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醋都人物

大地赤子清徐俊才

时间:2019-11-30 19:44:38   作者:康广宁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大地赤子清徐俊才——记著名地质学家李唐泌教授李唐泌教授旧照    2019年10月12日,成都理工大学李唐泌教授重要文件捐赠仪式,在该校图书馆隆重举行。成都理工大学校长刘清友、副校长郭朝辉向重庆大学捐赠了地质勘探学院成立之初的一些重要文件,...

大地赤子清徐俊才
——记著名地质学家李唐泌教授


大地赤子清徐俊才


李唐泌教授旧照


  
  2019年10月12日,成都理工大学李唐泌教授重要文件捐赠仪式,在该校图书馆隆重举行。成都理工大学校长刘清友、副校长郭朝辉向重庆大学捐赠了地质勘探学院成立之初的一些重要文件,以及李唐泌教授的重要文献资料。
  李唐泌教授仙逝于1984年,距今已有35年,35年来我国的教育事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至今日,这所国内高等学府仍然举行隆重仪式,郑重地交接开校元勋李唐泌教授生前的文献资料,可见李唐泌所取得的学术成果是多么丰硕,影响是多么深远。在地质领域他绝对堪称得上是大师级人物。
  斯人已去,但是他为之终身奋斗的事业,他的理论基础,他的学术成就,依然产生着巨大影响,引领后人,源远流长。
  辉煌履历
  翻开尘封的档案,只见历史这样记载着他的辉煌:
  李唐泌,1909年农历十月初二——1984年十月初二,山西省清徐县徐沟东南坊人。
  1930年—1934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地理学系,获理学学士学位。
  1935年—1937年就读于美国耶鲁大学研究生院并获矿床学硕士学位。
  1937年—1940年在美国杜克大学地质系任助理研究。
  1941年—1946年在迁于黔、川的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矿冶系副教授,教授。
  1946年—1956年任重庆大学地质系教授,系主任。
  1956年—1984年成都地质勘探学院(现成都理工大学)教授,建校委员会委员、地堪系主任、副教务长。
  九三学社会员。
  四川省第三、四、五届人大代表。
  在当代中国的地质史中,人们耳熟能详的人物有李四光、黄汲清、俞建章、丁道衡等,但是人们还应该牢牢记住李唐泌、李承三、常隆庆等这些地质先驱,他们也曾经是中国地质学界的一代精英。
  李唐泌教授长期从事地质矿产教育工作,在金属矿床学研究方面造诣颇深,为《国外地质》的创立和发展做出了特殊的贡献。他曾作为地质教育界代表和优秀地质工作者,出席了1956年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和1958年全国第一届矿产会议,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
  李唐泌教授毕生从事地质教育事业,学识渊博,教学严谨。由他编写的《矿床学》教材,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一直是国内地质院校的基本教材。影响和指导了几代人的成长。他几十年如一日,不为名,不为利,兢兢业业、埋头苦干,本分做人,桃李满天下,为培养本科生、研究生和中青年教师,为培养我国高级地质科技人才呕心沥血,做出了重大贡献。
  青年俊彦
  李唐泌出生于山西省清徐县徐沟东南坊村。母亲常如玉,出身徐沟晋商望族家庭。父亲李达年轻时,经常走出山海关去东北做小买卖,三年回一次家,家中的一切事务均由常氏操持。
  李唐泌12岁时父亲去逝,家道中落,母亲瘫痪在床,家中的日常大小事务就都由他来做了。由于他天资聪明,读书用功,学业总是名列前茅,全靠考取公费维持读书。由于他的二哥李唐晏考取了清华大学,所以李唐泌的志向就是像二哥一样考上清华大学。
  但是,当李唐泌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清华大学时,因母亲在太谷医院病重,李唐泌休学服侍三个月,将母亲养老送终。三个月后再回清华大学,本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的课程就很紧,三个月的误课补不上,无奈才转了冷门的地质专业。1934年,25岁的李唐泌毕业后,留校任教。山东聊城中学向清华要地质老师,李唐泌在山东支教两年。
  李唐泌与妻子张宁祥是在北平读书时认识的,通信四年后,双方心心相印,回太谷铭贤中学结婚。二人结婚后,有一天去晋祠游玩,巧遇阎锡山办烟厂招考赴美留学生的广告,李唐泌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去考试,二千名应考者,他考中了第二名。考中后,他又不想去了,因为他对烟草不感兴趣。新婚三个月的夫人张宁祥非常贤惠,善良,劝他去:“两千人当中,只取两个人,多不容易,你还是去吧,我在太谷铭贤学校工作,两年后等你回来。你完成烤烟学习后,再继续上其它地质学院深造地质学也挺好的。”
  李唐泌听了妻子的话,真就去了美国。第一年有公费,他省吃俭用,尽量将钱寄回家中,分成三份,一份给大哥李唐雄,一份给表哥,一份给妻子。
  1937年日本人占领了山西,阎锡山自顾不暇,停了公费。李唐泌就自己找工作养活自己,白天在美国杜克大学任助教,每月工资80美元。晚上去耶鲁大学地质系学习。
  日本人在山西实行“三光政策”,大家都逃亡别处,妻子张宁祥带着大儿子李铭只能住在太谷铭贤学校寻求教会帮助。
