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一村

水泊镌久远 盂兰一脉香

时间:2016-5-24 21:59:29   作者:苗志崇 常映红   来源:醋都网   浏览:124   评论:0
内容摘要:    水屯营村位于县城西12华里,耕地两千余亩,人口3550人,贾、李、王为主要姓氏,经济收入以蔬菜种植为主。庙会为农历七月十五。  这里是当时贵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父亲苗国开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站,是父亲正式迈向社会生活的桥头堡。在这里他拥有了一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职业身份...

 

  
  水屯营村位于县城西12华里,耕地两千余亩,人口3550人,贾、李、王为主要姓氏,经济收入以蔬菜种植为主。庙会为农历七月十五。

 

水泊镌久远__盂兰一脉香


  这里是当时贵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父亲苗国开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站,是父亲正式迈向社会生活的桥头堡。在这里他拥有了一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职业身份——教师,在这里他拥有了一群真诚可爱的孩子们,也拥有了彼此维系一生的感情。作为一个小辈,我对他们之间的曾经并不了然,只是忘不了始终未曾间隔的殷勤问候,在家庭起伏风浪中,匆匆来去的那一个个身影,忘不了不经意的相逢,陌生却热情的笑颜,或粗糙或有力却始终温热的掌心。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今天,半个世纪的时光磨砺,如今桑梓天涯相望,这缕缕情谊,结成了维系多少人一生梦寐难离的网络,点点悸动,丝丝在心,网络的中央就是这个地方,这里的人有一个共同的节日叫“感恩节”,这个让他们魂牵梦萦、牵挂一生的地方就是东于镇水屯营村。
  虽然并不陌生,确是久未谋面,为了对这个村子有全面、客观的了解,我们在水屯营村村干部李建兵先生的带领下,走进了退休老教师贾拱忠先生家。贾先生是我父亲的老同事,多年教书育人,对于本村的文化事业有着异乎常人的热爱,为了我们的到来,精心准备了他收集多年、亲自编写的各种关于水屯营的资料。从人们口口相传的历史传说,到历史记载中对水屯营及周边的记录。这些丰富详细的记载不仅打开了水屯营的前世今生,更难能可贵的是,对于周边乃至古清源一些朦胧模糊的历史事件也依据资料提出了自己独特的假设和推想,让人在叹为观止的同时,对这位老人的辛勤付出,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水泊镌久远__盂兰一脉香


  自将磨洗认前朝——
  村名的由来

  清徐地名志记载:“水屯营,位于县城西12华里,地处平川,该村地下水位高、水源丰富,水洼遍及全村。又位于太原府——汾州府的官道旁,历史上来往的军队常在此扎营,因而得名水屯营。”逐水草而居是人类适应自然的生存本能,而具体到水屯营这个依山傍水的村子,情况就更为复杂一些。根据贾拱忠老师收集整理的信息资料,水屯营是一个人类活动频繁的地方,边山一带文物古迹极其丰富,无处不显示出这是一个人类文明活跃的地带,东马峪古文化遗址、马家坡古文化遗址、都沟遗址、新民遗址皆云集于此。远古人类在水屯营及周边的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从渔猎渐渐走向农耕,并在适应自然和对生存环境的改造中,渐渐形成了水屯营。而周边的村子,有鼎鼎大名的都沟(屠沟),有赵氏孤儿主角人物程婴的故乡北村,有忠义文化挚旗手狐突的埋骨之地西马峪。
  而令人惊讶的是,水屯营却意外的沉默,没有龙山文化的痕迹,没有春秋战国的身影。与那些已经将背影深深镌刻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的那些周边人类文明喧嚣之地比较起来,这样的沉迷简直不可思议。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根据贾拱忠老师多年收集的信息和对本村各个地名的考究,水屯营的前世是一个类似于古代军事基地的场所。村里的老人们传说,水屯营为三国争霸时,击败了袁绍统一北方的曹操演练水军的地方,后来一些老弱残兵定居下来,建造房屋、开荒种地,现水屯营西北有地名为“四合院”,“四合院”偏东南一百米有地名“独家庄”,就是当时将校官吏的居所。明末李自成也曾经在这里安营扎寨,至今留下的饮牛巷、马渠道、马圐圙、马槽凹、大林区等地名,据传为当时战马饮水、吃草的地方。当地还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李自成在水屯营驻扎后,派人暗访曾经的恩人——罗好仁,马童将李自成的坐骑“乌龙驹”拴在一棵树上,乌龙驹来回盘旋,将树磨出了一圈印记,所以后人管这个地方叫做马圐圙。
  一切谜团似乎迎刃而解,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而且出于军事保密的需要,水屯营不见于经传是理所当然的。而最令人寻味的是,这里初始居民据说是“落”姓,这个生僻且含义隐晦的姓氏究竟是一种不可言喻状态的陈述,还是仅仅巧合而已呢?我们这些“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后来人只能作“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感慨了。

 

水泊镌久远__盂兰一脉香

 


