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 渊 阁

泛黄的旧照片

时间:2012-4-8 19:21:58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醋都网   浏览:2022   评论:0
内容摘要:泛黄的旧照片        一张老照片,有着岁月气息的蛋黄背景;一张老照片,忆起流年韶光中温暖的容颜;一张老照片,勾起尘封岁月里无尽的思念。拿着这张老照片,走在回忆的路上,时间忽然变得很慢,很慢……  ...

泛黄的旧照片

 

       一张老照片,有着岁月气息的蛋黄背景;一张老照片,忆起流年韶光中温暖的容颜;一张老照片,勾起尘封岁月里无尽的思念。拿着这张老照片,走在回忆的路上,时间忽然变得很慢,很慢……

 

泛黄的旧照片

 

  “强制”的笑            ■常映红

 

       这张照片摄于1970年末,当时我才五岁,是在北京工作的大爷回来探亲时为我和哥哥拍的。
       那个年代,由于农村条件差,一年到头也难照上一张相片。那时,大爷在北京日报社工作,回来时随着一台老式相机。那天,大爷叫我和哥哥站在院子里玉米地旁合个影。由于是第一次见大爷和哥哥,我扭扭捏捏,说啥也不肯照,没办法,哥哥就将我“押”在他的身旁,虽然被哥哥拽住了,但任凭大爷怎么逗我也不肯笑一下,情急之下,哥哥举起左手朝我的胳肢窝一捅,我忍不住将身体往旁边一扭,“扑哧”一声笑了,大爷敏捷地摁下快门……
       这张照片出来后,一家人乐了好长一段时间。 

 

  1984年的珍贵记忆    ■马向波

       打开老妈的相册,翻着一张张黑白的老照片,处处都是老妈的珍贵记忆。偶尔会发现几张“彩色”照, 我起初认为这张照片也是老妈自己上的颜色,其实它才是老妈开启她“黑白上色之旅”的钥匙。
       老妈说:“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彩色照,我看到它才想到自己给以前的黑白照上色的。”其实,这张起先是黑白照,后来老妈去北京走亲戚的时候,拿到当时有名的东方照相馆,洗出了自己的第一张彩色照片。对于花了多少钱,老妈可是记忆犹新啊。老妈说:“像这样一张照片要1块钱呢,1984年的一块钱相当于现在的多少钱啊,而且,这种彩色的,在那时是全北京最先进的了,谁要有这么一张照片,用你们的话说就是相当fashion了。”
 说起它的由来,老妈的眼睛里充满了幸福。这张照片摄于1984年2月16日,是老爸老妈结婚后的几天。由于二姨远嫁到外地,一年也难得见上一次,因为老妈的婚礼才回来的。于是,老妈提议在县里唯一的照相馆照姐妹四人的合影。那天早上,姐妹四人都穿上了最漂亮的衣服,老妈更是穿上了结婚时的新棉衣,还洗了头发,抹上了一种叫发油的东西,让头发很亮,看起来精神极了。在一番打扮之后,来到照相馆就这样照了一张属于姐妹四人的第一张彩色合照。
      看着已经泛黄的老照片,看着姐妹四人脸上洋溢的幸福,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我的父亲母亲     ■白俊英