  李唐泌在美国勤工俭学,废寝忘食留学五年,一心想学业有成,早日回国与妻儿团聚,报效国家。而与他一起出国的高学忠则在美国又结婚了,把在国内的老婆孩子全扔了。
  世间技巧无穷,唯有德者可以其力;世间变幻莫测,唯有人品可立一生。当人品和学识相辅相成时,才会让一个人走得更高更远。
  李唐泌与妻子张宁祥两地相思,鸿雁传书。他是有道德的人,妻子要他回来,他就答应回来。因为他是中国人,他要抗日。
  1941年,李唐泌丢弃了美国优厚的生活,回到了风雨飘摇的祖国。因为日本人最恨知识分子,他就不回山西,在上海定居下来。从美国带回七百美元,有人劝他做生意,有人劝他入股银行,李唐泌说:他不会做银行的事,也不相信腐败的政府,只愿到大学里头做学问,当一辈子教书匠,为国家培养些人才。
  李唐泌深知:教育盛,虽经战乱仍人才辈出,民力丰沛,国体向上;教育衰,纵然四海安定,歌舞升平,也会社会浮躁,振兴乏力。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干什么,只要做好两件事情就行了,一是你的专业,二是你的人品,专业决定你的存在,人品决定你的价值,剩下的就靠坚持。用善良、专业和真诚、去赢取更多的成果。
  桃李满园
  1941年1月,李唐泌受聘于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任院长的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任副教授,月俸340元。后来由于战乱,学校搬迁到贵州平越。李唐泌一家也搬到贵州平越,从1941年到1945年一待就是四年。贵州穷,“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李唐泌与同事们都住在山寨里,取水困难,天天红苕米饭,晚上点着小菜油灯,自己种菜,种玉米,用玉米杆作围墙,一切都自己动手,过着农民式的生活。
  李唐泌爱看书,爱抽烟,不爱活动、不爱说话,心眼好,虽然家里的孩子多,自己经济不宽余,还常常施舍他人,他对自己很克俭,内裤、袜子总是补了又补,过着非常清苦的日子。
  大智者必谦和,大善者必宽容,风范与气度长存,气场与智慧同在。
  人生经得起打磨,耐得住寂寞,扛得起责任,负得起使命,才会有价值。
  胡适说:“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太多,肯下笨功夫的人太少,所以成功者只是少数人。”
  心在一艺,其艺必精,心在一职,其职必举。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学生有所建树的比比皆是——
  肖继美,湖南凤凰人,材料科学家,金属学专家,冶金教育家,北京科技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1941年至1943年师从李唐泌教授,受到李唐泌的真传,耳提面命,李唐泌严谨的科学态度,高深的理论学术,令他对老师佩服的五体投地,终身视李唐泌为良师益友。
  徐采栋,江西奉新人,冶金物理化学家,有色冶金专家,贵州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曾获法国国家博士学位。1941年至1943年有幸成为李唐泌的弟子,在李唐泌的悉心指导下,成绩优良,受益匪浅,念念不忘李老师的知遇之恩。
  邱竹贤,江苏海门人,有色金属冶金专家,挪威科学院国外院士,东北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1941年至1943年在西南联大求学期间,也是李唐泌的高徒之一,特别喜爱李唐泌教授课程,老师渊博的知识,细致的推理,平易近人的学风,使他终身受用。
  好的教育总是激发人们对一个更大世界的向往,学生在老师身上,看到的是整个世界。
  陈能宽,两弹一星元勋。1923年5月生于湖南兹利县,1942年至1946年在位于重庆近郊丁家坳的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矿冶工程系学习。在陈能宽的个人简历里这样写道:“陈能宽所在的矿冶系,矿山测量由王叔海执教,地质学、选矿学由何杰执教,矿物学、试金术和岩石学由蔡承云执教,矿藏学由李唐泌执教……”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有超越老师的学生才是好学生。陈能宽这位英才从老师李唐泌身上看懂了什么是清明高雅,英达瑰纬,抱朴守真;也体验到了老师所具备的恺悌玄澹,格量高俊,念鸿博恕;同时也学到了老师的忠粹笃诚,思逸神超,学识精专。
  陈能宽大学毕业后,准备赴美留学,李唐泌教授向他推荐了美国的耶鲁大学,详细介绍了那里的师资力量,以及某些专业在国际上处于领先的地位。陈能宽于1947年至1950年赴美国耶鲁大学留学,获物理冶金学博士学位。
  位卑未敢忘忧国。李唐泌一生从来也没有说过美国好,他说:“外国再好也是人家好,要我们自己强大起来才行,光羡慕人家是没有用的,我们得赶超。”
  夫人张宁祥曾问他:“你在美国挣得又多,不用像贵州那样睡木板床,自己种菜,干农活,在这里当个穷教书匠,什么也干不成。”
  李唐泌笑笑,总是不多语。
  李唐泌对弟子们就要念叨念叨了,总是开导他们: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好男儿总是要报国的。心灵最柔软的地方是老家,任何痛苦与艰难都是一种修炼,投进熔炉的都是矿石,出来的却是金属与矿渣。
  肖继美、徐采栋、邱竹贤、陈能宽他们都是在外国留学后归来的,有的还克服了很多麻烦。还有很多很多他的学生,都学业有成后都选择归国了,他们都牢记恩师教诲,赤胆忠心,精忠报国,为祖国做出了巨大贡献,彪炳青史。
  李唐泌教书育人,英才辈出,功德无量。


