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渊阁记

忆冬夏村中故事 读春秋梦里乾坤

时间:2017-11-15 6:53:53   作者:清徐报社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忆冬夏村中故事 读春秋梦里乾坤——张卯春新书《新营旧忆》百家谈    张卯春,我县孟封镇新营村人,1951年出生,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第一师炮兵团服役,后供职于清徐县人民武装部、清徐县人民法院。著有《法律在你身边——案例与评析》、《法苑漫笔——一个基层法官眼中的法世界》、《清徐...

忆冬夏村中故事  读春秋梦里乾坤
——张卯春新书《新营旧忆》百家谈

 

忆冬夏村中故事__读春秋梦里乾坤

 

  
  张卯春,我县孟封镇新营村人,1951年出生,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第一师炮兵团服役,后供职于清徐县人民武装部、清徐县人民法院。著有《法律在你身边——案例与评析》、《法苑漫笔——一个基层法官眼中的法世界》、《清徐史话》、《新营旧忆》、《炮兵团记忆》,与人合编《清徐法院志》、《清徐军事志》、《清徐革命斗争纪事》、《清徐历史人物》、《情丝心语——清徐当代散文集》等。
  时间都去哪儿了
  马鸿雁

 

忆冬夏村中故事__读春秋梦里乾坤


  合上《新营旧忆》的书稿,脑海中的激动久久不能平静。
  与卯春君认识的过往——算来已有二十余年了。当时他在县人武部工作,虽年长我很多,但因共同爱好“写作”而有一些交流。与普通“当兵的人”相比,卯春君实在是个“另类”,他不仅时常有些“自度曲”之类作品问世,还经常会谈论一些关于哲学的思考,比如,“时间都去哪儿了”。
  从武装部转业到地方人民法院工作,他依然笔耕不辍,除创作大量的诗歌、散文作品外,还编写了《法律在你身边》《法苑漫笔》等。再后来,他退休了,似乎更加勤奋,有大把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来完成他的梦想——为他的家乡新营村立传。从2007年到现今的十年间,他不止一次地与我谈起他的新营村,好奇之余我去新营转了一圈,却并未看出什么特殊——大约我是个“外乡人”吧。新营是他的根、他的梦,新营沧桑的历史、“草”字形布局、并不复杂的家史、几户大姓小姓人家、男女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走出护村堰的学生和军人、对父亲的深情纪念……悠悠往事,虽经时间冲刷,在他的笔下却愈加清晰动人。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书中提到的历史阶段大部分都没有经历过,而透过《新营旧忆》这扇小小的窗口,窥见家国往事、坎坷兴衰,读来津津有味,也发人深省。
  ——写史不拘于古板。在写到新营从未被记载的历史时,“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地处赵国的“新营”,不可避免地在被扫荡之中,但我不知道,“新营人”是抵御侵略、保家卫国的勇士呢,还是顺应时代潮流、反戈一击的英雄?
  ——叙事中凸显思考。在写到去村外扫墓时,低头沉思之际,忽然发现脚下星星点点的新绿,这不就是春天吗?这不就是死者对生者的劝慰吗?这就是生的希望。草枯有再发时,人呢?天地轮回,人亦在其中。
  ——诙谐中令人唏嘘。在写到曾经的富户夏氏家族时,据说夏氏家族早年间的几位先生很霸气,好与人争,也起内讧。先生们共处一院,生了儿子取名占北、占东、占西、占南、占宽。又一家又生子,无处可占,索性叫全占。后来,“东”“南”“西”“北”“宽”都死了,房产让“全占”全占了。结果全占也无子,抱养了一个男孩延续香火。
  ——冷静又充满深情。在“回忆永远的父亲”时,我把现实世界关在窗外,整一整衣衫,屏气轻履,推开门,走向我那永远的父亲。空旷,寂静,似实似虚,若明若暗,亦梦亦幻,有温馨也有阴冷,有欢乐也有悲痛……一抹日光透过玻璃窗,亮亮地泻在宽大的桌面上。
  《新营旧忆》文字朴实无华、和谐自然;人物形象丰满、鲜活生动;通篇文从字顺、笔酣墨饱,让人在读这本小传时如亲历其间、回味无穷。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毛泽东大笔一挥,几十万年轻轻带过。我辈呢?
  弹指之间,双鬓已生华发;岁月流逝,步履逐渐蹒跚。卯春君,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在你的笔下,所谓“笔走春秋”。数十年间,几十万、上百万字的文稿洋洋洒洒;
  时间在你的脚下,所谓“脚下生风”。多少次故地寻踪,采风走访、黎明即起、踏破星辰;
  时间在你的心路历程当中,所谓“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每个字、每段文都是你对新营村、对新营人解不开的情结……是啊,时间都去哪儿了?分分秒秒、点点滴滴,汇聚成历史的长河,浩浩荡荡,流向遥不可知的未来。
  在这滚滚长河中,新营村的故事也许连其中一朵浪花也算不上。因卯春君这样的有心之人,为她立这本小传,使这条长河在新营这里有片刻浸润,也在我心中泛起一丝丝涟漪,这涟漪触动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并且轻轻地晕开、久久不能平静……让我们随着卯春君的笔触,一起走进《新营旧忆》吧。
  (作者系中共清徐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双调·秋风笫一枝】
  题张卯春先生新著《新营忆旧》(新韵)
  常箴吾

