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渊阁记

古村杨房:武举人杨舒名

时间:2022-6-28 20:29:57   作者:杨雨雷   来源:清徐融媒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杨房营村子不算大,但村风淳朴,民心向上,历来不乏品质贤良之人。  从村西出村,路径七百五十步河道“晋言居”醋坊,沿河道向南有片地叫“举人坟”,是杨房营村清中期一位“武举人”的墓地所在,据本村六、七十岁的人讲,他们小时候曾经在这里玩耍,举...


古村杨房:武举人杨舒名


  杨房营村子不算大,但村风淳朴,民心向上,历来不乏品质贤良之人。
  从村西出村,路径七百五十步河道“晋言居”醋坊,沿河道向南有片地叫“举人坟”,是杨房营村清中期一位“武举人”的墓地所在,据本村六、七十岁的人讲,他们小时候曾经在这里玩耍,举人坟附近修有青石台阶,青石柱栏,颇有讲究,只是在文革时期被人为拆散,做了渠闸或是桥面了,后来这一片也被平整种地了。
  举人的后辈依旧在杨房村愉快地生活,他们是举人的第五、六、七代孙,品性善良,质地淳朴,举人的影响丝毫没有改变他们什么,他们不骄不恃,为人正经。说起祖上的曾经,现在举人后辈中年龄最长者说,早多少年还留有武举人曾经练习武艺的石锁、木桩、枪棒兵器,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东西也随之流失了,只剩下一张老床和一件印章,算是这位“武举人”的所有遗物了。
  笔者翻阅《清徐县史志》(近代版),清源县于乾隆年间撤县,与徐沟县合并称徐沟县,县官府在徐沟,里面历代武举一栏赫然有“杨舒名,杨房营人,道光已酉科”,证明我村举人姓杨,名舒名,道光已酉年中的举,为武举。
  历史上的武举开始于武则天执政时期,公元702年,由兵部主持武举考试,考试科目有马射、步射、平射、马枪、负重、摔跤等,此外对考生外相貌亦有要求,要“躯干雄伟、可以为将帅者”。
  宋代时规定武举不能只有武力,要“副之策略”,问孙吴兵法等。到了明朝时更改为“先之以谋略,次之以武艺”,如果在答策的笔试中不及格,不能参考武试。宋以前并没有“武状元”之设。首名武状元产生于宋神宗时,为福建人薛奕,后与西夏作战时战死。历史上著名由武举出身的武将尚有唐代的郭子仪(唐玄宗开元初年武举异等),北宋徐徽言(文进士出身,后弃文习武,徽宗授武状元)。武则天长安二年(700)“诏天下诸州宣教武艺”,并确定在兵部主持下,每年为天下武士举行一次考试,考试合格者授予武职。自此以后,武举考试为大多数封建王朝所承袭,成为封建国家网罗武备人员的重要制度。
  明代武职多半由世荫承袭,加上由行伍起家者,武举只是个补充形式,所以,明代武举出人不多。值得一提的是明末名臣熊廷弼,他是一位难得的文武通材。《明史》本传说他“身长七尺,有胆知兵,善左右射。”据清人王应奎说,熊廷弼先中万历某科湖广武乡试第一名,后弃武就文,又中万历丁酉(二十五年,1597)湖广乡试第一名,次年登进士。“于是榜其堂曰:三元天下有,两解世间无。”这在历史上的确是独一无二的事情。
  明朝武举创制甚早,但制度一直没有确定下来。直到成化十四年(1478),才根据太监王直的建议,以文科为例,设武科乡、会试。弘治六年(1493),定武科六年一试,先策略,后弓马,策不中者不准试弓马。后又改为三年一试。考试内容主要是马步弓箭和策试。
  万历末年曾有过一次实行改革的议论,有朝臣主张设“将材武科”,初场试武艺,内容包括马步箭及枪、刀、剑、戟、拳搏、击刺等法;二场试营阵、地雷、火药、战车等项;三场各就其兵法、天文、地理所熟悉者言之。显然易见,这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提议,可惜并没有引起朝廷重视,只是说说罢了,否则将会产生极为深远的历史影响。
  清代情况大不相同。从制度上看,基本沿袭明末,考试程序、办法等并无多少变化,但重视程度大大超过明代。清代武官虽然仍以行伍出身为“正途”,科举次之,但科举出身者数量不断增大,在军中占有很大比例。加上封建国家大力提倡,制度日益严密,录取相对公正,因此,民间习武者争先恐后参加武举考试。清代武举为国家提供了大批人才,其中产生了不少杰出人物。
  清代武举依据文榜程序,考试大致分四个等级进行。