大地赤子清徐俊才


李唐泌的小儿子向成都理工大学捐赠父亲的资料


  建校元勋
  1944年8月1日,国立交通大学贵州分校,聘李唐泌为地质学教授。
  1945年,抗战胜利后,同事黄汲清要回北京担当重任,他让李唐泌也一起去北京,李唐泌因为家里孩子多,拖累大,就留在了重庆大学地质系。黄汲清于是交待校方一定要让李唐泌代职系主任,因为他深知李唐泌绝非等闲之辈。
  1947年8月国立重庆大学聘李唐泌教授兼地质系主任。
  1956年李唐泌赴京参加全国地质系统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此次会议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要像苏联那样重视地质工作,地质人才是一切工作的先锋队,为国家探矿,发现了一切原材料,才能生产出煤、油、钢、铁,所以要在成都办好地质学院。”
  1956年,以重庆大学为基础,融北京地质学院、长春地质学院、西北大学地质系、南京大学地质系等部分师生组建了成都地质勘探学院。
  著名地质学家李唐泌、李承三、常隆庆、刘祖彝、吴燕生、李之常、周晓和、丁毅均为创建时期的学科带头人,建校元勋。
  探求自然的奥秘,往往需要调动科学家的全部美德,不但要有高超的智力,而且还要有勇气、坚韧、正直、谦逊,以及对人类深刻的仁爱和对真理发自内心的敬畏。也正是在求索自然的奥秘中,科学家磨砺了智慧,锤炼了意志,充盈了感情,升华了人格,体验了人世间少有的狂喜,成就了他们壮丽而美好的人生。
  万事开头难,天降大任于斯人。建立高质量的师资队伍,重点实验室的建设,创办学术刊物,积极开展学术交流,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如今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学院已经成为我国西部地区学类、学科专业门类齐全,实力较强的教学科研基地。学院藏龙卧虎,老师皆饱学之士,各有擅长,人人了得;学生后生可畏,群英荟萃,已经成为我国地质事业的中坚力量。
  中国社会对学校教育发展的迫切需求,迫使那些建校初期的元勋们唯有改革创新,在“腾笼换鸟”中实现凤凰涅槃。大楼盖好了,需要有大师入住,方能楼尽其用,大师也需要有大楼庇荫,才能师尽其才。大师,大楼作为一个学校办学的软件和硬件,一个都不能少。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学科声誉日著,离不开李唐泌等当初他们这些治学严谨,甘于奉献,思维敏捷,见解非凡的先生们。光耀华夏,功劳显赫,他们名字的回音串成了一条长廊,吸引着后来者在此驻足,怀着耿耿濡慕,静静地聆听和回瞻。
  多少年来,无论行政工作有多繁忙,李唐泌总是站在教学第一线,坚持登台讲课,他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对地质学的概念透辟的理解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讲课颇具研究性质,主要引导学生思考问题,他不是通过内容的堆砌来授课,而是通过提纲挈领式的讲述,整个课程的基本概念,框架结构就都有了:“矿床学的主要任务是研究各类矿床的物质组成,成矿物质,来源,成因机理,及其时空分布规律,具体的研究内容是矿体的规模,产状形态和物质组成,矿床形成条件以及控矿因素,矿床成因类型和矿床工业类型等。是一门既古老又新颖的学科。它随着社会生产特别是矿业生产的发展而产生,同时又随着近代科学理论与技术的发展,尤其是矿业生产技术的进步而充实更新,它是一门技术经济与地质学相结合的综合性学科,在西方通常称之为经济地质学……”
  大师风范
  “只要培养出大批学者,国家就有希望。”
  这是李唐泌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也正是他为之终身践行的理念。他的诸多弟子们熠熠生辉的成就,也证明了这一点。
