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一村

先有北关村 后有徐沟城

时间:2011-12-10 15:33:59   作者:醋都网-您身边的资讯专家!   来源:醋都网-您身边的资讯专家!   浏览:1258   评论:0
内容摘要:

先有北关村   后有徐沟城

本报记者   苗志崇   陈宏健

    徐沟镇北关村:全村现有居民650户,人口2143人。地势平坦,居民集中,交通便利,耕地面积2400多亩。全村以商业和农业种植为主,是2006年首批新农村试点村之一。

先有北关村___后有徐沟城

郝汝璋

     从历史的角度笼统地看来,北关村的发展史就是人类聚居单位由微而著的繁荣史,她点点滴滴地记录着人类群居由寡至众、从乡村到城镇的历史。当地祖祖辈辈流传一句俗话——先有北关村,后有徐沟城。金代,徐沟城建成后,北关村在徐沟城北门外,村名即以徐沟城的方位而得名。而现在,北关村已被纳入徐沟城范围之内了。在徐沟镇驻村干部李鑫先生的介绍里,北关是今天的徐沟城内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村。从前徐沟城内外的南关、西关等小村庄已经融入到徐沟城四“坊”之中,不见踪迹,仅留下一个个模糊的名字让后人怀古。而北关村繁衍壮大,不仅成为当代徐沟经济社会一颗闪耀的明珠,同时也俨然成为晋商故地、文化徐沟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的结果究竟是历史的机缘还是人文渊源的因素呢?请怀着谦卑之心随《每周一村》做一次“朝圣”之旅吧!这里有着太多的模糊难辨的历史瞬间等待专家的解读,这里有着太多蒙尘已久的人文故往等待全面系统的发掘维护。近千年的徐沟古城、千年之前的徐川、涂沟重镇,所有的历史文化痕迹,也许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得到。

A徐沟古城的发轫之地?

      “先有北关村,后有徐沟城”,当今年73岁的徐沟镇退休老干部郭志毅先生一再对我们强调这句当地民间代代流传的俗语时,我们是很有些疑惑的。因为没有找到相关史料记载可供判断,这句话很容易让人有如坠云雾的感受,究竟是聚居起源、前世今生的因果?还是文化、习俗方面的侵染传承?这里边,包含着的应该是一个徐沟古城历史坐标的定位、文化内涵溯源的问题。
       答案并不难找,明万历年间的《徐沟县志》中,一共记载了徐沟古城有三个“坛”,其中社稷坛、邑厉坛都在徐沟北关,光绪年间的《徐沟县志》中有四个“坛”,对社稷坛、邑厉坛也有几乎完全相同的记载。
       社稷坛在县北门外西北隅,周围缭以垣墙,墙下植柳即为四至,今柳废,仅存垣迹。东抵官道,西至横畛,南至围墙,北至堤堰,东西长六十步,南北阔四十步,共地八亩。
       邑厉坛,在县北关内东北隅,周围缭以垣墙,南北长十五丈,东西阔五丈,共地五亩。
       其中,只有社稷坛的记载稍有出入,“今柳废”在光绪《徐沟县志》改为“今柳无存”,位置、面积、周围景物的记录完全相同。万历《徐沟县志》中简约地记述着:社稷坛春秋两祭银六两,邑厉坛三祭银一十三两五钱,光绪《徐沟县志》则详细地记录着社稷坛、邑厉坛举行祭礼的全部仪式,包括祭祀用品等。
       古人云“封土为坛”,其重要性可见一斑,社稷坛历来为封建政权的象征,往往设于“风水宝地”之上,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京社稷坛就位于天安门西,为明清两代祭祀社、稷神祗的祭坛,其位置是依周礼《考工记》“左祖右社”的规定,置于皇宫之右(西)。既然如此,徐沟的社稷坛坐落的方位,是否也应靠近徐沟城的“皇宫”呢!
       当然,现在北关村的祭坛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不见踪迹了,然而要了解徐沟、走进徐沟古城,是必须要从北关村开始的,因为“先有北关村,后有徐沟城”。

