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醋都人物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时间:2010-9-4 12:56:48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270   评论:0
内容摘要: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艺兴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河边飞雀雪犹寒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冬运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瑞雪黄土人家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寒林喜鹊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雪融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坦曲民居古垛院

韩祖猛的冰雪世界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我不知道韩祖猛在山西是不是画冰雪山水的第一人,但我敢说,现在他是冰雪山水画的集大成者。许多老画家见了韩祖猛,总要问:“咋日鬼出来的?”韩老师谦虚不过,呵呵一笑,老老实实地告人家他的实践过程,听得人家直夸他——言语间,是那种心悦诚服的赞赏。
       韩祖猛是画坛老将了,他长于花鸟与山水,熔古铸今,化古出新,默默耕耘,早已在画坛奠定了地位。1993年,韩祖猛迷上了冰雪山水,精研十几年,硬是给黄土高原美术高地平添了一抹柔润温情的亮色。
       在当代提冰雪山水,绕不过一个人物——于志学,于创立东北冰雪山水画派,作品冷逸明快,独树一帜。历史上,从魏晋南北朝时代山水画产生以来,我国的雪景画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历代的雪景山水画多不胜数,如东晋顾恺之的《雪霁望五老峰》、唐王维的《雪溪图》、北宋巨然的《雪图》和范宽的《雪山萧寺图》、元代《岱宋密雪图》等等,但是那些雪景山水,大多是画江南的雪景,未免软了些笼统了些。韩祖猛的冰雪山水,没有盲目因袭古人和搬弄今人,却很好地吸收了古人的温和柔美和于志学的硬朗真切,铸成自家面目,无论材料和技法,都有明显区别。
       在构图和表现形式上,韩祖猛舍弃了一树一木的特写展示,而是框取中景和全景,以山为主,山又有远有近,使画面整体呈现出纵深立体之感,首先形成气势。对于树木,房子,鸟兽,冰挂,融溪,等等,皆依附于山体布置,不游离,不突兀,妥帖而和谐,这样既回归大自然造化之态,又符合大众审美情感,给人以亲近和宽阔之感。
       以山立骨,确定下视觉基调,韩祖猛将主要功夫用在情感的铺陈上,那披挂了冰雪的山体树木的色彩、姿态和机理,是他探索和表现的重点,这如同一个生命体上丰富饱满的血肉筋脉以及皮肤身材,弹性和光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利用传统山水画各种皴法表现自然机理,到了冰雪山水这里就成了困难,皑皑冰雪覆盖下的自然万物,更加丰富而微妙。扎实的山水画技法底子没有束缚了韩祖猛的思维,长期的师造化使他眼界开阔,而不因循旧章。经过反复试验,“水冲法”、“空白法”、“对比法”、“破墨法”相继被研究出来,材料的使用也五花八门,牛奶、食盐、洗涤剂、白糖、豆浆等生活用品,无所不用其极。在传统技法的基础之上,吸收和创造现代新技法,韩祖猛走的就是中庸的正道,他始终让笔墨之美不脱离空间与物象的再现,在“笔墨之探奇必系山川之写照”(清笪重光语)的探索中,完成塑形与写心的统一。
       黑白灰处理不好,画面就没有精神。色彩上,韩祖猛紧紧抓住中国水墨画“黑白相生”、“虚实对比”、“知白守黑”之妙,在深入雪后、观察大自然中去思考黑白的对立统一之美,确立了一种以白为主、以黑为辅、实其白而虚其黑的水墨技巧。灰色和兰色的使用,有力地丰富了画面的情感厚度,因而他的冰雪山水看上去没有“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凄清苦寒,而是“今冬麦盖三层被”的富丽殷实,有了如同电视剧《北风那个吹》的火热青春和暖人大爱——一句话,冰雪并非无情,韩祖猛给原本冷峻的冰雪世界赋予了温情和浪漫。其中兰色的使用,又使这种温情和浪漫多了一丝圣洁和雅逸,为冰雪艺术建立起一种新的审美价值——冰雪世界是祥和的、纯洁的、神圣的。
       韩祖猛的冰雪山水,还浸润着浓浓的乡土情结。和于志学倾力打造白山黑水一样,韩祖猛着意描绘的是山西乃至华北的北国风光。有专家考证,当年毛主席创作《沁园春·雪》,恰恰是东征渡河后在石楼县观赏雪景而勃发诗情的。这就是说,伟人眼中壮美的千万里北国风光,恰是养育我们的晋西北黄土高原,是韩祖猛笔下的馒头一样的山包、草垛,是晶莹剔透的玉树琼花,是悠然自在的毛驴、炊烟,是我们的家园。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