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一村

槐花漠漠向人黄 沧桑更迭几炎凉

时间:2016-8-24 7:01:59   作者:苗志崇   来源:醋都网   浏览:86   评论:0
内容摘要:李家祠堂前的大槐树,据说已有一千年的历史了    东梁泉村:位于县城西九里,1500余居民,以李、庞姓为主,耕地800余亩,是我县的蔬菜种植区。  在后人的追忆中,马峪乡东梁泉村的来历有好几种说法,其中两种说法占主流,一种是梁泉村被山洪一分为二,另一种则是梁氏兄弟门户壮大,分门立...

 

槐花漠漠向人黄__沧桑更迭几炎凉

 

李家祠堂前的大槐树,据说已有一千年的历史了

  
  东梁泉村:位于县城西九里,1500余居民,以李、庞姓为主,耕地800余亩,是我县的蔬菜种植区。
  在后人的追忆中,马峪乡东梁泉村的来历有好几种说法,其中两种说法占主流,一种是梁泉村被山洪一分为二,另一种则是梁氏兄弟门户壮大,分门立户使然。无论哪一种说法,都显示出东、西梁泉密不可分的地理位置相互依存、血脉亲情骨肉相连的关系。时至今日,经过多年的繁衍生息,李姓和庞姓占据了东梁泉村主流,梁姓虽然还有一部分,却不再是村落居民的主要人口。经过多年的发展,两个村子在地理上已经紧密连接、不分轩轾。虽然西梁泉历史人文雄厚,故典众多,但从东梁泉模糊隐约的历史轨迹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存在,还是可以顺着曾经的脉络,摸索出这个村子依稀的历史痕迹,正所谓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历史上村落人口的更迭交替,让这个村子的过去“像雾像雨又像风”,扑朔迷离,踪迹如谜。
  我随着向导同事晓雪走在东梁泉的街上,贯穿全村的三条街道,仿佛分开了三段不同的时空。上街是浓郁的古典风格,老旧民居,旧式布局,古树巍峨,浓荫如盖;下街则是新老交替,红砖灰顶的新式民居与旧房屋鳞次栉比,互相交错;在八一路旁,则矗立起来许多洋溢着现代气息的楼房,高低错落。行走在宁静古朴的街头,淡淡槐花气味弥漫、香浓如故,在很多个宁静的角落,我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不自禁地陷入了仿佛是穿越一般的氛围中,听那树叶娑婆,像在唱着一首岁月久远、无声的歌。
  最初结识东梁泉,是从我的同事李晓雪开始的,这个青春靓丽、心灵手巧的女孩儿让我对这一方天地充满了好奇。再后来,因为工作关系,结识了东梁泉藉的庞灵爱老师,她给予了我许多的帮助。人常说,钟灵毓秀、地杰人灵。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能有幸结识东梁泉的李、庞两大家族的后人,耳濡目染地受到她们的指导和帮助,无论对于《每周一村》初窥门径的求知之旅,还是劈荆斩棘般的前进之路,都是值得感到荣幸的。
  居民的繁衍变迁
  李、庞家族是东梁泉的名门望族,人口占到村子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以上。据77岁的庞万禄老人介绍,村中的李姓是由白石沟后宋家庄(今古交市)搬迁而来,庞姓则是明万历年间,从陕西辗转至祁县而后迁来东梁泉,至今已有二十余代。在此之前,村里还有吴、姬、石、胡等四大姓,至今,村里还有叫做姬家河滩的地块。
  历史上的东梁泉在以都甲为行政区划制度的明清两朝隶属于梁毕都,梁姓和毕姓都是三晋大地的古老姓氏,而东梁泉村的建村历史则要追溯到更为久远的唐朝。据乡土专家郭会生老师的研究,梁泉建村应在唐朝的鼎盛时期,村里在不同历史时期遗留下来的种种痕迹,包括口口相传而来的地名,都直接或间接地为建村历史提供了佐证。东梁泉山后有一块叫做塔儿墓的山头,极有可能是西梁泉龙天寺、法云寺等寺庙僧人的埋骨之所,而法云寺则建于宋元符元年。庞万禄老先生回忆,在农业社时期,村里修建打麦场,挖出来了地基和灶台,谁也说不出是什么年代的。
  风物特色
  东梁泉是一个水资源比较丰富的村子,但土地并不肥沃,各个地块都有井,由于需要采用人工操作,灌溉效率不高。村人打井以改进农业设施,井水竟然自喷而出。至今,村里还遗留着远古时代的“水下(音hang)”,据说已经历千年,长约600余米,每隔50米有一个修缮观察用的“筒子”,共13个。
  据退休老教师庞守诚老人回忆,从前村里除了麦子、谷子、豆类等农作物,还种植有大量的桃、杏等,因为交通不便,除了少部分能够挑到清源的西门坡菜市场卖出去,其余的大都烂在地里,合作社时期,村里还发动学生利用课余时间捡杏子,制作果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东梁泉改为菜区,村民的生活得到了改善,1970年后,县里为菜农每人每月补助五斤白面。
  解放前的东梁泉村,村后有五六眼煤窑,煤质优异、热值高,当地人称为“走亲戚煤”,即早上出去走亲戚,填几块煤在炉子里,到晚上回来依旧红火。每年冬闲的时候,村民们就去煤窑打工补贴家用。在抗战时期,这些煤窑还成了当地人的避难所,每有风吹草动,村民们就跑到煤窑里藏起来。
  槐树情结
  和西边山一带别的村子相似,东梁泉也有很多槐树,其中一棵年代久远的槐树据说有1500年的树龄,还有李家祠堂旁的一棵稍微小一些,也有一千年的历史。这个古老的植物大概是东梁泉村年龄最长的生物了。据一些老人们说,在他们还年轻的时候,那棵树就是现在的样子。到现在,东梁泉依然有着种植槐树的传统,大大小小的槐树随处可见。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西马峪、西梁泉等周边村落里,流传着很多与槐树有关的历史传说,但在东梁泉村,却鲜有所闻。也许这些极富文化色彩,自古以来就有“公卿大夫树”之称的槐树,对于东梁泉村人来说,代表着对生活的态度和生活的理想。虽然同样对这些百千年的大槐树照顾有加,但当地极少焚香祭祀等传统行为。
  槐树,自古有祈求平安、祭祖归家等传统文化意义,在我国槐树文化研究中,槐树与古代人的吃、穿、住、用、行、劳作、防病治病等日常生活和生产息息相关。它旺盛的生命力和广泛的用途,使它更像是东梁泉人生活的伴侣和理想的支撑,这些遍植于王霸之都和古代学宫、学舍的植物。在东梁泉人眼中有着特别的意义。这些,从当地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就可得知,东梁泉藉教师比例极高,仅庞灵爱老师这一门庞姓别支,就有六人之多,覆盖老、中、青三代。
  相对于地面文物较多的周边村落,这次对东梁泉的解读稍显曲折和复杂,这不仅是一次探索的旅程,也是一次再学习的过程。虽然有两个多月的漫长采访和各种素材的积累,在写作的过程中,仍然有不胜惶恐之感,都说文艺作品能够做到“都云作者痴”是达到了一定境界的表现,但我更希望这篇文字,能够让大家“都解其中味”,能让更多热爱本土的人们走到一起,来共同翻阅清徐这部历史悠久的巨作。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