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积极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文渊阁记

东湖探(上)

时间:2020-1-17 6:38:37   作者:杨宗新   来源:醋都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当我们将东湖引以为傲的同时,还需进一步了解,认识并治理她。  一、东湖确切的形成期  许多年来,清徐人民对东湖是古来就有的还是后来才有的以及什么时候形成的这些问题说法不一。其说法不一的主要原因...


东湖探(上)


  
  当我们将东湖引以为傲的同时,还需进一步了解,认识并治理她。
  一、东湖确切的形成期
  许多年来,清徐人民对东湖是古来就有的还是后来才有的以及什么时候形成的这些问题说法不一。其说法不一的主要原因:一是由于旧社会人民群众中有文化知识的极少,误把传说当历史,这样一代一代往下传,一直流传到今;二是由于地域性知识普及不力;三是由于从来没有人对东湖进行过比较详尽的专题性研究和探讨。事到我县县委、县政府与时俱进、带领全县人民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东湖文化必须开发。
  康熙十四年(1675年)江南宜兴人,进士储方庆来清源任知县,经历一番苦心调研后,这位储知县撰写了清徐历史上第一篇记叙东湖的文章《东湖记》。记中写道:“予以今皇帝十四年春来守兹土,既受事数月,凡境内山川风土、悉心历之。而东湖而卧榻傍,尤所朝夕晤对者。故其地势高下,斯湖之本末,考之至晰,筹之至熟……父老为予言:县故无湖,湖所占者悉平壤……”也就是说……经他在调查城中父老的过程中发现:清源县城中起当初是没有东湖的,东湖所占据的那片地方,原来是一块平地。按常理说,这个“县故无湖”的结论,应该是可信的,因为这毕竟是一位“受命于天”的知县在330年前,“悉身历之”后,做出的“考之至晰”的调研结果。
  此外,本县一些名人学者,也对这一问题进行过考证。郭维忠先生在《清徐东湖及水阁楼考》中这样写道:“笔者访问县城老者,其尽言:明朝以前,清源城东为井浇水地,西北角尚有玉皇阁一座。”万青云先生在他所撰写的《东湖胜览》中亦说:“据史料考证,此湖原是县城东侧居民区,有房屋若干,水井十八眼,玉皇庙一所……天旱时,湖里的玉皇庙砖瓦还可露出水面。”2001年“怡心园”施工中,下基时突然在东湖底下发现古井一眼。县政府立即决定:“将古井用砖石砌出地面,并修建古井亭,以供游人观赏。”可见民间“水井十八眼”之说并非虚无。
  史料也好,传闻也罢,尽管说法不甚统一,但其中一点,还是非常统一的,那就是:起初,清源城中并无东湖。
  万历十九年(1591年),清源城东发生了与上述不同的变化。当时的清源知县邵莅曾写过一篇《修城记》。记中写道:“万历十九年正月初四日,知县邵莅申称,为及时筑浚城池以备虏患事。窃照本县弹丸小邑,密迩边方。有北城一座(即清源城),周围六里二百步。城内东半地势洿下,无居民,遇胡淫雨,止为注水之区。昔有东门,填塞年久……”可见当时清源城东已经不见“房屋若干”的居民面貌了。也不再见“水井十八眼”的农家小景了。已经“止为注水之区”了。清源城中东半片,已经明显走到东湖形成的酝酿阶段,大有“桑田”变“沧海”的味道了。
  在《修城记》中邵知县又说:“再乞开辟东城门一座,上建城楼,内填洿池……”可见当时清源城东虽然已经进入东湖形成的酝酿阶段或雏形阶段,但那块土地上却只有水浅面积小的一片和几片“洿池”,东湖确实尚未形成。假如那时具有浩翰之势的东湖已经形成,邵知县他们也就没有“再乞开辟东城门一座”的必要了。
  四十年后,也就是当历史走到明崇祯四年(1631年)的时候,清源贡生王象极一下子便作出了湖山、湖月、湖舟、湖楼、湖雨、湖城、湖树、湖草、湖鸟,湖鱼等等《清湖十景诗》十首,并在序中写道:“湖,大波也,清之有波,居然湖矣。从未有以湖名者。余生也晚,每同守一兄朝夕其间。见一碧停泓,印山吞月,鱼游鸟翔、草树依依、映带远通。雨后登楼一眺,空翠无涯。城中有此用,概殊足佳也。惜其无舟耳。辛未春,约二三友人,置一叶以航之。击空浮碧,备极观游,时读书于上,有‘风月无私,闲我即为私我,湖山为谁?游者便是主人’之句,因即以清湖名之。守一兄曰:‘得之矣,象形命物,本地风光。后有作者,谁其易之夫。斯名也,人之所同然也。敢谓如李谪仙之名九华,为创获哉’。拈湖之景略得其十,因为诗以表之”。王象极这篇《清湖十景诗》序,客观地为我们今天探讨东湖潜伏了好多难得的信息,只是在探讨与研究东湖形成的年代上,也起码留下了三条重要线索:
  一是“辛未春”。这是指辛未年春天。这个辛未年,既在清顺治修志前,又在清源城有湖(也就是明万历十九年)之后,那么就肯定是1631年。
  二是“湖,大波也,清之有波,居然湖矣”。这是王象极笔下,斩钉截铁地标定辛未年(1631年)春天,清源县城东湖已经存在。
  三是“余生也晚”。这可能是指他自己生得要比东湖晚些。因此,当他初懂事时,便“每同守一兄朝夕其间”了。


