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都网(WAP手机版)
首页 > 情感沙龙

妈妈的故乡我的家

作者:立华  来源:醋都网  阅读:183

 

 

 

  
  坐落于石山上的小山村,到处是石头:石头路,石头房子,石头地堰,石头猪圈,石头河岸……那是妈妈的故乡。
  沿着坑坑洼洼磕磕绊绊的石头路往山顶处走,路尽头,那所石头房子就是姥姥的家,也是我童年的家。
  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常常被送到姥姥家的大段时间。爬过又长又高又陡的那段石路,远远看到姥姥家黑漆斑驳的木门,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却欢喜地喊:姥姥……姥姥!快来接我呀!姥姥闻声小跑出门:可累死我的大外甥了!赶紧给我……说着接过我手里的小篮子或是小包袱,里面是妈妈给姥姥的千年不变的礼物——饽饽。
  一到姥姥家,没坐一会儿,我就开始翻箱倒柜起来:拉开一个又一个抽屉,如同打开万宝箱般,拣喜欢的头绳、纽扣、钉子、硬币……姥姥边叫着“小祖宗,别乱翻!”边整理着我翻过的抽屉。这边屋里乱着时,西间的四个小姨就更忙乱了:这件蓝色上衣外甥能穿不?裙子有松紧带,能穿;还是穿我的这条涤卡裤子吧……很快,我就被她们从那屋唤到西间,叽叽嘎嘎手忙脚乱地把我从头到脚武装起来。一照镜子:活脱脱一个穿了大人军装的瘪三毛。
  于是,姥姥就拿出她的针线笸箩,对着一堆衣服裁裁剪剪,又不停地在我身上比量过来比量过去,最终一身又一身合体的衣裙将我打扮得花儿一样。
  小姨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揩各种搽脸油。三姨最俏,有一盒六块钱的面油儿,在当时农村绝对是昂贵的罕见的,她不让任何人碰,当然也包括我。出于好奇,更主要的是想跟三姨一样更美一些,有一次趁家里没人,我从凳子上爬到桌上,踮着脚去搂放在大衣柜上那只木箱顶的面油儿。小心翼翼打开,食指尖儿抹一点儿,照着镜子涂在脸上,挺白;又抹一点儿,又涂……脸白了,面油儿中间却出现了一个小窝儿,赶紧抹平……奇怪,好几次了,三姨竟没发现。
  妈妈来领我回家:咦,住这些日子胖了,也白了。三姨在一旁翻着白眼:什么白呀,那是搽了我的面油儿……“你怎么发现的?”我红了脸。“白了挺好看。”三姨笑着走开。
  小姨们围着妈妈“大姐大姐”地叫着,大声小声地说着笑着,完全没有了平时宠我簇拥我的热闹。被冷在人群外的我只好走到院子一角的水泥池子旁,看里面的小鱼儿——那是姥爷从河里捞来准备喂猫的,我不让,说养着好看。池子壁上贴着几个河螺,正懒懒的伸出触角晒太阳。水面突然蹦出两只小虾,又轻捷地遁入水中,倏忽无踪。我拿着一根小木棍儿,去捅河螺,却惊得鱼群四散,于是,棍子搅得愈加急快,池水喧哗,水花四溅。
  妈和小姨们闻声转过头来:看看,衣裳都弄湿了!四姨过来拉我:“大姐,从你闺女来了后,这个洗衣的水槽就成了她的鱼塘了!”“五儿,快去拿你那套蓝的,先给她换上,别感冒了。”姥姥端着个洗菜盆一边递给三姨一边吩咐五姨,妈妈难得一闲地在旁边看热闹。
  未出阁前,妈妈是姥姥家的主要劳力,不论重活轻活天天脚不沾地地干,挣得工分比壮男劳力都多。那年过年前姥姥给妈妈买了一块手绢,白底,四角印着四朵清奇的小蓝花。妈妈在春天里和同伴赶着驴往山上运粪,一趟一趟地,很快汗流满面,妈妈掏出手绢擦汗,同伴边抬起袖子擦汗边羡慕道:跟城里人儿似的,文明着哩。
  后来,手绢用旧了,蓝花儿都淡得几乎看不出来了,妈妈就拿姥姥过年时用来点饽饽的桃红把手绢染成艳红,拿剪刀裁成窄窄的四条,分两条给二姨,剩下的两条就绑在自己乌黑油亮的麻花辫梢上。很长一段时间,那一对红红的蝴蝶结绚烂了妈妈苦涩而美丽的青葱岁月,年老后每每谈起,她的脸上还会泛起一种自豪而幸福的红晕。
  妈说,日子再怎么艰难都挡不住人有个好心情:上山干活,累了,坐在地边歇息,随手摘一朵浅紫的小花,轻轻插于发髻;渴了,去泉眼处,掐片芋头叶子,接一汪清澈干净的泉水,喝着甜滋滋的,解渴又舒畅;饿了,薅一把花生棵子,剥出白白胖胖的花生仁儿,脆生生地嚼着……故乡的山山水水里,孕育着无穷无尽的甜美。
  带着妈妈对故乡有意无意的渲染,我童年的身影穿梭于她年轻时出过力流过汗也得到过欢快的山水间:乱石间那一小块一小块的田地,贫瘠却倔强地长着玉米和高粱,明知稀稀拉拉的玉米棵子高粱秆子玩不了捉迷藏,却偏偏要一叶障目地问:藏好了没?我要开始找了!小伙伴亮嗓高喊:藏好了!……山水间欢声笑语一片。
  可日子如流水,再美好的时光都会照例一去不复返。而今,那曾经热闹的石头房子早已人去屋空,随着姥姥姥爷的相继过世,荒草长满了屋里屋外……
  年过七旬的妈妈和年近半百的我有一天说起记忆中的小山村,说起那些往事,不自觉地都想回去看看:走着走着,人就走散了,但故乡在,情犹存……该回去看看了。

 

 

上一篇:
下一篇:古音今韵
关于我们|新闻热线|雁过留声|网站地图|广告业务|一键排版


Copyright © 2005-2018  醋都网  网上投稿邮箱:qxrbs@163.com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 晋公网安备14012102000007号

便民服务热线: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医疗急救 120 自来水公司 5722518 煤气服务站 5724534 供电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举报电话 5725596  流浪乞讨人员求助电话 5732289 本报新闻热线 5724342 5729429

 

晋ICP备11005280号