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一村

几度繁华历沧桑—— 贾兆

时间:2011-10-1 7:50:34   作者:清徐新闻网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1089   评论:0
内容摘要:

几度繁华历沧桑—— 贾兆

本报记者   苗志崇

       贾兆在历史上曾有过三个村名,每一个村名的背后都有属于那个时代一份传奇,无论是传说中见证了春秋时期晋国权臣惨烈争斗的屠贾,镌刻着晋商时代繁荣数百年辉煌烙印的贾赵,还是经历了近代盛极而衰的苦痛、拼搏奋起曲折经历的贾兆,贾兆从来都无愧于“名村”的称号。对于三晋的文明发展史来说,也许贾兆是历史车轮碾压最深、最具代表性的一条辙印。
       和别的村子相比,贾兆也是一个不缺故事传说的村庄,而和那些村子故事传说有所不同的是,贾兆村历史中的几个大事件,几乎全都是紧扣着时代的脉搏,有时甚至颠簸在历史潮流的峰顶,带着浓厚的变迁色彩和时光的烙印。要想对这些进行全面的阐述和研究,必然要涉及到更多领域、更广时空的探索,历史上的贾兆已经升华成为一种类似于图腾的符号,在影响山西的几次大事件中,都留下了它不可磨灭的痕迹。当《每周一村》栏目无可回避地站在了这样一个庞大复杂、难以详尽的历史工程面前,完全是那种目不暇接、无从下手的状态。不过,幸好,由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关光远先生、前史志办主任王保玉先生等地域专家、资深学者组成的《每周一村》智囊团赋予我们充足的底气,还有前职工子弟校校长贾洞老师和他的爱人万云仙老师、清源镇驻村干部武立坚女士的无私帮助,让我们有勇气和力量带着读者对贾兆做一次管窥之旅。

几度繁华历沧桑——_贾兆

德劭年高的贾洞、万云仙夫妇

几度繁华历沧桑——_贾兆

贾兆村随处可见的古民居

 1难解的屠贾

        清朝顺治年间的行政规划,将当时的东贾赵、西贾赵、柴家寨归入了屠贾都,和当时大多数有着重点村的“都”不同的是,这个“屠贾”与东西“贾赵”、柴家寨似乎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在清顺治《清源县志》古迹的记录中却明确地记载着“屠岸贾故里——在县西南十里,今名屠贾村”。
       在贾兆村,不管老幼妇孺都对“赵氏孤儿”的传说耳熟能详,在贾兆历史传说中,屠岸贾死后就埋葬在贾兆附近。关于“赵氏孤儿”的传说,史学界有很大的争议,甚至其事件是否存在都是一个问题。但从三晋历史、乃至华夏民族历史研究的角度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课题,作为“中原文明”杰出代表、盛极一时的晋国由盛而衰的历史转折点也许就在贾兆,正是晋国权臣势力的惨烈争斗导致了晋国的灭亡。强大的晋国和中原文化正是在那个时候的这个地点开始分崩离析,埋下了后来的“三家分晋”的伏笔,拉开了北方文明融入中原文明的序幕,这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长史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不可忽视的章节。

2 贾兆村的晋商史话

      清道光三年,为取吉祥之意,贾赵更名为“贾兆”,这时的贾兆已经成为晋商洪流中一面高昂的旗帜。据老人们说,贾兆村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开始了艰难跋涉的步伐,闯关东、走口外,河南、陕西也留下了他们奋斗的足迹,他们将一个土地贫瘠、灾害频仍的小村庄建设成为当地最富裕的村庄之一,毫不夸张地说,贾兆的民居群在过去数百年的时间里代表了清徐的最高建筑水平。
       据贾兆籍人贾洞老师的回忆,当时的贾兆,人称“小太谷”。当时,村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住户都经商,逢年过节,外出的人回家省亲,银子多的要用马车拉。直到解放前,村里的生意人包括掌柜、东家、买客(类似于商业经纪人,时有“做官入了阁,经商当了‘客’”之说)、账房先生、顶生意的(股东)至少有五六十人。而在建筑方面,即便与当时号称“中国华尔街”的太谷相比也毫不逊色,弓背厅、挑角厅、明楼院、角落院、四合院等各色建筑争奇斗艳,屋里是雕梁画栋,田地里有各种牌楼,连普普通通的拴马石也精致地雕刻着寓意“辈辈封侯”的大小猴子形象。由于当时贾兆水患严重,村里房屋的根基都非常高,最高的可达普通房屋的高度。
       直到现在,经过了解放前的战乱和文革的洗礼,村里规模较大、保存较好的房子仍有六十多所,明清古建筑254户,山西省太原市文物局挂牌14户。现在,贾兆村已经成了考古摄影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地”。

  3从“西北穷区”到现代的崛起

       和晋商的兴衰史一样,贾兆兴盛数世的经商史在清道光年间西方侵略者入侵后,开始逐步衰落,到了民国军阀混战时期,贾兆的商业已难以为继。据贾洞老师和他的爱人万云仙老师回忆,在解放前和建国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贾兆和附近的三个村庄被人称为“西北穷(清徐方言jun)区”。
       由于常年水患(当时百石南河尚未改道),土地盐碱化非常严重,还有的是胶泥地,有过数百年经商史的贾兆人几乎适应不了从商人向农民的角色转换。万云仙老师至今还记得婆家的木船,那是用来打捞被水浸没了的庄稼用的。贫瘠的土地养活不了人,贾兆人开始卖房子。解放前,有二三十所大院落被零零星星地拆了卖掉,连石头地基都被卖掉了。到后来,实在穷得没有东西可卖了,就把仅存的住人的房子“扒皮”卖,贾兆的房子建造规格高,墙壁极厚,人们把外墙的砖头拆下来卖掉,里面还可以住人……
       一直到近年来,贾兆村周边的企业开始发展壮大,亚鑫煤焦化有限公司、新能源镁业有限公司、港源焦化有限公司等大型企业均驻此地,多灾多难的贾兆否极泰来,成为了村民安居乐业和有识之士投资兴业开发的风水宝地……
       对贾洞老师和万云仙老师的采访使我难忘,两位老人是我多年的邻居,是看着我长大的,平日印象里,他们都是渊博、细致、和蔼可亲,极有师表风范的。然而,当他们拿着记事的本子向我讲述有关贾兆村点点滴滴的时候,原本轻松的空气变得凝滞,和熙的氛围化为沉重,他们的讲述是那么的深情投入,甚至不知觉清澈的泪水滑落在还带着笑意的脸颊。
       起身告别的时候,天色已然不早,出门站在黑暗的楼道里,一脚高一脚低慢慢轻轻往下走,刻意不去惊动楼道里的声控灯,让我能如此安静的,是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两位老人的眼泪,暖暖的、柔柔的,又极沉重,仿佛要流到人的心里来。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