东湖探(上)


  于是,探讨结论如下:
  一、直到万历十九年(1591年)清源县城中尚未形成东湖;但已有“洿池”,已经出现“桑田”变“沧海”的迹象。
  二、截至明崇祯四年(1631年),东湖已经出现,并被王象极“因即以清湖名之”。命名为“清湖”。
  三、因此,将清徐东湖形成期锁定在明万历十九年(1951年)——明崇祯四年(1631年)的这40年中,应该是准确无误的。
  二、东湖的主要形成原因及推定形成年份
  据县志记载:“隋开皇十六年(596年)析晋阳、榆次部分地区重新置县于梗阳旧城,以西北有清源水,名清源县。”说明清源这城,从名号上讲,便与水很有关系。事实上,清源城周边亦既有流淌于地表的白石河、汾河等河流域,更有来自于地下的不老泉(原清源水)泉水群,梁泉水泉水群。于是,历史上,清源城便在诸多水流的环绕怀抱中,景色秀丽,名声远扬。
  不老泉(清源水)泉水群,后来演变为平泉自流井群,成为清泉湖的主要注水来源;梁泉泉水群,后来演变为东、西梁泉边山断裂线一带自流井群和水巷水,成为清泉西湖的主要注水来源;县城内以芹馥泉为头的泉水群,成为历史上形成东湖的主要注水来源。这便客观地说明,凡北方源溏(包括人工湖溏与自然湖溏)必须有注水来源,才能形成与存在。
  据《清源县志》(顺治版)记载:“芹馥泉,在儒学前,经县治前东注东湖。”又据《清源乡志》(光绪版)中说:“芹馥泉,在西城根仓廒左。一潭清水,芹藻常青,严冬无冰,流经学宫前,东注东湖。凡城内荷池稻田皆利赖焉。”在郭维忠先生所撰写的《清徐东湖及水阁楼考》中亦谈道:“芹馥泉……与其它西门洞泉、西北城泉、北门洞泉等号称清源城四名泉,终年流水不断,均注入东湖。”那么这些泉水的源头又来自于何处呢?据白石沟的长者说:“底下有水呢,俺们小时候,就见沟中有几处涧流流来流去,流到石匣处,钻入沙石中,再也不见了。”可能那些钻入沙石中的涧流,在地底下汇积成渊,成为清源城诸泉水的供水暗源了。那些有暗源为后盾的清源城中泉水群的不断东注,是构成东湖形成的内因条件。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凡清源城内泉水,都具有东注特点?这是由于清源城坐落在由西山向东川缓冲的斜坡地理位置上,自然是西高东低,水往东注,在所必然。
  人们不禁又问:既然芹馥诸泉日夜不停地东注,为什么在万历十九年(1591年)以前,清源城东没有形成东湖呢?答案很简单,那是因为东城垣留有退水口。从《清源乡志·清源乡城图》中可以醒目地看出,在清源四周城垣的东南角处,有一小段就没有垣墙,并标有“龙门”与“灌稼渠”字样,可能这里便是历朝历代清源城内水流的疏导出口。另外,假如东边汾河不来打扰,东城门洞也可走水。
  据《清源县志·灾异》(顺治版)记载:“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汾河徙流东城下。”(也就是汾河改道东城下)这对当时生产力处于落后状态下的一个弹丸小县来讲,所造成的威胁简直是致命的。
