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醉残红日夜吟多

时间:2017-9-13 4:59:51   作者:珏山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到文水县狄家社村,拜谒狄青庙。村里的老人主动介绍,告说村原名全称汾州西河县小叶村,因出了狄青,才改叫现名。脸上显出热情和自豪。  狄青庙经过多次重修,现存建筑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修建的。正殿内东西壁原有壁画,现西壁壁画已无,东壁有重描后的中堂画一幅,联语一副。联语...

 

醉残红日夜吟多

 

  
  到文水县狄家社村,拜谒狄青庙。村里的老人主动介绍,告说村原名全称汾州西河县小叶村,因出了狄青,才改叫现名。脸上显出热情和自豪。
  狄青庙经过多次重修,现存建筑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修建的。正殿内东西壁原有壁画,现西壁壁画已无,东壁有重描后的中堂画一幅,联语一副。联语为北宋政治家韩琦所书:“看尽好花春卧稳,醉残红日夜吟多。”名将祠堂书此联语,反复咀嚼,耐人寻味,发人深思。
  这副联语,初看是情语,再看是恸语,再再看,或可看出人生况味。
  狄青的战功,在当时的北宋是无与伦比的。参加了大小战役二十五次,每战必胜,功勋卓著。
  现代作家王小波说:“在人世间有一种庸俗势力的大合唱,谁一旦对它屈服,就永远沉沦了,真是可惜。”整个宋朝,猜忌武臣,是赵宋的家法;重文轻武,流为社会的习俗。在这种大合唱面前,狄青没有屈服,却也被“沉沦”了,真是可惜。
  他是由小兵累立战功,才做到枢密使的。狄青出身贫寒,16岁时,因其兄与乡人斗殴,狄青代兄受过,被脸上黥文,而走上戎马生涯。在他自己看来,这脸上的标记,是很光荣的,却常被人取笑或辱骂。
  狄青在定州做副总管时,一天,赴都总管韩琦的宴会。有个侍宴的妓女,讥笑他脸上的黥文,向他劝酒说:“劝斑儿一盏。”
  及至他做到枢密使,谣言就更多了。有人歌道:“汉似胡儿胡似汉,改头换面总一般,只在汾川河子畔。”这首歌便是唱来讥刺陷害他的。“汉似胡儿胡似汉”指他姓狄而为汉人,“改头换面总一般”指他不肯去掉黥文,“只在汾川河子畔”指他的籍贯汾州西河。开封大水,他搬家到大相国寺避水。一天穿件浅黄色的袄子,便盛传他要黄衣登殿了。
  宋仁宗曾命王尧臣传谕狄青把脸上的黥文除去,他不肯,对王尧臣说:“青若无此两行字,何由致身于此?断不敢去,要使天下贱儿知国家有此名位待之也。”当然,他这几句话,忤旨了。
  狄青与文彦博两人的地位相等。文彦博给狄青的压迫,比韩琦尤盛。文彦博借口民间的流言和兵士们对狄青的爱戴,劝宋仁宗免掉他的枢密使职务,命他出典外藩。这和贬逐无异。宋仁宗觉得他功高,不忍这样处置,对文彦博说:“狄青是个忠臣。”文彦博说:“太祖岂非周世宗忠臣?”这一句话说得宋仁宗哑口无言,心里开始忌惮他了。他还不知就里,仍向文彦博询问命他出外的原故。文彦博直着眼对他说:“无他,朝廷疑尔。”吓得他倒退几步。
  看来,等待狄青的,只有“沉沦”一条不归路了。
  通观两宋,能称为名将的,北宋推狄青,南宋推岳飞。无论狄青,还是岳飞,在岁月的洪流中,时空不同,经历不同,却走向一致。徒叹奈何。
  狄青是北宋第一大帅哥,是帅到得戴上面具才能上战场的美男子。他的英俊潇洒,不但俘获了京城无数少女少妇的心,就连宫中的贵妇公主也不例外。听说神奇的面具将军从前线凯旋,京城士女都期盼着一睹英雄的风采。狄青每次出行,都万人拥巷,争睹英姿。
  狄青死后,哀荣尽享,被追赠中书令,谥号“武襄”。
  其子在故乡修建狄青庙即狄武襄公祠,既是恩人又是压迫者的韩琦,想必五味杂陈,因此为祠堂书写了联语。看了上面所述,或许已经明白“看尽好花”“春卧”的不尽之意;韩琦大概生发出失肱股之痛,家国之思,惜别之苦,才会有从白天饮到日落的“醉残红日”,至整个晚上的“夜吟”多多的追悔、惋惜、慨叹等复杂之情的涌现。
  “看尽好花春卧稳,醉残红日夜吟多。”非韩琦所撰。他从谭用之《山中春晚寄贾员外》一诗的颈联中取出。不难看出韩琦在这种大合唱中的明哲保身,也透露出至今为人们痛恨和深思的处世哲学。
  是真名士自风流。罗曼·罗兰在《米开朗琪罗》里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这大概是至今人们仍称狄青为狄二郎、狄万人、狄天使、面涅将军、武曲星等,且至今活跃在戏曲舞台和评书中的真正原由吧。

 


 


上一篇:格 局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