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醋都人物

廖廓疆天写春秋

时间:2019-10-27 19:37:17   作者:康广宁   来源:醋都网   阅读:52   评论:0
内容摘要:廖廓疆天写春秋——记清徐籍我国优秀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李铭    2018年6月25日,我国优秀的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李铭与世长辞了。就像他毕生研制的导弹一样,经过长途飞行,圆满地完成各项任务,准确地降落在了预定的地点。虽说是功德圆满,...

廖廓疆天写春秋
——记清徐籍我国优秀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李铭


廖廓疆天写春秋


  
  2018年6月25日,我国优秀的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李铭与世长辞了。就像他毕生研制的导弹一样,经过长途飞行,圆满地完成各项任务,准确地降落在了预定的地点。虽说是功德圆满,但毕竟还是带给人们无限的哀思。
  李铭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奋斗的一生,无私奉献的一生,隐姓埋名的一生。他的名字至今无人知晓,即使在他的家乡也默默无闻。如果说他的前半生的销声匿迹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所致,那么他后半生仍然低调作人,就是人性的光辉在熠熠闪烁了。
  (一)童年立志
  李铭,祖籍清徐东南坊村,生于1936年正月,乳名美生。是我国优秀的导弹和火箭系统控制专家。获得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职称,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为我国的两弹一星,载人航天事业奋斗了一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李铭的父亲叫李唐泌,是我国资深的地质学家。母亲叫张广祥,曾经是太谷民贤学校的教师。李铭出生时,因为父亲在美国耶鲁大学读书,所以乳名叫美生。李铭自幼跟着奶奶和母亲在太谷铭贤学堂长大。
  李铭生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在他的童年世界里,充斥着刺耳的警报声和日本人炸弹的爆炸声,民不聊生,满目疮痍。他经常跟着母亲随大家一起钻防空洞,看着“飞弹”爆炸后的惨不忍睹的场面,李铭不止一次问母亲:“日本人的飞弹太可恶了,咱们啥时候,能用飞弹去打他们呢?”母亲叹了口气:“这个问题,妈妈可回答不了,这需要你以后自己去回答的呀!”小李铭自信地说:“我长大后,一定要造出咱们国家的飞弹,叫他们谁也不敢欺负咱们。”
  (二)少年磨难
  李铭五岁时跟随母亲去了上海,与父亲团聚。在上海读小学半年之后,就上不起学了,因为学费太贵,要23块银元。后来老师说,只要能考入前二名,就免学费,果然李铭考了第一名,被称作神童。
  1942年,由于父亲任职的学校搬到了贵州平越,6岁的小李铭与母亲,妹妹在上海成了难民。日本人在上海给老百姓计口授粮,每天碎米煮饭不够吃,米里头尽是石头土块。而日本人给他们自己的狗和马吃的都是面粉。小李铭跟着妈妈排队买油,日本人在难民肩头编制着号码,稍不如意,就得挨棍子打。日寇的暴行,从小在李铭的心里头埋下了报国雪恨的种子。
  在上海逃往贵州的路上,李铭跟着妈妈,吃尽了千辛万苦,坐过拉尸体的列车,讨过饭,卖过衣服。母亲为了儿女的活命,将结婚戒指也贱卖了。
  国有灾难,人民遭殃。李铭和无数难民一样,过着衣不裹食,蓬头垢面,人心惶惶,流离失所的日子,他们历尽磨难,终于来到了贵州平越,找到了父亲。
  父亲李唐泌拉着李铭的手,辛酸地说道:“山河破碎,公理何在?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啊。”
  (三)学生时代
  虽然自幼饱受战争离乱的艰辛和折磨,但这些丝毫也没改变李铭自幼养成的刻苦用功勤奋好学的习惯,反而历练了他生活简朴,为人正直,负有责任心的个性。
  李铭中学就读于南开中学。时至今日,当年的老同学回忆起来,给他的评价是“文雅沉静,善于思考,学习优秀。”在南开中学,他积极参加学校有线广播站的活动,这不仅培养了他通讯和无线电技术的爱好和兴趣,而且还养成了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的作风。
  他参加过航模小组,自己做滑翔机,在比赛中获得过好名次。
  由于少年时代的兴趣,大学时李铭就读于东北工学院电力工程专业,虽然他是班里年龄最小的一个,但是各科成绩都很优秀,还担任了班长。那时人人都吃东北的高粱米碴子,别的同学都叫苦连天,李铭却从容面对,吃得津津有味。他一心一意安心读书,从不分心。家里每月寄给他的三十元生活费,他都节省着花,有时甚至拿去帮助困难的同学。四年的大学生活,他竟然没有回过一次家,一心扑在学习上。1957年,年仅21岁的李铭大学毕业了。
  (四)慧眼识珠
  世界著名科学家,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奠基人,两弹一星元勋,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1955年10月1日从美国回到了中国。1956年他受命组建了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究所——国防部第五研究院。1957年2月18日周恩来总理签署命令,任命钱学森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国防部五院属于保密单位,当时的代号为“0038部队。”
  中国的导弹事业一切从零开始,钱学森的当务之急,就是从全国各地调集导弹人才。周恩来总理给了钱学森“尚方宝剑”,他做出指示,只要国防部五院需要的技术人员,都可以从工业部门,高校和军队抽调,中共中央还专门发出《关于迅速完成提前调给国防部五院应届大学毕业生的通知》,要求各省市委指定组织部长亲自负责挑选,迅速调齐。
  此时,正值李铭大学毕业之时,由于他各科学习成绩都很优秀,自然而然被征调进入了导弹研究院。只是李铭心里还有一些小小的不情愿,我的第一志愿是想去研制飞弹,五院是干啥的呢?
  经钱学森,梁思礼等人的精心挑选,首批100多名大学生被分配到国防部五院,进入导弹专业训练班,钱学森开始为他们主讲导弹概论。李铭这时才明白,导弹就是长上了翅膀的炸弹,是现代化的尖端武器,这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业。
  国防部五院设立了10个研究室,李铭被分在自动控制研究室。他的主任就是梁思礼,也就是梁启超的小儿子。
  研究导弹,百分之八十的工作量,在控制系统,控制系统是导弹的重中之重。“天降大任于斯人。”李铭深深地懂得自己肩上的分量。


