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 渊 阁

秦家拾“贝”

时间:2006-3-16 21:31:33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清徐新闻网   浏览:2033   评论:0
内容摘要:

秦家拾“贝”
本报记者   张月英

秦家拾“贝”

秦大少旧院

秦家拾“贝”

秦玉爱为记者讲述秦家旧事

     一扇扇大门小门,在秦家历史的院落中缓缓开启,打开一支支秦家发展的兴衰脉络……
     一串串遗珠散贝,在晋商汪洋的沙滩上厚厚积淀,娓娓道来一段段秦家今昔……
     任心潮滚滚,任沧桑巨变;看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

      央视一套黄金段的《乔家大院》缓缓闭幕了。在我县,一段“秦家旧韵”却成为众多县域文人浓浓的情结,解不开、难释怀,亦或是缘于一份深深的乡土情谊,亦或是缘于一份骨子里浓浓的文化沉淀,亦或只是一种历史责任的驱使,亦或更多更多……
      周一,一早,《清徐》报社周末全体人员与事先约好的被我们戏称为秦家11代“小姐”的现代巾帼——秦玉爱一起,另有闻讯赶来的开发区机关支部书记郭会生,顶着初春料峭的寒风,去集义乡大常村,探寻秦家那段沉寂的历史……
      走进秦家大院,由秦家“11代小姐”与“公子”做导游,我们听、我们看、我们感,物与人同在,事与梦相连;旧时晋商高堂屋,入住寻常百姓家;本欲觅雪泥鸿爪,却拾得珠玉一串……
      一、发财娘娘——得宝瓮
      据秦玉爱讲,小时侯,常听奶奶讲一个关于秦家发迹的传奇故事。
      秦家祖上有一位张姓奶奶,她吃苦耐劳、为人宽厚,家里开一个铺子,有时间,常到自家地里干活儿。一天,这位奶奶在大常村自家地里干活儿时,挖出一个破瓮,看看还能用,就把它拿回家中。一个雨天,一位又饥又饿的老妇人来到秦张氏开的铺子里,想讨口水喝。张奶奶热情招呼,又是倒水又是端饭,得知老妇人无处可去时,不仅留下老妇人 做伴,而且一日三餐好吃好喝款待她。老妇人也便住了下来。几月后,老妇人见秦张氏每天起早贪黑辛勤劳作,家里经济依然拮据,便对秦张氏说:“我会生豆芽,明天你买回来五斤豆子,我来给你生豆芽。”次日,秦张氏即买回五斤豆子,因家贫买不起生豆芽所用器皿,正发愁时,老妇人指了指那个秦张氏挖出来的破瓮说,这不是现成的家具。于是,老妇人开始用这个破瓮生豆芽。没想到,老妇人生豆芽的技术还很高超,她生豆芽既快又好,很快赢得了市场。后来,买豆芽的人越来越多,奇怪的是,无论有多少人来买,那个破瓮里的豆芽常卖常有,总也卖不完。秦张氏一边开铺子,一边也学得了生豆芽技术。但是渐渐的,她发现老妇人那个生豆芽的破瓮只出不进,于是向老妇人讨教,老妇人只说,我生豆芽我自然知道咋干,你们只管去卖,其余概不用问……
自此,秦家就干起了生豆芽买卖,以至到后来事业发展壮大到包头,秦家依旧还操旧业。同时,那个破瓮也成了秦家一宝,被祖祖辈辈当做“聚宝盆”。据秦玉说,这个宝瓮后来被埋到秦家墙根下了。
      二、两月“东家”——第一院
      说来有趣,一位本应是“地主富农”的贫下中农,却于1953年被包头复盛公来函相邀结帐,地地道道当了两个月的东家。这被邀之人,正是我们来到大常村走进的第一个秦家院落的主人——秦文海。回忆起那次做东家的排场,今年89岁的秦文海激动万分。他清楚地记得,那次算帐,按股份基金算共3厘多。接待他的是一位副理,副理名叫乔晋德。前往结帐的秦文海在这里好吃好喝,白天这位东家与乔家结算,晚上便到戏班去看戏,生活过得悠哉乐哉。
      这一去,秦文海共算回1顷多菜园(水浇地),7间楼房、20来间平房的一处小院,并算回了8匹8洋布。自此结束了这位两月东家最后的决算之旅,从此告别了东家这一身份。
      三、抽股契约——新证据
      在我们去秦文海家之前,乔秦两家合资经商虽众说纷纭,但无真凭实据。这一次,我们竟意外发现这位有心的秦“东家”。还保存着一张特别的契约——抽股契约,成为乔秦两家合资经商的有力证据。
