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一村

玉井苍苔古院深

时间:2013-1-20 11:23:14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醋都网   浏览:1362   评论:0
内容摘要:玉井苍苔古院深本报记者苗志崇陈宏健王答乡黑城营:位于王答乡西南约8.8华里,光绪辛巳年《徐沟县志》载名黑石屯。传说明朝时此地为兵营,村内有射箭场,早晚村周围烟雾腾腾,黑色一片,故改名黑城营。全村人口1934人、624户、耕地面积3898亩,以种植业和养殖业为主导产业。2010年农...

玉井苍苔古院深

本报记者   苗志崇  陈宏健

      王答乡黑城营:位于王答乡西南约8.8华里,光绪辛巳年《徐沟县志》载名黑石屯。传说明朝时此地为兵营,村内有射箭场,早晚村周围烟雾腾腾,黑色一片,故改名黑城营。全村人口1934人、624户、耕地面积3898亩,以种植业和养殖业为主导产业。201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7356元。村“两委”班子成员6人,党员58人。村两委班子围绕新农村建设,更新了吃水管道,硬化了村内道路,解决了村民出行难、吃水难的问题。针对组织场所破旧的状况,2010年新建了村级组织活动场所,建设了文体活动广场。落实“四议两公开”工作法,调动了干群参与村内事务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开展了“城乡清洁工程”,村内面貌得到明显改变,村民生产生活环境进一步改善。

 

玉井苍苔古院深

 

玉井苍苔古院深

 

玉井苍苔古院深

 

 

玉井苍苔古院深

 

宅院的每个细微处,都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美

 

 

玉井苍苔古院深

 

朱子家训影壁,据说出自名家手笔

 

玉井苍苔古院深

 

雕梁画栋依然在,只是芳颜改

 

玉井苍苔古院深

 

在巨商脚下做着小小的买卖

 

      王答乡黑城营村的历史如同它的村名由来一样,云铺雾罩,让人莫测高深。解放前,清源、徐沟两县之间的主干道穿村而过,还有专门配置有从事修葺、维护道路工作的人员。过去的黑城营有东、西营的说法,就是因为这条路将村子一分为二。作为烽火龙城的南面通衢,有着兵营、射箭场一类金戈铁马的踪迹,这样一个杀气腾腾的兵家用武之地,让人不禁为之肃穆沉思、甚至是凭吊怀念的地方。它的历史就像传说中的烟雾,深邃迷茫,留下层层叠叠的风云印记,散布在三晋文明的广袤天空;它的前世今生血泪交融在秦晋故地的迁徙古道上,在中华民族的历史变迁中。
       这是一个不得不提出来的结论,即便是现今无际追寻,但在书本上有史可查;即便从今人的口中谁也无从说起,却任谁也改变不了这里仍然是曾经汹涌而过历史浪潮的遗珠碎玉的事实。站在长长的黑城营街口、一大群新老交错的建筑面前,肃然以对,无语凝噎。在这块幽暗不明、底蕴丰厚的土地上,我分明感觉到了作为三晋儿女的一种因见识贫瘠而自卑、惶惑、无地自容的羞愧感。
       刘文炳先生完成于1942年的《徐沟县志》,在“人口之演化”一章中提及该村时这样记述道:民国十八、十九年间,黑城营一千余人口,近二百户,有三十多个姓氏,文中说“薛、董、朱、高、崔、胡各氏,皆来自甘肃,核其所来年代,薛氏今已有二十四世,董氏、朱氏二十一世,崔、胡为十一、二世,各以其能繁衍其氏。董、朱虽为领袖,其他亦相峙繁衍。如今,本村居民以朱、董姓为主,村里也有“董一千、朱八百、陈家占个拐角角”的说法。
       由于人多、人杂,历史上迁徙流动相对频繁,这里的故事多,因这些故事而衍生的迷惑也多,这里的拥有丰富,丢失的却也因之更多。文革期间,许多家族的家谱付之一炬,因为家庭成分等问题,在一些人中也留下了约定俗成似的不问前世的禁忌。过去村北有一座广清寺,占地约有近千平米,据县二中的陈春明老师介绍说,这座庙宇排场大气,从前不仅驻有僧侣,还有专门负责看守的“善友”。院子里石碑林立,其中有刻有捐资人名录的功德碑,上面的人“天南海北的都有”。文革期间,神像被拆毁,后来,这些石碑被捣碎做了炼铁的原料。再后来,在庙宇的原址上盖起了现在的黑城营小学,这座承载着不知多少文化财富的庙宇彻底消失。
       但幸好,还留下了一个风骨犹存的崔家宅院,让我们可以顺着它的痕迹,寻觅些许历史遗踪。
       崔家宅院在当地俗称“明楼院”,是黑城营的标志性建筑。今年七十一岁,曾任村里会计的崔敬老人,据他的推断,崔氏宅院约建于距今150年。文物旅游局副局长魏星亮先生介绍说,崔氏宅院主体结构为清代建筑,占地约859平方米。至今,院内的樨头、砖雕、木雕等尚保存完整,这些雕琢精美的建筑显示了前人高超的制作技艺和不俗的艺术品味。
       崔家大院是“闯关东”的崔氏前辈崔愣山仿照乔家大院的规格进行建造构思的。但与占地十六亩,经过二百年数世经营、多次买地扩容才形成现在规模的乔家大院相比,崔家大院又是截然不同的,开始建造时便规划了三十亩地的规模,可以想见那个在东北呼风唤雨的精明商人对这份家产重视的程度。在这座未完成的崔家大院的整体规划中,这859平方米的建筑仅仅是崔氏宅院的一小部分。据崔楞山的后人崔玉岩、崔玉德等人介绍,当初为了建造崔家大院,在崔家的砖窑专门为这个大院烧制砖瓦等建材,所以崔氏宅院的砖瓦都是为了建这个院子而“量身定制”的,一些比较少见的尺寸也是专制模具烧制而成。即便是如此的细致,这座两进院落布局的院子在某些局部还曾因盖出来后某些效果未达到建设者的初衷,而被多次翻盖。
       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条街几乎都是从前崔家的产业。崔家宅院的正门与乔家大院一样坐西朝东,大约是取“紫气东来,人丁兴旺”之义,但遭逢乱世的命运,将崔家大院永远定格在稚嫩的雏形阶段,两边盖起来的,没盖起来的,在建国之后都分产到户,乐台也拆掉了。时至今日,只剩下这座被人称作“明楼院”的建筑,孤零零地矗立在村中。
       在现存的资料中,并没有对崔家宅院来历的详细介绍,那个规划建设者崔楞山,据崔氏后人们说也并非是他的正式名号,只是因为祖祖辈辈习惯这样叫了,便如此流传下来了。但是,我们分明可以透过建设者恢弘的构思、一掷千金的气势,隐隐约约臆断出一个商海英豪的模糊影子。在这个没有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荒芜了的院落中,还能嗅到丝丝关于晋商文化、财富传奇的强烈气息。但是,在我们走访了县史志办,查阅了大量资料,专程拜访了王保玉先生、退休老教师董宝宽先生、村党支部书记董桂新、年逾八旬的洪梅女士等相关人士之后,却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若没有大范围跨越式的纵深挖掘,这笔宝贵的财富必将永远湮没无闻,甚至在若干年后连现存的一丝丝痕迹都难于查询了。也许这是低调而“财不外露”的崔楞山们顺理成章的归宿,却也将是我们永远的遗憾!

 

《每周一村》栏目组联系电话:5724342   13934630168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