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都网(WAP手机版)
首页 > 情感沙龙

作者:王艳娟  来源:醋都网  阅读:120

 

 

 

  
  这座城市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经生机勃勃地存在了,它没有从山脚下滑落到更平坦广阔的地方,仿佛只一个跟头从山顶摔落下来,再无力气整装前行到盆地中央,舒舒坦坦地向四面八方成长,也许它就依恋这坐山脉的青峰碧水吧,一个跟头下来之后,依山脚向东南妥妥地延伸。
  在它向东南发展的过程中,历史将它的面容一次次更换,如今,城里高楼林立,市井繁荣。让人行走其间不禁想到:每一个楼房里都有着不同的人群,每一个人身上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市井中穿梭往来者,他们用不同的表情,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语调诠释着自己的存在,或喜或悲,也许只有自己的心知道。
  城市被人群挤占得满满当当,似乎没有一间房是空着的,人群被城市圈禁着,把每一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包括人们的思想,这城好似一口枯了的井,人们安逸地坐享井底的清凉,再不想用力登上井沿去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唯恐在攀登的过程中一脚滑落下来,摔得鼻青脸肿,抑或攀爬上去时,人已累得气喘吁吁,无力再去跋涉,谁知道呢,也许人们根本就不想逃离井底或无力逃离呢。只在井底讲述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倾听着与自己喜怒程度相近的故事。
  城市让生生不息的人群打造成人们心目中的样子:碧波漾漾,人影绰绰,绿树环绕,湖舟摇曳,灯塔闪烁,亭台轩榭,人们出没其间,在日出日落中,重复着追名逐利,重复着奔波劳碌,重复着谋生的伎俩。
  城,也许它听惯了一代代人们对生活的不满,看惯了他们沮丧而无奈的表情,再无新奇的心去关注他们如蚁般的躯体,只在城中留下了他们稍纵即逝的轻薄的影子。
  清晨窗外,一声声声嘶力竭地哭吼声,倒不尽这位妇女的怨气,听不明白她在怨怼什么,也搞不清楚她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她,就像一粒沙被风吹进这座海一样的城,她的声嘶力竭没有激起一丝儿波浪,只被城狠狠地按捺在静谧的晨里,自生自灭……

 

 

上一篇:虚·实
下一篇:妈妈的故乡我的家
关于我们|新闻热线|雁过留声|网站地图|广告业务|一键排版


Copyright © 2005-2018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