廖廓疆天写春秋


  (五)东风一号
  1957年的中国国防部五院,工作刚刚展开,既无仪器,也无资料,更无导弹实物,除了钱学森外,其他人都没见过导弹实体。
  1957年12月20日,从苏联开来的23770次国际列车,缓缓弛进满州里火车站。这是根据1957年10月15日签署的中苏《国防新技术协定》,苏联援助中国进行导弹仿制,向中国提供的导弹样品和技术资料。
  李铭和国防部五院的570名科技人员,参与接收了这批装备。
  为了保密,卸货、装货都在夜间进行。车上载有两枚苏制P——2型地对地教学导弹,其中的一枚运回了国防部五院,作“解剖”,研究用。
  聂荣臻和钱学森商定的,中国导弹的研制工作步骤是先仿制,后改进,再自行设计。1958年9月,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开始了仿制苏联P——2型导弹的工程。中国的仿制型号命名为“1059,”意思是在1959年10月1日,建国10周年之际完成仿制。
  后来任新民发现苏联提供的资料中,没有关键的技术资料,苏方的答复是“等你们的发电机搞成了,可去苏联去试车”。1959年6月,苏方又单方面撕毁了两国原来签定的协定,并撤走了专家,这样,原定在1959年10月1日完成仿制“1059”导弹,只好延期了。
  面对严峻的形势,聂荣臻元帅对李铭等五院的人说:“逼上梁山,自己干吧,靠别人是靠不住的,以后就靠在座的大家了,党中央寄希望于我们自己的专家。”钱学森发表讲话:“中国的科技人员,并不比别人笨,我们不仅有聪明的智慧,我们还能艰苦奋斗,只要国家给了任务,大家便会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去干,甚至为此而损害健康,直到牺牲也不泄气,有了这种精神,我们就不怕落后,不怕困难多,我们一定能够赶上去。”
  “1059”导弹,不仅没有因为苏联专家的撤走而停止,反而加紧了发射的准备工作。
  1960年10月23日0时45分,一趟由18节客货和特种车厢组成的专列,载着中国人自己研发的“1059”导弹,从北京永定门车站启程,驶向酒泉导弹试射场。其中最精密的制导系统关键部件,叫水平陀螺仪,由以五院技术部部长耿青和李铭等5人组成的“保姆”小组,负责运输。他们5个人轮流抱着这个“宠物”,坐在软卧席上,确保了水平陀螺仪安全到达基地。
  10月28日,“1059”导弹进入技术阵地,进行单元和综合测试。这是梁思礼,李铭等负责具体部位的科技人员最忙碌的时侯。
  11月3日,“1059”导弹的单元和综合测试合格,运往3号发射场区,吊到起托架上,像一把利剑,直刺蓝天。
  11月5日9时23分,发射指挥员下达点火命令,火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发射台围在浓烟之中,“1059”导弹尾部发出一团亮光后,迅速升空。先是垂直升空,然后在制导系统的控制下,转弯,飞向预定目标。
  中国人民终于有了两弹中的一弹。
  1964年,“1059”改名为“东风——1号。”在此后的日子里,中国的导弹事业,在钱学森的领导下,在梁思礼、李铭等人的积极参与下,进入了辉煌的发展期。
  1964年,国防部五院根据苏联“萨姆—2”型地对空导弹,仿制成功了“红旗——1”型导弹,1967年又自行研制成功了“红旗——2”型导弹,开始装备部队。此后中国大约生产了12000枚“红旗——2”型地对空导弹,确保了国防安全。
  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人们才会平安,才会有希望。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在悄悄地负重前行。
  (六)火眼金睛
  李铭,幸遇伯乐。凭借着他的一腔热情和聪明才智,在钱学森,梁思礼的领导下,如同一头拓荒的牛,勤勤恳恳,不畏艰难地开拓着一个个技术领域的处女地。
  李铭和所有的中国“驯火人”一样,站在历史耀眼处的暗面,默默地坚守着。近处,找不到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戈壁滩上被漫天风沙遮蔽着的群像背影。他们的名字被封存在打印着“绝密”标签的文件袋里。远处,他们的名字被一笔笔地刻在历史的坐标上。