 

忆冬夏村中故事__读春秋梦里乾坤


  卯春先生写完一卷原汁原味的村书。文史两全齐美,是一片以情笼罩故里天空的彩云。爱乡若此,笔墨多情,世上如君有几人。捧书夜读,热泪难禁,且作《秋风笫一枝》小曲,击节而歌之。
  出门人不忘柴门,爱乡人总爱寻根,文化人偏写农村。岁月风云,历史重温,披满黃昏。割不断悲欢离合离人近,丢不开苦辣酸甜都是情,唱不完黄土茅庐旧也新。父老乡亲,几代艰辛,头挽毛巾,腰曲耕耘。忆冬夏村中故事,读春秋梦里乾坤,话丰年笔下留痕。纸上求真,砚外传神;美酒一盅,惹我消魂。
  (作者系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散曲创作工作室顾问、中国散曲研究会理事、《中国当代散曲》总编)


  祝福新营
  张文波

 

忆冬夏村中故事__读春秋梦里乾坤


  新营村是先辈们生活的地方,是我的根。
  1945年伴随着国内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刚满16岁的父亲在就读学校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动员、引导下,毅然离开境况比较殷实的家,走上了为中华民族独立解放而奋斗的革命道路。在随后的几十年中,我和姐姐、弟弟曾跟随父母多次回到新营老家,看望爷爷、奶奶、叔叔、姑姑和乡亲们。特别是1966年10月为躲避我们家所在城市发生的严重武斗,父母亲让在山西临汾上大学的二叔把我和姐姐、二弟接回家乡,在爷爷奶奶身边,在宁静的汾河谷地度过了10个月的时光。远离父母的日子里,我们姐弟年龄还小,但老家亲人和乡亲们对我们的关怀和呵护,使我们一生难忘。因此,老家新营村一直是我们身在西安的这一大家子常常思念的地方,尤其是我已经年过八旬的父亲每每谈及老家的情景和往事都会激动不已。
  我们生长在外的后辈们对老家新营村的历史往事了解不多,但总是渴望对故乡能有更多的了解。张卯春所著《新营旧忆》以他的亲闻、亲历,为我们展示了新营村的一段历史。小小新营村名不见经传,但它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组成部分。一滴水可以映出太阳的光辉,《新营旧忆》通过一个个平凡的人物,一件件看似琐碎的小事,从一个侧面表现出遥迢岁月里的轰轰烈烈、大起大落,有欢乐,也有痛苦;有成就,也有挫折。新营村、新营人就是这样在社会的大背景下,踏着历史和时代的脚步一步一步从过去走来。
  听张卯春说,他原想为新营写一部村志,但苦于资料的缺乏,便加入了自己在故乡的经历,用文学的语言,写成这本书。
  《新营旧忆》内容翔实,文风朴实,文字流畅,图文并茂,可读、可亲、可信,不仅仅是作者个人的记忆,更是新营村记载入史册的一部传记。
  张卯春是幸运的,他有新营可眷恋。
  新营是幸运的,它有张卯春为他立传。
  在这里,谨借《新营旧忆》一角,献上我对故乡深深的祝福:
  祝新营的明天更美好!
  愿新营的父老乡亲幸福安康!
  (作者系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省物价局局长)


