周总兵洞察秋毫,为政清明使王答村避免了一次刀兵之灾,人们开渠引水的积极性空前高涨,王答村的开渠引水工程很快就竣工了,竣工后王答村渠道如一张鱼网纵横交错遍布所有的农田,村外围四周有大渠,引进萧河水,通过斗渠小渠毛渠送水灌溉农田,村周围又有斗渠环绕村庄四周。既能灌溉村庄周围农田,又能防止萧河水凶猛时祸及村庄,在村内雨水过剩时又能向外排放。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王答村有几句顺口溜:不看猴儿不看戏,要看王答村抽水机,说的是王答村村庄遇大雨,向村外抽水时人们围观时的情景。开渠引水工程让王答村受益匪浅,从此王答村春天人们都去潇河打堰,到了夏天只要东山方向一天阴下雨,王答村就开始准备浇地,那时各条渠道内汲的河水满满的,二、三天就要以把王答7千多亩耕地全部浇一遍,很好地提高了王答村土地效益,余下的水还可以支援周围邻村,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王答村那些开渠引水的前辈,归功于没有莽撞行事,滥杀无辜,邀功请赏的周总兵。为了表彰和纪念那些王答村开渠引水的人们,不忘有恩于王答村的周总兵,王答村在村北端兴建了河神庙,在庙正殿中央供奉起了根据当时村内妇女见到时的描述,开渠工地人们的印象,请画师描绘而复制的周总兵神像,老辈人们讲周总兵回太原后不久就被调走了,是高升还是平调或是受到人诬陷,谁也说不清,但王答村的人永远忘不了他,忘不了河神庙,忘记不了那些王答村开渠引水造福子孙的先人。
  抬胡爷爷的传说
  不幸的是王答河神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我还没有上学时已在“破四旧”的浪潮中被拆为平地。据说在拆除河神庙时不少人充满了不舍和无奈……王答河神庙拆除距今已有五十多年了,年轻人心目中已没有河神庙存在印象,可在王答村上了年纪的人心中王答河神庙还是那么熟悉。一谈到浇地下雨他们就会想起神河庙;从神河庙方向走出的潇河打堰人群;潇河发洪水时村里一个叫甲保的老汉敲着铜锣全村满街巷:“上下东闸、闫家营桥、马卜桥、南北小渠、霸王渠、盘龙渠、堰南……下来水了。”那沙哑中带着焦急吆喝人们浇地的声音;想到河水浇地之后农田中留下一层厚厚的洪泥,那是东山上冲刷下来含有高度农家肥的泥土,人们脚一踩上去粘中带滑,会让人们吸不起鞋来,此刻他们总是那么开心一笑,这一层洪泥会给他们带来来年丰收的希望。又会想起农历六月初六抬胡爷爷,人们祈求下雨的虔诚,农历六月二十八在河神庙搭台唱戏或耍猴儿的快乐。
  说到抬胡爷爷还有一段流传在民间的传说,说的是有一年潇河发大水从上游漂下来一根又粗又大的木头,王答村的人发现后就去打捞,邻村的人也去帮忙,可不知什么原因怎么也捞不上岸,人们一直追到西谷村境内,在西谷村村民的帮助下才捞上岸,大家一看这根木头形状如同人形,裂缝之处在流血(实际上是木质被河水浸泡后的一种反映),认为这是上天显灵,于是几个村商议请能工巧匠以这块木头为主又添了些打捞上来的其他木头雕刻成为胡爷爷十二尊神像,供奉在西谷村真武庙内。由于打捞的过程把王答村称为胡爷爷的“娘家”,西谷村为“婆家”,其余参加打捞的村分别为外婆,姨……等亲威,每年一到农历六月初五下午,王答村抬胡爷爷的人们就出发了,在天黑之前赶到西谷村真武庙,一晚上在庙内吹吹打打,到六月初六天还不亮就抬起胡爷爷回王答,名为回娘家。回王答后供奉在河神庙内,(起初是在河神庙、娘娘庙、老爷庙、观音堂四个庙轮流供奉,在哪个庙供奉就在哪个戏台唱戏,娘娘庙——西戏台,老爷庙——南戏台,观音堂——东戏台,河神庙搭戏台,后因战乱其他三座庙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胡爷爷就一直供奉在河神庙)。胡爷爷要在王答住一个多月,在这段时间常常是天公作美(人们说是胡爷爷显灵)出现下雨、潇河发水。王答村用河水将全部农田浇一遍,到六月二十八村民感激胡爷爷显灵,在河神庙搭台唱戏或耍猴儿。到七月十四西谷村赶庙会,把胡爷爷再抬回西谷村真武庙,这个风俗一直沿续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至今每年六月二十八这一天王答总要敲打一番,西谷村七月十四仍在延续赶庙会。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