      打开这张契约,一排排遒劲有力的小楷毛笔字跃然纸上,令人爱不释手。契约书于光绪22年(1896年)正月24日,上面有秦乔两家银股共12俸有余。秦家此时还有九德堂,既翁堂、荣福堂、三余堂、一善堂5堂,可见,秦家直到此时,都与乔家在股份上有着不可忽略的合资关系。
      四、一盒房契——辛酸史
      与抽股契约一道被有心的秦文海老人收藏在一个长方形盒子里的,还有一沓厚厚的房地契约,有继承约,但更多的是卖房卖地的契约。
      打开这些秦文海老人心底下极不愿打开的伤心约,这位被唤作三娃爷爷的东五门第十代后人鼻涕眼泪一大把,历史无情呀,昨天还好端端一群院落、一片土地,眨眼间,就变成了厚厚一沓卖房卖地契约……这些契约哭诉着鸦片给秦家带来的辛酸与刺痛,令前人伤心,后人伤心,伤心不已,伤心难抑!
      五、弹痕累累——第二院
      出秦文海家,我们来到秦家第二站,现属刘俊瑜老人的家中,庭院深深,两道门次第打开,今年66岁的刘俊瑜老人获悉我们来意之后,热情洋溢地唤我们进院。
      刘俊瑜老人所住这套房子也是从秦家后人手中买得,从小院两道门上,门匾虽斑驳陈旧,但字迹清楚。提起秦家,这位衣着精干的老人感慨万分,他激动地说:“快快呼吁吧,这些极具开发价值的秦家院落再不开发就全完了,前些天榆次常家大院开发,从俺村买走了不少秦家遗物,有立层、照壁等等,我们住在这里其实不是没房住,外头已盖了新的,只是要护着这个院子……”
      刘俊瑜老人还说:“只要公家开发保护,我愿无偿献上这个小院,”老人的话里有期待,有急切,有痛楚……
      一股股莫名的感动冲击着我们的心,冲击着我们的笔,冲击着我们的摄影机,我们为他拍照,并记下他的电话号码。
      在第二院大门到二门之间,我们的眼球被院墙上星星点点的小孔所吸引。刘俊瑜老人早已看出我们的疑惑,他告诉我们,这些千疮百孔,正是晋中战役留下的弹孔。弹孔沿一个方向排开,密集如雨。细看时,墙上,窗棂上,弹痕累累,留在这个小院以及我们随后所访的第三、第四、第五个秦家院落中……
       六、物移人换——第三院
       曾经,这里是一个一进三套大院!
       门扇还是那个门扇,院子已不是那个院子……铁钉满门的九德堂正院,已是焕然一新,墙上,瓷砖闪亮早已换了新装。
      站在门口,秦氏11代“小姐”秦玉爱告诉我们,这里,曾是她的家。她眼圈发红,儿时的记忆令她百感交集:“小时候,我就是在这个院里长大的,院子的造型与乔家大院一般无二,我们家的神祖全在这里,可惜在文革时,家谱被红卫兵一把火全烧掉了……”
      这座大院,唯一留下秦家见证的,就是两扇大门,关起来,合上的大门其铁钉呈二方连续图案,秦家三姐弟依依不舍,在这扇承载记忆太多,太多的大门前合影、留念!
      七、落魄记忆——刮金铂
      九德堂正院,留给秦玉爱太多回忆。儿时,玉爱的奶奶(三寡妇之一)为养家糊口,从22岁就开始守寡的她听人说刮金粉可以卖钱,曾靠祖上留下的大院中立栏、卧栏雕龙画凤上所刷金铂维持生计。
      九德堂正院一连三院,大门院内无金铂,二门院、三门院内曾金碧辉煌。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贫困的秦家在万般无奈之际,玉爱的奶奶带领子嗣用水洒在立栏、卧栏上,常年靠刮金铂糊口,刮金铂在玉爱的记忆中,如庄稼人割麦子,刮了一片又一片,全家出动,用水湿透后,轻轻一刮收集起来,拿去换钱后到太谷、榆次买饼子吃,金铂金叶子(刷在雕花上面的)一层层一点点卖出去,换回的是一张张充饥的大饼,痛苦的记忆温馨而辛酸。有村里
的受苦人便羡慕地说:秦家光靠刮金铂也够活了,殊不知,对秦家人而言,这是一种怎样的伤痕,刮掉的,又岂止是这些闪光的金铂!!!
      在玉爱的记忆中有好多心痛,直至玉爱参加工作后,父亲为养家实在无门时,还惦记着变卖家业,拆大梁卖院子,心强的玉爱哭鼻子、使性子,拉帮娘家过日子、阻止父亲卖房子,终于保全了秦家少有的遗迹。
      八、晋中战役——主战场