  灵魂唱响的美丽乡愁
  ——读卯春君《新营旧忆》
  赵国玺


  读卯春君《新营旧忆》,思绪翩然,感慨万千。
  卯春君为我故乡良师益友,但因我们不是同龄人,又都少小离乡,几十年间竟无缘相识相见。直到2011年初夏,我从上海回乡探亲访友,经朋友引见,才得以相识。
  当时,他赠送我两本书,一本由山西省高院李玉瑧院长作序的案例评析,是学法用法的通俗、实用的普法教材;另一本《法苑漫笔——一个基层法官眼中的法世界》则是法学随笔,用散文、杂文的笔法,对法学、法律领域的重大问题进行了理论联系实际的、深入浅出的讲述和探索。
  手捧两本数十万言大作,我惊喜不已,叹相见恨晚,对他肃然起敬。
  更使我兴奋的是,他还有一部正在出版中的《清徐史话》(“史话”)和完成初稿的《新营旧忆》。不久,我就收到他寄给我的飘逸着油墨香味的“史话”,也先睹了他的《新营旧忆》书稿。
  新营与我村韩武堡是近邻,水土相依,鸡犬之声相闻,两村村民友好相处,有的还沾亲带故。(比如书中写的该村首富武兆璜就是我的二姑夫,其子武世昌就是我的亲表哥,我记得小时候,他经常来我家,凡来,总要逗逗我,家里充满快乐的气氛。)因此特别想深入了解这个近邻,一口气读完了书稿,爱不释手,又放于床头好长时间,不时再翻阅选读。
  卯春君以优美的笔触,运用独特的语言,对古代新营历史的考证、对先辈口述历史的生动介绍和数十年亲历社会变革的详细描述,再现了新营上千年特别是近百年来真实的过往——困难、灾难、奋斗,奋进、变革、辉煌!
  卯春君说,“人是大自然的产物,新营就是我的大自然,我的造物主。”新营母亲“给予子女的是她用干瘪的乳房和粗糙的双手哺育成的健壮躯体和真诚、善良、坚强、勤劳的魂魄……”诚哉斯言!书中那一个个可亲可敬的人物形像、一桩桩亲切感人的乡土故事、一幅幅自然淳朴的场景图画……无不蕴含着他对故乡母亲深深的眷念、真挚的爱和对先人历史的虔诚敬畏之心。
  曾有幸聆听陈忠实的讲演:《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白鹿原创作手记》,捧读《新营忆旧》,突然发现,这不就是我亲爱的故乡山西清徐县的散文本《白鹿原》吗?
  本人所学为理工科,不善言辞,谨以此拙笔,献给卯春君《新营旧忆》。
  (作者系高级工程师、核动力潜艇专家)


