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沙龙

读毛泽东爱情词两首

时间:2018-1-7 19:01:01   作者:姚润生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政治家。毛泽东也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具有深厚的古典文学素养,对中华古诗词更有强烈的爱好。不论在艰苦的戎马生涯中,还是在革命胜利后生活条件好转的情况下,在日理万机之余,他几乎全部沉浸在诗词艺术的氛围中,诗词成了他人生...

 

读毛泽东爱情词两首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政治家。毛泽东也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具有深厚的古典文学素养,对中华古诗词更有强烈的爱好。不论在艰苦的戎马生涯中,还是在革命胜利后生活条件好转的情况下,在日理万机之余,他几乎全部沉浸在诗词艺术的氛围中,诗词成了他人生中一份很重要的精神寄托。
  毛泽东从八岁就即兴吟诵:“狮子眼鼓鼓,擦菜子煮豆腐。酒放热些烧,肉放烂些煮”五古,到他生命终止的那年,共创作诗词132首。他用犀利的文笔,极其饱满的热情,讴歌祖国山河的雄奇壮美;用充满激情的诗章,描写革命战争的艰辛和胜利的喜悦。我们读他的诗词犹如阅览中国社会的变迁史。
  毛泽东诗词大部分为豪放壮美的篇章,也有少量描述夫妻离别、亲人牺牲,令人柔肠寸断的诗篇。毛泽东少年时,不满意在私塾里“死读书、读死书”的学习方式,13岁(1906年)时,给老师写了一首五古“天井四四方,周围是高墙。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他要离开四面是高墙的天井,寻求能长长的地方。于是,在1911年春,他不顾父亲的反对,留下五绝一首“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出走长沙,开始了他的远行。1913年进入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学习,成为他未来岳父——杨昌济老师的得意门生。由于师生的关系,毛泽东经常出入于老师家,与杨老师的女儿杨开慧从相识到相知并演绎了一场传奇的生死恋故事。当身材魁伟、雄姿英发的毛泽东第一次出现在杨开慧面前时,就令她情窦初开的心,为之一振。以后的交往中,毛泽东领导湖南学生反帝爱国运动的所作所为,都深深地感染着她,她甚至表示:“假如他被人捉了去杀,我一定要同去共这一个命运”。这是一对不同凡响的恋人,革命事业是他们共同奋斗的志向。于是,毛泽东和杨开慧于1920年冬在长沙结婚了。杨开慧于1921年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负责中共湘区委的机要和联络工作。她是毛泽东革命工作的有力助手,她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毛泽东的生活,是毛泽东的贤内助。
  那时为了革命,毛泽东经常奔波在长沙上海广州等地,他们离多聚少,离别之苦,相思之情时时袭来,令人愁丝寸断,潸然泪下。1921年,在一次与妻子离别后,毛泽东写下了《虞美人·枕上》一词,充分表达了他离愁相思的情怀和他们之间情深意切的爱。《虞美人·枕上》写道:“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簿寒中。晓来百念皆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堆满脑袋的离别新婚爱妻的愁,在枕上如翻江倒海似的辗转反侧,令人难以入眠,夜色总难退去,妻子不在身边,寂寞无奈,索性披衣起坐,无聊地仰望苍天,数着寒星。朦朦胧胧中睁开睡眼,只见一钩弯月渐向西沉。太阳将要升起在东方时,仍不见心上人的踪影,只有她同样愁苦万状的容颜,隐隐约约地浮现在脑海中。怎不让人愁苦,不由的热泪横流,打湿了枕巾。情景交融,浑然一体的描述,烘托出他对杨开慧的深情爱意。他们如此深情执着的爱,令人仰慕。
  1923年12月,毛泽东奉命去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离别爱妻和刚满周岁的岸英、不到满月的岸青时,毛泽东创作《贺新郎·别友》一首。词中这样写道:“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悄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词中采用了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一方面用真切细致的白描,把夫妻间的离情写得细致入微,具体感人。通过典型环境中人物典型的心理活动表现了人物既热烈而又理智的典型性格。另一方面又有艺术夸张,形成刚柔相济的艺术风格。词中最后两句“重比翼,和云翥”是毛泽东给杨开慧的一句美好的承诺,他说等我和你在将来的革命斗争中会晤时再在云霄中比翼双飞,是一个充满革命人情味的希望。词以婉约收结,婉约中仍带有豪放。
  毛泽东与杨开慧离别之际的交谈中,提到了引起他们误会的一封信——那是在1922年,毛泽东在信中抄录唐代诗人元稹的一首五律长诗《菟丝》:“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君看菟丝蔓,依倚榛与荆。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纵横。樵童砍将去,柔蔓与之并……”毛泽东引述此诗的本意,在于劝杨开慧要以革命利益为重,不要过多地依赖他,更不要迷恋于卿卿我我的小家庭生活。谁知杨开慧不解其意,误认为他在讽刺自己,伤心地对他说:就是你在做事,我就不算做事呀?二人争吵起来。事后,毛泽东作了解释,误会像“过眼滔滔云共雾”一样得以消除。误会消除,雨过天睛,阳光灿烂,他们的情感却更深了。在他们度过的不平凡的战斗岁月里,有成功胜利的喜悦,也有失利误会的痛楚,许多往事就像过眼云雾一样消失吧。算一算,数一数人间知己不就是我和你既是志同道合的革命同志,又是恩爱的伴侣!社会处于动荡变革的时代,谁能解除人民的忧虑疾苦?难道只能仰首问苍天吗?要推翻封建统治,改造不合理的社会,砸烂束缚人的枷锁,只能靠自已。毛泽东胸怀崇高理想,毅然别妻离子只身远去,以大无畏的精神,投入到革命斗争中去。杨开慧也以同样的理想和信念,对待与亲人的离别。这首词的下阕,写的是毛泽东在离别途中的所见所感。又到曾经告别的东门外了,他头顶一弯残月,脚踏白白的清霜,穿过凄凉的横塘,缓缓地离亲人远去。景色的苍凉,更衬托出心情的凄苦和感伤。汽笛一声催人泪,真的要“挥手从兹去”了,要离开故地、要离开妻儿“从此天涯孤旅”,此时此景催人泪下。然而肩负国家兴亡、阶级浮沉历史重担的毛泽东,在感情上没有过多的考虑,毅然决然地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那样,切断绵绵相思情结,离亲而去,迈向革命的熔炉,投入到变革社会的实践中去。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胜利是肯定的,离别是暂时的,这一对夫妻总会“重比翼,和云翥。”比翼双飞,在高空中翱翔。
  爱情是人类最圣洁美好的东西,是与世长存永恒不息的。毛泽东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不是神而是人。他承认爱情是文学艺术永恒的主题,并能大胆地真实地描写爱情。不仅写自己夫妻间的柔情蜜意,离愁别恨,而且写误会、矛盾、苦恼,这些普通人常有的情绪,因此显得更真实动人。然而,爱情不是人唯一的东西。人是有自己的宗旨和目标的。毛泽东夫妇是属于新兴的无产阶级的,是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的。当爱情与革命不能两全时,毛泽东毅然决然放下爱情,投入革命。如此写法,写出了爱情的真谛,写出了作者的胸襟气度,写出了爱情和革命的辩证统一。
  

 

 


上一篇:当年 我那一床婚被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