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一村

五世同堂 六代深情

时间:2016-1-12 21:18:43   作者:苗志崇   来源:醋都网   浏览:220   评论:0
内容摘要:梁虎根 摄    走进微雪斑驳的小院,带着星星点点的寒意围坐在这个大家庭里面,静静聆听他们的故事,用心感受这段历经坎坷、弥久笃坚、代代相传的亲情。不甚复杂的经历,朴实的话语,勾勒出了最基本、最简单,也最容易被人忽略了的亲情,陪伴着这个家庭经历了百年沧桑,几乎是跨越了两个世纪,依旧...

 

五世同堂__六代深情

 

梁虎根  摄

  
  走进微雪斑驳的小院,带着星星点点的寒意围坐在这个大家庭里面,静静聆听他们的故事,用心感受这段历经坎坷、弥久笃坚、代代相传的亲情。不甚复杂的经历,朴实的话语,勾勒出了最基本、最简单,也最容易被人忽略了的亲情,陪伴着这个家庭经历了百年沧桑,几乎是跨越了两个世纪,依旧浓烈如初。人们常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看这耄耋之年的健康老人,活泼可爱的小孩,大概所有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善良是善良最好的报答,温馨是温馨最自然的因果。
  这是一个教科书式的温馨家庭范本,中间几经坎坷,却展示出来更加强大的生命力。
  主人公高喜凤,生于1925年,十五岁时从南郊马村嫁到现西谷乡长头村孟家,和他们一起生活的,还有婆婆的弟弟和母亲。因为家庭贫困,婆婆带着母亲和弟弟一起嫁到了长头村,刚来的时候,弟弟王三狗还是一个提不动送饭瓦罐的十一二岁的孩子。高喜凤的公公婆婆为老丈母养老送终,并送回原籍安葬,又为王三狗娶了亲。高喜凤24岁时,丈夫因病去世,留下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一个年迈的母亲。兵荒马乱的年月,朝不保夕的生活。“怎么办!”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可是老人和孩子怎么办?高喜凤一咬牙、一狠心坚持了下来,这一坚持就是六十八年。

 

五世同堂__六代深情

 

慈孝传家          梁虎根  摄


  当时家里有三十亩地,还有一架马车,高喜凤套起马车给地里送粪、收割,用男人一般的魄力顶起了家庭残缺不全的天空,当时农业技术落后,亩产量少得可怜,一亩高粱也就是能打一“毛袋子”(当时一种用麻和人畜毛发编制的口袋),百十来斤,家里的地也不齐整,有些地块在汾河对岸,当时没有桥梁可以交通,要干活就得涉水,干完活,总是一身汗水,一身河水。家里除了吃奶的孩子和羸弱的老人,还有一个和高喜凤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舅舅”王三狗和他的三个儿子。王三狗的妻子因病不幸去世,由于不是本地人,家庭特别困难。看到婆婆经常偷偷摸摸地接济她的小弟弟,高喜凤作出了一个让人们大跌眼镜的决定,干脆把王三狗父子四人一起接到家里,吃住都在一块儿。
  智慧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高喜凤和“外来人口”、贫困户王三狗穷帮穷,这样一住就是十三年。
  再后来,王三狗家的三个儿子逐渐长大,高喜凤张罗着给他们娶媳妇、办喜事,还把自家的一套院子无偿送给了王三狗,兄弟三人过上了正常的日子。一直到现在,这三个孩子王德宝、王德发、王德涛都经常过来看望老太太,给老太太送钱送东西。对待亲戚,高喜凤从不吝啬,直到现在,从前的老亲戚也经常走动,时光的久远,地理的距离,对他们之间的情感,没有发生过任何影响。
  高喜凤的艰苦,孩子们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今年已经75岁的儿子孟计明回忆,“六零年到六三年,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连汾河湾的草根都挖光了,菜糊糊都吃不上了,经常吃的‘无粮饭’,有的时候把玉米皮熬了,抽去纤维,做成团子吃。”
  含辛茹苦把孩子们拉扯大的高喜凤却总是感觉对不住孩子们,孟计明说“母亲年纪大了以后,总是为了当年成绩优异的姊妹们中途辍学,念叨个不停。”母亲心疼孩子,孩子更关怀母亲,高喜凤年纪大了之后,生活不便,孟计明便搬来和母亲一起住,照顾母亲的昼夜起居。做好的第一口饭,是老人的。日子紧的时候,儿子儿媳总要给老人的饭里拌上红面这样实在的粮食,其他人平时就是菜糊糊、糠窝窝,能将就就将就,这样一家“两制”的日子持续了很长时间。家里买的第一块石英钟,挂在老人屋里。改革开放后,家里买了电视,也是放在老人屋里,直到现在,这个院子里只有老人屋里的一台电视机,孟计明说:“不是买不起,只是怕老人孤单。”身教胜于言传,行动是最有力的教育,孟计明的儿子孟小佳,孟小佳的两个儿子,在结婚前都是老人家炕头的“长住人口”。陪老太太说话,逗老太太开心,听老太太讲从前的故事。到现在,老人炕头又多了个新“住户”,孟小佳三岁半的小孙子。“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高喜凤老人多年的坚持,换来温暖的回应,这是一份最圆满的人生成绩单。
  1963年,孟计明和小他三岁的苏丽娥结婚了。回忆起当年的温馨瞬间,苏丽娥至今记忆犹新。当年的苏丽娥是学校的尖子生、文艺骨干,即便到现在72岁高龄,依旧能看出当年精致干练的模样,头脑清楚,表达流利。对曾经的岁月,当初的选择,从不后悔。
  苏丽娥和孟计明在校园结识,后经媒人介绍结合,她对高喜凤、孟计明母慈子孝的家风早有耳闻,母子们在众人间积累的口碑更坚定了她的选择。清徐中学毕业后,苏丽娥由于成绩优异,获得了留校任教的机会,执教期间的良好表现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认可。结婚后,大女儿出生,苏丽娥在家照顾孩子,这时,校长和教导主任骑着自行车来到她家。原来是有一个教师编制转正的指标,他们希望苏丽娥回到校园继续教书育人。六十年代的城里人!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苏丽娥心动了,和家里商议。或许是故土难离,或许是怕给孩子们添负担,老人一口回绝:“‘烂’清源,我不去!”苏丽娥权衡再三,继续过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生活。

