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文史天地

初进清源城追记

时间:2019-10-10 21:37:28   作者:肖 辉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1948年7月7日据守清源县城之敌开始逃跑。这是我军攻克交城后的第二天。这天夜里,我随清一区民兵参战队在庙尖山敌据点附近向敌人喊话,宣传革命形势和党的政策。这次喊话比较成功,敌人没有打枪鸣炮,个个洗耳恭听。忙碌了一夜我们下山了,已是...


  
  1948年7月7日据守清源县城之敌开始逃跑。这是我军攻克交城后的第二天。这天夜里,我随清一区民兵参战队在庙尖山敌据点附近向敌人喊话,宣传革命形势和党的政策。这次喊话比较成功,敌人没有打枪鸣炮,个个洗耳恭听。忙碌了一夜我们下山了,已是拂晓。大家以每人四两的小米(只有今秤的二两半)稀饭充饥。我突然接到县长刘耀夫派人送来的信,说清源城已解放,要我火速进城。我和民兵战队的同志一扫整夜未合眼的疲劳,兴奋的跳起来,欢呼胜利。我饭还未吃完,迈步就走。围困庙尖山敌据点的民兵分队长贾四郎(共产党员)怕我独自一人在路上发生意外,陪我一起进城。我俩精神抖擞,喜气洋洋,飞步前进。四十多华里山路,在午饭前就赶到了目的地。刘县长见我及时赶来,非常高兴。他笑着对我说:“现在县委、县政府机关的同志还在交城山,眼下公务多,人员少,在机关同志下山之前,由你兼任县政府秘书,把政府的日常工作管起来”。接着把他的印章交付于我。我一直从事党群工作,对政府工作是门外汉。风云突变,重任在肩,容不得犹豫。我抱着“从战争学习战争”的态度,毅然担当起这一重任。我想留贾四郎协助工作,但我怕围困庙尖山敌据点的工作受影响,即让他返回原工作岗位。
  清源城之敌是怕我全歼而有计划地逃跑的。敌人带走了全部的档案,捣毁桌椅、沙发等办公用具,城关附近的一些饥民哄抢粮仓,城内秩序十分混乱。
  和我们同时进城的,除野战部队外,有一个30来人的基干队和县公安局的几个干部。当时,县政府在一进南门坐西朝东的大门院内办公,没挂牌子。基干队就住在县政府对面的一处院内,虽说进了城,但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地势潮湿,蚊虫乱飞。在闷热的炎夏刘县长以硬纸片自制的扇子扇凉。我虽任县政府秘书,无一行李,晚上枕砖头盖破棉袄在办公桌上睡觉,白天把砖头扔在办公桌下办公。真是一桌多能。那年小麦丰收,敌人由于仓皇逃窜,抢得粮未能及时运走,虽然市民捡了一些,军队和地方工作人员还是天天吃白面。看是富实则穷,穷了就是有什么吃什么。大热天喝不到小米稀饭,蔬菜也因伙食费少而很少吃,不少人都上火。
  在刘县长的领导下,我在任期内,做的工作主要是:
  (1)宣传人民解放战争的形势和党的政策。当时捷报频传,形势大好。每接到捷报,总要用毛笔抄三、四份,贴到县政府门口、繁华的十字路口。围观阅读的人很多,他们满脸笑容,异口同声地说:“照这样发展,太原解放也快了。同时宣传党的保护工商业政策、优待投城起义人员政策等,以安定民心,以期瓦解逃到太原的敌伪人员。”
  (2)与商会打交道。清徐城内商业比较发达。城内敌伪政权解体,新的政权机构尚未建立。因此,遇事只能找商会。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和商会会长打交道。记得会长是个精明人,身体瘦小,穿长衫,戴一顶凉草帽,40岁开外。他每天早饭后都要到我们办公室照应有什么需要办的事。每次进门总是先向我脱帽鞠躬,然后称“肖先生”。那时,我只有20岁出头,听了叫“先生”,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为了工作只好忍着。这个商会会长帮我们办了不少事。如动员各商号开业,为军队解决住房,帮助政府解决办公用具和面粉等。可惜由于年代过长,忘记他的名字了(此会长名为庞慧——编者)。
