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文史天地

其仁如山里王爷

时间:2019-11-19 20:34:10   作者:珏山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清徐之美,美在山水。水有水之秀,山有山之明。仁山位于上固驿之西,虎头山之后,山巅原有里克祠,曾以“里克遗祠”作为古清源八景之一。  山名称仁,必有来历。山之命名,非同小可,当由属于上层建筑之统治阶级命名。仁山之得...


  
  清徐之美,美在山水。水有水之秀,山有山之明。仁山位于上固驿之西,虎头山之后,山巅原有里克祠,曾以“里克遗祠”作为古清源八景之一。
  山名称仁,必有来历。山之命名,非同小可,当由属于上层建筑之统治阶级命名。仁山之得名,从清顺治时期清源知县和羹诗中,或可看出端倪:
  废兴心事总难明,劚镂捐身仁可成。
  热血千年更碧火,只今夜夜照丹楹。
  诗之首句,感慨;次句(里克)“劚镂捐身仁可成”,明了:“劚镂捐身”是因,“仁可成”是果。
  晋国之民重里侯,巍然庙立碧山头。
  时兴云雨息施犬,岁祷阴晴祭赛稠。
  淡月乌啼孤殿夜,夕阳蝉噪满林秋。
  那堪苔壁蜗蜓遍,游览空生过客愁。
  明代进士、京兆尹、清源城人王福之诗,首联首句直接指出“晋国之民重里侯”,也可说是因,而次句“巍然庙立碧山头”是果。
  里克祠,清顺治《清源县志》载:“在仁山之巅。金大定十年建。”为了借光,元至正二十八年,僧侣在山腰修建了仁山寺。
  里克何许人也,竟如此这般受到尊崇?
  里克,嬴姓,里氏,名克,春秋前期晋国卿大夫,晋献公的股肱之臣,太子申生的坚决拥护者,公子重耳的坚定拥趸者,能征善战的统帅。晋献公时里克策马长啸,披坚执锐,凭借统御之才,攻城略地,开疆拓土。因此,献公时期,他在诸臣之中的地位首屈一指。
  假途灭虢是耳熟能详的历史故事。晋献公以贿赂手段向虞国借道,经虞南下攻虢。里克率领晋军,首先攻占虢国都城下阳,迫使虢国渡黄河南迁其都至上阳。里克就此控制了虢、虞之间的要地。之后,晋再次向虞国借道,虞国再次同意。献公亲自领兵,带领里克等大将南渡黄河围攻虢都上阳,虢国灭,晋军凯旋。返途虞国,里克声言染病,请求驻军于虞国,虞公同意。乘虞国不备,里克率军尽吞虞国之地。前652年,里克率军,在采桑大败狄军。
  晋献公娶齐姜,生太子申生;后又娶狐突二女,分别生重耳和夷吾。申生、重耳品行高尚,都有贤德之名,颇受国人称赞。
  事情的陡变,史称骊姬之乱。前672年,骊姬两姊妹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骊姬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并设计杀死了太子。
  骊姬生奚齐,其妹生卓子。骊姬因受到献公宠爱,心生非分,欲立己出的奚齐为太子。献公死后,大臣荀息奉奚齐为晋侯,自己为相国,悄无声息地对军事大权进行了调整。见有人抢夺军权,里克带头与诸公子党羽予以反击。
  里克收买了个大力士,乘给献公办丧事之机,把幼主奚齐刺死在灵堂上。荀息心有不甘,把仅仅九岁的卓子扶上王位。里克毅然又杀卓子于朝堂。
  国不可一日无君。在申生死后,晋国的诸大夫们多数心向重耳,里克更是认为重耳是继申生后的不二人选。但骊姬之乱致使晋国混乱,重耳觉得时机不利,只得流亡国外。
  不得已,里克立公子夷吾为国君。夷吾继位,是为晋惠公。惠公即位后,对里克总是不放心。为了压制里克,在军政要务中“掺沙子”,以削弱里克的势力。后惠公派兵,包围里克家,里克自尽,这就是“劚镂捐身仁可成”。
  惠公深知自己只是重耳的替补,只要重耳在,他的江山就坐不稳,便加紧密谋行刺重耳。
  晋惠公的儿子晋怀公即位,依然认为重耳是自己致命的危险,命令狐突召还追随重耳的两个儿子。
  每个人的裂痕,最后都会变成故事的花纹。一场劫难,围绕重耳还国,催生了狐突“教子不二”的忠文化,诞生了里克的“仁可成”。
  山头屹立见祠堂,门掩风高蔓草长。
  无数行人留血泪,有时农父奠椒浆。
  申生已死身犹在,重耳还来国未亡。
  千载孤忠等闲去,只余空殿历星霜。
  这是清康熙时期清源知县储方庆游览“里克遗祠”的诗,赞美了里克“重耳还来国未亡”的“千载孤忠”之仁举。
  几次登仁山,均不得要领。这一次,真是值了。我们见上固驿村路边有纳凉的村民,便停车过去打听。说起里克祠,大家茫然;说起山巅的祠堂,一老者站立起来,说道,那是里王爷的祠堂。小时候,七月初七北营村赶会,把祠堂的里王爷木雕像抬回北营村,七月十五隆重送上山。里王爷吃的是北营的娘娘,北营村敬称里王爷为里姐夫。原来,七月七是里克的诞辰,北营一村赶会,北营、平泉、上固驿、猫儿梁、大峪五村待客。我们请老者引路,老者欣然,一路上山,一路讲解。老者身手矫捷,看上去只有六七十岁,但老者说,他叫王辉,今年八十三了。他说:“听老人们说,上祠堂拜里王爷,可灵了。里王爷的膝盖上有机关,一按里王爷能站起来。”尔后,北营村的王嫂告诉我们说,里姐夫神像请回来,就驻跸在村北的真武庙,銮驾平常就放在东厢房。我们北营村六十年代初,因受小峪河水害,才整体迁徙,形成现在的村貌。
  实在说来,里王爷的影响,绝不止北营、平泉、上固驿、猫儿梁、大峪等五村,曾在清徐波及广泛,只是斗转星移,岁月更迭,祭祀的庙宇烟消云散,消失殆尽。长头村原有一里王神庙,钟鼓楼等一应俱全,正殿悬“沛然甘霖”匾,呵呵,里王爷竟作了雨神——只剩下一口铸于清同治三年(1864)的钟,现置于孟氏祠堂,上面有《太原府清源乡米阳都长头村重修里王神庙铸钟记》铭文。
  仁山之巅,遗祠已废,碎石破瓦,草木苍郁。山腰的仁山寺,窑残洞破,碑石横陈。但草木遮不住,碎石破不了,仁者之乐,就像仁山一样,岿然矗立,崇高、安宁。
  底蕴深厚的清徐,有狐突庙之“忠”,有遍及乡村的老爷庙之“义”,还有里克遗祠之“仁”。祠废留仁山,今日复登临。清徐幸甚,忠勇仁义全矣。



上一篇:调动敌人就范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