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都网(WAP手机版)
首页 > 醋都人物

王站元和他的修车铺

作者:姚敏星  来源:醋都网  阅读:177

 

  
  王站元今年已经七十二岁了,是一个很精神的老头,干事麻利、做事利索、为人爽朗、聊天风趣,最主要的是修车技术好,他的修车铺位于凤仪街南,一到那儿就能看到满满的修车行当。


 

 

  赤诚坚守,吃苦耐劳数十载
  王站元很能吃苦,尤其为了学修车。年轻时,一边做粉一边跟着牛师傅学,凌晨两三点睡,早上六七点起,那个时候日子苦,事情多,常常忙得团团转,累得苦不堪言。他硬是凭着一股对修车的兴趣和喜爱,当了五六年学徒。期间,勤勤恳恳,风雨无阻的他,就是在最难最累的时候,也没有产生一丝想要放弃的想法,反而越挫越勇,学得了一身好手艺。
  从十七八岁开始接触修车,转眼五十多年,如今的王站元,还守着他的修车铺。铺子并不太大,稍微有些暗,里间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修车工具,还有很多替换的轮胎。外间有些空旷,是王站元修车的主要“阵地”,并不暖和,人进人出的时候甚至有些冷。
  王站元修车技术好,一双手总在灵活的摆弄着。看到他时,由于刚修了车,手上沾着油污,从手指到手掌,都布满了老茧,致使一双手看起来坑坑洼洼的,还有很多裂痕。儿子心疼父亲,曾多次劝说,让父亲别做了,干了一辈子,也该歇一歇,享享清福了。可王站元却说:“已经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习惯了这样起早贪黑的生活,你让我闲我还真闲不下来。”
  心系他人,千里之遥归心切
  王站元和车子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放心不下的也是到他那里修车的人。
  以前是修车摊,占一小片地方,夏天遮不了风,挡不了雨,冬天扛不住冻,然而,就在这简陋的小摊上,王站元通常一待就是一整天。很多时候,天气不好,去的人也少,老伴儿就会早早劝他回家。可他却说:“我能等就多等一会儿,如果我现在走了,真有需要修车的反而找不到我,天气不好,让他们怎么办?”
  去年全家人去北京旅游,五天时间里,王站元虽身在这繁华且古老的大城市,心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的修车铺。铺子关了门,别人推着车来来回回,修不好车,这不是让白忙活一场?他越想越心急,早已没有了来时的兴致勃勃,原本买了第六天早上回程的火车票,硬生生被他改到了第五天的晚上。“我这心里啊,老惦记着。晚上回累就累点儿,回去了睡一觉,第二天早上就能开门了。”老伴儿听到他的话,也是笑着摇头:“天天听他叨念他的铺子,也没听他说过北京好玩的好吃的。”
  为人厚道,十里八村都叫好


 

 

  与王站元交谈时,正好碰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孩子推来一辆自行车,车轮明显瘪了回去。王站元二话不说,起身查看,最后确定是破了一个小口,很快就把车轮补好了。修完后,孩子有些喏喏的告诉王站元,自己没有带钱,能不能回头补上。王站元大手一挥:“行,现在车子修好了,你早些回家吧。”随后,我才得知,这样的事,王站元经常碰到,这样的话,也经常说。
  “总不能因为他们身上没带钱我就不给修吧。我不怕他们赖账,很多人有时间了总要给我送过来的。”也基于这一份信任,男孩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回来把钱补上了。王站元随手拿过钱,又开始新一轮的修车。
  近的人喜欢找王站元修车,十里八村的很多人也喜欢拖着自行车来找王站元。“我们愿意多跑一些路,也想让他修,他为人厚道,让他修车放心。”
  去年年前,有个上了年纪的大娘去他那儿修车,付钱的时候掉了200元,当时也没人注意,后来王站元才发现,赶忙去追。当时大娘已经出了门,王站元小跑几步,把200元还了回去。大娘连声道谢,王站元却觉得这不是什么事:“钱是她掉的,我把钱拿起来给她很正常,不是我的我不能要。”
  夫妻俩常年住在修车铺,还担起了帮左邻右舍领快递送牛奶的“工作”。谁家有需要寄放的东西,也都愿意往王站元修车铺里放。如果天晚了没人领牛奶,夫妻俩还得送过去。“这些都是小事,邻里邻家的能帮就帮。”
  在那个小小的修车铺里,人时常满满的,不时会传来一片笑声。

 

 

上一篇:杜府文:脱下军装还是兵
下一篇:武峥兴:建一流醋企 造福家乡父老
关于我们|新闻热线|雁过留声|网站地图|广告业务|一键排版


Copyright © 2005-2018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