  李铭和钱学森一样,都是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他们为了祖国和人民,隐姓埋名,义无反顾地投身于祖国的国防建设事业之中。他由一名大学毕业生,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导弹和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成为科室负责人,走过了漫长的人生之路,其中的艰难和曲折,可想而知。
  1962年1月,李铭被国防部五院授予首批工程师职称。
  在网上可以查到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6年4月6日,中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已进行了226次发射,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从长二丙发射技术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李铭自始至终参与研制了长征2号系列火箭的研制及发射工作。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将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中国的导弹与航天事业。
  东风2号导弹,一开头是按照苏联的框框搞的,在决定导弹采用何种制导方案时,设计师系统提出了三种方案,前两种基本是照搬老的设计,小改小变,风险不大,但技术落后。于是李铭标新立异,提出了第三种方案,即用双补偿和横向坐标转换装置,把原来的制导系统全部更换,这种方案承担的风险最大,但是一旦试验成功,就能立即把新系统正式用到型号上去,既缩短试验周期,又可增加可靠性。
  钱学森、梁思礼等技术负责人,慧眼识珠,充分肯定了李铭提出的新理论的正确性,坚决支持他的设计。1965年7月5日,七机部正式批准采用“全搬”方案。由梁思礼,李铭等带队,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了修改设计和飞行试验,并取得了连发连胜的好成绩。
  1967年12月,东风2号甲改进型导弹定型,随之进行了小批量生产,使用情况一直良好。1969年,东风2号甲改进型导弹正式装备部队,成为第一代为我国站岗放哨的战略核导弹。
  中国的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诞生在60年代后期,由梁思礼担任该型号火箭的控制系统主任设计师,远程运载火箭要求精度更高,控制系统也要更进一步,原有的分离原件组成的计算装置体积较大,分量过重,必须做出小型弹,上计算机。这在当时,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梁思礼大胆决策,决定采用“惯性平台——计算机方案,”但这一方案必须要用集成电路,对于导弹研制和发射来说,这块神秘莫测的区域虽然诱人,却少有人染指,当时也只有美国的一款洲际导弹用过,但原件常常出问题。
  梁思礼和负责制导控制的李铭,经过认真研究后,决定从系统设计上,解决集成电路的稳定性问题。他们俩重新推导了制导方案和关机程序,牺牲了一些方法误差,以减少计算机的负担,最后,拿出了最佳方案,减少了三分之一的集成电路,不仅为计算机瘦了身,还解决了可靠性的问题。
  李铭参与研制成功具有中国特色的捷联惯导系统,开辟了战略导弹“惯导化”道路,研制了多款地地战略导弹和长征系列运载火箭,任航天计算机自动测量与控制系统的设计师,实现地面测试设备标准化,通用化,模块化,是航天可靠性工程学和软件工程化的积极参与者。
  1974年11月5日,中国第一次用“长征—2号”火箭发射返回式卫星失败!由钱学森,梁思礼,李铭等十几人组成了专家组,寻找失败原因。李铭工作在第一线,他冒着刺骨的寒风,在零下十几度的戈壁滩上仔细搜寻火箭残骸,不放过丁点蛛丝马迹,他一点点地研究,一步步地回捋,经过大量艰苦的分析计算,终于找出了故障。原来工人在装配水平陀螺仪修正电刷时,固定螺丝少拧了1.5圈,使得电刷压力不够。
  为此,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钱学森,表扬了李铭,称他是火眼金睛,还专门给李铭发了三千元奖金,以资鼓励。这笔钱,李铭自己只领了五十元,将其余的分配给了科室里的其它工作人员。此外,在多次发射任务前,由于李铭的工作严谨、一丝不苟,凭他多年的实际工作经验,及时发现了不少技术问题,并及时修正发射方案,为确保国家发射任务成功节约了不少时间更挽回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七)热血春秋