  李唐泌特别喜爱看书学习,即便在那宣扬“读书无用”的特殊年代,他被关进牛棚,在人看守下打扫厕所的日子里,也坚持写英语日记。拨乱反正后,学校购置了不少新书,尤其是专业外文新书,让他如获至宝,他常常坐在图书馆的角落里静静的阅读。李唐泌后来走上了领导岗位,不经常带课了,而他曾经的学生都已经走上了讲台,即便如此,他为学生们改阅书稿下的功夫,比他自己写作时间还多。由于在文革中大腿骨折,经常要靠拐杖行走,导致身体越来越差。晚上咳嗽,每夜差不多要咳出一盆痰来,多年的工作完全靠一股顽强的意志力支撑。
  1980年,李唐泌去重庆大学开会时感冒了,医生诊断为肺气肿二期,若仍继续工作,情况会急速恶化。但是李唐泌常念叨着:他34岁就是教授了,而他的学生们由于延误,至今50多岁了还不是教授,他放心不下,哪儿能安心休养呢,他忙着批改论文,才使得任天培、曾允孚、童崇光、徐开礼、李淑达等一大批人都评上了教授职称。
  怜子最是真豪杰,俯首甘为孺子牛。
  李唐泌共有六个子女,在六兄妹的眼里,父亲永远是那么严厉而慈祥。他虽然平日在家中少言寡语,但内心充满着父爱。当年在贵州,不顾天寒地冻,给尚在襁褓里的女儿们在溪水里洗尿布,给大一点的孩子挖茅坑,常常带领全家到嘉陵江边野餐,捡鹅卵石,登缙云山看翠竹,听鸟鸣。李唐泌擅长做山西面食,拉面、剔尖、抿圪斗经常给大家露两手。每年除夕夜他都蒸“十二生肖”馒头,用自炸的小麻花来待客,都让人津津乐道。
  李唐泌的六个孩子,都是穿着普普通通,大部分是用旧衣服改的。子女们知道家里的情况,也不敢和人比。他一生清廉,公私分明。他教小女儿写字的粉笔头,都是从教室里拾的粉笔头。当小女儿缠着他要用他办公桌上的信笺时,他十分严肃地说:“这是公家的,是办公用的、不能给你。”
  上大学的女儿看到别人穿皮鞋,戴手表,还申请补助,而自己穿布鞋,没手表,还自费,心里很不平衡,老师看她学习成绩好,要她申请补助,回家里和父亲说起这事,李唐泌说:“那助学金是给工农子弟的,而你爸爸是教授,是不能要的,要体谅国家的困难。”
  李唐泌的六个子女后来在航天事业,国防军工,电子信息,金融审计等各个领域都取得了成就。这正是他严格要求,精心培育的成果。李唐泌教书育人,不但教育学生们诚实正直,礼貌待人,更教育自己的子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让他们从小养成勤俭朴素的好习惯。他自己犹如一根红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不求名,不逐利,卑微平和,低调做人,实乃人世间的谦谦君子。
  在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里轻轻漂泊,在烽火连天的战乱岁月里辛勤拙守,在国家振兴的滚滚洪流中奋勇拼搏,在地质科学的黄土地上默默耕耘,他宛如一座灯塔,照亮地质领域的一方河山,为中国的地质学科立起了一面镜子,振臂一呼,余音袅袅。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大师风范,山高水长。
  浩气长存
  建国后,李唐泌回过两次故乡清徐。第一次,1957年,专门给父母亲上坟,临行时从坟头包了一捧土带走。
  第二次,1984年,李唐泌再一次回到了清徐,他拜访了亲朋好友,品尝了家乡美食,他嘱咐儿子李铭、李钰要经常回来看看。带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了故乡,谁知这竟然是永别。
  李唐泌于1984年10月2日,在北京溘然离世。
  一位科学家,一生执著地热爱着他的事业,他用忠城和智慧铸就了一位爱国知识分子的辉煌人生,彰显了一位大地赤子的耿耿情怀。
  他的一生,热衷研究脚下的大地,心胸坦荡,光明磊落,甘于奉献。搞地质的人,总是开朗豪爽,因为他们从骨子里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宏伟广袤。他有大师的风范,他创建了一所大学的地质体系,引领了顶尖学术,培养了不计其数的知名和不知名的学者。
  李唐泌带着地质的使命,从平凡中走来,在平凡中离开,苌弘碧血,执着追求,却是拥有最不平凡的一生,同高山永在,与绿水伴流,浩气长存。
  美好的人生,就是在你停止生存时,也还能以你创造的一切为人类服务。



上一篇:廖廓疆天写春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醋都人物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