古村杨房:武举人杨舒名


  一:童试,在县、府进行,考中者为武秀才。二:乡试,在省城进行,考中者为武举人。三:会试,在京城进行,考中者为武进士。四:殿试,会试后已取得武进士资格者,再通过殿试(也称廷试)分出等次,共分三等,称为“三甲”。一甲是前三名,头名是武状元;二名是武榜眼;三名是武探花。前三名世称为“鼎甲”,获“赐武进士及第”资格。二甲十多名,获“赐武进士出身”资格。二甲以下的都属三甲,获“赐同武进士出身”资格。
  每科录取人数也有定额。但常科以外,还时常增设所谓“恩科”,常额以外,也增加一点“恩额”。
  这类“恩科”、“恩额”都由皇帝直接掌握。无非笼络人心,吸收更多的武勇人士为统治者效命。考试办法差不多与明代一样,分一、二、三场进行。一、二场试了弓马技勇,称为“外场”;三场试策论武经,称“内场”。一场试马上箭法,驰马三趟,发箭九枝,三箭中靶为合格,达不到三箭者不准参加二场。乾隆年间,一场又增加了马射“地球”,俗称“拾帽子”,专为考察伏射能力。二场考步射、技勇。步射九发三中为合格。
  所谓“技勇”,实际上主要测膂力。一共三项。头项拉硬弓,弓分十二力、十力、八力三号,另备有十二力以上的出号弓。应试者弓号自选,限拉三次,每次以拉满为准。二项舞大刀,刀分一百二十斤、一百斤、八十斤三号,试刀者应先成左右闯刀过顶、前后胸舞花等动作。刀号自选,一次完成为准。第三项是拿石礩子,即专为考试而备的石块,长方型,两边各有可以用手指头抠住的地方,但并不深。也分为三号,头号三百斤,二号二百五十斤,三号二百斤。考场还备有三百斤以上的出号石礩。应试者石号自选,要求将石礩提至胸腹之间,再借助腹力将石礩底部左右各翻露一次,叫做“献印”,一次完成为合格。凡应试者,弓、刀、石三项必有两项为头号和二号成绩,三号成绩超过两项者为不合格,取消三场考试资格。
  三场是考文,当时叫“程文”,也称“内场”,相当于文化课考试。内场考试对大多数武人来说,比外场考试更难应付,所以考试办法不得不屡有变动。最初是考策、论文章,“策”相当于问答题,“论”是按试题写一篇议论文。顺治时定为策二篇、论二篇,题目选自四书和兵书。康熙年间改为策一篇、论二篇。策题出自《孙子》、《吴子》、《司马法》三部兵书,论题只从《论语》、《孟子》中出,考试难度有所降低。乾隆时,又改为策一题,论一题,题目都选自《武经七书》。
  以上节选至文博资料,从这些资料中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武举的由来和经历过程。
  杨舒名出生于一个平凡普通的家庭,父母物质上无优于村里其他村民,只是品性善良,更能吃苦耐劳。母亲除了操持家务,还要种田打杂,辛勤持家,因此家境日益;父亲小时候念过几天私塾,知文明理,秋后月底帮助本村邻村的买卖人打点下账务,或是土地多的大户和佃户之间的往来账目,杨父心细如发,却秉性刚直,出钱方和出力方都很服气他,卖方买方也都肯相信他,因此除了得到一笔收入还收获多数人的信服,在村上很得人心,村里邻居量房兄弟分家,都愿意杨父给做个佐证,帮忙写据立押。另外杨父还做售书的小买卖,什么《三字经》、《四书》、《六经》,还有尺牍、笔墨,事虽微小,意义有大,帮忙左邻右舍识个字,记个数,心好积德,善莫言小。
  小舒名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很小就显得很有正义,心很热,经常在小朋友间帮助弱小,不服强暴,也经常在外面被大的孩子们揍,回来再挨杨父的罚,但小舒名秉性倔强,罚了再犯,犯了还罚,终于七、八岁时被杨父送进私塾,跟随夫子自道“之乎者也”去了。