B藩南首邑的北面门户

      自古以来,徐沟城就有“徐沟县为藩南首邑,省会要冲”的描述,由于古徐沟县正北为官道,位于“省会要冲”咽喉部位的北关村,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人脉旺盛之地。郭志毅先生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在他小的时候,北关村有十几家大商铺,其中有正房十五间的“门儿店”(客栈),两家生意兴隆的饭店,三四家梨店(当时徐沟本地的水果很少,果品主要来自晋中一代),还有负责公文往来、传递信息的驿站——马王庙。由于北关村耕地多,村里还有河神庙,每到农时,村里就在这里推选有威望的人组成十老社,负责组织农工打堰灌溉。
       从北关村的地理位置上分析,古徐沟八景之一“池柳环烟”应该主要指的就是这里。康熙年间的《徐沟县志》载:旧传徐城周围有垂柳数百余株,曾列为景。染日久年深,柳衰池塞,三韩赵公莅徐之时,博考古迹,筑城凿池,引流种树,而旧景重新邑中。骚客诗人爱其长条密叶,回环荫霾,往往游息于其下,时赋沃若而歌远扬矣。
       风景秀美,商埠云集,这就是历史上的北关村。但如果仅仅从这层表面现象来理解北关就大错而特错了,“包子有肉不在褶上”,餐饮、商贩“小打小闹”式的买卖是产生不了商业巨头的,徐沟城之所以成为融合八方商业资源的“中心售市”(刘文炳《徐沟县志》),不仅仅是因为有“天禄堂”之类的商业“寡头”、巨无霸型的字号,而是因为有着一大批中流砥柱的商业力量,正是这些商业集团,奠定了徐沟城在明清时代的商业地位,铸就了徐沟城在晋商史上不朽传奇。郭志毅先生回忆说,北关村在外经商的人家有六七家,分别在北京、甘肃、陕西等地开有商号,至于这些商号规模有多大,当时还年幼的郭志毅先生不得而知,他只记得这些人家有车马、有长工。限于篇幅和精力的关系,我们不可能对这些故事做专门的探访,相信那将是另一篇华丽壮美的史诗,别样精彩,尽在云天外。

C北关玉堂医院——清徐西医的先行者

    在我国的解放前后的历史上,医疗卫生条件的改善是体现新中国的进步和发展重要的标志,而医疗条件的改善则集中体现在西医从无到有的过程。在解放前,位于北关村的玉堂医院是当时徐沟大地唯一的西医院,据后人回忆,“民国25年(1936年),汝珍父春贵开办的玉堂医院是当时县内设备最好、采用现代医疗技术于临床的新式医院”(王保玉《清徐历史文化丛书》)。玉堂医院的两位主治医师郝汝珍、郝汝璋(二人为叔伯兄弟,人称“三大夫”、“四大夫”),这两位西医大夫不仅以高超的技艺挽救了很多病患的生命健康,而且从我们所掌握的资料中看,正是这两位大夫开创了清徐西医治疗的先河,为我县及周边地区彻底改变落后的医疗卫生环境做出了史无前例的杰出贡献,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这两位大夫在“悬壶济世”,普救世人的同时,还积极为我党工作,在抗战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值得后人将之永载史册、敬礼无涯。
       解放前,清徐的医疗卫生条件极其落后,刘文炳先生的《徐沟县志》中这样描述当时的人口状况:“自清而来,体质孱弱。昔时财富之裔,多为今日可哀之民。县人丁于此域,当年栋宇,今日瓦砾。性比例之太高,死亡率之太大,平均寿命之太低,种族精力之太弱,反优生之诱导太多,是以人口锐减。解决此等问题:应以公共卫生组织及科学的医药进步,救其高死亡率。使社会有严格确实之生命统计,便于防疫、摄生及一切家庭人口之看护。”
       玉堂医院当时所处的,就是这样的环境。玉堂医院所引进新技术、新药品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徐沟县的第一例剖腹产手术、第一例男性绝育手术都是在这里进行的,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因为医务量很大,仅门诊就占用了郝家的十间正房。在我们采访前人大副主任、郝汝璋大夫的女儿郝爱丽老人时,73岁的郝老对剖腹产生下双胞胎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当时郝老的两位姑姑在外参加了革命,三大夫、四大夫又从事地下工作,在敌占区恐怖气氛相当严重的情况下,郝家如履薄冰地度过了抗战、阎伪时期。不仅出色地完成了党交付的工作任务,而且还利用玉堂医院的有利条件,为我党提供了很多珍贵的情报信息。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10月28日,臭名昭著的我县第一大汉奸、阎伪武装头目乔效曾在南尹被我军设伏击伤,逃回徐沟后,急赴玉堂医院就医,后数日内枪伤难愈,死于非命,令时人莫不拍手称快。民间传说郝家为此出了大力,但相关资料却记载甚略。我向郝老求证这件事,郝老淡淡地说:“我也不是太清楚,后来人们是那样说的,那就是吧!”医者父母心,对于圣手丹心的三大夫和四大夫,或许面对这种情况时做出任何一个选择都是合理的,不过这件事既然与医德无关、与医术无关,对于终身从医的两位大夫,不愿多谈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至今算来,《每周一村》走过的村庄也不少了,但像徐沟镇北关村这样的集“祭坛”、医院、商业“码头”于一体的“村庄”却还是第一次。今夜,我终于完成了北关村的终稿,在满桌狼藉凌乱的采访笔记和书籍资料中长吁一口气,耳畔仿佛听到了康熙廪生邑人苏文集的朗朗诗声:“依依翠柳绕徐城,日丽风和竞向荣。逸致自然佳士韵,扳携偏动远人情。丝垂百尺黄鹂舞,荫霾千秋绿霭萦。雨歇烟笼真盛景,环腰金带听迁莺。”(苏文集《池柳环烟》)诗句中歌颂的是康乾盛世时候徐沟城的繁荣,而我却感觉这诗中的雅意放在今天的北关更贴切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