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都网(WAP手机版)
首页 > 风景名胜

一瞩一望已千年

作者:小勇  来源:醋都网  阅读:53

 

 

  
  我去过的很多寺院处在深山秀林,环境优美,清静宜人。我却固执地认为这样的寺院多多少少失去了些生活气息衬染,缺乏人间烟火的味道。寺院应当建在闹市街头,与芸芸众生融为一体,与社会生活息息相关。
  正定开元寺就处在繁华的城市一隅。也许是外面的世界过于嘈杂了吧,寺院就显得格外静穆;也许外面的生活过于喧闹了吧,寺院才显得格外清幽。置身其间,我体会到一种迷离的超然物外之感。寺内一塔一楼,塔名砖塔,高峻雄伟,傲拔苍穹;楼称钟楼,简洁疏朗,典雅秀丽。塔高楼低,对峙而立,塔瞩楼望,这一瞩一望就是千年。时间就在这里悄然停驻,岁月的风霜在它们身上留下美丽的沧桑。我心中便有一种追问的冲动,想去寻找它们从何而来。我走遍整个寺院,却找不到清晰的痕迹。在那些风化的石碑上,漫漶的文字模糊地记录了它的梗概:东魏兴和二年建寺,隋开皇十一年改名解慧寺,唐贞观十年建塔,唐开元二十六年,玄宗诏“每州各以郭下定形胜观寺,改以‘开元’为额。”
  我常常会忽略那晦涩难懂的文字,喜欢置身在一座座古建筑中,领略时间在它身上留下的印痕,感受历史深处那种无可替代的韵味,清晰轮廓中的神秘,宏阔构架中的包容,以及一砖一瓦沧桑中的温和。在现实的光和影里,我读到它蕴凝着的某种巨大力量,它没有任何存储方式,却记载了千百年历史,它没有任何温度,却火热地传递民族文化信息。我毫无准备地卸下人世间种种的包装,感受着古建筑特有的神秘,遥想它经历风雨的岁月,方知生命不朽的另一种方式,那精妙的独具匠心巧夺天工的造型,又感到与自然相融无间的包容与温和,深深感到传统文化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自信,这种自信就在我们时代前进的上方,就在前进中肩并肩的左右。
  我缓缓走下十几级台阶,来到寺内院中。整个院落低于寺前街道五六米,这院落是东魏的还是隋唐的?置身于此,顿觉恍然。眼前只见翠柏林立,绿草葱葱。一塔一楼平行对称,塔居西,楼阁居东,布局极为奇特。导游讲,佛教自东汉传入后,早期寺院建筑延续古印度的敬拜方式,寺院以塔为中心,来实现信众们对佛的信仰和崇拜。晋唐以后,佛教迅速发展的同时,更与中国浓厚的文化融合。作为体现寺院文化观念的建筑,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殿阁逐渐成为寺院中心建筑,塔则被移置于寺外,失去了寺院中的主体地位。这种塔与楼对峙的平面格局,是我国现存寺院中之孤例,反映了我国佛教寺院建筑由唐以前以塔为中心向晚期以殿阁为中心的过渡。这种过渡是佛教文化的过渡,是一种文化的自觉。
  我惊异地望着这一塔一楼,它们不再是一座冰冷的建筑。我似乎感到了一种丝丝缕缕的历史温情,似乎聆听到了一种来自久远的声音,穿透历史的厚重,一路从容走来。
  历史有痕,一座历史遗迹所传承的文明,蕴含的文化气息是温热的,温暖着过去的岁月和现在的时光。
  我怀揣着一份敬意,来到须弥塔前。古塔巍峨,灵秀端严,形式古朴,稳重端庄,尽显唐塔威仪。须弥塔始建于唐贞观十年(636),砖石结构,密檐式九层方塔。古塔立于正方形塔基上,塔身第一层下部砌石陡板一周,各面两端均饰有浮雕力士一躯,肌肉遒结,孔武有力,形神毕肖。正面中间开有一石券门,门框刻以花瓶、花卉图案,门楣浮雕二龙戏珠,门框上端镶嵌长方形石匾,上面镌刻:“须弥峭立”楷书大字。须弥塔自首层起以上渐次收敛,正面均开方形小窗,各檐叠涩挑出,檐角系风铎,顶部塔刹呈葫芦状,是叠涩出檐的典型作品。须弥塔除门洞及底层少许雕饰外,无任何装饰,显得简洁疏朗朴实大方。
  古塔素面朝天,孤标傲世,阅读它沉淀千年的沉静、神秘与温和,让我内心深处悄然泛起一种充盈、欣喜和宁静。
  历史是一部大书,一座座古建筑就是书中的段落。
  在须弥塔东侧十几米处,一座二层楼阁亭亭玉立,秀丽典雅,这就是我国现存唯一的唐代钟楼。钟楼庄重大方,严整开朗,单檐歇山顶,峻拔陡峭,四角轻盈翘起,玲珑精巧,屋顶布青瓦,更加显得高峻凝重。整座建筑看起来齐整而不呆板,舒展却不张扬,古朴而有活力,朴实无华中又见秀美。这座钟楼,是梁思成1933年4月考察正定时一个“意外的收获”。他称赞钟楼结构“补间铺作只是浮雕刻拱,其风格与我已见到诸建筑迥然不同,古简粗壮无过于是”。因此他断定“这个建筑物乃是金元以前钟楼的独一遗例。但内部及下层的雄大的斗拱,若说它是唐构,我也不能否认”。
  我信步走进钟楼内,楼内空落无它物,只见正中地面上有一不足一米深的圆井,楼上方中心悬挂一口巨大的铜钟,这圆井与铜钟垂直相对,大约是起到共鸣作用,我不得而知。沿北墙阁内楼梯上得楼去,这大铜钟伸手可及,铜钟造型古朴,端庄大方,铸造精细,钟身未见铭文。轻抚钟身,顿感冰凉光滑,便想起此钟为“唐时旧物”,不由得思绪茫茫感慨万千。只见钟悬于楼的顶部,屋顶木架结构,大钟重达11吨,竟与楼阁浑然一体,互为作用,令我惊叹到无语。便想到古代劳动人民何等的智慧,这神奇的创造该是一个千年之谜。为解开大钟千年不坠之谜,我国数学泰斗华罗庚教授,1952年偕两名外国数学家专程来正定查看钟楼,打算从几何力学的角度计算钟楼的受力结构和钟楼挂法之间的关系,未果。就是这个奇妙的钉子,钉在了历史与现实的榫卯之间,牢牢地连接着过去并开创着未来。
  这是一份精益求精的精神,这是一份匠道匠心!
  有寺院就有钟声,“天以震雷鼓群动,佛以鸿钟惊大梦”。寺院钟声不仅具有报时功能,而是那洪亮深沉的钟声响起,清越回转,久久萦绕挥之不去,如天籁之音,听之静心,闻之警悟。
  我仰望着这口巨大铜钟,心中赞叹着先辈古人高超的技艺和智慧,油然生出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自豪感。是啊,一砖一瓦垒砌出一种文明的高度,一梁一柱搭建起一种文化的自信。我没有听到过这口大钟敲响的声音,这口钟高悬其上,更像是一种价值尺度,一种尊崇信念,在我们社会生活里,时时提醒自己,警钟长鸣。想到这,我似乎听到了钟声悠悠,清越回荡……

 

 

上一篇:陕北的好江南
下一篇:感受原平气息
关于我们|新闻热线|雁过留声|网站地图|广告业务|一键排版


Copyright © 2005-2016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