  平凡的生活不平凡的情怀
  郭仰东


  有幸拜读卯春兄所著《新营旧忆》,被其所述内容深深吸引。我是将此书当家史来读的,里面的风风雨雨、人情世故、悲欢离合,宛如一帧帧历史的定格,充满了文化的沉淀、生活的哲理和历史的必然,不仅反映了晋中盆地汾河之畔一个普通乡村“新营”的历史和乡村主人的命运,也可以看成二十世纪中国的一部历史缩影,另一个版本的“平凡的世界”。
  我的童年、少年基本在江苏和北京度过。大学毕业工作四年之后于1994年赴北欧求学,在欧洲与日本蹉跎十年后,于中国农业大学谋得一个教职。经年以来,为名忙为利忙,忙得数周也未必有时间看看咫尺之遥的父母,而故乡,更是近三十年没有回去了。
  我是山西籍,至少户籍上是这样记载的。每当告诉别人我是山西人,我的内心是苍白的。我的父亲祖籍祁县夏家堡,由于爷爷奶奶过世较早,伯伯和姑姑等也移居太原等地,故对夏家堡的印象淡薄。而新营是母亲出生地,我的姥姥、两位舅舅和姑姑都在新营村,姨姨也在比邻的韩武村。我四五岁的时候曾在新营住过一年多,姥姥去世时母亲带我和弟弟回去过,1983年母亲带我们兄弟又回去过一次。书中的诸多人和事,一时又勾起我的故乡情结,儿时的记忆历历在目。
  在我蹒跚学步的时候就得到了姥姥的精心照料。姥姥不顾七十高龄和小脚困扰,远赴千里之外的江苏吴县(今属苏州)照料我和弟弟。依稀记得姥姥拉着我,抱着弟弟,到铁道边看京沪线上来来往往的火车。在姥姥家一年多时间里,更是得到众多亲人们的照料。继英舅舅在我印象中是很严肃和有权威的人,平时在外面上班,我是不敢在他面前调皮捣蛋的。家里来了客人,我就拒绝吃“红面”,而等着和客人一起吃“白面”,而和我年龄相仿的兄弟姐妹们是没有这个“待遇”的;继豪舅舅是一位很能干的英俊汉子,一辆加重自行车一边绑一个柳筐,可以带好几个孩子,当然包括我,去邻村赶集;芳莲姑姑院子里长有枣树,我真切地记着在她院子里打枣,姑姑挑拣上好的红枣把我兜兜装得满满的;邻村的秀英姨家常去,我和弟弟的棉鞋都是姨妈和姨父缝制的,而且,一做就是多年,直到初中时我们还穿他们做的棉鞋。
  我对山西的了解很有限,以至于多年前偶读余秋雨“抱愧山西”时惭愧不已。今读“新营旧忆”,是在更细微的尺度下了解家史,我读到了一种“朴拙”、“醇厚”和“亲情”。个人的命运和家族命运密不可分,而一部家族史,就是一部民族发展的历史。
  卯春兄在京东从军多年,常有机会来家,我和弟弟也曾随他到军营和军营附近的清东陵游览。素知他喜文学,爱写作,已有几部著作问世。不久前给我发来《新营旧忆》电子版,并嘱我作序。盛情难却,但“序”实不敢当。写下这篇小文,权当是对《新营旧忆》的一点补充和读后感言吧。
  (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你说他是几等星
  王保玉

 

忆冬夏村中故事__读春秋梦里乾坤


  上世纪末,因编纂县志,走访游览过清徐县大部分村庄,但新营没有我的足迹。因为这个小村子荒远偏僻,经济不曾辉煌,文化欠缺底蕴,没有文物古迹,未听说过什么历史传说。
  但读卯春君《新营旧忆》之后,却对新营无限向往。书中塑造了仲权爷爷、双明后生、地主昌宝、老农肉大爷等鲜明的形象;再现了大跃进的劳累、大饥荒的恓惶……粗线条勾勒出一个小村庄半个世纪的变迁。
  从哲学角度看,特殊中蕴含着一般。
  新营,是我国1865247个村庄独特的一个,又是尝一脔可知全鼎,窥一斑略知全豹的典型。
  《新营旧忆》的部分章节在网上报纸上发表后,县内外不少的人都渴望读到全书,甚至渴望到新营一游。莫言把高密乡介绍给全世界,卯春君把新营村推向县内外。
  新营是幸运的,她蕴育出乡土作家,为她立传。王保玉是幸运的,我较早读了全部书稿并为之题序。
  假如你是有暇重温历史的长者,假如你是有志认识农村的青年,请你们也看看《新营旧忆》,最好去走访一下这个普通而又神秘的小村庄——新营。
  一年前我赠卯春《古代汉语词典》,扉页题词曰:曾是文坛领袖,今为史界新星。著作已及膑股,探讨仍在前行。
  这里,我希望卯春君,也希望更多后起新星不要妄自菲薄,而要尽自己的热,发出最大的光,最好几年后能爆出颗超级明星来。
  卯春——也许还有其他二三子,不同意“文星”之谓。我坚持认为并非过誉。
  天文学把目视星分为六等,若再加上少数超级的零等负等,则有七八个等次。几十年太平盛世,文坛群星璀灿。若把获诺贝尔奖、鲁迅奖茅盾奖的喻为超等星,则“世纪文学六十家”便是一等星。本县当代诗曲赋文名家也可忝列二三等,便是降而求其次,也可列为四等五等吧,卯春曾任县作协主席,著作未等身却也上了膑股,你说他是几等星?
  诗曰:
  荒村有幸降文星,
  白老黄童入汗青。
  尝脔可知一鼎味,
  采风还请到新营。
  (作者系清徐县县志办原主任)
  

 

 


上一篇:词曲咏故乡三首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