  小舒名在私塾也显得很有正义,不时和“邪恶”同窗发生些搏斗,在这样的情形下杨父杨母煎熬了三、四年。有个徐沟县城的亲戚串门,提起徐沟县城有个刚刚弃行回来的老镖师,姓王,自幼学习的“形意六合拳”,功刀石,马步剑,样样精通,行武保镖,行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小舒名爱好武艺,不如就让他去练习武艺。于是小舒名弃文习武,在亲戚介绍下,拜在王镖师名下练习武艺,从骑马蹲裆站式基本练起,一式一招,巧里拾拙,艺在刚毅,勤于朝夕。三年时间,杨舒名已经出落成长为一个精壮少年,眉目间闪着英气,而且武技了得,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样样使得来。练习武艺间隙,已经在徐沟、梗阳一带有些名号,说起杨房营杨舒名,一般乡间宵小不敢招惹。
  天子重英豪,民间武风高。清中期嘉庆、道光两帝注重武技,天下“武举”之风盛行,杨父深谙此中试局规章,他知悉临县昭馀县城有个归隐的百夫长,曾经征战于域外,擅长排兵布阵之法,杨父母省吃俭用,牙缝里扣金,又拿出学习经费,把舒名送到昭馀。
  昭馀县地属上古祁地,民风彪悍,历来名人贤士倍出,重文论武,从商者颇多,杨舒名在徐沟县城久住,常往来于梗阳镇之间,同龄人中算见多识广,再进昭馀,也是颇有感触。百夫长一见面就很喜欢杨舒名,对他待见的不得了,于是教学完全没有保留,从兵书到战场,理论结合实践,把自己知道的教了个透彻。
  舒名在昭馀待了一年,回徐沟本县进行县区武童间童赛,一举夺冠,闻名徐沟县城,两位老师也高兴得了不得。次年捷报再传,杨舒名在道光已酉科武举赛试省城夺冠,一起中举的还有本县孔安都(今清徐县孔村)武童武扬,贰版都(今清徐县迎宪村)武童武治平。
  杨舒名经过“童试”、“乡试”,接下来“会试”、“殿试”,前途一片光明。可是一件事使杨家家境衰败,贫困如洗。杨舒名又为人出头,打架伤了人,杨父出力出钱,求人求官,总算没落下官司,杨家的小康生活却走到头了,杨父因此咳喘成痨,杨母也流泪至瞎,双目失明。杨家的生活重担压在尚未成年的舒名身上。
  这是痛彻心底的悔悟,经历的教训来的突然,杨舒名也恍然弄懂了人生,他本来就是个正直无暇的孩子,只因少年的懵懂气盛时稍显无忌,这个教训醍醐灌顶般冲醒了他。他不顾二老苦口婆心的反对,自动放弃京城“会试”的机会,安心地留下来照顾病痛折磨的父母双亲。
  没有了少年的轻狂,日子也变得安详,苦菜入饭尽然也能这样的香,药锅药罐成了杨家主要的家当。
  这是近段时间杨舒名生活的写照,杨父内在的好脾性好像一时间完全复制在杨舒名身上,这个少年白天里侍奉二老一日三餐,翻身侧身,早晚两煎药,端屎倒尿;晚上听父母说些村里村外的事,舒名也兴奋时讲讲自己外县学艺的事。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过得像放凉了的凉开水,无味却经久。
  不是吗?辣椒味猛,容易上火,盐巴入味,不能食重,酸、甜可口,可重在调配;要说经久,还得是凉开水,所以说过日子持久就得像凉开水。
  杨舒名在家侍奉父母转眼六、七个年头,期间有本村的女子看中舒名,并且家中父母也同意,他们没有嫌弃杨家的清贫,反倒格外赞成舒名的孝心,两个年轻人在两家父母的撮合下喜结连理,婚后夫妻二人共同孝敬父母,男耕女织,相敬如宾。有儿如此,有儿媳如此,杨家白开水的日子有了甜头,老夫妻的身体也好了起来。