  (3)拆城墙。这是刘县长交付的专项任务。当时,上级领导根据敌我力量对比,经过分析研究,认为清太徐一带处于敌我争夺的地方,形成拉锯式的斗争形势。即有时敌方夺去,有时我方夺回来。敌人横征暴敛,鱼肉人民,丧失民心,所以靠城堡维持其统治。我方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军政民大团结,用不着城堡。拆除城堡有利于对蒋阎的斗争。我以县政府的名义,向清一区要了上千名民工拆城墙。群众见我们动员民工拆城墙,就以为我们不久住,因此恐慌不安。我们这些工作人员游击已成习惯,走到哪里算哪里,能在城里更好,不能存在,上山继续打游击也无所谓。
  正当民工们抡起铁锹紧张而有序地拆除城墙之际,上级领导来令,停止拆城墙。奉刘县长指令,我到现场向民工们传达了“停止拆城墙”的命令。我说:原来估计清太徐是敌我双方争夺的地方,现在我方的力量胜过敌人的力量,阎锡山元气丧尽,龟缩太原待毙,再没能耐进攻我们了,所以决定不拆城墙了。我刚说完,群情激昂,一片欢呼声,“我们解放了,从此再不受阎老头的欺负了!”
  (4)应付突发事件。清源初解放,社会秩序很乱,人心不安。进城干部少,缺乏长期定居的思想,仍过着游击式生活。县政府的机要随身带,能在则在,不能在就跑。吃饭狼吞虎咽,睡眠不脱衣服。办公地方也不讲究、,以能凑合办了事为原则。这一切都是为了应付突发事。
  突发事件相当惊险。
  第一次,进城后两、三天,菜市坡恢复了集市贸易。卖菜的,卖粮的,卖水果的,卖各种小吃的赶集的人流,熙熙攘攘,喜气盎然,一派生机。但一贯与人民为敌的蒋阎反动派,由于损兵失地,便以百倍的疯狂向人民报复,派出两架战斗机,在菜市坡俯冲扫射。这时,我正在那里了解集市情况,亲眼看见群众死伤三人,其中一人和我是同乡。群众的喜悦,一下子变成了哀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县政府下令暂停赶集。此后,有些人不去了,但不少人照常赶集。这是传统习惯,也是生活所迫。因为清源边山一带盛产蔬菜和水果。农民出卖蔬菜、水果,换取粮食和日用品,是为了生活和生存。清源城比附近县繁华,主要在于菜市坡的集市贸易。
  第二次,清源城解放后的第五天,即7月12日,因我军东线攻克祁县,西线攻克交城而聚集在汾阳县城的平遥、介休、孝义、文水之敌万余人,惧怕我军围歼,趁我军在徐沟县大常、榆次县南庄一带包围赵承绶之际,企图沿太汾公路逃回太原。此时敌人已成惊弓之鸟,恐慌万状。结果在东于、高白一带被我游击队、民兵击溃。当时,清源城内我军无驻军,敌人溃兵骚扰一下也受不了。没奈何,只好关门到遍地是葡萄架的马峪、仁义村一带隐蔽。这一两天,县政府开会、办公都在绿叶茂密的葡萄架底下。由于防范严谨,故未受任何损失。
  敌人在东于、高白一带被击溃后,除一部分绕道交城山逃回太原外,其余均被我游击队、民兵和群众击毙或生俘。三乡会传颂着不少农民用铁锹、扁担俘虏敌人的故事,群众还获得不少财物。交到县政府的枪支、弹药以及战利品甚多。