  由于途经清徐地段的汾河均属于土质河道,所以在历史上,汾河改道非常频繁。改道一般在上游洪水积扇面连日遭受大雨,特大暴雨,洪水暴发的情况下形成。
  听老年人讲:“历史上,当汾河洪水暴发时,那种场面是十分可怕的:天上大雨连绵,地上波涛汹涌。平时只有一、二里宽的汾河河套,这时候根本通不过排浪滔天的滚滚洪流,只好四处漫溢,一下子将汾河浪淘变宽到好几十里,将一个个村庄泡在浪中,就好象一座座海上小岛。因此,早年凡是清源城东的所有村庄四周,村村都转圆圈围绕着又高又厚的‘护城堰’。洪水一来,妇女、小孩一齐上房,凡是男人,都须操家伙出来堵道口守堰。谁敢偷懒?哪怕风雨再紧,也得提着马灯在村周围守着。一旦洪水进村,那可是要命的事……”瞧!这是一副多么可怕的情景啊!
  当汾河突然在洪瀑纵容下涉流于东城之下时,凡清源城中大、小人等谁敢等闲视之?想必是在鸣锣报警,紧急动员中蜂拥跑步到城东防洪抢险:一是堵塞东城门与平时退水缺口;二是往东城垣下扎桩、贴土;三是快马传书,向山区各村调拨壮丁、前来应急……就这样扎桩的扎桩、夯土的夯土,万众一心地将东城垣防护的坚不可催,这样,东城垣倒变了抗洪坝,那么,只要汾河不远迁,县人便丝毫不敢松懈,东门便不敢排除堵塞……县人既然不让洪水入城。城内源源不断地向东注入的泉水也就不得出城了。据上年岁的老人讲,古时候芹馥泉的出水量是相当大的。在清光绪年间举人路宜中“梗阳城下涌芹泉,一水涟漪数顷田”的诗句中,亦能说明芹馥尓所涌出的水量之大。要不怎能“涟漪数顷田”呢?在这种状况下,即便没有其它外来水源添加,估计只用一、两年时间,清源城中东半片,在原来就有“洿池”的基础上,也就汇积成湖溏了。倘若再加上:“白石水涨,悉归城东”的话,湖溏便形成的更快。
  古人修城墙,本意是用于御敌于城门之外的,谁料想明末时期清源县的东城垣反倒变成了负有双面性质的水坝了,对外变成了防洪坝,对内变成了蓄水坝。
  城垣变为蓄水坝的说法,并不是凭空想像。在王象极的《清湖十景诗·湖城》中,便有“万顷鳞波皆断岸,四围雉堞是长堤”的诗文;在大学士祁隽藻的《清源东湖》中,更有“东南北望澹容与,以城为堤高不孤”的佳句。倘若人们对诗的语言信不过,那么,储方庆知县所写的实用文章,可总该信得过吧,他在《东湖记》中写道:“然而傍水城垣,受水冲击,崩塌无完土……方将用南方之桔槔,尽发湖水于城外。”假如湖水不在城墙脚下,用“桔槔”作工具是将湖水“发”不到城外的。
  结论:一、清源城内的泉水群东注,是形成东湖的内因条件。
  二、凡城中泉水均向东注,是由于清源城坐落在由西山向东川缓冲的斜坡面地理位置上。
  三、当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汾河徙流东城下时,为安全计,县人只能是堵塞东门与退水口,并加厚东垣,从而使之固不可泄,这就人为地为东湖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四、在城中泉水群的日夜注入下,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开始,估计只用一、两年时间,清徐城中东半片,在原有“洿池”的基础上,也就汇积成一片“湖溏”了。因此,将东湖形成的年代推定在1605年左右,应该是有道理的。