  杨父身体好了,也有精神重新审视舒名的人生,这孩子本来有大好的前程,可惜是不是耽误在自己和老伴不中用的身上,邻里村上也都这么想。可杨舒名完全没有丝毫芥蒂,他心敞的像大户家的铁包大门,“爹娘生自己一辈子,除了父母的健康生死,在人世界还有什么大事呢?”
  其实人生除了大富大贵,还有小康宜人;大的人生肯定结出大的结果,但不一定就是善果;如果能一辈子陪伴父母家人,平平淡淡一生,算不算是一种善果呢?
  “武举”杨舒名的人生本已接近仕途,但他在仕途的起点选择了放弃,这不是他退缩,而是经过几次官场的接触,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不适,官场如熔炉,很容易惹火烧身,修不成官身,就伤了自身。如果这样想,杨舒名的仕途停滞于“武举”,无异是一种懂得取舍,对人生态度的负责。
  杨舒名膝下有双子,武举人自己亲自教他们习文练武,儿子们也很争气,在同龄人中很优秀,一个文才好一些,一个武功棒一点,都没有选择仕途,因此杨家一门也就与功名无缘。
  倒是武举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脾气也更绵溶,凭着自己武举人的头衔,帮助村里和县上官府通融一下事情,县上对这个孝名远传的举人也很给面子,几次托办的事都关照的妥妥的,这就是名誉的效应。
  杨房营村里几次翻盖修缮庙宇祠堂,以往村里都要委派村民出远门,向发展在外地的本村生意大户去“化布施”,也就是筹善款。同村人嘛,村上有事,在外面的生意人都积极响应,帮衬多少,自随自便。那时候出外的人,多是走西口,跑东北,路途遥远,出去化布施的也很辛苦,还有匪患困扰,如果路上不幸遇上“胡子”,丢财事小,伤身就事大了。武举人杨舒名的功夫派上用场了,他家中有贤内助料理家事,杨舒名抽出身来和同村出去几次化布施,有了“武举人”保驾护航,大家的心一路上都放在肚子里。
  在后来武举人也教了不少徒弟,有本村有外村的,桃李满天下,出外走走很有体面,在临近县乡也有人缘,受人尊敬,一辈子陪伴父母家人,消消停停,无有大风大浪,安享晚年幸福,这种人生的态度,是不是一种人生大智慧呢!
  鉴于“武举”杨舒名一生的善举善名,县官府在杨舒名死后通报朝廷,朝廷下拨专款通过县上进行了很好的安葬,一切有依于公职人员,算是一种从善扬善吧!
  很长一段时间,武举人杨舒名都算杨房营村上的骄傲,村民们心目中的人生楷模,他的平凡最终演变了不平凡,他的平淡终于熬到了成功,谁说无为不是有为呢!
  杨家在武举人后还出过一位中医大夫,一辈子行医修善,夫妻俩都活了很大的年纪,四世同堂,五世同堂,儿孙满堂,后辈儿孙都很幸福。
  所以说人生就是平淡,平淡自有人生味,就是为善,善人自有善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瓠瓢异志——葫芦传奇


  Copyright © 2005-2022  清徐融媒 清徐县融媒体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举报电话:5722696 网上举报邮箱:qxrbs@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14120200008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2696  


晋ICP备2020013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