  第三次,大约在徐沟县大常,榆次县南庄围歼赵承绶的战役胜利结束后的一两天,我正在县政府驻地门口和一些群众谈论解放战争胜利的消息。突然听到一种嗡嗡的怪声音,我即用所带的望远镜向空中寻找目标。啊!不好了,是一架美制五头重型轰炸机,飞得很高,可对地面的震动超过了一般的飞机。看着,看着……声音由嗡嗡变成吱溜溜,我察觉是扔炸弹。大声喊:炸弹!快躲!就在这一刹那,轰轰隆隆一声巨响、一颗重型炸弹扔到县政府驻地路东偏南的一个院内。另一颗扔在县公安局驻地附近。敌机扔炸弹后,我们为防止地面隐藏之敌配合行动,为保护群众利益,处理善后工作,在刘县长带领下,持枪巡视肇事地点。我亲眼看到炸弹爆炸处一个直径十五、六米的大沙井,地下水在外冒。附近房间倒塌十几间,有一对新婚夫妇被压死。县政府驻地南面一处坚固的院子,房未塌,屋内摆设及门窗被震毁,一个中年男子抱着十多岁的一个小姑娘发呆,小姑娘已断气,眼鼻出血,身子软的象少了骨头似的。无疑是炸弹的冲击波冲撞到墙上摔死的,惨像不忍目睹。这是阎锡山罪恶的又一幕。
  这次突发事件,虽未引起暴乱,但使一些市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很大损失。在清源的史册上给国民党反动派又记了一笔血债。
  第四次,敌机扔炸弹后不到几天,天下大雨,山洪暴发,从白石沟流出的滔滔大水,直冲城关。清源城地势低洼,西关、菜市坡一带的地面比城内的房屋还高。洪水居高临下,来势十分凶猛。县政府全力以赴组织城内居民护城。我分工在城西南角的一个险处和群众一起抢险护城。护城关系到群众的切身利益和生命安全。眼看洪水就要将城墙冲开缺口了,真险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三十余名青壮年跳下齐腰深的水里筑成人墙,岸上的群众用装着土的草袋、砖石等往高加固城墙,紧张战斗了一个上午,水势小了,才松了口气。这次,城保住了,但城南三、南营留、六合村一带的菜地被水淹没,群众利益受到一定损失。战胜洪水的斗争,使城关的广大群众越来越认识到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山洪过后,大约在清源城解放十天,清源城内增加了一批干部,驻扎在交城山的县委、县政府机关干部陆续进了城。他们一是为了加强城市工作,二是为了学习管理城市经验。这时,我将县政府秘书的工作移交李思问,和八分区来的干部专搞城关工作。我参加过王谦、段士楷主持召开的一次会议,在会上宣布成立清源城市委,由王谦、段士楷、武儒雅、刘耀夫等组成。书记不是王谦,就是段士楷。在市委领导下,八分区来的干部加上我组成七个工作组,分别下到在城一、在城二、城南一、城南二、城南三、西关厢、南营留等七个街(村)。徐宪章任城南一组长,我担任南营留组长,组员有雷波,是从八分区来的,还有朱冷,是前线工作团来的。
  南营留工作组进村后,首先向群众作宣传,同时搞调查研究,整顿建立基层政权。在村内的一座庙门前开过一次群众大会,向群众讲了革命形势,说明阎锡山已成为瓮中之鳖,太原解放为期不远,要群众打消“变天”思想。号召被阎伪裹胁逃到太原的家属返回家园,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医治战争创伤,进行生产建设;并着重宣传“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以解放大多数,安定人心。同时,动员群众,踊跃交公粮和各种器材,支援前线。工作组还召开过三、四次座谈会,个别深入到户,进行群众工作。在这期间,工作组还没发动参加过反动党团和特务组织的人员进行坦白登记,也未号召窝藏敌人物资的人员进行交代。目的是为了避免思想混乱,人人自危。
  在南营工作十多天后,清太徐三县分治,我奉令赴太原县工作。



上一篇:难以忘却的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