  三、玉皇阁遗址观察及东湖湖槽形成考
  据郭维忠先生所撰写的《清徐东湖及水阁楼考》文中说,东湖形成前“清源城东部为井浇水地,西北角尚有玉皇阁一座。”但对于东湖底下有“玉皇阁”的这一说法,即便在清源城内,亦是老年信者颇多,青年信者较少。
  2004年12月25日,东湖清淤补水工程开始排水。当水深下降1.5米左右时,发现在湖水底下潜伏多年的古建筑遗址。2005年元月26日下午,在县政协文史办牛桂红主任提示下,与原县文化局局长王茂华先生下湖踏冰,前往实地观察。可惜匆忙中未曾携带圈尺,对一些实物无法测量,只好捡了块在水下隐藏四百余年的瓦片,悻然返回。
  返回后,心中总觉有些不安,于是在二日上午,又与儿子宇霆再次前往……
  古建筑遗址在东湖西北(离西岸100余米,北岸120余米,东岸200余米),看上去,是一个直径约18米左右的乳形石滩。顶部呈蜂状,由数百块大小不同的不规则花岗岩组成。在岩石摊开部分,零乱的石块中伴有为数不多的烂砖、烂瓦,砖长30厘米、宽15厘米、厚6.5厘米,在古砖中,体积不算太大,象是由明代柴窑烧制。瓦却大的出奇,其中一块,宽度可达20厘米,脱胚时,瓦底部印有布纹,不知出自何朝何代。此外,这里还零零星星地有一些不同尺码的砖瓦。石滩西边有石墩。墩与墩之间相隔445厘米,其门面宽敞可想而知。两个石墩水平形嵌在基础中,尚未挪动。墩呈正方形,边长85厘米。上端为连体石鼓,石鼓直径62厘米,上面刻有木柱圆边线,其圆边线直径为41厘米。也就是说,这个古建筑门柱的直径,应该也是41厘米,想来这是两根很有气势的门柱。两墩之间,有明显的台阶基础,基础为砖质。经观察估计:东边这一圆形石滩,很可能就是记载与传闻中的东湖玉皇阁石质座基的塌毁物;而西边一对石墩带鼓,确为门柱石墩带鼓,门是面朝西南的。
  从石块滩中伴有为数很少砖、瓦的现状中猜想:当这个石质座基塌毁之前,建筑在座基之上的阁楼可能已经被人拆走。这与《清源乡志·寺庙寺观》(光绪版)中“玉皇阁,旧在东湖,今移在北城楼”的记载颇为吻合。从遗址基础格局看,并不像其它寺庙有过亭、鼓楼、廊房、大殿等布局,只有孤单单一方座基。而座基顶部建筑阁楼的格局,亦正好与历史上玉皇阁的建筑风格相吻合。
  当然,实物亦有同传闻不符之处。传闻说:“人们夏季游泳时,便可踩着玉皇阁顶”,也有人说:“天大旱时,玉皇阁就能露出水面”等等。但今天露出水面的,却是塌毁后的玉皇阁座基,不是阁顶。
  东湖玉皇阁遗址出水,再次表明“县故无湖”这一说法的正确。



上一篇:雪之吟十题(新旧联章)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5-2019  醋都网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旗下网站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