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当年 我那一床婚被

时间:2018-1-7 19:00:16   作者:袁世俊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摄影 李国兴    2017年6月18日是父亲节。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抚心追痛的是勤劳、淳朴、善良,饮誉乡里的老母亲李友兰,却在回村参加重孙的生日宴上,一个趔趄缓缓倒地,突发心梗,走完了她八十岁的人生历程,安详、宁静,到天国追随慈祥敬爱的父亲去了。  按照当地习俗,母亲生前穿...

 

当年_我那一床婚被

 

摄影  李国兴

 

  
  2017年6月18日是父亲节。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抚心追痛的是勤劳、淳朴、善良,饮誉乡里的老母亲李友兰,却在回村参加重孙的生日宴上,一个趔趄缓缓倒地,突发心梗,走完了她八十岁的人生历程,安详、宁静,到天国追随慈祥敬爱的父亲去了。
  按照当地习俗,母亲生前穿过、用过的衣物,都要装入棺材随她而去。在老家整理母亲遗物,打开她平时视若珍宝加锁的衣柜时发现,一个包袱竟然严严实实的裹了好几层,层层解开,映入眼帘的却是母亲亲手织就的棉布被里,一针一线缝制的,当年我结婚时的那床黄色的潞绸婚被。
  望着母亲和蔼慈祥的遗像,我忍不住泪如雨下,那远逝的一段岁月,恰似电影回放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七十年代,是个物资极度匮乏的时期,那时,买布要用布票,购粮买肉要用粮票、肉票,作为家中长子,我从临汾师范毕业返乡任教。眼看我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父母背着我私下多次商议要为我准备四铺四盖的婚被。父亲在自留地里种上了棉花。那年雨水充足,棉花长势喜人,到了收获的季节,棉花就象咧嘴含笑似地绽放出一朵朵雪白的花朵。记得那是个礼拜天,我和父母一块下地采摘棉花。父亲在我腰间绑好包袱,母亲一边示范,一边教我双手采摘。开始不习惯,总是一手托着棉花壳,一只手采摘,不到一个钟头母亲就远远超越了我们,摘了满满的一包袱棉花,倒在了地头的塑料布上。因为路远,回家不便。午饭,奶奶送到了地头。我们吃过饭后又开始了采摘,经过了一晌午的实践摸索,慢慢地我也学会了双手摘棉花。眼看太阳快落山了,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我和父母赶快把地头的棉花装在平车上,用塑料布盖好,拉上平车往家奔跑。刚过龙沟桥,倾盆大雨瓢泼而下,一走一滑,拉车的父亲连连跌跤,回到家后,我们三人被雨淋成了落汤鸡。
  晒棉花、压棉花、弹棉花,母亲和奶奶又用高粱杆把雪白的棉花搓成一条条空心搓眼子,于是每天晚上奶奶和妈妈便用纺车纺线。后来,父亲又请来汾河对岸东毛村的许师傅到家里织布。许师傅为人随和、性格爽朗,坐在硕大的织布机上,随着双脚有序地踩动,右手拽绳拉梭,左手来回拉档织布,上下错动经纬交织,一寸寸的棉布便在织机上延长盘卷起来。
  母亲生于解放前,虽然没上过一天学校,但是她心灵手巧,绣花女红样样精通。有时,许师傅织布累了,抽袋烟的功夫,母亲就坐上织机,学着许师傅的样子,一板一眼地织起布来。后来许师傅家中有事,布没织完便辞工回家,剩下的活儿全凭母亲默默织完。除了用布票买回的两床被里用的是侯马纺织厂生产的漂白布,其余被子里布和褥子里布全部用的是妈妈织的土棉布。听说杭州的丝绸全国闻名,爸爸便写信嘱托远在南京部队医院当院长的大伯父代买杭州丝绸被面。春节探亲时,大伯父带回了四床丝绸被面,其中两床红色的,一床绿色的,一床黄色的。被面中间都是一个大大的喜字,两边是机绣的双凤图案,煞是漂亮。可当我看到注册商标时,不由的一愣,这杭州丝绸的产地咋成了高平丝制厂?心想大伯父真抠门,咋能拿山西丝绸冒充杭绸呢?大伯父似乎看穿了我心中的疑问,笑呵呵地说:“可意(我的乳名),你可别小看咱们山西的丝绸啊,这可是我的朋友花了200元,排了一晌午队才买到的。听朋友说从明朝初期,皇家就在山西设立织染局,专门为皇室定点生产贡品丝绸,就连清朝的慈禧太后都以坐拥十八床潞绸丝被为荣,山西潞绸明清御贡五百年,所以说山西是中国的丝绸发源地。”听了伯父的一席话,逐渐打消了我的疑虑。也由衷钦佩伯父———这位解放军院校培养的师级首长的博闻见识。当时,农村一个劳动日分红8角,那可是父母一年的血汗钱。当父亲拿出多年的积蓄送给伯父,伯父说是送给我的结婚礼物,说啥也不肯收钱。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伴随着时代进步,科技的发展,我们逐渐用上了大床鸭绒被、羽绒被。那陪伴我们多年的单人潞绸婚被便逐渐改成了大床褥子和孩子上幼儿园小被褥。
  2002年父亲因病去世,看到母亲仍盖着以前的旧被褥,妻子便将唯一一床从没盖过的黄色潞绸婚被送给了母亲。逢年过节,还不时给母亲添置一些新衣服。可谁知,一生简朴的母亲,穿的用的都是我们淘汰的旧衣物,我们给她买的新衣服,送她的那床婚被,却仍被她当成了宝贝,一层层包好藏在了柜子里。妻子常在我耳边唠叨:咱们都在外面工作,妈妈老穿旧衣服,咋就不知道为咱们长脸呢!知母莫如子,我总是嘿嘿一笑,搪塞而过。因为我也常劝母亲,可她总说:我老了穿啥都一样。
  俯面母亲亲手织就、一针一线缝制的黄色潞绸婚被,我仿佛嗅到了妈妈的味道,也由衷感受到了母亲浓浓的爱意。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如今,母亲已到了另一个世界,当年我那一床婚被却成了母亲留给我的唯一念想。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