 

五世同堂__六代深情

 

天伦之福          梁虎根  摄


  家里日子虽说好了一些,还是紧巴巴的,苏丽娥在农忙之余做起了小买卖,带上冰棍、塑料凉鞋走村串户。就是这样,生活还是捉襟见肘,经常要到队里借钱借粮。她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每年除夕购置年货,因为平时有债务,必须先结算清了才能领钱买东西,匆匆忙忙跑到供销社的时候,往往是供销社即将歇业的时间。一次,一个不耐烦的售货员指着苏丽娥的鼻子吼了起来:“你这么个精干聪明人,怎么每次都是这么晚才来!”说起这些尴尬往事,苏丽娥的眼睛再一次红了起来。
  在外面受了委屈,流汗流泪,这两口子却从来没有丝毫的戾气和抱怨,因为那些不健康的东西不属于这个温馨的家。即便是孩子们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孟计明、苏丽娥两口子也从未有过过分的责难。他们深知,人是家庭最大的财富,和睦是家庭成员之间最牢固的纽带。孟小佳小的时候,家人下地干活,他带了小伙伴们回来,一顿吃掉了家里准备好的晚饭,连挂面都泡着冷水吃了。大人们筋疲力竭受完苦回家,面对着空空如也的锅灶,看着自知做错了事不知所措的孩子,不过相视一笑,一场在别人看来想当然的风暴瞬间就风轻云淡了。
  说起现在的生活,氛围顿时轻松起来。“家和万事兴”,经过了沧桑洗礼的家庭,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加真挚而纯粹,这棵大树上生出的枝杈,个个茁壮健康。孟小佳的二儿子前几天完婚,小兄弟俩每周回来过周末是雷打不动的习惯,现在这个大家庭里又添了新成员,这一家子变得更加热闹。
  一年好景,五世其昌。把家庭这本难念的经念好,在这个大家庭里是如此的自然而然,在这里,和睦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不需要太多的学识,不需要刻意的经营,他们每个人所做的只是一份无私的付出和单纯的热爱。高喜凤老人屋里挂着的家里最小孩子的照片,表情是那么的灿烂,这是家族式的笑容,这是百年绵延的财富……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