      秦家“三导游”:秦玉爱及本家弟弟秦旺、秦瑜告诉我们,九德堂正院,晋中战役时曾住过敌野战军一个营,这里曾是晋中战役主战场。1948年7月10日,解放军各参战部队将敌野战军总司令山西保安司令赵承绶集团主力军包围起来,经过六个昼夜的激战,仅仅在这里就消灭了敌人的一个营。同时,赵承绶被活捉于大常村。
      一个营,能容得下一个营的大宅院,想其规模之宏大,气势之磅礴,令人感慨万千!
      九、“大观”照壁——第四院
      九德堂侧院,也是一幢不小的院子,在这里,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保存较为完整的照壁。
      与九德堂正院遗迹中相同的一点是,这里的屋檐砖雕上,有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中国结,一串串相连,在我国各地砖雕中颇为罕见。这些中国结,使我突发奇想,中国联通的标志其实是早在几百年前已经雕在了国人骨子里。火红的中国结——中国联通标识,实在是一个古物!
      “大观”照壁,其“大观”真乃艺术荟萃之大观。从图案看,有文房四宝、有中国结、有暗八仙、牡丹花、琴棋书画、墨竹图……细细辨来,内容丰富,内涵深刻;从石雕工艺看来,更是鬼斧神工,栩栩如生的画面,于方寸之间历历在目。
      十、更夫之路——登高望
      兴之所致,我们一行还爬上了第五院院邻的房顶。极目远眺,连秦家“导游”都大吃一惊。连片的房顶错落有致,层次清晰。正面看,第五院如此熟悉,我们才惊呼,乔家大院的真实再现!电视剧《乔家大院》中有一个院子的镜头与此院一般无二,那屋檐、那造型,我们无以为辨。当然,乔家大院原本就是“克隆”秦家大院所建,这本来也就应该如此。
      在房顶上,我们还看到旧时更夫打更所走的窄窄小路,这更是我们发现的一个新景点,我们几个佯装敲锣状,在更夫的路上,走上一小截……秦家院群,穿插于大常村中,几乎有半。
      下得院来,我们发现在一扇房间的木门上,有两个斜着砍刺过并已穿透的刀口。主人家告诉我们,听上辈人说,这两个刀口,正是日本人用刺刀所致。细看院墙上,同样的弹痕,同样累累如日本人的罪孽。
      十一、秦家大少——第六院
      曾经,这里是一个两进四套大院!
      这里,曾有过迷人的花园、别致的凉亭,轿车的车棚;
      这里,曾是秦家第十代西四门秦大少的宅院,现在是村里的醋厂。
      据说德国教士曾在此办过孤儿院。对面德国人盖的教堂,现已拆除。但在第六院中,我们还能看到其遗迹,教士所住过的房子,门呈半圆状,与当地房屋不同,别具一格。
      十二、脚踏寿字——新发现
      在秦家第六院,我们不仅发现了屋檐下八个格中的暗八仙木雕,而且看到了窗下檐上的竹叶竹枝、石榴花等石雕。
      最可喜的是,在套院的一道小门前,我们从脚下发现了一个半裸着的寿字石踏。一行人用木棍细细除去石上泥渍,一个大大的寿字呈现眼前,试想,秦家先人曾生活得何等雅致、考究,连这些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都能信手拾得一枚“贝壳”。
      在我们走进的秦家门院中,几乎每一块砖石都能语,每一寸木板都有话,那么,我们何不侧耳听听、与其握个手、交个心呢?
      十三、女性辈份——也排字
      这趟行程,在对秦家大院群的探寻中,在秦家发展沿革中,我们发现,阴盛阳衰是秦家特征之一。我们更从第十一代人的辈份排字中发现另一线索,即秦家女性也有字。如第十一代男性名必带王字旁,女性则为玉字。看来,秦家女子比男子更强一“点”。
      一支支秦家插曲在大常村回荡,一页页秦家兴衰在梦中翻开,作为晋商后人,我们任重而道远。先祖的宝贵经验与深刻教训实在值得我们去更深一步地探寻、挖掘。路漫漫其长远矣,我辈须上下求索!
      史深蕴厚,资浅文浮,今以此抛砖引玉,有不妥之处,望多多斧正。同时,也希望知情者多多提供素材,为挖掘史料、振兴晋商、繁荣我县的文化旅游事业而群策群力、再铸辉煌!

 


上一篇:想念父亲
下一篇:绿叶坠落的伤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