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
情感沙龙

最疼我的 那两个人老了

时间:2018-11-4 21:58:19   作者:自力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父亲接到我要回家的电话,我能明显地听出他高兴的气息,还似乎看到了母亲欣喜的眼神。  是啊,很久没回家看看他们了,我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把回家的日程推了又推。我们宁可孤单了自己的父母,也不愿冷落客户耽误生意,生活的...


最疼我的__那两个人老了


  
  父亲接到我要回家的电话,我能明显地听出他高兴的气息,还似乎看到了母亲欣喜的眼神。
  是啊,很久没回家看看他们了,我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把回家的日程推了又推。我们宁可孤单了自己的父母,也不愿冷落客户耽误生意,生活的重心总是一味地倾向自己。
  父亲清早就打电话过来,说他已在镇上等我。我连忙拿起东西就去赶车,生怕让父亲在风中等的时间太久。我跳上了客车催司机快走时,心情既迫切又美好,就像奔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甜蜜约会一样,生怕辜负了父母的一点一滴。
  经过半天的颠簸,远远地就可以看见,父亲在小镇的街头等着我。他坐在电动三轮车上,满头的白发在风中瑟瑟地抖动。我坐在父亲的三轮车上,他怜爱地递过来一件衣服,说山里风大别着凉了。我心里暖暖的,眼眶湿湿的,为父亲的细心而感动。
  父亲启动车子了,他略微驼着背,双手笨拙地握着车把手,脸上却始终挂着满足的微笑。我跟父亲聊天,不知是风太大还是父亲耳朵背,他多半只是笑着听我说,偶尔嗯哈两声应答着。我明显地感觉,父亲老了,再也不是我儿时印象里肩能扛手能提的父亲。我在后面轻轻地抱着父亲,闻着他身上好闻的烟草味儿。我感觉自己如同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最幸福的童年时光。
  快到村时,遇到了熟人,父亲高声地跟他们打着招呼。我回来了,他显得那么高兴。想到这里,我不禁为很久没回家看望他们而惭愧起来。
  到村头时,我早看见了母亲。她站在路口,朝我们望了望,居然没认出我们来。我叫了声“妈”后,母亲就高兴地走了过来。“我就说你们怎么还没回,原来是你们两个顾着聊天去了。”母亲一边笑着一边嗔怪我们。我下车后,母亲帮忙提着东西,然后颤巍巍地回家。母亲患糖尿病多年,视力越来越差,走路也没原先稳当了。听母亲说前几天还摔了一跤,半天起不来。在我坚持要看的情况下,母亲露出还有点红肿的右腿。“不碍事,医生看了的,抹点红花油就好了。”母亲说完,就忙着张罗饭了。看着一桌的饭菜,我不禁感慨,每次回家,都是一次亲情的盛宴,父母完全把我当成了客人。想到这里,心禁不住一阵阵感伤。
  我一定要常回家看看,因为世上最疼我的两个人老了。




上一篇:毕业照的回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8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