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
文渊阁记

吴村白家大院

时间:2018-8-5 21:05:40   作者:珏山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编者按  太原作为有着2500多年建城史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存丰富。为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深挖文物背后价值、重拾我市历史记忆,实现我市对外开放文保单位解说词全覆盖,今年四月,太原市文物局、太原日报...

 

  
  编者按
  太原作为有着2500多年建城史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存丰富。为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深挖文物背后价值、重拾我市历史记忆,实现我市对外开放文保单位解说词全覆盖,今年四月,太原市文物局、太原日报社联合落实“讲太原故事扬晋韵唐风——太原市历史文化名城价值研究与传播计划项目”,面向社会为全市166处尚无解说词的文保单位进行有奖征文,本报也就此连续3次在一版刊登征文启事。对此,我县众文友积极响应,并就我县文保单位深入走访,写得多篇系列解说导游词,今特选文友珏山所写《吴村白家大院》予以刊登,以飨读者。

 

吴村白家大院

 

白家一号院街门及“谦受益”砖雕照壁白家

 

吴村白家大院

 

楼院(可见正房明一层暗二层)蒿草

 

吴村白家大院

 

楼院歇山顶抱厦

 

吴村白家大院

 

街门铺首

 

吴村白家大院

 

木槅扇槅心雕

 

吴村白家大院

 

正房堂屋右侧女儿墙“康宁”

 

吴村白家大院

 

三进院左壁的整幅砖雕诗壁

 

吴村白家大院

 

墀头一

 

吴村白家大院

 

八边窗

 

吴村白家大院

 

“猫头滴水”额

 

吴村白家大院

 

金瓜立柱 双喜围栏

 

吴村白家大院

 