  传统教育与地方文化特色的结合——
  感恩节

  历史上的水屯营寺庙众多,时至今日,这种平和慈悲的理念仍是村里人待人处世的主旋律。佛教兴盛是出于封建社会的统治需要,而其平安祥和则是普通老百姓朴素的生活向往。从水屯营村的古建筑可以依稀看出当年宗教兴盛时的模样,这里有关帝庙、观音堂、经堂、龙天庙、真武庙、玉皇阁、文昌阁等等。关帝庙、观音堂和经堂经后人修缮,依旧雄风不减,宁静庄严,无不显示出了水屯营人对于传统和历史的执着与热爱。村内的庙会“感恩节”就是这一形式与理念相结合的产物。
  在水屯营村存在过的古庙会有正月十五以农贸交流为主的水陆会,清明节祭祀并提倡生灵保护的蜻蜓会,七月十五孝敬父母长辈的盂兰会,十月初一庆祝丰收的无遮会等四大会。时代变迁、环境变化,水陆会、蜻蜓会和无遮会等三大会已渐渐为人遗忘,淡出了水屯营的视野,只有盂兰会继续保持了下来,成为了水屯营村的一个特色的节日,一个富有地域文化特征的标志,当地人给它起了一个更加通俗易懂的名字叫“感恩节”。
  在贾拱忠老师的记忆中,“感恩节”是水屯营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一个盛大节日,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村内的仁人长者都要组织隆重的祭祀活动。以敲锣打鼓、耍皮影、看大戏等形式给中元二品赦罪地官大帝——舜过生日,为救母的目犍连庆祝。还要“放河灯”——从前水屯营的主要街道东大街(也叫沙河街)、西大街(也叫文昌街)有两条温泉形成的小溪,分别源自村东北的玉皇阁和村北约一华里的水巷。人们把各种样式的纸船放入河中,上面点着油灯、蜡烛等,写上各自祈愿的话语。
  其实,水屯营这种富有教育内涵和地域特色的文化表达在当地的各种民间传说中也无处不在。据老人们说,在旧时水洼(现清泉西湖水库)坝堰边立有一块“透林碑”,碑石明亮如镜,传说能照得见人一生的功过是非、善恶因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日夜深,村民则见有两盏灯从梁泉铺直至北村,人们称之为“鬼灯灯”,民间传说是赵盾及其父在送程婴回家。
  智慧与能力的结合——
  水屯营的“捞硝”业

  要全面了解水屯营村的历史面貌,还要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向前追溯。历史上的水屯营在从事农耕的同时,早早地加入了加工、制造业的行列,是方圆百里知名的多行业村庄,素有“前捞硝、后攻窑、中编造”之说。
  后攻窑指的是位于村后泽鱼河一带的私人煤矿,中编造指的是村里各家各户普遍的各种不同用途的箩筐编制,这些箩筐有用于家庭生活、农业生产的,还有作为煤矿运输煤炭的大型容器。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前捞硝”。
  这里的硝指的是芒硝,芒硝在当时的医药卫生、皮革制造和养殖业等方面有着广泛的用途。“捞硝”业在水屯营具体有多少年的历史,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据村里曾经从事过这项职业的老人们回忆,从他们算起,至少五辈之前村里就有了“捞硝”这个行业。在当时工艺落后、条件简陋的情况下,“捞硝”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它集中体现了水屯营人智慧和能力,而“捞硝”对水屯营的影响也是巨大而深远的。关于“捞硝”的源起,当地有一个浪漫的民间传说——这项技术是经由吕洞宾与何仙姑亲自点化而来。这些,无不凸显了“捞硝”业在当地人心目中的位置,为这个“土里捞金”的行业凭添了许多美丽的色彩。
  据贾拱忠老师和村里老人们的共同收集整理的资料得知,水屯营的“捞硝”规模最盛时有硝池六七十面,从业人员达一百多人。捞硝工序分为建硝池、扫硝土、捞硝、晒硝四个大的环节,建造芒硝池必须在村子南面(古时以南为正,这就是前捞硝的由来),观音堂的后面,当地人管那里的土叫“瓦碱土”,土质细腻、粘性强、不渗水。一年中扫硝土分为两个重要时段,一是春风至谷雨,二是寒露到霜降,这两个时段温度适宜,硝土量多、质高。“捞硝”的技术要求集中体现在芒硝的提炼环节,具体分为蓄水、撒硝土、打捞杂物、撒量、刮硝、晾晒等六个步骤。负责芒硝提炼的大师傅叫“池头”,芒硝成色好不好、出硝量大不大,全看“池头”手里的活儿怎么样,在贾老师的记录中,手艺精湛的大师傅有三十多个之多,足以说明这个产业在水屯营的发展情况。芒硝制成后,还可以收获副产品土盐和卤水。在旺季的时候,一个池子可以生产四五百斤芒硝。
  贾拱忠老师亲自撰写的文章和收集的资料中,还有很多丰富详实事迹,但出于篇幅的考量,这里只能做挂一漏万的陈述。几次的水屯营之行,对于笔者本身来说,是历史和现实的思考和学习,也是对于人性和教育的再次认知和感悟,它给了我很多对于父辈们的生活的理解和启示——生活的真谛并不复杂,它属于这些懂得感恩、积极生活、富有生存智慧的人。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