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史天地

清源“汾河晚渡”断章

时间:2020-8-6 21:34:19   作者:珏山   来源:醋都网   阅读:74   评论:0
内容摘要:  古老悠长的汾河,船运历史久矣,史上最具影响的有三次。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  箫鼓鸣兮发...


清源“汾河晚渡”断章


  古老悠长的汾河,船运历史久矣,史上最具影响的有三次。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
  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这是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汾河泛舟的一首诗,也是最为文学史家称道的一首诗。汉元鼎四年秋(前113年),秋风萧飒,鸿雁南归,汉武帝乘坐楼船,饮宴中流,触景生情,以景物起兴,继写歌舞盛宴的场面,最后以感叹人生易老、岁月流逝作结。“怀佳人兮不能忘”等句,抒发了渴求贤才的愿望。诗中的“楼船”,是甲板上建有多层构筑的巨艛;而“素波”,是楼船下奔腾的银色波浪。全诗构思巧妙,意境优美,音韵流畅,是我国文学史上“悲秋”的佳作。
  骄纵奢侈的隋炀帝,从河津至汾河源头,携皇家船队,逶迤十里,溯流而上,把汾河从脚到头巡幸了一遍。
  李渊父子起兵太原,大军水陆并举,“巡汾南下”,顺流挺进,大唐帝国的基业,最初也在汾河艨艟战舰的甲板上铺陈。
  悠悠汾水,由北向南纵贯清源县境,也见证过那些煌煌往事,也曾上演过一幅幅情景交融图,一帧帧有声有色画。这些图画中,最引人入胜的,是被文人骚客宣纸上画、诗歌中唱,被誉为古清源八景之首的“汾河晚渡”。
  舟师喋喋、车马喧喧,桨木汩汩,人影幢幢,暮色残霞,一派苍茫的美丽风景线仅仅只是眼中镜像。重要的是式样繁多,盎然生趣,呈现出丰富的情节,多彩的细节,万般的风貌,简朴中见难以名状的伟大,优美中有着“世事如棋局局新”的玄机,给了晚渡最文艺的注脚,让每一次的不同,以叠加的效力,给文人灵性,给画家灵光,给渡河的人以温柔。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那是久别的人盼重逢的纠结;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回娘家少妇的娇羞,那是被火辣辣船夫的眼光扫描的尴尬;不解藏踪迹,情窦初开的懵懂楞后生初次约会,那是被人偷窥红嘟嘟的檀口轻嗔的羞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讲一段三家归一统,那是说书人讲述罗贯中三国的场景。士农工商、官兵僧侣都要过河,农具日杂,针头线脑,牛羊骡马也要船渡,散发出哄哄的嘈杂声,流水的哗哗声,橹桨的欸乃声,聆听一下这声响的奏鸣,合着这火烧云的晚霞,再看看波光潋滟,浮银耀金的水面,如此丰富,如此欢悦,如此金灿,如此耀眼的旖旎风光,能不用画描绘,能不以诗讴歌?
  那么,这一幅“汾河晚渡”的大作,在清源的那一处呢?有人说有多处。那天,朋友电话聊起古清源“汾河晚渡”的地方,听得见那端跟前的人的其它说法。确实如此。古代汾河水量充沛,河上无固定桥梁,需摆渡方可渡过。
  清顺治《清源县志》中渡口(桥梁)有米阳、孔村、青堆、阎社四个地点;清光绪《清源乡志》中渡口(桥堰)有长头、米阳、孔村、南社、青堆、西堡、杨房营七个地点;民国时期汾河又改道,西堡、杨房营渡口消失,改到齐南安。可见汾河改道频繁,让人生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叹。
  哪一处才是满足清源、徐沟、榆次、太谷等县之间通道的“汾河晚渡”呢?
  答案是颇具文艺范儿——米阳渡口。说清这一渡口,得先从米家庄说起。该村当年以迁来定居的米姓村民得名米家庄,渡口在该庄之阳,因此渡口名曰米阳。以后,姓穆的逐渐人丁兴旺,米姓绝户,改名穆家庄。清顺治《清源县志》载,穆家庄,米阳都管辖,其时已称穆家庄。清光绪《清源乡志》载为东穆家庄、西穆家庄,东、西木庄是以后的简名,此时被汾河冲为两村。但米阳渡口一词却保留下来,地点就在东、西木庄汾河岸。
  清光绪《清源乡志》中(渡口)桥堰中载:“米阳桥,在城东七里,即八景中‘汾河晚渡’也。旧为善桥,创建于万历初,重修于康熙十七年及雍正十年。向有公费地若干亩,为修桥船之资,嗣以经费不足,舟人恒藉以某利焉。”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上世纪60年代初,汾河上建起了水闸带桥梁,米阳渡口就此停止舟缆,“汾河晚渡”的景象不复存在。
  从历代歌咏“汾河晚渡”的诗中,可看得见河水的盈缩。
  明代进士、京兆尹、清源城人王福诗曰:
  禹导汾河历米阳,原因奔溃不桥梁。
  斜阳过客趋船急,薄暮舟师举棹忙。
  水面揖篱摇瞑色,渡头车马候余光。
  往来利济今犹昔,欸乃声中水月长。
  其时“举棹”划船摆渡。
  清顺治时期清源知县和羹诗曰:
  汾河不断水长流,车马喧填古渡头。
  过景西临争放缆,不知何处问归休。
  这一时期是“放缆”,俗称“踢船”,即用缆绳牵船引渡。汾河水量已经大不如前了。
  清康熙时期清源知县储方庆诗曰:
  我来不见汾河渡,雪冻沙封土盖桥。
  今日渡头凝望久,碧天风落草萧萧。
  行人到此车停足,舟子招来水没腰。
  一片暮云山尽紫,中流稳坐似乘潮。
  至此,汾河航运已剩最后的残喘,袒露出唯有秋夏置船、冬春可在河中垒“土盖桥”为渡的惨淡。面对今日汾水,难免陷入沉思,感而慨之,打油一首:
  楼船惊螭扬素波,何因亏减金生水?
  汾河晚渡频入梦,明朝乘兴访戴回。
  所幸,随着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给汾水带来一抹亮色。



上一篇:侵华日军的罪行
下一篇:徐沟其名考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20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