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专题报道

折翼天使和他们的守护神

时间:2016-11-23 6:43:41   作者:苗志崇   来源:醋都网   浏览:11   评论:0
内容摘要:    深秋之际,本报《爱的心灯》栏目组随君搏慈善行一起来到太原市社会福利精神康宁医院脑瘫儿康复中心进行慰问。已是将近立冬的天气,冷风飒飒扑面而来,让人即便在阳光下也感到了阵阵的寒意。而这次我们慰问的对象是一群因身体残疾被父母亲人抛弃了的孤儿,这就更让人不自禁地由情入景,融入到这...

 

折翼天使和他们的守护神

  
  深秋之际,本报《爱的心灯》栏目组随君搏慈善行一起来到太原市社会福利精神康宁医院脑瘫儿康复中心进行慰问。已是将近立冬的天气,冷风飒飒扑面而来,让人即便在阳光下也感到了阵阵的寒意。而这次我们慰问的对象是一群因身体残疾被父母亲人抛弃了的孤儿,这就更让人不自禁地由情入景,融入到这个落叶纷飞悲凉季节的氛围中。君搏慈善行负责人何永平先生是康复中心的“常客”,一路上滔滔不绝地给我们讲述了君搏与脑瘫儿们的不解之缘。
  走进医院的大门,医护人员忙着和爱心人士进行交接,对一件件捐赠的物品进行登记,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暖暖的笑容。在医护人员的引导下,我们来到康复中心。一个不起眼的,看起来有点像临时搭建的简易房似的建筑寒酸局促地挤在一个角落里。我们穿上鞋套,通过不太宽敞的门,穿过换鞋的房间,一片明亮宽敞的空间在我们眼前展开,阳光从玻璃窗上映射下来,照得屋子亮堂堂的,地面上是彩色图案的儿童爬行垫。到处是孩子,在护理人员的护理下做着各自的活动,婴儿咿咿呀呀的童音此起彼伏。和我印象中不同,这里没有丝毫的异味,看不到一点脏乱的痕迹,室外的那点点寒意,瞬间就融化在这宜人的温度中了。

 

折翼天使和他们的守护神


  每个孩子身边都有穿着白大褂的护理人员,有的舒舒服服的躺在小床上做推腹、揉胸以帮忙消化、促进肠胃功能,有的在护理员的看护下做着运动,有的依在护理员的怀里撒娇。康复中心负责人方静大夫介绍说,这些都是不满6岁的脑瘫儿,这个年龄段是孩子恢复身体机能的最佳时期,从2014年康复中心成立以来,已经有十几个恢复较好的孩子被爱心家庭领养了,开始了他们崭新的生活。
  康复中心一共收养了30多名脑瘫儿,医疗护理人员20余人,其中包括专业大夫4名、护理阿姨12名,培训后经过国家考试持证上岗的康复师8名。每个患儿都建有专门的治疗档案和医保病例,对他们每天的康复程度进行记录,并根据具体情况调整治疗方案,在此基础上,康复中心每季度都要对孩子的健康状况和护理员工作情况进行一次全面评估。
  孩子在这里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要至少做恢复性训练一个半小时,吃奶的孩子喂奶五次,有饮食能力的孩子除一日三餐外,还有最少两次配餐。这些配餐是根据大夫们专门制定的食疗方案精心烹制的,有五谷杂粮汤、果汁等。
  因为护理任务重、人手紧、经费不足,康复中心的许多医疗卫生用品、食品、衣物乃至孩子的玩具都是社会爱心人士捐赠的。经社会公开招聘的年轻的康复师们工资微薄。但即便是这样,这里的人员流动性非常之小。“去年,有两个男孩离开了,因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点微薄的收入根本谈不上养家糊口。”方静大夫说。

 

折翼天使和他们的守护神


  这些正在工作的护理员和康复师们看起来都很年轻,基本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他们工作的时候一直保持着蹲着或坐着的姿态。孩子们有的偎依在他们的怀里吃奶,有的四处乱爬。他们很细致的观察着孩子进食或运动时候的反应,轻轻地用手抚摸孩子,安慰他们的情绪,不时擦去他们嘴边溢出来的污物。方大夫说,这些孩子因为脑部残疾,生理功能较一般的正常孩子要弱很多,很容易被奶水、食物或是自己的唾液呛到,极易引发危险情况。
  我趴在地上抓拍这些年轻的“妈妈”们工作的细节,听着他们和孩子的喃喃细语的交流,看他们用小块的食物引导孩子做抓取的动作,一个孩子爬过来好奇地抓我手里的相机,我躲开,他却不肯罢休,执着地继续。空气中氤氲着奶香和婴儿特有的体味,一切都是那么温馨自然,和普通的天伦之乐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妈妈”们身上的白大褂,甚至会给人一种家庭的错觉。同来的爱心人士抱起一个孩子来回走动,孩子向着每一个看着她的人绽放出美丽醉人的微笑,这甜甜的笑容也感染着我,来时路上的那种沉重思绪被这无邪的表情一扫而空。也许所谓的亲情就是这样——在温馨的怀抱里,感受彼此相同的体温。

 

折翼天使和他们的守护神


  在来时的路上,我遏制不住自己对这些无助孩子的无限猜想,他们过得怎么样,今后将去向哪里,被随意丢弃了的人生坐标该当如何重新定位!他们要永远在别人的呵护下生活,可能一辈子也不能融入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终其一生将无知无觉、浑浑噩噩。而当我投入其中,感受这些孩子真实的状态,才发觉这种功利性的视角是没有资格对他们作出任何评判的,生命的价值、存在的意义,是任何标尺都无法丈量的。
  和方静大夫的短暂交谈,远不够详细地了解他们的工作。但我更加深切地感觉到,这种工作不是我们习惯了的那些所谓的现实价值观和量化了的意义可以去衡量的。这是一个完全脱离了物质和功利干干净净的人性的世界,纯粹的情感的空间。
  回来后,心中徘徊反复,也查看了好多关于智力障碍、身体残疾者的资料,海伦凯勒、张海迪、舟舟……不厌其烦地向一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求知、求助。其实在自己的心底是知道这些答案的,这些反复的追寻,只是对自己人性当中蒙尘已久良知的唤醒和诘问。
  回来以后,发了一些康复中心的照片在我熟悉的微信群里,好友们纷纷发问,“这是哪儿啊?孩子们好可爱!”我说,这是脑瘫儿康复中心。热闹的聊天氛围一下子就沉寂了,这另类世界的精彩是我们这些大众都无法了解、无法想象的吧!
  《舟舟的世界》是先天愚型患者胡一舟的专题纪录片,在这部片子里没有怜悯、同情,只是胡一舟的日常,作为现实社会一份子的胡一舟的真实生活。不知为何,看着看着,我的眼角会不自觉的湿润,或许是因为剧中的这几句话。
  弱智并不等于无知。
  其实舟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是否把他作为和自己一样对待。
  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一部分。

 

 


相关评论
专题报道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