凤穿牡丹

  
  我们到达的是清徐县清源镇吴村乡府东大街,首先看到的是白家的印昕堂大院,现在称作白家一号院:院落三进,先窄后宽,贵若高山,先低后高,代出英豪,氤氲着深厚的文化气息。吴村白家,是大晋商之一。晋商,是指明清时期出现在山西的商人及其所形成的商帮群体、商营财富及其商业理念与文化。
  晋商的形成和发展本身,就带有历史发展和时代进步的鲜明特征,它不仅代表了先进的经营方式和先进的社会生产力,而且也代表了一种先进的思想意识和社会趋向,同时也是一种对历史发展的迎合与对社会变革的促动。这是晋商所特有的时代价值与社会意义。清徐吴村白家,正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白家的创业者,本名白树升,绰号“白大驴”,是吉林省东部重镇延边朝鲜自治洲首府延吉市老辈人口中津津乐道的一位山西商人。白大驴在延吉市有庞大的产业,经营项目有染房、酒房、木材加工、日用百货、农副产品交易等,其商铺独占延吉一条街。
  白树升,19世纪30年代生人,个子矮小,脚还有点跛。幼时家境贫寒,务农为生。但他自幼不惧吃苦,也勤谨善思,办事机敏果断。清咸丰年间,为生活所迫,骑着自家的灰毛驴独闯关东。几度风雨,几经周折,流浪到延吉市一家染房当伙计。这是一个辛苦的行当,但几年下来,他凭着诚实勤劳和机灵,得到掌柜和东家的信任,不时随染房掌柜进货,又被委以给客户送货的重任。延吉的市井闾阎,每每可见“人瘦小、毛驴大”的特异组合。这样,白树升得到了“白大驴”的绰号,为自己累积了人脉。
  但是,一个和山西内地人相比都显得瘦小且跛脚的人,同生就高大豪放的东北人相比,特别是在不了解的陌生人眼中,他就显得单薄无力。但也正是这一点,成了白树升发家起步的缘由。
  一日,白树升随同掌柜进货,供货老板见白树升又瘦又小,越看越觉他少筋没力,便和白树升的掌柜打赌:“你那伙计若能把这捆布背回你的柜上,这捆丝绸就归他,敢不敢打赌?”白树升一声不吭,稳住身子,背起布捆,夯实脚板,硬是走了一里多长的路,将二百斤重的丝绸布,扛到了柜上。
  咸鱼翻身,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白树升依靠这第一桶金,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
  商的本质,就是易物,就是买卖,就是为了实现各取所需和各赢所利而进行的一种社会性的物与物或物与币的交流与交换。白树升破译了这一密码。随着资金的积累,白树升在延吉创办了自己的字号——“大顺号”染房,之后的几年中,买卖越做越大。染房扩展了,需要更多空间用来晾布,他便利用“时间差”买地。随着经济的发展,不仅地价有了大幅增值,其他地方的分号也顺利拓展,并开始向其他行业进军。
  白树升凭借自己的机灵劲儿,不断地探索新的经营方式,一是诚信盈利,凡因质量引起的退货一律销毁,双倍赔偿。为守信用,他曾烧过自己的布。二是姻亲互助,裙带三帮。他除将吴村老家白姓家族人拉帮出来不少外,其他外姓人也一起拉帮,在延吉形成了庞大的白姓家族势力,并同清徐籍有名的财东时成德时家、王阜东王家、交城籍段村的马家等结成姻亲关系。这些富户大都在东北有生意,他们之间同心相印,同气相求,结成了生意链,白家终于发展成为东北闻名的山西大财东,且在广洲、天津、长春、吉林、河南等地都开设了“大顺号”分号,白家进入经济发展的鼎盛时期。
  白家发家后,其子在老家吴村大兴土木,修建宅院。白树升的四个儿子,雇用能工巧匠,精工细做,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吴村盖起了四座大院,分别命名印昕堂、仁恕堂、养心堂、保真堂,人们称之为白家大院。
  白家大院耗资巨大,规模恢宏,建筑别致。一号院即印昕堂,街门为门洞样式,门洞边用当时最为讲究的水泥(时称洋灰)批荡雕饰花纹,一看便知是民国年代的建筑。门洞上方有名家题写砖雕阳刻的四字“云耕雪读”,题为“癸亥春日”,即民国12年,也即1923年,落款为陈受中。陈受中乃当时风云人物,早年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历任陕西法政专门学校校长,参议员、陕西省议会议长,山西大学及山西商业专门学校教授、山西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厅长,后任山西大学法学院及教育学院、商业专科学校教授、太原绥靖公署参事,并有多种著作和译著问世,是当时著名的法学家。
  一进院东厢房南面嵌砖雕照壁,上方雕刻“谦受益”,两侧雕“知稼穑之艰难所其无逸;唯孝友于兄弟克正厥家。”联语,均为陈受中题写。
  一进院落条石铺路,意寓头顶青天,脚踏实地。
  一进院、二进院均为东西厢房三间,用门楼相隔。门楼东为厨房,西为膳房。