        这是1961年1月21日摄于哈尔滨的一张老照片,照片上风华正茂的是我的父母亲,两个小丫头是我姐姐、二姐。
       当时,父亲31岁,留着小背头,围着前后搭的碎格围巾,很传统的样子,上身的棉衣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父亲爱练字、爱写作,长年笔耕不辍,这钢笔可不是装饰品,那是父亲的至爱!西裤是父亲一年四季的首选,脚下穿的是那个年代流行的“伞兵皮鞋”。父亲是个厚道人,人缘极好,是一个“仁恭礼法”的人,而且,父亲在单位是业务尖子,大大小小的人都尊称他“白师傅”。
        母亲当时仅23岁,头发烫得很简单,但母亲却很会打理,上身穿着立领棉衣,外边搭着一个披肩,也穿着女式西裤和“伞兵皮鞋”。母亲领口戴着一个闪闪发光的领花,那时穿立领衣服是要带领花的,否则就不够“讲究”。说到母亲,就需提及外公。外公是太谷县走关东的晋商,在沈阳、哈尔滨等地办有票号、织袜厂、当铺、豆腐坊及很多的鞋帽、食品贸易商铺。 作为资本家小姐的母亲,从小在沈阳有名的女子白塔学校就读,接受了大户人家小姐所应接受的良好教育,擅长作文章、写毛笔字、画画、打算盘,说得一口流利的俄语。最可称道的事情是,19岁时,母亲怀抱几个月大的姐姐,去应聘哈尔滨道外区副食品公司的职员,因为算盘打得好,技压群芳,从此,在哈尔滨有了一份稳定的职业,让父亲一直惊叹不已。
       四岁的大姐,齐刘海、扎小辫,小辫上还扎朵粉白色的花,红黑白三色格子相间的小棉衣,外面罩着一个雪白的木耳边裙袢,怀里抱着一个精致的小布偶,身着小花棉裤、小皮鞋,一身打扮干净整洁。
       母亲怀里抱着的,是只有一岁大的二姐,一身小花棉衣和小罩帕,细看,脖了里还挂着一个银锁,那都是大姐小时穿戴过的,小脚丫没穿鞋,露着一双小花袜。
       每每端详这张照片,我总想探究那段美妙而神秘的岁月!但心里却总觉得遥不可及。令人伤感的是,在我9岁时,父亲因出差染上乙肝,不幸故去。在我幼小的双眸里,再也看不到母亲像照片上那般的如花笑靥!

  最美的“姑娘”           ■秦华

      妈妈是个爱拍照的“姑娘”,是的,我想在这里称我的妈妈为“姑娘”,一个漂亮的“姑娘”。这位“姑娘”总会买来很多的相册保存自己的照片,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摆放在抽屉中,但它们并不会长眠于此,因为这位“姑娘”很爱臭美,她经常会把它们“亮”在我的眼前,给我分享那些承载着美好记忆的照片,让我跟着她一起感怀曾经的那段岁月。
       瞧,那张三寸大小的黑白照片,边缘是现如今并不多见的锯齿花纹状,相纸经过岁月的冲洗早已褪色泛了黄,有些地方也变得模糊。照片中,这位“姑娘”烫着大波浪卷儿,围着时髦的白色流苏围巾,咧着快乐无忧的笑容,被分秒定格,那般美好,那样耀眼。在我眼前呈现的众多照片里,就这一张,我情有独钟。只是,我没有问这位“姑娘”,翻看这些日渐斑驳的老照片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是激动?是感伤?还是怀念?
      我想,应该都会有吧。46年的漫漫岁月,这位“姑娘”昔日的青春模样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她那两鬓渐渐斑白的头发和眼角的皱纹。我无法帮这位“姑娘”留住匆匆而逝的岁月,更无法从岁月手中夺回她年轻时的样子,但对我而言,她就是我心中最美的“姑娘”。我的生命既然是在这位“姑娘”的岁月中绽放,那我必将透过我的镜头拍下这位“姑娘”每一个美好难忘的瞬间。

 

  两张相片 一世情缘           ■张睿婧

        两张五十年代的相片,写了一段今世的情缘。爷爷和奶奶结合没有许多的繁文缛节,也没有太多的浪漫情节,只有两张照片为证,彼此赠予了相片,就这样定了终生。
       偶尔被我们发现照片背后的赠语,我们吃吃地笑,爷爷奶奶慈祥的笑容中略显羞涩。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维系了两个人的一生。仅仅因为最初的交换相片,就这样两个人携手走过了五十多年的风雨,定情物仍在,爷爷却已悄然离开,徒留奶奶一个人孤独寂寞。
       我常常在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一定是幻想,现在看来倒也未必,白头到老不仅仅是一种幸运更是一种勇气。
       如今,我们不再有封建礼教的束缚,不再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要求,也不需要门当户对的捆绑,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男女都多了更多的机会。可是,离婚率却在升高,感情出现危机,我们竟丢失了最淳朴、最珍贵的真心,还有多少人能牵手走过岁月直到白头。两张最普通的相片造就的一段人间情缘,不比那些口不对心的谎言更动人吗,不比那些矫揉造作的扭捏更难忘吗?
       人生难再少,盛日不重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上一篇:咏兰诗
下一篇:让我们静静地回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