  李铭从1957年进入国防部五院,到2007年退休,一共为国家工作了50年,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全部贡献给了中国的导弹,航天事业。他参与研制了多种导弹,运载火箭控制系统,他参与了酒泉,西昌,太原三大卫星放射基地的多次发射任务。
  1983年,李铭参与了梁思礼领导的进军计算机辅助设计领域的工作。在他的鼎力协助下,梁思礼倡导的航天工程可靠性理论由硬件拓展到软件。事实证明,软件工程化,对载人航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从神舟五号到神舟十号的可靠性,安全性,达到了近50年来研制的所有型号系统装置从未达到的高度。
  1999年10月1日,建国50周年庆典阅兵式在京举行。看着电视上威风八面的各种导弹方阵从眼前经过,回顾起中国航天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史,李铭作为一位亲身经历者,他不由得感慨万千。使受尽屈辱的祖国繁荣兴旺,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他不懈的追求,是他一生的践行,他在航天事业中兑现了自己童年的梦想。
  退居二线后,李铭并未远离战场,而是站上了讲台,将航天事业的薪火传给了下一代,他先后带出了十几名导弹控制系统的研究生。
  (八)魂归故里
  李铭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跋涉的一生,辉煌的一生,幸福的一生。
  他生于炮火连天的岁月,从小立志报国,学业有成,天遂人愿,干了一辈子自己喜欢的事业,功成名就。虽然他自幼就离开了家乡,外出求学,但他却有很深的故土情结。他的前半生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很少回家,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家乡的留恋和热爱,在太原卫星基地执行完任务后,他总是抽空回老家看看,踏上清徐这块土地,看一看亲戚,访一访朋友,每逢过年过节他都要给舅舅姨姨们送上礼物,回馈他们的帮助之恩。退休后的李铭,无数次回到故乡,2017年,李铭组织兄妹一行14人专程回故乡寻根祭祖。赤子情怀,苍天可鉴。
  2007年李铭退休后,虽然说“人”是从祖国航天事业研究领域岗位退下来了,可那颗为祖国航天事业发展的“心”却与祖国的航天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每次央视直播发射实况,他一个人早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静静地坐在电脑旁,从头到尾,一个环节,一个视频不漏过,观看的很仔细……此时,他仿佛又回到了戈壁沙漠酒泉,又回到了控制室与同志们一道关注每次发射的每个环节,以及整个发射过程。他对航天事业的关注,执着早已刻入他大脑的每个细胞,再也不会与他的身体分开了。
  2018年6月25日,李铭悄悄走了,病逝于北京,享年82岁,虽说走的匆忙,甚至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但他走的很安详。因为他生于祖国烽火连天、历经劫难的时代,又欣逢祖国由弱到强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他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在这个时代祖国实现了强盛,他为祖国的强盛、和平付出了一生,同时又实现了自己少年立下的抱负与梦想,他的一生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
  纵观他的人生轨迹,就像他一生中悉心研制的航天器一样,在天穹中画下了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在寥廓疆天留下了一道道飞行轨迹,成为后人们津津乐道的历史,让世人铭记在心。



上一篇:老八路高亚才二三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醋都人物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