  最为精致的属三进院门楼,悬山顶,五组斗拱。左壁整幅砖雕精雕细刻,上覆仿木结构出檐,左额雕“淡泊”,围饰荷叶;右壁额雕“宁静”,也围饰荷叶。左壁阳刻“沲水流中座,岷山到北堂。白波吹粉壁,青嶂插雕梁。直讶杉松冷,兼疑菱荇香。雪云虚点缀,沙草得微茫。岭雁随毫末,川霓饮练光。霏红洲蘂乱,拂黛石萝长。”录《杜甫题山水诗十韵·春江晓霭》。右壁阳刻“我家峨眉阴,与子同一邦。相望六十里,共饮玻璃江。江山不违人,遍满千家窗。但苦窗中人,寸心不自降。君归治小国,洪钟噎微撞。”录苏东坡《送杨礼先知广安军》——人称白家美丽的诗壁。壁上均有联语一副。
  第三进院最为考究大气,正房堂屋五间,前有抱厦;抱厦歇山顶,垂柱、花纹精工繁复;屋脊砖雕葡萄、莲花、牡丹,寓意美好。屋顶坡度曲线柔和,两侧女儿墙,左砌“福寿”,右砌“康宁”。
  有意思的是,三进院落的厢房,均为单坡顶,村民习称“一出水”,意为肥水不流外人田。
  晋商崛起在明清时期,高峰则是在清代的中前期,这除了《恰克图条约》的缔结为晋商进行跨国长途贩运创造了有利条件之外,还有一个政策性的原因,就是国家大量蠲免了商贸活动的税银。这对于处于全国商界劲旅地位的晋商来说,无疑是助其崛起的又一大推动力。
  二十世纪10年代以后,晋商的日子就开始不好过了。先是俄国政局动荡,卢布贬值;1929年阎锡山联合冯玉祥与蒋介石中原大战,导致山西商号大批倒闭;1931年日军侵占东北,几乎成为击倒晋商的最后一记重拳;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晋商从此一蹶不振。
  晋商的兴衰与民族兴衰休戚与共、紧密相连。白家也概莫能外。这种现象值得我们深思。今天到白家一号院,我们会深深体会到:振兴中华,匹夫有责。
  二
  这里看到的是白家二号院。二号院总体上坐东朝西,正门呈阶梯式排列,南北两端的院落俗称为楼院、圪洞院,中间的为两处四合院。
  楼院为二进院落,原有的牌楼已被拆毁。一进院有厢房各三间,二进院厢房各五间。厢房均为单坡顶。正房即东屋是当时吴村的制高点(明一层暗二层)的五楹两层楼(因此俗称楼院),前有飞檐翘角的歇山顶抱厦。一层中间为主间即大厅,两侧用木槅扇隔开,作为梢间,为主人卧房。槅扇主体依然,由立向的边挺和横向的抹头组成,上有琢纹,槅心镂刻梅兰菊竹。右次间东侧,卧房与楼梯间隔东南下方设一门,门楣刻写“桂籍”二字——意谓科举登第的名籍。由此攀上15级楼梯即可挂名桂籍——桂籍知名有兄弟,翻飞相续上青云。翻开梯盖,金瓜立柱(又称望柱)、双喜构成的围栏映入眼帘。
  自古二楼出真相。二楼一瞥,即可见白家之追求。
  二楼,东墙置窗户五个,南墙置窗户一个;明亮豁朗。若在楼院外从东往西看去,便可欣赏窗口的美感:五个窗户相互呼应,正中为六边形,意谓六合同春;两边对称两个为八边形,意谓星光灿烂,家庭和睦;边窗为圆形,意谓圆圆满满。周边砖雕梅兰松竹、祥云等饰纹。
  楼面三分之二处,用木板槅开分作读书区、藏书区两个区域。读书区可琴可棋可书可画,或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八雅”同举;藏书区为密闭式,有暗门相通,门也暗藏书柜,里面是错落有致的藏书柜。有趣的是,书柜的中间设一瞭望窗口,方便主人读书时知晓什么客人进了屋来。有意思的是,木隔板上还置一窗口,开了窗还可把两边的直角三角形木板掀起,放在窗扇上,便于通风采光。
  中间的两处四合院,式样大体相似。紧靠楼院的四合院,正房厢房均为五间。雕梁画栋,梁栋额枋上木雕喜鹊登梅、松鹤延年、凤穿牡丹等吉祥图案。
  北端的一处院落,坐北向南,正房即堂屋以及两侧厢房均为五间。因其街门为门洞式样,俗称圪洞院。
  从南至北,由楼院到圪洞院,可以看出:院落由精致繁复向简约朴素过渡转换,与国运兴衰、社会动荡相呼应。世间之事,大抵如此。
  后记
  器以载道。中华文化自古讲求一种寄寓。即便建屋造院,也不会只停留在实用耐用层面,而是要通过其形态语言,表达传输出一定的审美情趣和精神境界。综观白家大院,每一块砖石都不被辜负,每一块木头都未被亏待。建屋造院,不止是“职思其居”“即安其居”,而且要“竹苞松茂”“视履考祥”,从其砖雕木雕中就可见一斑。
  富有晋商文化的清徐,心血凝结成的一处处大院,徐沟天禄堂即王家大院仅剩一座秀楼,集义的秦家大院也荒废没落……吴村白家大院从整体意义上讲,虽谈不上形神兼备——可移动的匾额、楹联、家具等不知去向,却也风骨仍在,风韵犹存。但有的屋漏,有的墙裂,那个美丽的诗壁也处于垮塌的境地。白家二号院,曾经做过教室,宿舍,养过羊,办过厂,产权从1958年就归属于教育部门,只今蒿草蔽人,亟待修缮。
  吴村白家后人,在一号院挂起了“吴村晋商民俗馆”的牌子,惨淡经营着他们收集的有关农耕用具、民俗用品的展览,却无力进行抢救修葺。
  著名作家贾平凹说:“文化自信主要来自优秀的传统文化……特别是来自于历史存留的古迹。”遗存文物反映一个地方的历史厚度,一个发展起来的地方,必然千方百计呵护自己的遗存文物。

 

 


上一篇:一览极苍远 两句戏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8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